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05:温柔
    心里顿时来气,尤其是想到那一晚。珊珊的脸看起来有点扭曲,抬手扬起落下一个巴掌,蔓宁宁手快,立马挡下。

    “你现在快点放了我,不然的话,我会报警。”蔓宁宁冷冷的盯着珊珊,心里却已经微微颤抖。

    毕竟,这里全部都是她的人。

    一名纹着老虎纹身的男子走过来,脖颈处挂着一条粗重的项链,凝着蔓宁宁:“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有点意思。”

    珊珊睨了他一眼,“怎么?你喜欢?”

    “老子今晚就要她了。”那男子也顺势搂住珊珊的腰,盈盈一握,珊珊惊呼了一下,一把拍掉他的手,“真是讨厌。”

    “不过,我先要教训教训这个女人。”珊珊的眼光发狠,“上一次,就是她。害的我要在那么多人面前离开庄园。”

    “这个该死的女人。”珊珊怒骂,“虎哥,把这个女人先给我抓起来,我教训完之后,你就尽情的玩吧。”

    虎哥一听,咧嘴邪笑:“没有问题。”

    蔓宁宁的心一紧,“你们别碰我,到时候...”

    虎哥怎么会听她的话呢,伸手就是反手握住她的双手,另外一只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脸,笑道:“皮肤不错,细皮嫩肉。”

    蔓宁宁侧过脸,避开他的脏手。

    珊珊笑了一笑,心里直乐呼,伸手拨开挡在她脸上的几根长发,细细打量,“长的的确是不错,不过,这一张脸我会好好的记住。”

    话落下的刹那,巴掌重重落在蔓宁宁的脸上,几乎用尽了力道。很疼,却也倔强的瞪向她。

    唇边已经溢出了血丝,蔓宁宁冷眼看着珊珊,那目光很刺眼。

    珊珊愣了一下,还不想就此作罢,正打算扬手打过去的时候,虎哥立马阻止:“妹子,如果你在打的话。我晚上岂不是没戏了?”

    那意思很明了,上床的话应该有一个好看的样子,虎哥看了一眼白皙的脸微微肿了起来,而且,唇边也出了血。

    珊珊看了虎哥一眼,放了手:“行,虎哥我现在是看你的面子。”

    虎哥摸了摸下巴,眼中猥琐,“你不需要看我的面子,因为,我打算把这个女人就地解决。你想不想看精彩的一幕?”

    珊珊听了后,兴奋一笑,“虎哥,你这个不错。”

    “你们这样就不怕坐牢吗?”蔓宁宁忍着脸上的丝丝火辣疼痛,质问他们。可是,虎哥一听大笑:“坐牢?”

    “真是可笑?有谁能够证明你就是被我强奸的呢?而且,在场那么多人在,完全就是你情我愿。”

    说完之后,虎哥一把搂住她的腰,一手握住她不安分的双手,让坐在沙发上的人全部滚开一边看去。

    蔓宁宁挣扎着,可是,她怎么能够挣扎出这样一个男人的怀里呢?

    珊珊靠在门边,冷眼看着,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

    “放开我。”她几乎是吼的,但是,这里的劲爆音乐早已经掩盖了她的叫声。虎哥将她的整个人都放在自己的腿上,拿起茶几上的红酒,直接要灌她的嘴巴。

    “先陪我喝两杯,然后...”不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珊珊见状,走了过来,一只手抓着她的发,另外一只手捏开蔓宁宁的下巴,酒灌了下去。

    蔓宁宁极力的吐了出来,酒不小心流入了鼻子里,呛了难受,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俊云...

    脑海中一直徘徊着那两个字,心里泛着苦涩。

    难道,她今天就要被人家...

    她的挣扎,终究是激怒了虎哥,一把将她整个人扔在沙发上。然后,直接扑上,去撕开她的衣服。

    “滚开。”蔓宁宁伸手去推虎哥的胸膛,手都被扣住,根本就无法动弹,虎哥凝了一眼旁边的一名小喽啰,“把她的手给我捏着。”

    那名小喽啰应了一声,走上前扣住蔓宁宁挣扎的手,放在头顶上。

    “撕...”的一声。

    一块白色的布料从肩膀处撕了下来,露出她白皙的肌肤,美丽的蝴蝶谷,围看的男女,眼色不同。

    尤其是男人们...早已经蠢蠢欲动。

    珊珊依靠在一名男子的身边,而那男子看着这样的一幕,忍不住的攀上珊珊柔软的一处。

    ......

    走廊处一名年轻男子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几名保镖。

    他的经过,引起路过无数女人的目光。不远处走来一名戴着眼镜的男子,恭敬的哈着腰,对着那年轻男子轻声的说道:“杨总,林总就在前面的包厢等着你。他希望能够跟你谈一下关于上次...”

    下面的话还未说完,一道包厢的门打开,出来两个男子,猥琐的说着什么,一时没有去注意走过来的男子,直接撞了上去。

    “妈的,谁不长...”其中一名男子正打算骂下去的时候,抬头一看立马变了脸色,心里微颤,“杨...杨总...怎么是你。”

    带着眼镜男子立马上前,拍了几下刚才说话的男子的头,“看看你们这个德行...”拿个男子正是林总的小儿子。

    男人花天酒地的确很正常,但是,看他们那个怂样,难以想象未来的合作。

    “晚上,这一次的生意我想没有必要谈了。”声调很冷,杨少微眯了眼,蓝色瞳孔泛着寒戾。

    林少似乎明白了什么,脸已经吓白,“杨...杨总...对..对不起。那个...因为,里面正在发生...”

    越说到后面,声音显得猥琐了起来。

    杨少随着他的话,而看向包厢里面。门微开,透过缝隙可以看到一群男女围看着什么。

    “放开我。”蔓宁宁的双腿使劲的挣扎,眼角的泪水早已经迷蒙了双眼,衣服早已经撕的破碎,片片悠扬落地。

    虎哥看着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放心吧,等下我进去的时候,一定会很温柔。”

    他企图要脱下她的裤子,然而,围看的人群突然让出一条路来。

    “杨总...”那名带眼镜的男子跟在杨少的身后,试图希望他可以去跟林总谈一下。

    杨少斜睨他一眼,从让出的人群走去,当目光落在躺在沙发上的女人时,瞳孔紧紧地缩了一下。

    许是感觉到了什么,虎哥下意识的看去,一愣,嘿嘿一笑:“杨总,你怎么来了?你...”

    下面的话还没有落下,他已经被杨少一把拖了下去。

    珊珊正瘫软在男人的怀里,听到声响后,看去,心里吓了一跳,尤其是看到杨少拿着啤酒瓶狠狠地砸向虎哥的头顶。

    蔓宁宁迷蒙着泪水,双手捂着胸口,直直的看着血从虎哥的头上流了下来,啤酒瓶已经被砸碎,锋利的口子流淌着沾染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虎哥捂着鲜血,蹙了眉,吼道:“你凭什么砸我?”

    “她是我的女人,你居然敢动她。”杨少看向蔓宁宁的瞬间,眼中尽是一片的温柔。仅仅是瞬间而已。

    很快的,脸上是满满的怒气,一把扯过虎哥的手,他想挣扎,却被刚才那么一敲有点昏了头。

    杨少把他的手按照茶几上,另外一直握着锋利口子的玻璃,直接刺进他的手掌。

    瞬间。

    他疼痛的喊了起来,想反抗。

    一旁的保镖立马按住他,那一幕珊珊看在眼里,瘫软的身子吓的发抖,脸色一片苍白。

    白皙的手沾染了几滴血,如同从地狱中出来的恶魔一般,带着黑色眼镜男子利索上前,用纸巾擦去那几滴污染。

    杨少的眸如刀锋一般,划过在场的每一个,“刚才,是谁带她进来的?”

    其中一个指向了瘫软在角落里发抖的珊珊,她看见杨少的眸狠狠的刺了过来,只听他冷冷说道:“你们把她给我拖出去,另外,斩断她的五指。”

    斩断她的五指?

    在场的人,包括蔓宁宁都不敢置信的看向杨少。纵然他是商场上的人,但是,知情者却也知道他跟黑社会的关系。

    激烈的音乐,继续响着,在场的**气都不敢喘一声。

    一名保镖上前,去抓珊珊。她却机敏的跑到蔓宁宁的面前,跪地求饶,“对不起,刚才我并不是有意的,求求你放了我吧。”

    杨少的脚步上前,一把拥着了蔓宁宁,她的身体微颤,眼神却依旧倔强着,看着珊珊求饶的样子。

    “还不快点把她带下去?”

    保镖会意,拉起珊珊往外面拖去。珊珊伸手想去拉蔓宁宁的手,口中一直说着对不起。

    “放了她吧。”蔓宁宁无力的说了一句,“放了她,带我离开这里。”

    “好,我带你离开这里。”杨少脱下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又温柔的擦去她眼角处的泪水。

    什么时候,他有过这样的温柔?

    恶魔变得温柔,似乎感觉有那么点可笑。蔓宁宁任由他抱起自己,往外边走去,蔓宁宁拉了一下他的衣服:“不要忘记放了她。”

    刚才,他对虎哥的惩罚足够。想必珊珊也应该长了记性。

    珊珊听见她的话后,哭着说谢谢。

    杨少抱着她快要走到门边时,冷眼看向包厢里的人,“今天的事情,有谁说出一个字,我会让谁好看.。”

    话语落下后,他径直往外面走去。

    他并没有直接往大厅走去,而是一条偏僻的路。昏暗的灯光,水泥浇的楼梯,发出一阵阵脚步回响的声音。

    蔓宁宁靠在他的怀里,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倔强阻止泪水往外流。可,现在,她在也无法控制。

    眼角的泪水沾湿了他的衬衫,一片的潮湿。

    杨少垂眸凝了一眼怀里的女人,心,有丝丝缕缕的疼。这个女人,莫名的想起那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