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84:敌意
    蔓雪伸手接过,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直到第二杯,第三杯,喝的一口不剩。

    胡瑛腾拍了拍手,得意的凑到蔓宁宁的面前,笑道:“宁宁姐,我说的没错吧。三杯酒而已,对于蔓雪来讲根本就不成问题。”

    “不过,我突然才发现。你叫蔓宁宁,她叫蔓雪。居然一个姓,果真是缘分。”她乐呵呵的看向蔓宁宁,又看向蔓雪。

    “不过,长的不一样。如果长的差不多的话,兴许我会认为你们是姐妹,毕竟,姓蔓的真的很少见...”

    胡瑛腾从包里翻出一包烟,拿出打火机正打算点燃的时候,马誉一把夺过,往旁边一放,“我怎么跟你说的?不许抽烟。”

    “我虽然是答应你不抽烟,但是,我不抽烟就是难受啊。”胡瑛腾瘪了瘪嘴。

    门突然被推了开来,服务员端着盘子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招牌式的笑容,将盘子上的菜盘放在旋转玻璃上。

    每一道菜都是精致美味,虚无的从哪些菜上弥漫出一股淡淡的热气。

    “这些菜都是这里的招牌菜,想要去其他地方吃还真吃不到。”马誉夹了蟹肉放在胡瑛腾的碗里,训道:“以后给我戒烟,懂吗?”

    胡瑛腾耸了耸肩膀,无奈的扔出一句,“那如果我戒烟了,有什么好处吗?”

    “有,那就是我会考虑把你娶进家门。”马誉想也不想就直接吐出这样的话,胡瑛腾一怔,愣愣的看着马誉,眼中是惊讶,“你以为我缺少男人嘛?什么叫考虑?你能够追上姑奶奶我就是你马誉的福气。”

    俊云的唇边噙着一丝笑意,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筷子为蔓宁宁也夹了蟹肉,这种蟹肉跟平常的蟹肉差不多,但是,主要是做法。

    蟹肉是被炸过,金黄的颜色,吃在嘴里有点香辣,搀和着一丝丝的甜腻,味道很不错,可谓是吃了一口还想吃第二口。

    蔓雪喝了一口红酒,视线一直都在俊云的身上打转,尤其是看到俊云为蔓宁宁夹菜的时候,眼中是一片的黯然。

    “宁宁,你怎么也在这里?”刑远蜜正从外面经过,无意的一瞥,总感觉好像面熟,仔细一看还真是蔓宁宁。

    蔓宁宁一看见是刑远蜜,放下筷子站起身,笑着问道:“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别提了,还不是我老爸知道我已经回国的事情。今天,下班的时候正巧被他给逮到。他跟我说晚上有很重要的客户要吃饭,让我一起过来。我现在看我老爸正和那个客户谈的乐呵,我就偷偷地溜出来了。”

    刑远蜜耸了耸肩膀,很无奈的样子。

    蔓宁宁怎么会不懂呢?

    刑远蜜看向桌上在座的人,伸手对俊云打了一下招呼,目光正好落在胡瑛腾的身上,突然想起今天中午的一幕。

    “宁宁,我问你。那个坐在你隔壁的那个女人是谁?”刑远蜜拉着蔓宁宁走到了门口处,轻声问道。

    “她是俊云兄弟的女朋友,怎么了?看你说话怎么神神秘秘的啊?”

    这个刑远蜜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谨慎了?

    刑远蜜拍了拍胸口,“那我就放心了。”

    “什么放心?”

    她现在的话,怎么那么莫名其妙?蔓宁宁被她搞得一头雾水。

    “我们今天去吃饭的时候,我看见俊云跟一个女人有说有笑。而且,那个女人正是坐在你隔壁的那个,我本来一直在纠结要不要告诉你,又担心你...”

    “担心我伤心?”蔓宁宁接过她的话,“放心吧,哪怕真的是这样。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样脆弱。而且,胡瑛腾是一个很不错,性格又很大大咧咧的女孩。”

    刑远蜜点了点头,“看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对了,你既然要走,不如在这里一起在吃点吧?我想你也应该没怎么吃过吧?”

    刑远蜜的性格,蔓宁宁太了解了。

    他爸爸每一次请客户吃饭,只要她陪同的时候,没有一顿是吃饱了回来。

    她们认识那么多年,这一点还是非常清楚。

    “不了吧。”刑远蜜瞧了瞧里面,有些不好意思。

    “我这里你就别客气了。”蔓宁宁拉起刑远蜜的手,往里面走去,服务员见状,主动拿了一把椅子过来,正好夹离了俊云跟蔓宁宁的位子。

    “宁宁姐,这一位是?”胡瑛腾站起身,看向刑远蜜。

    蔓宁宁拉着她来到位子上,介绍道:“她叫刑远蜜,是我的蜜友。这位是胡瑛腾坐在她隔壁的是马誉,他们俩是一对。这一位是...蔓雪。而这一位我不用介绍了吧。”

    蔓宁宁指的自然是俊云,他们的关系刑远蜜一直都是知晓。

    “你好。”蔓雪礼貌的向刑远蜜打了一声招呼。

    刑远蜜的性格本来就属于大大咧咧的,一下子就跟这一桌子的人打上了交道,喝酒灌酒也是样样都来。

    自然,刑远蜜也不肯放过俊云。他白皙的脸早已经红透,不过看起来更加的魅影,喝酒的时候时不时的看向蔓宁宁,投去无奈的眼神。

    毕竟,难得闹一次。没有人会阻止这样兴趣浓浓的时候。

    “俊云,我刚才看到你偷偷的将小半杯倒了出去。这可不行,你自罚一杯吧。”刑远蜜眼尖,早就看到了那小小的举动。

    马誉打着嗝,手指点了点俊云,“对,一定要罚一杯才...才对。”

    蔓宁宁的酒量一直都不行,今晚也不过才喝了两杯,之后一直看着他们猛灌酒。不过,心里比较担心俊云。,他的酒量也并不是很好。

    正打算去拉刑远蜜的手,劝她别玩了。没想到俊云微微摇晃着身子站了起来,语气淡柔,他的唇里噙着一丝的笑意。

    “好,我喝。刚才我的确把小半杯的酒倒了出去,我理应要罚。不过,请容我先歇歇。”

    他从座位上离开,走了出去。

    蔓宁宁看着他微晃的身影,心里有些担心,正打算起身去看一看,不料,刑远蜜拉住了她,嘿嘿一笑,“你...你不许走。”

    “对,你不许走。”胡瑛腾也乐呵呵的笑了笑。

    蔓雪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笑着站起身,说道:“宁宁姐,要不我去看看吧。”

    ......

    走到门口,蔓雪正看见俊云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她跟上前,来到洗手间,黑暗的瓷砖,明亮的灯光,洗手间的正中是一面超级大的镜子。

    蔓雪站在镜子前愣愣的盯着自己,脸色通红,看起来模样有些可爱,长发披肩,寸着一身白色的裙子让整个人都带着一种雪的清澈。

    “你怎么也过来了。”低沉好听的声音淡淡的从身后响起,蔓雪才看见镜子后面站了一个人。

    她腼腆一笑,转过身,凝着黑暗和明亮混合在一起散发出来的光芒,“宁宁姐担心你,所以,我就代替她过来看看你。”

    “你...你还好吧。”蔓雪的声音轻柔,怯怯的盯着俊云。

    俊云轻笑了一声,“我没事,你放心吧。”

    他美丽的脸上也有点红,映着那灯光看起来呈现一瞬的迷离,蔓雪点了点头。

    “那个...我以后能不能叫你俊云哥哥?”

    她突然开口说道。

    “可以啊。”俊云想都没有想,就一口答应。

    对于这样可爱的女孩,他特挺想把她当成妹妹看待。

    蔓雪的手心有点发烫,听着俊云爽朗的答应,心里一怔,欢快的一笑,“恩恩,那我以后就叫俊云哥哥了。”

    俊云的眼中划过淡淡的温和,“我们先过去吧,免得他们担心。”

    走进包厢的时候,蔓雪第一眼就是看向蔓宁宁,脸上腼腆,“宁宁姐,我刚才认俊云哥哥为哥哥了。你不介意吧?”

    清澈的眸子里荡着渴望,蔓宁宁轻摇了摇头,笑道:“怎么会介意呢?有你这样可爱的妹妹,我也很喜欢。”

    这是实话,自从蔓雪进来包厢之后,蔓宁宁发现她的腼腆,还有可爱。

    蔓雪点了点头,“宁宁姐,我也很喜欢你。”

    “哎呀,别总是说喜欢不喜欢的话了。再...再来喝。”刑远蜜打着嗝,站起身,手里拿着杯子,身子摇晃杯中的酒也跟随着晃动,溅了出来。

    “你啊,别再喝了。”蔓宁宁一把夺过她的酒,“你看看你这个样子,都已经喝的一塌糊涂了,还要喝。”

    “我...我喜欢。”她的手指指着自己,话语开始含糊,眼神带着几丝迷离。

    “不行,我得送你回去。你这个样子我真的是后怕...”

    蔓宁宁知道每当刑远蜜喝醉的时候,会习惯性的发酒疯,骂人也算是轻的了,一般都是暴力。

    所以,蔓宁宁想趁她还完全没有醉的情况下,带她离开。

    不然的话,后果真的不敢设想。

    蔓宁宁拿起她的包,看了看已经快要趴在桌上睡去的胡瑛腾,视线落向马誉,说道:“马誉,胡瑛腾都喝成这个样子了。你到时候早点送她回去吧,到时候车子开的慢一点。我和俊云先送她回去,再见。”

    俊云穿上外套,走出去的时候,蔓雪拉了拉他的衣角,俊云微侧了眸,只听她说道:“俊云哥哥,我送送你们吧。”

    “晚上,你也喝了不少的酒。不如你跟我们一起走吧,到时候我顺便送你回去。”俊云温和的一笑。

    “这...”蔓雪犹豫了一下。

    蔓宁宁搀扶着胡瑛腾,走过来:“俊云说的没错,蔓雪,你晚上喝了那么多酒,一个人回去的话,我们也不放心。反正,我们要送刑远蜜回去,送一个也是送,送两个还是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