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83:海鲜
    刑远蜜听到之后,心里一凛,举起另外一只手捂着唇,瞧了瞧蔓宁宁的脸色。认识那么多年,蔓宁宁最忌讳的就是提起她的妈妈。

    刑远蜜怎么也不会想到,蔓宁宁会...

    “对不起啊,宁宁。我...”

    “没事。”蔓宁宁的唇淡淡牵起,心里却早已经莫名的苦涩,涌上一种难以言说的酸楚。

    也许,那一份酸楚正是刚才下意识的叫唤吧。

    刑远蜜悄悄的吐了吐舌头,经过一家高级的咖啡厅的时候,余角目光正好淡淡的一瞥,透明玻璃窗边坐着一对年轻男女,看上去有笑有笑。

    当经过的时候,刑远蜜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因为,那个男人正是蔓宁宁的男友---俊云。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偷偷地为蔓宁宁感到伤心,希望刚才的一幕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

    当吃完中饭,回到公司的时候,又是一场忙碌的拍摄。

    直到电话响起,才发现外面的路灯都已经盏盏亮了起来。

    “喂,宁宁。你是不是还没有下班?”俊云的声音从电话彼端传来。

    蔓宁宁应了一声,走到窗户边,说道:“我大概半个小时应该可以完工了。”

    “那我来接你吧?晚上一起吃个饭,马誉跟他的女朋友胡瑛腾也在。”

    蔓宁宁想起那个可爱的女孩,轻笑了一声:“恩,好的。不过,我目前在拍摄区,你能找到吗?”

    “可以。”俊云温柔的说道。

    当拍摄结束之后,蔓宁宁拿着包正走到门口的时候,俊云已经早早在门外等候,看见蔓宁宁出来的时候,脸上洋溢着无尽的温柔。

    “你什么时候到的?”蔓宁宁走上前,轻轻的踮起脚尖,伸出手从俊云的肩膀上捏起一根黑发,轻轻一吹,扬落在地上。

    俊云看着她的举动,脸色的神态是淡淡的宠溺,握住蔓宁宁的手,放在唇边哈了一口,说道:“天气开始冷了,你应该多穿衣服才是。你看你的手都冻的那么冷。”

    蔓宁宁凝着他漆黑的眸光,此刻的路灯泛着淡淡的光芒,映着他的瞳孔,看起来更加的温柔。

    “我们先过去吧,我把车子停在对面。”俊云温柔的向蔓宁宁说道,拉着她的手走在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在眼前呼啸而过。

    下意识,蔓宁宁微微转眸看向上次被撞的方向。

    随着转眸,心里划过黯然的疼痛。

    走过马路之后,俊云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里面流淌着暖暖的气息,很舒服,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今天中午,我跟马誉他们一起在你们公司附近吃饭。本来,马誉想让我叫你一声。不过,我知道你上几天没有上班。今天一旦上班的话,事情肯定很多。”

    车子不疾不徐的开着,俊云一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抓着蔓宁宁的手,指腹摩擦着她的手心,有点凉凉。

    蔓宁宁凝了一眼他握着自己的手,抬头看向俊云,脸上忽明忽暗的划过投影进来的路灯光芒,“我之前以为他们去了新加坡,没想到已经回来了。”

    “不是,他们没有去新加坡。上段时间我在英国的时候,遇上过他们。胡瑛腾正好在英国探望同学。”

    “探望同学?”蔓宁宁轻轻的呢喃了一句,抿了抿淡淡的笑了笑,问道:“俊云,有时候我经常会想。当你去英国的三年期间我为什么一直没有勇气去看你,明明心里很想很想你。”

    唇边是一缕淡淡的苦涩,蔓宁宁的视线看向车窗外,来来往往过路的车子形形色色的在眼前展过,手心突然被紧握了一下,蔓宁宁转眸凝去,“俊云,你会不会怪我?”

    他们之间的爱情有足足的三年之多,但是,真正的拥有真的太少太少。蔓宁宁也无法理清为什么当初没有勇气去见他?

    害怕的是爱情的变故?

    或者,更担心的是他跟别人的...亲密。

    不是她不相信俊云对爱情的坚定,而是,是是非非看的多了,自然而然就会有这样的一种错觉的存在。

    俊云听着她的话,微微一愣,唇角划过淡笑,看向蔓宁宁,“傻丫头,我怎么会舍得怪你?如果,一定要怪的话。我想我只能是怪自己的无能无力,只能怪为什么会听取我妈妈的意见去了英国。”

    “所以...”俊云微微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希望你不要怪我才是。”

    蔓宁宁轻轻的摇了摇头,“你的答应伯母的要求,纯粹是为了我们的爱情,我怎么会来怪你呢?”

    “既然如此,我们也别谁怪谁了。”俊云抬手,摸了摸蔓宁宁一头的秀发,脸上一片的柔和,“行了,如今只要我们好好在一起就足够。懂吗?”

    蔓宁宁点了点头。

    此刻,车子正缓缓停下。

    俊云凝眸一笑,微微凑上前,吻在蔓宁宁的额头上。

    “楼鱼阁”

    这是一家当地有名的海鲜之城,不仅味道不错,更主要的是服务态度也非常一流。而且,这里的装潢如东海龙宫一般,墙壁上流淌着人工制作的玻璃所夹起来的水雾跟水泡,隐隐的可以听见水的声音。

    更让人惊讶的是,走进去之后,踩的不是什么地砖或者是大理石。而是一层非常厚实的透明的水晶,下面游动的正是大鱼小鱼,虾兵蟹将,水草悠悠荡荡的漂浮。让人一进入这个地方,就好像是到了东海龙宫。

    蔓宁宁惊讶的看着四周,眼里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当俊云牵着着她的手走进一家包厢的时候,马誉正跟胡瑛腾说着什么,有说有笑,不亦可乎的样子。

    胡瑛腾眼尖,一看见蔓宁宁的时候,打起了招呼,“宁宁姐,好久不见,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胡瑛腾的嘴可真够甜的,不过才见过一面,就好像搞得认识n年了一般。

    蔓宁宁淡淡一笑:“你也是。”

    入座的时候,胡瑛腾特意起身,拉着蔓宁宁的手,说道:“宁宁姐,那么久不见。我们坐一起吧?这样的话,我们说话也方便不是。”

    蔓宁宁下意识的看向俊云,俊云正淡淡笑着盯着她,蔓宁宁看向胡瑛腾点了点头,入座在她的身侧。

    “宁宁姐,我告诉你啊。本来我们中午就想叫你一起吃饭的,就是俊云不肯,说你工作忙。没有办法,我挺想你的。所以,想邀请你一起吃个晚饭。”

    胡瑛腾轻轻的笑着,打了一个响指,服务员走了进来。

    “可以上菜了。”

    胡瑛腾对服务员说道,给人的感觉是一种中性的帅气,尤其是她身上穿着那种随意的牛仔外套,大大小小还有几个破洞,弄出几根流苏。

    “胡瑛腾,你不是说还邀请了一位吗?”马誉坐在胡瑛腾的旁边,玩味的一笑,看了看俊云,又将视线落在蔓宁宁的脸上,笑道:“宁宁,你看我家的胡瑛腾就记得你。刚才,她还邀请了她的一位同学,没想到你一来她就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蔓宁宁看着马誉,嫣然的笑了笑,“看你这么说,我是相当的荣幸了。”

    “那是自然。”

    马誉拿过已经被服务员打开的红酒,微微起身为她倒上一杯,猩红的液体在透明的杯子里慢慢的溢满。

    随后,又给俊云和胡瑛腾也一同倒上。

    马誉放下红酒瓶的时候,笑着看向蔓宁宁,“上次你的酒量我已经见识过了,不过,今晚你至少也要喝三杯。”

    说完,看向俊云,爽爽一笑,“俊云,让你家宁宁喝三杯你没有意见吧?”

    俊云斜睨了马誉一眼,看了看蔓宁宁,唇边挂着一缕浅笑,“三杯酒,我来代替她喝吧。”

    “俊云,你代替她喝的话,好没意思啊。”胡瑛腾的声音里有那么点不服气,正当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门被推了开来,走进一名可爱清纯的少女。

    她的身材并不是很高挑,穿着一身雪白干净的连衣裙,白皙的脸狭透着淡淡的红透,看起来如冰雪娃娃一般的可爱。

    “蔓雪。”胡瑛腾叫了一声,抬手摇晃了一下。

    蔓雪浅浅的一笑,看起来有些可爱腼腆,看了看包厢里在座的人,最后,将视线落在俊云的时候,微微一愣。

    不过是一瞬间,又将目光低垂了下来。

    “蔓雪,你就坐那里吧。”胡瑛腾指了指俊云身边的一个空位,并主动站起身拿起红酒瓶给她倒了一杯,咧嘴一笑:“蔓雪,老规矩。迟到的人必须要先喝上三杯,来吧。”

    迟到罚酒,的确是很正常。

    可是,这么一个柔软可爱的女孩让她喝个三杯,那不是打算直接就给她灌醉吗?

    “我看不如就先喝一杯吧,三杯的话我感觉真的太多了吧?而且,喝一杯的话,既当做罚酒,也可以暖暖身子。”

    蔓宁宁凝了一眼胡瑛腾兴奋的表情,又看了看坐在身边的俊云,正发现他看着自己,幽深的眸子里芒芒闪烁。

    而那幽幽柔光中,蔓宁宁清晰的可以看到瞳孔中的自己,心里一怔,立马看向别处。

    “宁宁姐,你不知道蔓雪的酒量。三杯红酒对于她来讲完全就是小意思,你不用担心的。”胡瑛腾端起一杯红酒递给蔓雪,轻佻了下巴,“蔓雪,老规矩,三杯,一杯不少。”

    蔓雪盯着胡瑛腾手中摇晃的猩红液体,余角偷偷地凝了一眼俊云,他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蔓宁宁的身上,心里涌上一股酸酸的感觉,应了一声,“没问题。”

    “那就喝吧。”胡瑛腾举了举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