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06:黯泣
    杨少垂眸凝了一眼怀里的女人,心,有丝丝缕缕的疼。这个女人,莫名的想起那一晚。

    俊云跟一个女人的一幕...

    真是该死...

    不仅有外遇,还让她受伤。他的脚步变得沉重,那是因为心在沉重起来,蔓宁宁的脸微侧,可以看见她苍白的脸是那么楚怜。

    下楼,走到一辆黑色的轿车时,门打开,下面一名年轻的男人。

    他看了一眼杨少怀里的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后座打开,杨少抱着她进去。

    门关上刹那,蔓宁宁远离了他,似乎想拉开一点距离。

    她将头埋在膝盖里,长发散落,幽幽的哭泣声围绕在整个车里。杨少凝着她,心有点痛。

    “既然她那么对你,你为什么还要我放了她呢?”他的声音微怒,更多的是这个女人明明被人欺负了,还要他放了别人。

    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拉了拉披着的外套,鼻息间缠绕着属于他的味道,非常好闻。可,此刻,她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去想。

    眼睛有点红,布满了血丝,看向杨少:“今晚,谢谢你。”

    她感谢他,这一次她是真心的感谢他。如果,不是他出现,也许她早已经...

    从来都没有发现自己是那么脆弱,一直以来总以为把自己保护的很好。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有一种保护的潜意识,至少也是母亲离开她之后才开始的吧。

    可是,经过今天晚上的事情。突然,发现自己很脆弱。

    车子已经缓缓启动,跑在高速公路上。

    此刻,一片的安静。

    杨少知道她需要静一静,这个女人晚上受到太大的刺激。如果说,他今晚没有发现她的话?那么,她是不是已经沉沦在别人的胯下呢?

    一想此,他突然来了怒气。

    早知道他应该早点出现,她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凝着蔓宁宁的侧脸,外面的灯光映了进来,她的脸色惨白,还残留着泪痕。

    当车子开到杨少的别墅时,蔓宁宁才反应过来。这里,金色的气派辉煌。曾经,有那么一次,她来过。

    总以为来到这里之后,她应该不会再来了吧?可是,她还是来了。只不过,她内心烦乱,此刻,真的不想回家。

    只想静一静。

    车门打开,杨少先行下车,为她开了车门,俯身想抱她出来。她伸手阻止,“我自己可以走。”

    她说着,从车里走下。脚落地时,软绵绵,整个人还在微微颤抖,才刚刚抬起脚走了一步,却已经不稳。

    “还是我抱你上去吧。”他俯身,抱起她。

    吴姐从里面走了出来,当目光落在蔓宁宁狼狈的样子时,愣了一下,走上去,“少爷,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杨少淡淡的说了一句,径直往楼上走去。

    房间依旧还是那个房间,走进去,杨少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蔓宁宁背对着他躺下,“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声音很轻,显得无力。

    泪水早已经背对着他从眼角流了下来,她不想去擦,任由眼泪流淌下来。

    杨少感觉她身体的起伏,伸手将她扳过来。可是,蔓宁宁固执,不肯转身。他微微一用力,她哭泣的样子映入他蓝色的瞳孔中。

    “她这样对你,是不是因为庄园的事情?”他问,炽热的呼吸已经落在她的脸上。近距离他才发现蔓宁宁的脸微肿,可以看到淡淡的手印,以及唇边溢出的血丝残留。

    “这个女人,我一定不会放过她。”他的声音很冷,很阴寒,让蔓宁宁忍不住微微颤抖。

    她轻蹙着眉,问道:“你打算怎么对付她?难道,就是砍下她的手指吗?”

    “算了吧。”蔓宁宁突然悲戚的笑了起来,“你这样又能怎么样呢?要知道那个女人当初是被你赶走的。”

    杨少随着她的话,瞳孔微缩,拳头紧紧握着,“对不起...”

    那三个字说的很轻,很淡。

    淡的以为只是他自己轻声的呢喃,可,那三个字依旧流入了蔓宁宁的耳里。她不可置信,完全的不可置信。

    凝着眸,盯着他深蓝的眼睛,那一双眼睛如同大海一般的清澈,为什么看起来如黑暗中的碧蓝呢?

    闭上眼,将眼中的泪水溢出,她不想在继续哭泣,不想沉浸在刚才的恐惧当中,一切的一切她应该学会坚强。

    突然,脸上一热。发现,他居然亲吻着自己的脸上的水珠,一点一点。他,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的温柔了?

    好像一切都似乎在无意之间改变了什么?

    蔓宁宁想推开他,保持距离。因为,他们之间的关系仅仅是认识...算不上朋友,不过,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做过朋友。

    咸咸的味道,残留在舌尖,她的泪水如珍珠一般。他也心烦意乱,这个女人不过是他女人中的一个。

    不...不对...

    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所以,算不上是他的女人。

    可是,杨少自己也为自己的举动感到可笑。女人的泪水在自己眼里不是一直都是如同鳄鱼的眼泪?一文不值吗?

    为什么今晚看见她的哭泣时,他感觉自己的心如同揪心一般的蔓延着疼痛,无法控制。

    甚至,温柔,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离开他,跟我一起。”那语气不是质问,而是征询。

    他的气息离开了,薄薄的唇离她的唇很近,看着她美丽的脸,惨白的楚怜:“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幸福。”

    这样的话一出口,自己也是一愣。

    不管怎么说,他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少女人,也有不少的女人等待的就是他刚才的那一句话。

    可,从没有一个女人值得他开口这么说。

    但是,今晚莫名其妙。

    真的是莫名其妙,而且,他想得到这个女人,不管是不是因为一直没有得到才有的欲望,还是他真心的想要这个女人。

    总之,他要定她。而且,要她心甘情愿的答应。

    “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幸福。”他再次开口。

    蔓宁宁对视着他,眼里可以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脸上浮现一抹悲戚的笑意时,微微划过一疼。

    “你知道,我跟他的关系。所以,我们之前根本就不可能。”

    她拒绝的很快,想都不想。

    原因,只是因为俊云吗?

    他有什么好?杨少的脸黑了下来,“你跟他的关系?你跟他什么关系?真是可笑,当你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他也许抱着其他的女人。”

    “你胡说什么?”

    蔓宁宁的声音在他听来,有点刺疼。

    “今天的事情,我的确很感谢你。但是,我不希望你这样说俊云。”蔓宁宁咬着唇,眼里慢慢的呈现了几丝敌意。

    他怎么可以这样说俊云呢?纵然,晚上的事情她很感激他。可是,他也用不着乘人之危说别人的话坏吧?

    杨少看着她的怒气,心里也随之而怒,冷冷一笑:“你不相信我的话吗?可是,我告诉你,那一晚我真真切切的看见他跟一个女人亲吻着。”

    语调有点激动,杨少狠狠的盯着蔓宁宁,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傻子。真心实话告诉她,她却不相信。

    “反正,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而且,哪怕我没有跟俊云在一起。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跟你在一起。”

    杨少的话,蔓宁宁根本就不相信。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非常苦涩。此刻,她很想回家。可是,她又害怕回去。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你跟俊云知道的事情,但是,我相信我的爱情是纯洁的,没有一丝的瑕疵。所以,我希望你以后都不会在我面前说俊云的坏话。”

    “好,很好。”杨少点了点头,心已经慢慢的泛疼,冷冷笑道:“既然,你们的爱情很纯洁。那么,我杨少就祝福你们。”

    杨少说完之后,从床上起来,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号码。

    低沉的声音从电话中响起,“喂。”

    那声音是俊云的,蔓宁宁不解的看向俊云,只见他的唇边牵起冷漠:“我想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找蔓小姐的下落?”

    “你怎么知道?”俊云的声音显得很激动,“是不是你干的?”

    杨少冷笑,凝了一眼床上的女人:“什么叫我干的?你应该要好好感谢我才是。如果,不是我想必你的女人...”

    “杨少,你到底想干什么?”俊云的怒气连蔓宁宁都微之一颤,记忆当中他是温柔清宁的男人,从未想到过他大火时,跟眼前这个男人似乎一样。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给你打个电话,让你来接一下蔓小姐而已。”话语落下后,杨少直接挂了电话。

    他转眸,看了蔓宁宁一眼,那眼神似乎很冷,蔓宁宁随着那目光心里涌起丝丝缕缕的刺痛。

    为什么,这个男人会突然这样的看她?

    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蔓宁宁缩卷在床边,眼泪已干,不知道是不是哭的累了,心里有点木讷。

    直到,房间的门敲起。

    “进来。”杨少漠淡的开口。

    门打开,只见吴姐的身后,站着一名年轻男子。此刻,正冷冷的看着杨少,视线最终落在缩卷在床边的女人,“宁宁,你怎么了?”俊云大步走了进去,扳着蔓宁宁的肩膀。此刻的她,看起来依旧狼狈无比。

    清澈的眼里盛满了血丝,脸微肿,俊云的心渐渐地冷了下来,转身看向杨少,双手早已经捏起了拳头。

    “你这个混蛋。”那声音几乎是咬牙切齿。

    俊云抄手就是一拳,杨少的反应很快,大掌握住了他的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