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04:怒虐
    蔓雪看向她,摇了摇头。

    这一次,她是第一次面对工作。一切的工作的经验几乎是零。

    abigail笑了笑,说道:“我告诉你吧,做总裁秘书的话。需要性感,然后呢?工作经验很丰富的那种,知道吗?”

    “试问你工作几年了?或者说你自以为你性感程度如何??”

    蔓雪被她的话问的哑口无言,abigail笑了笑:“我看你啊,还是早点回家去吧。这个工作根本就不适合你。”

    “可是,我...”

    “别什么可是了。”

    “我是...”蔓雪正打算说“我不会走”的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缓缓抬头,不由得愣住。

    走廊光亮的视线里,触上一双温柔的眸子,泛着一丝笑意,只见薄薄的唇一开一合的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口气很柔和,连abigail也愣了一下,难道...

    蔓雪站起身,笑了笑:“俊云哥哥,听说你们这里在招秘书。所以,我就过来了。”

    “可是,你的...”

    “俊云哥哥,你放心吧。如果我能够被录取的话,我一定会很好的工作。”那眼神中是期待,光芒闪亮。

    俊云看着她,笑眼微弯,拿过她手里捏着的纸张,“给我看看,二十号。那你应该快到了吧。”

    蔓雪点了点头,俊云将纸张递给她,“我在里面等你,到时候由我考核你吧。”

    “好。”蔓雪开心的一笑,俊云进去会议室里面后,abigail不屑的瞪了蔓雪一眼,“没想到你是靠关系?”

    蔓雪看向abigail,正打算说什么,里面听见叫了蔓雪的名字。她立马走进去,等待考核。

    abigail坐在外面,心里有丝不安。

    过了一会儿功夫,会议室突然宣布结束。蔓雪跟随者一名中年男子从里面出来时,一脸的兴奋。可,异样的眼光从不同的地方射了过来。

    蔓雪立马低了头,跟上前去。

    abigail似乎明白了什么,一些来应聘的女人们开始纷纷散场,口中不停的抱怨着什么,全是唉声叹气。

    她静静地坐着,直到一名女子出来后,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怎么还不走?”

    abigail抬起头时,发现俊云也从里面走出来,她笑了笑:“我在想这一次的错过,能不能换来下一次的机遇。”

    “因为,我是抱着一份期待而向往工作的心态而来。所以,我想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态在离开。”

    这一句话,不过是借用当初别人的句子而已。但是,有时候这样的话也许会发生奇迹。

    俊云看了看,沉沉开口:“你之前是哪里上班的?”

    “一品杂志。”

    abigail抬了头,回答,俊云沉默了一会,看向那中年女子,“尚姐,把她留下来吧。”

    “好。”

    尚姐应了一声。

    俊云点了点头,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白色干净的办公室里,蔓雪笔直的站着,直到俊云进来后,她才笑着叫了一声:“俊云哥哥。”

    俊云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看向蔓雪:“坐吧,我这里你就别太约束。另外,我想跟你说一个事情。”

    “俊云哥哥,你说吧。”

    “以后,上班的期间。你就跟他们一样称呼我,不然的话你这一声哥哥,少不了别人对你的议论。”

    这样的提点,其实是在保护她。

    公司如后宫,免不了争锋相对,免不了嫉妒易怒。所以,他并不想蔓雪因此而受伤害。

    蔓雪点头,“好,那我以后就叫你俊总。下班之后就叫你俊云哥哥。”

    俊云看着她,点了点头。

    夕阳在横在西山边,周边全是淡淡的光辉。

    蔓宁宁正整理着桌上的资料,准备下班回家时,梦雅静走了过来,轻声说道:“宁宁,晚上介意不介意我邀请你们一起去酒吧玩?”

    蔓宁宁侧眸看向梦雅静,问道:“怎么突然想起去酒吧呢?”

    “我想庆祝自己,找到了新的工作。而且,我已经提前预定了包厢。”梦雅静笑着看蔓宁宁。

    她想了想,点了头:“行。”

    其实,今天是梦雅静的生日。直到走进酒吧的包厢时,蔓宁宁才知道。不过,今天她只叫了办公室里的几个人。

    苏拉,夏霜,还有刑远蜜。本来叫了宁姐,但是,她一向是一个很规矩的女人,几乎不踏进这样的一个场所。

    刑远蜜走进包厢后,埋怨道:“梦雅静,亏你还是蔓宁宁的好朋友。连生日这样的事情你都不说一声。”

    “就是啊。”苏拉坐在沙发上,也应和的说道。

    夏霜放下包,看了那一只蛋糕,“我都不好意思起来了,不知道我下次的生日是不是也要这样秘密进行了?”

    梦雅静笑着看向蔓宁宁,又将视线落在她们的身上:“我不过是一个小生日而已,最主要的是我今天能够认识你们几个,我感觉非常的开心。”

    她拿起打火机,点了一根蜡烛,“我现在先许个愿,到时候大家帮我一起吹吧。”

    红色的迷你蜡烛点燃后,插入在蛋糕的中央,她闭上眼睛的时候,夏霜立马阻止:“等下,还没有关灯呢。”

    她起身,把灯全部关掉。

    整个包厢里瞬间只有蜡烛的光点,梦雅静双手相握,闭上眼睛,许着愿望。直到眼睛睁开时,她们都帮她一起吹灭蜡烛。

    灯立马又亮了起来,梦雅静拿起刀具,将蛋糕划分为五。

    显然,五个小女人聚在一起,也是非常热闹,点歌,唱歌,跳舞,包厢里的气氛如蜡烛一般,被点燃了起来。

    刑远蜜放下话筒后,拿了一杯红酒,直接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放下红酒瓶时,余角看到的仅剩的蛋糕,眼中划过狡黠之色。

    拿起蛋糕的地盘,抓起一团,扔了过去。

    刹那,包厢里乱成一团,蛋糕大战,蔓宁宁的脸上沾染了最多,当玩的有点精疲力尽时,大家都靠在沙发上坐着,看着偌大的屏幕着歌曲。

    不管是刑远蜜还是梦雅静,她们几个本来就是夜店的常客,喝酒更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蔓宁宁抽出纸巾,擦了擦脸上沾上的蛋糕,没想到就连发丝上也沾染了,摸起来有点黏糊糊的感觉。

    刑远蜜看了蔓宁宁一眼,哈哈大笑,说道:“宁宁,你的下巴还有呢。”

    蔓宁宁无奈的又拿过一张抽纸,擦了擦下巴,站起身,“我去一趟洗手间,脸都黏糊糊了。”

    出门时,听见的是刑远蜜和梦雅静她们几个干杯喝酒的笑声。

    走廊处人来人往,蔓宁宁走到洗手间,冲洗了一下手,用纸巾沾湿擦着黏糊糊的脸。

    从里面出来一个女子,偌大的镜子,蔓宁宁凝看的瞬间,微愣。

    因为,站在她旁边的女子正是去杨少庄园嘲讽她,而被杨少派人赶出去的女子。此刻,她似乎也发现了蔓宁宁。

    她的唇艳红,轻抿了一下,看向蔓宁宁,冷冷一笑:“看来,我们果真是冤家。难够在这里看见真是...”

    蔓宁宁在镜子里凝了呀一眼,沉默着。她并不想跟那个女人说什么话,洗了手想离开这里。

    可,那个女子伸手拦住了蔓宁宁,“既然遇见,不如跟我一起去喝两杯?”

    “不了,我还有事情。”蔓宁宁伸手想拉开她的手,可是,她却固执着,“怎么?那么不给面子吗?我又不会让你喝死,你怕什么?”

    那女子冷笑了起来,美丽的脸看起来有点阴险,“对了,我叫珊珊。你呢?既然,认识不如做个朋友。”她又开了口,一把拉住蔓宁宁的手,往洗手间外拉去。

    蔓宁宁一把甩开,“我说了,我还有事情。”

    说完,从珊珊面前走过。本以为她不会过来纠缠,没想到居然跟在身后。走了不知道几步,一间包厢的门打开了,走来一名微胖男子,看了一眼蔓宁宁,又看向后面的珊珊。

    那眼神似乎认识。

    蔓宁宁心里涌起一丝不安,只听珊珊的声音从后面响起:“胖子,快点把那个女人给我抓进包厢。”

    走廊处,不少来来往往的人经过。虽然,好奇的看来。

    可是,这里是一个复杂的地方。

    谁也不会去管那么多的闲事。蔓宁宁想往前快速走去,可是,手腕已经被刚才那名微胖的男子捏住,他的力气太大,一把环住蔓宁宁的腰,抗上了肩膀,往包厢走去。

    “放开我。”

    蔓宁宁撕心裂肺的大喊,想引起周边的人注意,可是,他们的目光仅仅是看好戏的感觉。毕竟,在这个地方发生这样的事情是常有的。

    “放开。”蔓宁宁抽打在那男人的背上,挣扎着。可是,门却在进入之后慢慢的关上,将外面的视线隔离,将外面的目光一起隔离。

    包厢里,雾气淡蒙。

    年轻男女在音乐中狂欢的舞动着,灯光四射,昏昏暗暗。沙发上的角落处坐着几对男女,其中几个男人的上身全部赤.裸,手臂和胸膛都纹着纹身。

    蔓宁宁昏着头被扔在沙发上,一名男子见状,看向珊珊:“这是怎么回事?”蔓宁宁随着那沉重的一扔,整个人都趴在了沙发上。

    起身时,长发散落。

    珊珊看着蔓宁宁,双手插着腰,走过去,一把捏起她的下巴,冷笑:“我想这里会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你看看旁边这几个男人,床上功夫可是一流的。”

    “你想干什么?”蔓宁宁轻蹙着眉,往后缩了一下,珊珊见状,那副样子果真是“我见忧怜”。

    心里顿时来气,尤其是想到那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