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99:假醉
    蔓宁宁端着酒水站在一旁,跟刑远蜜聊着天,旁边不远处的白色真皮沙发上,abigail和王宗君正对饮着酒,无比欢快。

    汪森端着一杯饮料,凑到蔓宁宁和刑远蜜的旁边,语调依旧很娘,“这个abigail,活该被雯杰迪甩,你看看那个样子,真是...”

    “啧啧,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感觉我的眼皮在跳呢?”雯杰迪正从食物区走来,手里端着两盘佳肴,看起来比较诱人。.

    “没...没有啊。”汪森结巴着,向蔓宁宁他们吐了吐舌头,立马走开。

    雯杰迪凝着汪森远去的身影,骂道:“这小子,越发的大嘴巴了。下次,我该要好好警告他一下了。免得总是掀起我的过往。”

    说罢,看向蔓宁宁和刑远蜜,“你们饿了没有,我这个可是特意为你们两个拿的。”雯杰迪的目光指了指,手里端着的食物。.

    “难得看到你那么好心,我的那份我自己拿吧。”刑远蜜伸手去拿,不料,雯杰迪避开,笑了一笑:“我怎么敢让你拿呢?我会把这个送去那边,到时候你们吃点吧。”

    雯杰迪走到最角落的水晶餐桌,帅气一笑:“两位美女,请吧。”

    “谢谢了。”蔓宁宁径直坐下,刑远蜜坐在蔓宁宁的对面,抬头看向雯杰迪,说道:“晚上,美女众多,千万不要错过。”

    雯杰迪一听,扬眉:“你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

    刑远蜜耸了耸肩膀,正吃了一口切块牛肉,闷声闷响的说道:“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人就是。”.

    雯杰迪正打算说点什么,只见丁浩明走过来,一脸的绅士,俯身向蔓宁宁邀请:“蔓小姐,不知道可否让我跟你跳个舞呢?”、此刻的舞台上,年轻男女随意的舞动着,笑声连连。.

    蔓宁宁看了一眼,视线无意落在某一处。

    那里有一对男女,正相拥着说着什么,那女子长的很妖媚,穿着暴露型的短裙,可见的ru.沟。

    杨少搂着她的腰,唇边噙着如魅的笑。.

    “蔓小姐,不知道可否让我跟你跳个舞呢?”丁浩明再次提醒了一声,蔓宁宁反应过来,看向丁浩明,抱歉的一笑:“可我不会跳啊。”

    “没有关系,我可以教你。”丁浩明伸出手,蔓宁宁看了一眼,心里有丝不安。虽然,小时候学过一些舞蹈。

    但是,那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经忘记了舞蹈的真谛,可是,丁浩明的目光带着炽热和渴望时,蔓宁宁轻轻的将手放在他的手里。

    丁浩明的大掌不似俊云那么温柔,也不似杨少那么炽热,他是一种很淡淡的感觉,被他牵着走到舞台中间。

    蓝色的光在脚底流淌着,发出很淡很淡的光泽,映在每一个站在舞中央的男女,看起来有些朦胧。.

    丁浩明突然搂住了蔓宁宁的腰,那么一瞬,蔓宁宁整个人的都变得僵硬,抬头的时候,正落在那一双深邃的目光当中。

    黑色的瞳孔映出了自己的容颜,搀和着丝丝缕缕的紧张。

    “你不会跳,我教你。”他的声音落在蔓宁宁的耳边,暧昧的姿势,落在那一双不远处的蓝眸当中。

    杨少搂着一个女子,靠在墙边,心里却扬起一种酸酸的感觉。.

    蔓宁宁低垂了眸,看着低下的蓝光,额头处是散落的气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烦意乱。

    “不好意思,我不想跳了。”蔓宁宁扯开丁浩明的手,脸色微红,往一处走去。丁浩明不明所以,走了过去,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我只是饿了。”蔓宁宁坐回原位后,淡淡一笑。

    “不如,我帮你在去拿些过来?”丁浩明笑道。

    蔓宁宁摇了摇头,“不用了。我想在这里坐一会。”话刚落下,杨少走了过来,语气不冷不淡:“看来,蔓小姐不会跳舞吧?”.

    蔓宁宁抬头看去,只见杨少的身边挽着一个艳美女子,似乎换的很快。刚才,明明看见他跟...没想到,一转眼居然换了一个。

    果真是一个花心公子。

    “杨少,这位就是你说的跟丁浩明合拍封面的女人嘛?”艳美女子傲然的打量着蔓宁宁,眼里不屑,“也不过如此。”.

    “这样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说。”刑远蜜端着食物,走了过来,冷眼的从下往上看向那艳美女子,“这样样子,还配不上给蔓宁宁擦鞋,嫌弃。”

    “你...”艳美女子微怒,她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说过?真是可笑,白了刑远蜜一眼,嘲讽的说道:“真是一个野蛮的女人,一点教养都没有。”

    刑远蜜一听,大怒。她的性格本就直接,蔓宁宁立马按住了她的手,站起身,不想让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

    “这位小姐,如果说一点教养都没有的人,应该是你吧。”蔓宁宁淡淡一笑,笑的明媚,“刚才你一过来就议论我。我倒很想看看你能不能跟丁浩明合拍?”

    显然,那女子鸦雀无声,心里却也气不过。拉了拉杨少的手,嗲道:“杨少,你看她欺负我。”.

    杨少冷眼看了蔓宁宁一眼,声音微戾:“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蔓宁宁心里一怔,随后,只是一种淡然。他这个人本就是喜怒无常吧?这样的话从他口中说出,似乎也并不奇怪。

    毕竟,他们之间每一次就好像是冤家一般,闹的极为不欢。.

    刑远蜜看了看蔓宁宁,又看向杨少,语调微怒,拉起蔓宁宁的正打算离开时,丁浩明伸手拦住了她们。

    蔓宁宁不解,看向丁浩明,只见杨少打了一个响指,一名保安走了过来,杨少淡淡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子,“把她给我带出去吧。”

    “杨少?”那艳美女子不解的看向杨少,嘴里轻声的呢喃着,刚才还得意的心情此刻却是惊慌失措。

    “我不喜欢大嘴巴的女人在我的庄园里,给我滚。”声音不重,却是冷戾,让那艳美女子忍不住的一颤。

    大厅里的人好奇的看了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艳美女子也感觉尴尬,瘪着泪水狠狠地盯了一眼蔓宁宁,往外面跑了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刑远蜜疑惑。

    包括蔓宁宁也是一头雾水,该出去的不是她吗?为什么突然之间是那个女人?

    丁浩明一笑,看着那消失的身影,“这样的女人,换成是我,也会这样。你们不用多想。”

    杨少看了一眼丁浩明,表情很淡,“既然,晚上你们才是主角。我怎么敢让蔓小姐出去呢?”

    声音落在蔓宁宁的耳边,炽热的气息如那一晚,那一次...

    该死。

    怎么会去想这样的事情呢?.

    雯悠从人群中走过来,拉着蔓宁宁和刑远蜜的手,笑中带着几丝醉意。

    “你们怎么都站在这里?一起喝酒去啊。”

    “喂,我...”蔓宁宁想拒绝,可她早已经沉浸在酒的欲望当中。一张白色的沙发上正坐着abigail,王宗君,雯杰迪还有欧旻。

    “来了,来了,人多好玩。”她拉着她们坐下后,又跑到杨少和丁浩明的面前,脸色微红,那是酒红。

    他们落坐后,雯悠举起牙签筒,说道:“我先来跟你们说一下比赛的规则。我们现在一共有1,2,3...”

    她数了数,说道:“我们一共有9个人,如果那个人从我手中抽出一根最短的牙签,那么谁就要喝酒。”.

    喝酒?

    蔓宁宁一听就头大,尤其是一想到自己的那个酒量,就有点想退步的欲望了。

    “开始吧。”雯悠的手心捏着牙签,没想到第一次捏到最短的居然是雯杰迪,显然喝酒非他莫属。

    然而,接下去的每一次几乎都是雯杰迪喝酒。

    雯杰迪忍不住心里纳闷,该不会是这个老妹耍他吧?

    几个大男人似乎有点明白了什么,直到雯杰迪醉意迷蒙,游戏才彻底的结束。雯悠偷偷地跟abigail试了一个眼色。

    abigail会意,凑到雯杰迪的身边,轻声说道:“你都喝成这个样子了,我先送你回去吧。”.

    雯杰迪微蒙着眼睛,看了abigail一眼,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目光落在杨少的脸上,笑道:“晚上,这一餐我记住了。下一次,我...我请客。”

    “没有问题,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杨少的唇边噙着一丝笑意,拿起茶几上的红酒喝了一口,看着他摇晃着身子离去,abigail跑上去搀扶着他。

    刑远蜜看着远去的身影,冷冷一嗤:“不知道他是真醉还是假醉?”.

    蔓宁宁侧眸看向刑远蜜,问道:“你不认为刚才的游戏好像专门是为雯杰迪弄的吗?”

    “你难道现在才看出来吗?”

    王宗君扬眉一笑,“男女之间的情爱往往只有在酒后才显得真实。”

    “真的是这样吗?我看他们就是一对狗男女。”刑远蜜的话越说越难听,雯悠轻蹙了眉,冷道:“我哥哥还轮不到你来说罢?”

    “我有说是他们吗?除非你认同你哥哥是狗男。”那声音有点怒气,蔓宁宁看着她眼里的急躁,突然又点感觉出了什么。

    蔓宁宁拍了拍刑远蜜的手,耳边问道:“你该不是喜欢上了他吧?”

    “谁?”.

    “就是你说的狗男?”

    刑远蜜愣了一下,随后一笑,很随意的样子,“怎么可能?宁宁,你喝多了吧?你怎么会说我喜欢他?”

    “真的?”蔓宁宁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