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85:发病
    蔓雪低垂着头,想了想,应道:“谢谢宁宁姐。”

    “你...你们...别...别走。”走到外面的时候,隐隐约约可以听见胡瑛腾的声音,搀和着浓重的醉意。

    走廊下面全是碧蓝的色彩,鱼儿欢快的游淌,刑远蜜整个人无力的靠在蔓宁宁的身上,幸好有蔓雪搀扶着,不然,真的重死了。

    出门的时候,一股冷风迎来,吹在脸上直直感觉一阵凉飕飕,俊云按了一下车子的启动,灯光遥遥一亮。

    而不远处停下一辆奢华的黑色轿车,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几个男子,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年轻男人穿着一件华丽衬衫,外面套着一件韩版休闲西装。

    风扬起,将他的前额连带右眼微微遮住,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魅影的诱*惑,尤其是一双狭长蓝眸,瞳孔中是黑夜般的幽深。

    蔓宁宁的视线随着无意识的看去,心里不由一怔,不自然的低下了头,搀扶着刑远蜜快速往前走去。

    突然之间加速脚步,蔓雪疑惑的瞧了一眼蔓宁宁,不解的问道:“宁宁姐,你怎么突然走那么快?”

    “我...”

    “这不是俊云少爷吗?”一道低沉的声音突兀的响起,透着几丝阴寒,如此时此刻的冷意。

    “杨总,别来无恙。”原本,俊云一直都跟在蔓宁宁的身后。此刻,微微走上前,唇边虽然噙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语气也是一样的冷漠。

    蔓宁宁停住了脚步,不安的看向他们。

    没想到他们认识!

    想想也是,他们都是商界有名的公子哥,认识也属于正常!

    杨少的双手插着裤兜,蓝色的眸光落在俊云手上拿着那一只挎包,他认得,当初她进入他家的时候,他一直都看见她拿着。

    视线幽幽的落看向一脸不安的蔓宁宁,薄唇轻扬:“没想到俊云少爷还是一个忠实守护者,三个女人?真是了不起。”

    “谢谢杨总夸奖。不过,相比杨总的风流历史,我真不敢当。而且,那三位当中只有一个才是我守护的女人。”

    “噢?”杨少微微提高了音,斜睨了一眼俊云,又缓缓地扫过那三个女人,冷冷一笑:“那不知道哪一个才是你守护的女人,我真的很好奇。”

    “这个不需要杨总知道了,我还有事情,先行一步。”俊云的身上此刻不复以往的温柔,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气质。

    “我听说这一次你去英国,收获不少?”杨少笔直的站着,斜睨了一眼从身边走过的男人,低低说道。

    “杨总关心我的事情,想必有点过了吧?”俊云的眸漆黑雾透,“我想以后杨总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事情吧。”

    蔓宁宁搀扶着刑远蜜往车子走去,身后可以感触到冰冷的目光。

    车上的暖气缓解了外面的冷意,蔓宁宁坐上车后,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然,心一直猛烈的跳着。

    刚才...她以为他会说出他们之间的事情。

    还好,还好...

    不知不觉,总有点心虚。纵然,他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但是,谁能够保证他们之间是清白的呢?

    而且,她在意的是俊云的想法?

    依据他们刚才的话,似乎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乐观。

    不过,只要他不说,一切都行。

    车子行驶在马路上,风景一一从眼里谅过,刑远蜜醉意迷蒙的说着什么,一会儿笑着,一会儿轻轻的哭泣。

    蔓宁宁微蹙着眉,从后座上凝向俊云的侧脸,美丽至极,“俊云,我晚上不打算回家了,刑远蜜这个样子我不放心。到时候,你把蔓雪送送回家吧!”

    蔓雪下意识的看向蔓宁宁,问道:“宁宁姐,你不回家了吗?”

    “到时候你俊云哥哥会送你回去的,放心吧。”

    俊云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晚上你别太累,如果有什么事情你第一时间打给我。”

    “恩。”蔓宁宁点了点头,“你就在前面那个路口停一下车子吧,刑远蜜租的房子就在这个小区里。”

    车子缓缓停下,蔓宁宁拍了拍刑远蜜的脸,轻声叫唤:“刑远蜜,醒醒,到家了。先醒醒。”

    “到家了?”刑远蜜迷蒙的睁开眼睛,嘴巴动了几下,手抓了抓头发,轻蹙着眉,抱怨道:“你骗人,我还要睡觉。”

    “别睡了。”蔓宁宁搀扶着刑远蜜的手臂,下着她小心翼翼的下车。

    外面的空气很冷,一下子将她的醉意吹散了几分,俊云摇下车窗,探出头,“不要太累了,记得早点睡觉。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俊云做着打电话的手势,蔓宁宁笑着转眸,“我知道,你早点把蔓雪送回去吧。小心开车。”

    刑远蜜也摆了摆手,“放心吧,你老婆在我家里,很安全的。”

    俊云浅浅的一笑,笑容极度的优雅。

    车子离去后,刑远蜜打着哈哈,“走吧,我们上去吧。”

    ......

    车里淡淡的流淌着一股暖意,却沉沦在寂静当中。

    蔓雪看着外面的路灯,手指不安的搅动,余角盛满的是美丽优雅的侧面,挥洒着盈光。

    “俊云哥哥...”

    她突然开口喊道。

    俊云轻轻的应了一声,“怎么了?”

    “那个,要不在前面的路口停车吧。到时候我自己走走进去就可以了。”

    这一带是刚刚建起的新别墅区,设施还未彻底的完善。而且,灯光忽明忽暗,时有一些尼龙袋随风吹过。

    俊云将车子停在路边,灯光幽幽的远远照亮,他转眸看向蔓雪,“里面太暗,不如我送你进去吧。”

    “不用了。”蔓雪摆了摆手。

    这一条路她的确很少走,别墅区里虽有他们家装修过的一套的房子,可她并不是住在这里。

    而今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把自己送到这里。

    一个人走进去她纯属是自己吓自己,最主要的是她感觉他会送自己进去。

    车门被打开,一股风冷冷的灌了进来。

    蔓雪抬头看着灯光下那一张俊彦的脸孔,在学校的时候他们无数次擦肩而过,每一次她都感觉他是一个遥不可及的男人。

    那么飘逸,那么高贵,那么优雅,那么美丽,那么完美。

    一切都太过完美,每当同学凑进去跟他开玩笑的时候,她经常站在比较远的地方,看着他的笑容,很温柔。

    那笑容她一直都不敢奢望,那是不属于自己,她并不想去握住。

    可是,今晚她很想拥有他的笑容。

    下车的时候,俊云优雅的关上车门。

    别墅区的路面还有点坑坑洼洼,并不完善,蔓雪看了一眼还有点漫长的路,“俊云哥哥,我自己进去吧。你能够送我到这里,已经很好了。”

    俊云一手握拳凑在唇边,咳了一声,“既然你都认我当哥哥,那哥哥送妹妹回去,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蔓雪抿唇浅笑,“恩,那麻烦俊云哥哥了。”

    一路进去,只有风在耳边划过的声音,除此之外,一片的寂静,偶尔会有狗的叫声。

    蔓雪的手紧紧的握着包,心里紧张的扑通扑通的乱跳。

    似乎,从来都不曾想到他会离自己那么近,那么的近。而且,走在他的身边可以闻到淡淡的香味,那是属于他的香味。

    突然之间她感觉幸福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就好比是此时此刻,他静静的陪着自己走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

    “前面那一间就是我的家了。”蔓雪的声音在风中柔婉,动人。

    俊云凝了她一眼,“恩,那我就送你到这里。”

    蔓雪点了点头,正想说什么,人突然微微摇晃,脸色惨白,俊云一看,连忙搀扶上她,“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美丽的脸孔轻轻蹙起了眉,无力的看向俊云,声音更是无力,“俊云哥哥...我...”

    她的一只手颤抖的按上自己的胸口,整个人无力的靠在俊云的身上,“我的心...心脏...好疼。”

    俊云心里也是一惊,“那我打救护车,你先忍一忍。”

    “不用,家里有药。”她一口气将话说完,脸色已经苍白,尤其是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没有任何的血色。

    她颤抖着手翻着包里的钥匙,递给俊云。

    俊云接过钥匙,立马打横抱起她,往她家里跑去。蔓雪依偎在他的怀里,清澈美丽的大眼闪过一丝不明的笑意,一只手掌间是指尖抠过的痕迹,残留着疼痛。

    灯随着门打开而亮了起来,这里一系列的几乎都是全自动。

    “蔓雪,药放在哪里?”声音急促,连呼吸都是急促,淡淡的扬落在她的脸上。

    “楼上。”

    蔓雪无力的应了一声,并抬手指了指其中的一间房间。

    房间装潢的比较古老,俊云没空细想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喜欢古老装潢的房间。此刻,他并不希望蔓雪发生什么事情。

    不然的话,他真的会愧疚一辈子。

    蔓雪被放下床的时候,她从抽屉里拿出一瓶白色的药罐,“俊云哥哥,麻烦你帮我倒一杯水吧。”

    她一边说的时候,一边已经旋转着白色药罐的盖子。

    当俊云从楼下拿水上来后,她喝了几口,放在傍边,声音苍然虚弱,“谢谢俊云哥哥,要不是你...”

    眼中泪水是真实的,她害怕突然之间会...

    俊云拍了拍她的肩膀,心里也一片混乱,“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蔓雪抬头看着俊云,“俊云哥哥,对不起。刚才害你担心了。不过,我这个病是属于先天性心脏病,我爸爸也有这样的病状,所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