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07:狠待
    俊云抄手就是一拳,杨少的反应很快,大掌握住了他的拳,“你应该感谢我才是,怎么用这样的方式对待我?”

    “俊云,放手。”蔓宁宁抬头看向俊云,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他,就想起刚才的一幕,心如刀割。

    眼泪,终究又无法控制流了下来。两个男人看着她的哭泣,一时都纷纷住了手,俊云看着蔓宁宁,心里一疼。

    一双手捧着她的脸,俊云凝着她眼里的血丝,“宁宁...”

    杨少的心虽疼,可是,看着他们似乎很相爱的样子,心里更不是滋味。

    “杨少,你到底对宁宁做了什么?”俊云转眸,狠狠地盯着杨少。只见,杨少耸了耸肩膀,后退到一旁的墙壁上,慵懒而靠。

    “你这是什么态度?”杨少反问,“我真的不明白,你是怎么做她男朋友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俊云反问。

    杨少勾起薄唇:“如果,你想知道就跟我出来。”

    “好。”俊云应道,手却被蔓宁宁拉住,“别出去。”

    “放心吧,不会有事。”俊云拍了拍她的手,温柔一笑,想让她放心。

    那一幕,杨少看在眼里,生气有什么用?他已经祝福她了,这一次,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此结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出去后,俊云直接开门见山。

    杨少凝了他一眼,走廊的灯光将他们各自的身影拉的很长。

    “你不应该站在这里质问我,那一晚我不知道你跟其他女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当我发现蔓小姐的时候,她差点成为别人胯下的男人。”

    最后一句话,杨少虽然吐出口中,心也随之而怒,早知道那一刺太便宜了他。至少,也要剁了他的手指。

    “你说什么?”那语气不可置信,俊云紧蹙着眉,“你说..她差点成为别人胯下的男人。”

    杨少点了头。

    原本,他真的不想再提起这一件事情。但,如今他一定要告诉俊云。既然,他是她的男朋友就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也应该懂得如何保护她,而不是一味的让她受到伤害。

    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可是,自己何曾不是伤害过太多的女人?

    不过,他管不了这些。

    俊云的心如被撕碎了一般,很疼,很痛。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谁干的?”

    “至于是谁干的,你已经不需要关心了。此刻,你应该好好的安慰她才是。”杨少的语气依旧很冷。

    毕竟,他们之前的立场从来都是不友好。

    “谢谢你。”

    这一次,他难得听到俊云说这样的话。商场上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敌人,然而,私底下,他们更是敌人。

    这样的关系,这样的局面他们根本就无法扭转乾坤,一切都已经注定。

    “我等下会送她回去,这一次的事情,我记下了。”修长的影子微微一斜,走了进去。

    蔓宁宁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动作,听到脚步声后,立马抬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没有把你保护好。”俊云的低沉的说道,心里涌上的是对她的怜爱。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把蔓宁宁身上披着的外套拿下,目光扫过她残破的衣服,幽深的眸紧紧地缩了一下。

    真是该死。

    他居然没有保护好她,如果,晚上不是杨少出手。想必,她...

    一切的后果不敢想象。

    他拥着蔓宁宁,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俯身抱起她,“我们回去吧。”

    蔓宁宁点了点头,心无力的靠上他的胸膛,很温柔,有熟悉的味道,耳边缠绕的是他砰砰的心跳声。

    出门的时候,杨少正站在走廊处,身影被灯光拉的斜长,莫名的带着一种忧郁的感觉,这个男人怎么会忧郁呢?

    蔓宁宁的唇边泛起一抹苦涩,俊云走到杨少的身边,开口:“这一次,谢谢你了。”说完,俊云抱着她,离开。

    远去的身影,让杨少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幽深的意味。

    外面的风吹起来有点冷,俊云紧紧地抱着她走进车里。

    里面流淌着暖暖的感觉以及淡淡的音乐,似乎疗伤着心里的丝丝缕缕苦楚,蔓宁宁无力的靠着,眼神黯然。

    俊云看着她失落的样子,心里流淌过一阵痛苦,车子缓缓开启,音乐一路荡着,很淡很轻,渐渐地,蔓宁宁闭上了眼睛。

    可是,她的眉却一直轻轻的蹙着。车子开到她的小区后,他伸手抚摸着她的发,她的眉,她的唇。很想将她心里的那一份恐惧很害怕全部留给自己,让自己去承担这样的恐惧和害怕。

    许是,手指的温柔惊醒了她,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一双幽深带着忧伤的眸子。

    他在担心自己,蔓宁宁低垂了一下眸,抬头时,脸上淡淡一笑:“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就别担心了。”

    俊云握上她的手,吻在唇边,“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保证,声音很坚定。

    蔓宁宁点了点头,靠上他的肩膀,“让我在你怀里睡一会,就睡那么一会。”话渐渐地轻了起来,直到后来闭上眼睛。

    当俊云抱着她上楼时,梦雅静已经回来了。此刻,正担心的来回走动,一看到蔓宁宁时,立马跑过去,“这...这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俊云径直把蔓宁宁抱回床上,盖好被子。

    柔柔的灯光下,她的脸很苍白,唇微微呢喃着什么,似乎很痛苦的样子。一直以来,她一直都坚强的保护着自己。可是,纵然保护的很好,可,遇上这样的事情纵然会...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所有的事情都会好起来。

    “麻烦你到时候照顾她一下,另外,这几天你帮她请一下假吧。”俊云看向梦雅静,轻声说道,“今晚的事情,我希望等她醒来后,你就不要在问她了。”

    梦雅静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还是点了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俊云看了床上的女人一眼,往外面走去。

    出门之后,他拿出电话,“你帮我去查一件事情...”

    当挂下电话,上车之后,手机又响了起来,那号码是杨少的,俊云看了一眼,接起电话。

    “那边的事情,我会亲自动手。只要,你以后能够好好的保护好她就可以了。”杨少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透着阴寒冷戾。而旁边似乎有哭喊的声响。

    杨少挂下电话后,转身看向身后的女子,四周站着几个高大强壮的保镖,他狭长的眸扫了一眼。

    珊珊跪倒在地上,脸上早已经一片红肿,她抓着杨少的裤脚,哭喊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这样的,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下次真的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不敢?”杨少后退了一步,似乎她的手很脏,抓着他的裤腿,只会感觉肮脏,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凄惨的样子,冷笑道:“当初,想必她也是求你们了吧?那你们为什么不放了她呢?”

    一想到,蔓宁宁那个样子,俊云的心再次一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他真的不想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狭长的眸子闪了一下,一名保镖会意,走到珊珊的面前,笑道:“放心吧,晚上我们几个爷会很把你弄的很爽。”

    什么?

    珊珊听见那保镖的话后,心里大惊,往后退去。可,终究还是落在保镖的怀里,他狠狠的撕开珊珊的衣服,暴露她阿娜的身姿,美好的娇躯。

    然而,她的头发已经凌乱,挣扎着。可是,她的力气怎么能够抵抗的了保镖呢?只需他一个人就可以乖乖的把她制服。

    杨少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神态极为慵懒。然而,蓝色的眼睛里却深如大海一般的深沉,冷冷的看着珊珊,如一把锋利的刀,刺在她的身上。

    珊珊哭喊着,看向杨少,“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吧。我下次真的不敢了,就算是让我给她做牛做马,我都愿意啊。”

    杨少冷冷的听着她的哭喊,无动于衷。她的衣服全部被撕开,残破的衣服落在地上,她的身躯全部暴露在外面。

    保镖的脸上早已经按捺不住,包括站在一旁的几名的保镖,看着那美丽的身躯,眼中充满了欲..望。

    那名保镖将珊珊压在身下,迫不及待的解开自己的裤子,没有任何的前奏,直接进入她的身体。

    疼痛瞬间袭来,珊珊急喘着气,嘶喊着。杨少微眯了眼,站起身,正当离开时,嘶喊声慢慢的转换成了一种絮乱的无力。

    她迷蒙着泪水看着决绝的背影从实现当中消失的彻底,粗重的呼吸落在唇上,她忍不住想呕吐,却又吐不出来。

    整个房间,弥漫着哭泣,当身上的男人离开她的身体后,下身的疼痛让她难以承受。

    泪水流了下来,心里是一片的后悔。早知道会这样,她怎么也不会去...

    可是,后悔已经没有用了。

    泪水迷蒙的视线里,又是一个男人欺压在她的身上,脸上是波涛汹涌的春意,美丽的身躯虽然已经有青色的痕迹,但是,无法掩盖女人的春色。

    男人有点迫不及待,而且,她现在的样子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脱了衣服之后,男人直接覆盖在她的身上,跟上一个男人一样,没有任何的节奏,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