<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09:水淌
    俊云说完之后,埋头看向资料。

    潘琴抿了一下唇,脸上是失落,随着他的话而渐渐的失落。

    “好,那我先不打扰你了。”她站起身,拿着手中的包包往外面走去。

    走廊处,她的高傲姿态让不少经过的人都偷偷看去。蔓雪正拿着资料走过来,目光早已经看到她,立马低垂了眼眸。

    经过时,潘琴挡住了她的去路,斜睨了一眼,“能够成为他的秘书,想必你也花了不少的心思吧。”

    这一句话说的很轻,正好落在蔓雪的耳里。

    蔓雪抬眸看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潘琴冷哼了一声,“你在我眼前装傻吗?而且,你都做了他的秘书,我又能对你怎么样呢?”

    蔓雪沉默着,潘琴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不如合作。”

    她直接言明,挑了挑眉:“怎么样?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给你大笔的钱,你要多少告诉我。”

    “真不好意思,我不需要钱。”蔓雪绕过她拦住的手,低着头往前面走去。

    潘琴侧身,冷眼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一怒,一双小手已经握成拳头。

    一个小小的秘书居然也无视她,莫不是跟了俊云之后...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们还是会见面的。

    ......

    蔓宁宁下班的时候,俊云就打了电话给她。告诉蔓宁宁今天晚上,不打算过来了。蔓宁宁知道这几天没有去公司。

    此刻,也应该有不少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回家后,梦雅静已经开始在忙碌着做晚饭。当从厨房看向客厅时,不由得问道,“怎么你一个人吗?”

    蔓宁宁换了拖鞋,往沙发上走去,放了包,看向梦雅静,“上几天他陪着我没有去上班,现在回到公司看样子也有不少的事情。”

    “恩,那也是。”

    梦雅静微笑,端了菜出来,很家常的四菜一汤。

    晚上,两个人吃个饭。蔓宁宁想起上几天买的毛线,圣诞节就要到了,她也该好好准备准备礼物。

    拿出来时,梦雅静惊讶了一下,“你这是准备干什么?”

    “织围巾。”蔓宁宁翻看了一下书,打算先实习一下,在准备开始。

    梦雅静坐在一旁看着,手里拿了一把瓜子,无聊的啃着。

    “打算送给他?”

    蔓宁宁点了点头,看着书,里面写的很简单明了,而且,写明了步骤:1、先将线在1号签上打个结。2、用右手将毛线一圈圈缠在第一根签上。不要太紧。要以能插进另一根毛线签为宜。给男生织的围巾,30针就够了(即右手缠30下)...

    这几句话轻轻的读了出来,啃着瓜子的梦雅静扑哧一笑:“你这个样子我看到明年也许才有点希望。”

    “为什么?”挑眉问道,蔓宁宁显然好奇:“难道,你会?”

    “当然了。”她放下手中的瓜子,脸上有丝得意,走过来蹭到蔓宁宁的身边,拿过她手中的书:“别看了,虽然,这一门手艺我一般都不传外人。但是,我今天善心大发,就教你这么一个徒弟了。”

    蔓宁宁一听,笑道:“那我今天岂不是要认师傅了?”

    “不过,我从来都没有听你说会织什么毛衣之类的事情啊?”

    “可你也没有问啊。而且,你想这年头还有谁在说这种事情?”

    梦雅静拿起一团白色的毛线和几根毛线签,揪了一眼蔓宁宁,“你看着吧,一开始的话应该是这样...”

    梦雅静手把手的告诉蔓宁宁,而她学的也很快。整个过程无非就是需要熟络的手法,漫漫时间过去,已经织出了一点形状出来。

    灯光淡然,照在她玉白的手指,尤其是一想到圣诞之夜能够为他戴上的时候,心里无线柔和幸福。

    经常听别人比喻---围巾是最贴身的东西,牵挂住对方的心...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牵挂吧...

    当蔓宁宁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时钟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没想到时间过的那么快。

    看了一眼已经沉睡的梦雅静,心里笑了笑,躺下,乖乖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明天的美好。

    然而,这边的凌晨一点,还是忙碌。

    偌大干净的办公室,灯光盏亮,一室的光辉显在黑暗中。

    透明的窗户外是暗夜跟灯光的混合,唯有办公桌前的光线淡淡的斜影出一张唯美的容颜,笔挺的鼻子,薄薄的唇,浓浓的眉,干净的眸子...

    修长的手指握着笔,审批着文件,凌乱的字刷刷的一眨眼之间出现在黑白分明的纸张上。

    办公室很安静,只有笔尖触到纸的时候,才会发出沙沙的声响。

    突兀地,走廊外响起一阵脚步声。

    门被打开,俊云下意识的看去,蔓雪的手中拿着什么,类似饭盒的东西,看向俊云,笑着点了点头,样子有点淘气可爱。

    “那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他的声音是温柔,蔓雪走过来,放下手中的饭盒,打开,溢出一股很香的味道。

    “我知道你在加班,所以,我自己做了一些宵夜。”一边说着,蔓雪一边端出里面的几道清香的小菜还有一碗简单的白粥。

    看起来挺让人眼馋,俊云的唇边噙着一丝笑意:“味道似乎不错,我本来倒也不感觉有多少饿,可现在反而感觉饿的慌了。”

    蔓雪一笑,一双美丽的大眼笑成了一条细缝,“看样子,我来的很是时候啊。”

    粥很清香,配合那几道小菜更是入唇即化一般。薄薄的唇沾着粥着浓稠晶莹透亮,性感迷人。

    “味道很好。”

    整整一晚粥,都被他下肚。

    他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唇边,动作很优雅,如高高在上的白马王子一般,飘逸而高贵。

    灯光下的他,美的耀眼。

    蔓雪的脸上带笑,很满足。从来都没有想过两个人可以这样安安静静的,似乎从未想过他们之间也有这样的交集。

    而如今能够成为他的秘书,真是老天在帮助她。

    长发柔和的披散在背后,蔓雪收拾了碗和筷子放入饭盒,清澈眸光闪闪:“俊云哥哥,很晚了。你不如早点睡吧。”

    天空很黑,从里面透过窗户没有任何的星光。

    “我先送你回去吧。”他站起身,准备拿起西装时,一只小手按住了他,蔓雪轻摇了头:“不用,我打的回去就好。”

    “而且,你也忙了一天。我也没能帮上什么忙,俊云哥哥你还是早点睡觉吧。等你明天起来的时候,又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那一只按在他手背的手,悄然的收了回去。蔓雪的脸有点红,这一点俊云没有发觉。

    只是,那么晚了,让她一个人回家真的很不放心。而且,他想起她的病...

    毕竟,这样的病不能有万一。

    “我还是送你回去吧,你这样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俊云拿起西装,眼中光芒迷人。

    蔓雪一怔,低了头,心里不由得明快起来。他这是在关心自己,心里很清晰的知道那不过是一种对妹妹的关照。

    可...她很满足,真的很满足。

    沉默了一会儿,蔓雪又立马抬头一笑,脸上如花开一般的美丽:“俊云哥哥,不如...不如你别送我回去了。我就...”

    她指了指沙发,“我不如睡那里吧...”声音有点轻,有点低,担心他会拒绝。

    毕竟,这里是公司。当,一大早被人发现的话,那就是止不住的绯闻了。

    而且,俊云经常住在办公室的事情是众所皆知。他对工作的认真和态度是得到一致的肯定。

    所以,之前在设计的时候,特意将隔壁的办公室挪走,用来当私人的休息室。

    空气有丝沉默,声音低低响起:“不如,你睡里面吧。我睡沙发。”

    俊云放下手中的西装,脚步往里面内室走去,拿了一条被子出来,“我睡沙发就可以了,时间也很晚了,你进去早点休息吧。”

    蔓雪的脸微红,干笑了一声:“俊云哥哥,这样不太好吧。而且,睡在你这里本来就已经不太好意思了,还要让你睡沙发,那太说不过去了。”

    “没事。”他俯身换下鞋子,前额的碎发微微垂了下来,带着飘逸的美感,薄薄的唇在灯光下流莹般闪烁。

    “你早点进去休息吧。”抬了眸,发随着他的动作而往后顺去,他的眸子光芒濯濯,纵然,脸上有几丝疲惫,却无法掩盖他美丽的容颜。

    蔓雪凝着他,也不再拒绝,点了点头,微笑:“那...晚安...”

    内室装潢的很干净,虽然蔓雪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这里,却似乎可以感受到属于俊云的气息。

    那种气息很温柔,很温暖,仿佛徘徊不去的一种柔。

    整个房间并不是很大,中间摆放着一张黑白分明的大床,连同被子都是黑白分明,一盏灯正悬挂在中间的天花板上,放射的柔和的灯芒。

    左边是一整排整洁的书柜子,放满了各种国内外的经典小说,以及一些名人历史,书本很干净,仿佛很久没有碰过了一般。

    这个房间俊云一般都不让人打扫,总以为男人的房间属于很邋遢。可这里很干净,简单,大方。

    透明的浴室隔离在一个角落,水珠从水龙头处还轻轻的流淌着水珠。

    蔓雪走到床边,抚摸着被子,动作很温柔,很轻。

    躺下的时候,鼻息间围绕的是一股轻轻的幽香,她微微闭上眼睛,感触着属于他的味道。

    渐渐地,进入了沉睡之中。

    当光线从外面投射进来的时候,俊云才迷蒙着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漂亮的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