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95:往忆
    雯悠的声音没有以往的傲然,蔓宁宁微微犹豫了一下,“好,我马上过来。”

    “喂,她找你做什么?”

    刑远蜜从前面探过头来,轻声问道。

    蔓宁宁耸了耸肩膀:“不清楚。”

    “那你可要当心了,昨天似乎刚跟雯杰迪闹过别扭。”刑远蜜提醒道,蔓宁宁点了点头,一笑,“好,我明白了。”

    走进雯悠办公室的时候,她正低着头翻看杂志,许是听见了脚步声,微微抬了头,说道:“坐吧。”

    这一次的态度不复上次那么冷淡。

    “需要喝点什么吗?”雯悠问道,蔓宁宁摇头,“谢谢,不需要。”

    “副总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蔓宁宁坐下后,直接开口问道。

    雯悠挑了挑秀气的眉,身子靠向后椅,微微旋转了一下,笑道:“其实,自从你上班以来。我看了一下,你的工作的确不错。”

    “谢谢。”蔓宁宁虽然说着谢,却好奇她今天的态度。

    “以前,我对你是有点苛刻了一点。毕竟,你也知道我总是以为你跟我哥有那么点破事。不过,现在,我不会那么想了。我跟俊云在高中时期就是很好的朋友,包括现在也是一样。”.

    蔓宁宁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既然,俊云要我照顾你。我自然会照顾你。”她继续说道。

    “谢谢副总的好意,不过,我也希望我能够靠自己的能力来说话。不然,在外人眼里兴许会误会什么。”

    这是一种委婉的拒绝,蔓宁宁可不指望她可以照顾自己。哪怕,她们的关系不在像以往那样,她也只想凭自己的工作能力做事情。

    “很好,你能够那么说。我自然很开心。”雯悠微斜着头,头发侧顺,凝了一眼指尖上的涂上的指甲油,“我希望我们之前的误会能够打消,以后,我们既是上属跟下属的关系,同样也是朋友关系。”

    蔓宁宁点头,淡声应道:“好。”.

    “我明白副总找我的意图了,不知道我现在能不能回去工作了?”蔓宁宁虽然也希望可以真的做朋友,但是,隐隐的总感觉她似乎变化的太快,以至于蔓宁宁一下子无法接受。

    “那你去吧。”雯悠微微靠上办公桌,凝了蔓宁宁一眼。

    起身打算出去时,abigail从外面走进来,靠上门边,敲了几声,“副总,有空吗?”

    蔓宁宁没有看abigail,径直从她身边经过,香味弥漫。

    走到办公室后,刑远蜜八卦的凑了过来,“刚才,她找你做什么?”

    “很奇怪的一件事情。”蔓宁宁喝了一口茶,有点冷,立马站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

    “什么奇怪的事情?说说?”刑远蜜眨巴着眼睛,等待着蔓宁宁开口。

    “我昨晚才知道俊云跟雯悠是高中同学,后来,国外读书的时候,又是同学。昨晚,我下班的时候。雯悠才知晓我是俊云的女朋友...”喝了一口茶,想将一股冷意暖化。

    “然后呢?”.

    “然后就是,俊云希望她可以照顾我。刚才让我过去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太过突然,我感觉挺莫名其妙。”

    “我看其中有诈,你可要当心了。”刑远蜜小心翼翼的说着,一脸的坏笑,“当心,她对你家俊云有...那个..那个。”

    一张漂亮的脸上看起来有点邪恶,蔓宁宁忍不住白了她一眼,“你就尽胡思乱想吧。”

    “汗,算了。不想跟你开玩笑了。”刑远蜜抽回身,摆弄着鼠标,突然,又转头过来,问道:“对了,你打算圣诞节送你男友什么礼物?”

    圣诞节送什么礼物?

    这似乎是很严重的一个问题,三年未见,三年未送。今年真的需要好好想想该送什么礼物才好。.

    而且,俊云也不会在意她送的是便宜还是贵的,无非就是心意。

    “那你说我送什么好呢?”蔓宁宁一直手支着下巴,歪着头看向刑远蜜。她耸了耸肩膀,“别这样看着我,我可没有这个经验。只是,刚才想到了问你一下而已。”

    “对了,我可以送我自己织的围巾啊。”蔓宁宁想起这一次的主题就是亲手动手织围巾,何不让自己也为他织一次呢?

    刑远蜜赞道:“这个想法不错,可以。不过,宁宁你会不会织围巾啊?”

    “不会。”蔓宁宁说道:“不过,我可以学啊。”

    “好吧,既然如此到时候别忘记也给我织一份。”刑远蜜嬉笑着,“我想你不会拒绝的吧?”

    “行啊。那我们中午吃饭去的时候,不妨去选一下颜色?”蔓宁宁不忘补充:“不过,我提前要告诉你一声。我可不敢保证是不是织的很好。”

    “我懂,你不妨先试着织一条给我。到时候实验通过了,你就可以认认真真的织给他了。”.

    蔓宁宁白了她一眼,“什么叫通过了,就认认真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做事情一向就是认认真真的。”

    “行吧。”刑远蜜看了一下手表,“反正,现在也没事情做。不如早点下班吧?”

    “不太好吧。”

    “没事,偶尔嘛。而且,现在有那个雯悠照着你。保证没有问题。”刑远蜜的眼早已经笑的弯弯的,转过身,收拾着包,“我先下去,你等等就过来。”

    蔓宁宁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她离开。

    当蔓宁宁下楼的时候,刑远蜜早已经发动了她自己的车子,等待她。

    “你真够慢的,这个时候都差不多就是下班时间了。”刑远蜜忍不住埋怨道,“上车吧。”

    此刻,车里正流淌着一首淡淡旋律,正是那一首《没有什么不同》又是你的面孔带给我是笑容.

    在我哭泣的时候.

    又是你的问候带给我是感动.

    在我孤寂的时候.

    虽然没有天生一样的.

    但在地球上我们是一样的.

    尽管痛的苦的没说的.

    但哪有一路走来都是顺风的.

    因为我们没有什么不同.

    天黑时我们仰望同一片星空.

    没有追求和付出哪来的成功.

    ......

    音乐静静的流淌在车里,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悲伤,一点点的伤感,歌声容易带动人的情绪。

    中午的阳光并不是很耀眼,天空中有点浮沉,阴云朵朵。

    刑远蜜开着车,她的心情似乎没有被歌的悲伤而感到悲伤,似乎悲伤还离她很远很远。

    “我们不如先去吃饭吧。”刑远蜜的目光看着前面,突然冒出那么一句,蔓宁宁从歌声中悲过,看向刑远蜜,浮现浅浅的笑意:“你打算想吃什么?”

    “火锅,我们不如吃点火锅吧。”.

    刑远蜜提议道,“你不是说你们昨晚也在吃火锅的吗?既然这样,那就陪我也吃一回吧。”

    “你不会连这个都计较吧?”蔓宁宁调侃了一句,“我看你真的需要找个伙伴了,免得你啊...”

    “别说了,我老爸也天天催着。可是,这样的事情也不是说能找就找的事情。凡是就看缘分吧,我就等着老天给我怎么样的一个夫婿了。”

    刑远蜜说着,忍不住的叹道。

    蔓宁宁看着刑远蜜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她本就是一个美女型的小女人,又带着丝可爱,加上她的表情,忍不住就让人想笑。.

    “这一次,你们把丁浩明搞定。雯杰迪打算怎么犒劳你们呢?”刑远蜜问话的时候,正停好车,看了看蔓宁宁。

    “需要吗?蔓宁宁轻摇了头,“犒劳这种事,我可没有去想。”

    下车后,一眼就看见火锅店门口站着两名服务生,走进时,他们职业性为她们开门。.

    “请问是几位。”一名招待员走过来,笑着问道。

    “两位,我们就坐外面好了。”刑远蜜径直往窗边走去,虽然外面看不到太阳的气息,但靠坐窗边的光亮还是不错的。

    坐下后,两人随意的点了几道菜,等待着鸳鸯锅上来。

    刑远蜜摆弄着桌上的筷子,余角处看到一前一后的身影走了过来,下意识抬头,微微一愣,有点尴尬的一笑,“阿..阿姨...”

    蔓宁宁侧眸看去,当视线落在如太太和如如盼盼的时候,瞳孔紧缩了一下,立马回头,看向窗外。

    “宁宁。”耳边荡过一丝叫唤,带着几丝深情。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如今的爱意怎么能够抵的了之前的那一份恨意呢?

    当初,为什么不想想如今会有怎么样的一个后果?

    “宁宁。”声音再次响起,似乎刑远蜜也有点不太好意思,伸过来点了点蔓宁宁的手臂,示意着什么。

    如如盼盼对着蔓宁宁翻白了一眼,拉了拉如太太的手腕,叫道:“妈,你还打算吃不吃饭了?你这个样子站着丢不丢脸?”

    “我..”如太太轻蹙着眉,如如盼盼有点不耐烦的拉了她一下,“人家不愿意理你,你理她做什么?”.

    而且,如如盼盼也不曾希望她跟她们之间有任何的关系。

    她使劲的拉着如太太,语气微怒,“别站着了,走吧。”

    两道身影从蔓宁宁的面前走过,此刻,鸳鸯锅也端了上来,冒着热气。蔓宁宁看着外面的光景,心里早已经不知滋味。

    “别多想了,快点吃吧。”刑远蜜将菜放了进去,又看向蔓宁宁:“你是不是真的不打算原谅你妈妈了?”

    蔓宁宁的状况,刑远蜜是知道的。心里也希望她们母女可以复合,毕竟,她也有点羡慕。

    虽然,她在家里完全是千金的待遇。可心里永远缺少的就是母亲,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生病离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