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08:养心
    第二天,当蔓宁宁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动了动手指,总感觉全身都是一阵的酸疼。

    轻轻的脚步声从房间响起,蔓宁宁看去映入眼帘是温柔的美丽容颜,没想到他一大早就已经过来了。

    ”你醒了?”俊云的笑容在眼前渐渐的放大,他的气息也随之呼出,“要不要先起来,吃点早餐在继续睡觉呢?”

    蔓宁宁看着他,脸上慢慢的展现一抹笑意,“你怎么没有去上班?”

    “我已经叫梦雅静帮你请好了假,这几天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他拿起一旁的外套,帮蔓宁宁披上,担心,她会因此着凉。

    她的脸上还有点苍白,透着玻璃照射进来的光线,斑斑点点的照在她的脸上,睫毛看起来深黑幽长。

    “我给你烧了粥,你不如先吃一点吧。”俊云转身,打算去厨房盛点粥。

    经过,昨晚她真的需要多加休息。

    然而,转身的时候,一只手伸过来拉住了他,俊云回眸,双眼璀璨悠亮:“怎么了?”

    声音温柔,轻轻的一笑:“傻瓜,吃一点,等下在睡一会。”

    蔓宁宁抬头看着他那双幽深眸,脸上淡淡一笑,显得无力。不过,在俊云眼里却很美。

    虽然,是属于一种苍白的美。

    但,他很喜欢她的笑容。

    轻轻的,又放开了俊云的手,看着他走出去,又端着一碗热粥走进来,白色的勺子搅拌着,腾起淡淡的烟雾。

    俊云走过到床边,把手里的碗放在旁边,拿起一个枕头,“来,垫个枕头吧。”

    他顺势将她扶起,环住蔓宁宁的腰,把枕头放在她的背后。

    “可以了。”俊云轻声说道,对着蔓宁宁笑了笑,拿起旁边放着的粥,用勺子盛了一口,轻轻的吹了吹。

    “来,我喂你。”

    蔓宁宁看了俊云一眼,脸有点红,微微张开嘴,吃了一口。

    粥很清淡,只是用炒盐搅拌了几下,有点咸咸的味道。

    一碗粥很快都吃完了,俊云为她擦了擦嘴角,“要不要睡一会?”

    蔓宁宁摇了摇头:“你别把我当成病人,昨天的事情不过是一场惊吓而已。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而且,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俊云看着她的眸子,似乎想知道昨晚的事情真的可以忘记吗?

    他观察着,蔓宁宁抬眸,笑了笑:“放心吧,我真的没事了。”看着她的笑容,俊云的心有那么一点松了下来。

    一整天的时间,他一直陪伴在蔓宁宁的身边,寸步不离。

    直到,晚上他亲手烧了菜,想让蔓宁宁好好吃一顿。蔓宁宁窝在被窝里想起来,可俊云不让,执意端了菜喂给她吃。

    那个样子就好像蔓宁宁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梦雅静站在一旁看着,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吃完饭之后,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

    俊云陪着她看了一会电视,就开车回去了。

    第二天,他同样如此对待...

    第三天,俊云依旧没有去上班,陪着她。

    整整三天,蔓宁宁一直呆在家里。虽然,梦雅静一直很好奇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却也不免担心她。

    当太阳再次的降临时,蔓宁宁不想继续呆在家里,连续的请假三天,她不想继续休息了。

    一大早她打给了俊云,希望他可以去上班。

    毕竟,公司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如果,他人不在的话,担心的是伯母会知道这个事情。

    自从,俊云回国之后,她就没有去拜访过。

    不仅仅是心里明白什么,甚至,她还没有做好面对的准备。

    起床的时候,梦雅静已经先去了公司。桌上是梦雅静做的点心,油条和豆浆,蔓宁宁随便吃了一点,开车去上班。

    一到公司后,刑远蜜就立马凑了过来,“宁宁,那天到底怎么回事?”

    那天?

    蔓宁宁沉默了一下,看向刑远蜜,扬起淡淡一笑:“事情过去了,我不想再提起。”

    “恩。”刑远蜜点头,笑了笑:“只要你没事就好。”

    坐下后,苏拉和夏霜都走了过来,关心问她,依旧是那一晚的事情。蔓宁宁只告诉她们只是有事情回去了,忘记告诉她们,害的她们担心了。

    她们听后,也不免放心了。

    ******整整三天没有上班,当俊云赶到办公室时,原以为桌上早已经是厚厚的一层资料。可是,意外的是,桌上很干净,资料整整齐齐的被叠放在一起。

    蔓雪从内间正出来,纵然是办公室。但是,也有单独的房间可以在中午的时候休息。或者,加班太晚也可以住在这里。

    有时候,俊云没有回家,会经常在这里睡上一夜,直到第二天继续上班。

    蔓雪看见俊云的时候,似乎很惊讶。不过,对于她而言,更加惊讶的何止是这个?自从,她上班以来听见同事们经常对俊云的夸奖。

    自从,担任总裁这个位置之后,几乎天天按时上班。可没想到的是她上班才几天的功夫,他便是三天没有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光线,他的肌肤看起来白玉,隐隐有丝苍白。

    “这些都是你做的?”他坐下位子,看了蔓雪一眼,“辛苦你了。”

    之前的办公室有过秘书和助理,但,慢慢的他都辞退了他们。一直以来他的桌上都会叠满资料。

    虽然不是一塌糊涂,却也有点凌乱。

    蔓雪拿起杯子,倒了一杯白开水,“我整理了一些资料,顺便有些我也看了一下,能够直接帮你应付的,我已经放在那一边。到时候,你不妨看看。”

    她能够处理的都是这些小文件,至于其他的文件她只是放在一旁,没有去动过,或者翻开去看。

    俊云接过,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谢谢你了。”

    “不用。”蔓雪轻轻的摇了头,“对了,俊总。你这几天...”

    俊云正低头翻开资料,微微抬了眸,眸子濯濯光辉:“上几天,你宁宁姐生病,我一直在照顾她。”

    “生病?那现在怎么样了?”蔓雪的脸上微微惊讶了一下,心里却无声无息的涌上一种酸意。

    “现在已经没事了。”俊云笑了笑,低头审批着资料。

    蔓雪点了点头,凝了一眼他随意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期盼自己有一天生病的时候,能够照顾在自己的身边的是他。

    可是,这个想法真的有点吓了自己一跳。

    许是感觉到了目光,俊云疑了一下:“怎么了?还有事情吗?”

    “没..没有了。”蔓雪耸了耸肩膀,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去了。然而,目光却扫过他美丽的脸孔,长长的睫毛顺着外面投进来的光线而显得苍美。

    “对了...”俊云突然出了声,一只手柔了一下太阳穴,显然这几天他真的很累了。

    蔓雪回头,看他。

    那一双眸子正对上,很美,幽深的漆黑。

    “上几天,我妈妈有没有来过公司?”这是他目前最担心的事情,他答应过宁宁,给他半年的时间。

    等半年之后,他要正式的宣布他们之间的关系,顺便他要向她求婚,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没有。”那一句一出,蔓雪明白了什么,“俊总,你放心吧。俊伯母过来的话,我不会提起这一件事情。”

    “提起什么事情?”娇媚如滴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随后高跟鞋带着一种骄傲的持色走了进来,步伐很媚,很高挑。

    女子的美艳让蔓雪为之一愣,而且,她高挑的身材在这个深秋穿了一件单薄的豹纹短裙,黑色的丝袜在脚裸处勾画着一朵艳冷的玫瑰,白色的高跟鞋看起来很精致。

    俊云坐在旋转椅上,目光从容的看向来者,眼眸有丝复杂。

    “怎么,你看见我似乎很惊讶的样子?”潘琴笑着走过来,一双艳美的眼睛斜睨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蔓雪,红唇轻轻的牵起一缕不快,“你什么时候招了秘书?而且,还是那么年轻漂亮的秘书?”

    蔓雪的脸一红,对着俊云说道:“俊总,我先出去了。”

    她的背影,让潘琴的脸上浮现不屑的表情。

    “听说上几天你一直没来公司,是怎么回事?”潘琴走到沙发边,径直后往一坐,后面正是一张偌大的透明窗户,她淡淡的斜睨了一眼,高处往下的美景。

    “你在跟踪我?”俊云的脸上带着几丝不明快,她瞧了一眼,唇边一笑,有点苦却有是妩媚。

    “我不是想有意跟踪你,而是我正巧看到你的车子停在...”下面的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俊云早已经明白。

    他微憔悴的脸如平静的水,“以后,我的事情你不要在来管了。我们之前的关系,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声音冷淡,搀和着几丝怒火。

    “可是,伯母很希望我们能够有所发展啊。”潘琴淡淡微笑,燃着红色的指尖抚摸了一下沙发:“而且,我知道你上次去英国是为了什么事情。”

    随着那一句话从她的红唇吐出的时候,俊云的眸紧紧缩了一下,不怒而笑,笑的光芒濯濯:“看样子你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吧?”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也是为了她吗?”潘琴看着他的美丽的容颜,心里有一疼,“难道,她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难道,一点都比不上我们十几年的感情吗?”

    “潘琴,如果你过来是为了说这个事情。那么,很抱歉,我没有这个事情听你说这一些事情。既然,你都知道我上几天没有来公司的事情,那你也应该我现在是非常的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