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02:海醉
    “行,到时候我来接你。位子随你定。”俊云的温柔的声音在电话一端传来。

    蔓宁宁笑道:“不用了。因为,梦雅静会在我家住很长一段时间。她想请我们两个吃个饭,地点就是在家里。”

    俊云沉默了一下,“也好。如果,我们明天结婚了。到时候那个房子就给她住吧。”

    “恩。”蔓宁宁应了一声,挂下电话后,刑远蜜凑了过来,“你们刚才说话的声音,我可是听见了。”

    “听见什么?”

    “结婚啊。”刑远蜜的语气慢条斯理,却是笑着。

    蔓宁宁的脸微红了起来,“什么时候你也变得那么八卦,多耳了?”

    “有吗?”刑远蜜一脸的不正经。.

    蔓宁宁瞥了她一眼,无言的摇了头,手握着鼠标,整理着手头上的事情。

    下班时俊云早已经在楼下等着她,开车回到家后,梦雅静已经美美的做好了饭菜,等着他们。.

    “我的手艺比不上宁宁的,俊云,到时候你可别嫌弃。”梦雅静放好筷子和碗,又拿出一瓶红酒,开了口,倒在杯子里。

    俊云笑着,“怎么会呢?看着这几个菜倒也让我感觉饿了不少。”蔓宁宁坐在一侧,拿起杯子:“你明天又是新的开始,我在这里祝愿你一切顺利。”

    梦雅静举杯,同蔓宁宁和俊云碰了一下,发出淡淡的撞击声,“宁宁,这一次我真的要感谢你。”.

    “别那么客气。”蔓宁宁喝了一口红酒,有点烈,不知道为什么喝着也挺爽的感觉。

    也许,真的为梦雅静感到开心。.

    这一餐饭吃的可谓是笑语连连,梦雅静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心里虽然有羡慕,却也希望他们可以相拥到老。.

    此刻,时钟已经指到了11点。

    正当俊云要离开时,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径直挂下,细微的眼中闪烁,蔓宁宁并没有注意到。

    直到,下楼后。手机又响了起来,打来的号码真是潘琴,声音在电话的一端醉意深深的响了起来。

    “是...是俊云吗?”

    “潘琴,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又在喝酒?”俊云轻蹙着眉,闪烁着,是一种担心。纵然,他知晓潘琴为了得到自己,而,一直胡闹。

    可是,心里却一直把她当成妹妹,当成最好的朋友看待。

    如今,电话里的声音让他担心。

    “俊云,俊云...我...我感觉好冷啊。我都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下面好像有水缠着我的脚?”

    潘琴拿着手机,头昂着,看着黑色的天空,连一个星星都没有。

    海水已经浸泡在她的脚边,长发微扬,迷蒙着双眼,只感觉周边一片的寒冷,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纵然,自己感觉好像进入了云里雾里般的迷蒙,却也想着给俊云打电话,就是想听听他的声音。

    只想听他的声音。

    刚才带笑的声调,此刻,变得微泣,幽幽的打着颤。

    俊云立马上车:“潘琴,你仔细看看。你在什么?四周有什么明显的标志没有?”

    “水...好多的水啊...”潘琴闭着眼睛,身子早已经摇摇晃晃,似乎,在风里她的身体显得那么孱弱。

    俊云听着她含糊不清的话,心,更加的担心,“你仔细看看,周边有没有房子。”声音很急,真的很急。

    认识那么多年,也深知她喜爱泡吧。但,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

    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俊云,我这里好冷啊。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哪里...”说着说着,声音里变成呜呜声响,潘琴微微侧身,水波在脚边划过,lang潮一波划过一波,冷的脸色都无比苍白。

    俊云发动了车子,只听潘琴的声音从耳边再次传来,“俊云...我...我似乎看见了两个字---黄..黄金...”

    “是不是黄金海岸?你在那边等着我,千万不要乱走。”俊云的声音几乎带着吼,心里却越来越急。

    无法想象,她一个人去了哪里?.

    而且,四周的海也许会...

    此刻,他只想快点找到她。车子在闹市中穿过,一双好看的眉早已经蹙了起来,俊云的心紧紧地提着,希望她不要出任何的事情才好。

    “潘琴,你在吗?”俊云叫唤着,车里也快驶入海边区。

    手机的一端没有声音,有的,也只有海lang的声响。

    “潘琴...潘琴...你听到没有?”

    声音很急。

    车子几乎开到了极限,直到一片金色的沙出现在眼前,车子停下,碧绿的海洋映入眼帘。

    然而,不远处正站着一个女子。.

    俊云不敢怠慢,立马下车,跑了过去,沙在脚的时候轻轻的扬了起来,海边的风很猛,尤其,已经到了深秋。

    再过不久,就是冬季了。

    腿迈入海水里,很冷,刺冷。.

    “潘琴...”俊云走过去,喊了一声。

    潘琴迷蒙着转身,歪着头,“俊云,是你吗?我冷死了...”

    一如高傲的她,此刻,早已经沉浸在酒精之下。头脑一片浑浊,微眯着眼,眼神迷离。

    俊云走过去,拉住了她的手,“这里冷,跟我回去?”.

    “去哪里?开房间吗?”尽管,她早醉的一塌糊涂,却还想着这样的事情。

    俊云看了她一眼,不答。.

    漆黑的眼如此刻天空的深沉,拉着她的手往岸上走去,海水真的很冷,风也刺骨的吹来。

    真的不明白她怎么会喝醉了酒,跑到这里来呢?

    她的车子也正停在不远处,难为她醉成这样还开车过来?.

    “俊云,我们去开房间好吗?”她笑着,笑的很醉意朦胧,被俊云的手拉着,几乎是拖着走的。.

    俊云斜睨了她一眼,看着她发抖的身体,直接往黄金海岸走去。

    黄金海岸,在这里是很高档的酒店。

    里面,富丽堂皇,一派辉煌。

    走进去时,引起不少的住客和酒店的服务员,潘琴进去后,醉意的自言自语,“开房间,开房间。”

    俊云拉着她走到服务台,拿出一张卡,这是一张金卡。虽然,不是这里的vip客人,却跟其他的餐饮都有连锁。

    服务员立马拿出一张房卡。

    上去后,打开门,房卡插入时,灯全部亮了起来,俊云拉着遥遥晃晃的潘琴,走进去后,放开了手。.

    “你早点睡觉吧。”俊云看了她一眼,那个样子,如果被伯父看到的话,想必真的要活活气死了。

    潘琴拉住俊云的手,紧紧地:“别走,一起睡觉。”.

    “潘琴,别这样。”俊云扯开她的手,“今天的事情,我希望是最后一次。如果,你下次还是这样,我会直接给伯父打电话。”

    潘琴早已经醉的不行,怎么会乖乖听他的话呢?

    此刻,门还敞开着。

    潘琴却踮起脚尖,双手环住俊云的脖颈。只是,瞬间的动作而已,却被经过的人看在眼里。

    蓝色的狭长眸光,带着一丝怒意。.

    身后跟着一名保镖,跟随在杨少的身后,看着他的脚步停了下来,不免感到好奇,看进了房里,正是相拥的一幕。.

    “走吧。”杨少淡淡说了一声,拳头去已经紧紧握了起来。

    他一心想要得到蔓宁宁,可她却一直为那个男人守身如玉。如果,让她知道他出轨的一幕?想必...

    一想到此,唇边却绽开了一抹笑。

    “潘琴,快点放手。”俊云拉开她的手,她整个人站着不稳,倒在了床上,长发铺开。

    “不要走,俊云。”

    许是柔软的床,让潘琴很快沉浸在睡梦当中,嘴里却呢喃着轻声细语。

    俊云看了一眼,漆黑眸光蹙起,转身,往外面走了出去。.

    丝丝缕缕的光线照进来,映着睡意朦胧的脸,蔓宁宁睁开眼睛时,修长的睫毛在光线下绽开着如蝴蝶般的微颤。

    下意识的看向身侧,居然发现早已经没有了梦雅静的身影。而且,所躺的地方也已经冷却了一半。

    真不知道这个丫头什么时候起来的,蔓宁宁披上睡意,走了房间,就闻到一股香味。

    忍不住的,就感觉肚子有点饿了。

    “你醒了?”梦雅静正从厨房出来,手上端着两杯豆浆,放在餐桌上,而且,上面还放了两根油条,还有奶黄包子。.

    “这个都是你做的吗?”声音里是不可置信,自从上班以来,真的很少给自己做过早点,除非正好遇到假期的时候,才偶尔会动手一做。

    “怎么?你怀疑了?”梦雅静笑了一声,“好了,一切都准备好了。你快点去洗刷一下吧,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蔓宁宁跑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又立马洗刷完毕,出来时,径直走到餐桌前坐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豆浆,白白的汁沾在唇。

    梦雅静看了一眼笑道:“你看看你迫不及待的样子,你要知道现在有我在,每一天早餐我都包了。”

    “你会不会太累啦?”蔓宁宁撕了一根油条,吃在嘴里很酥,味道很不错,“我告诉你,我可不希望你只是为了感谢我,而做这些事情。不然,我可不乐意了。”

    “当然不是,你别看我以前那个样子。可我上班之前的早餐必定都是自己做好,吃好,在上班的。”

    “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赚到了。”蔓宁宁微咧了嘴,笑道。

    吃过早餐后,直接上班。

    当梦雅静走到办公室后,蔓宁宁做了简单的介绍。之前abigail的座位正是在窗口边,如今她也已经走了。

    那么,那个位子也就梦雅静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