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81:会议
    蔓宁宁将手里的包放在副驾驶座的时候,余角处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往她的方向走来。

    心里不知不觉弥漫一层苦涩。

    车子发动的时候,如太太在车窗敲了敲,蔓宁宁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车窗拉下,目光落在其他的地方,冷漠的问道:“如太太,你有什么事情吗?”

    “宁宁。”如太太微微探了进来,脸上淡淡一笑,“宁宁,这是妈妈给你织的毛衣。那么多年过去了,妈妈也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喜欢。但是,妈妈知道你最喜欢妈妈给你织的毛衣了。”

    蔓宁宁斜睨了一眼,心里涌上无言的心酸,语气依旧冷漠,“如太太,你能不能不要自作多情。我的妈妈在我爸爸死去之后,早就不存在了。而且,你说的什么毛衣,我根本就不需要。我现在要去上班了,没有那么多功夫说这个事情。”

    车门遥遥关上的时候,一件毛衣从如太太包装的袋子里滑了进来,掉在副驾驶座上,蔓宁宁瞟了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心里一狠,猛踩油门。

    一双清澈的眼睛淡淡的雾上晶莹透亮的水珠,后视镜上是越来越远的身影,渐渐地在视线中朦胧,直到车子转弯开出地下车库的时候,彻底的消失那一道身影。

    蔓宁宁的脑海中划过的是哭泣的自己,极力的拉着母亲的手腕,想求她留下来别走。可是,她的眼中盛满的不是不舍,而是厌恶。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妈妈居然掰开她的手指,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搂着妈妈的腰,冷冷的嘲笑。

    当初的决绝离开,为什么现在又要进入她的生活?

    当初的妈妈临走前的眼神,似乎还历历在目,好像那一切的事情发生在昨天一般。

    明明对自己说不许哭泣,为什么,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蔓宁宁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指腹上是一片湿润,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脑中留下的只是一场梦而已,仅仅是一场梦,而非事实。

    车子开车一品杂志公司停车场的时候,正看见刑远蜜焦急的东张西望,停下车的时候,立马跑上前来,微微喘气,“你怎么那么晚啊?楼上等着开会呢。”

    “开会?”蔓宁宁挑了挑眉。

    刑远蜜点了点头,“你就赶紧下车吧,大伙都等着你,就差你一人了。”

    “那么突然。”蔓宁宁连忙拿起包,下了车。

    关车的刹那,刑远蜜似乎看见了什么,笑道:“宁宁,你多大的人了?居然还穿毛线衣?还是那种...”

    “别说了。”蔓宁宁拉起刑远蜜的手,往电梯走去。

    走进电梯的时候,刑远蜜看了看蔓宁宁,挑眉问道:“昨晚,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温馨的lang漫啊?分享分享给我听听?”

    “得了吧,你就瞎热闹吧。”蔓宁宁笑着白了她一眼,“对了,今天怎么那么突然要开会了呢?”

    刑远蜜轻叹了一口气,“谁知道呢?反正,总经理说要开会,我们这些小虾小兵的当然是要做好心理准备,随时随地等待着总经理的叫唤了。”

    “呦,左一个总经理右一个总经理。那天我家吃饭怎么不见得你那么恭敬呢?”

    刑远蜜瘪了瘪嘴,“有吗?算是有那个时候我不是他的员工,自然随我说话。但是,一到公司就不一样了,我们就是上属跟下属的关系了。我再怎么地,也不能随心所欲。”

    “你能这样想就好了。”蔓宁宁看了看电梯显示的楼层,门正好缓缓打开。

    出去的时候,刑远蜜悄悄地拉住蔓宁宁的手,小声的说道:“我告诉你,你今天迟到的话,我看那个abigail和雯悠或许要针对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放心吧,我明白。”蔓宁宁淡淡一笑,走进办公室放好包,跟着刑远蜜一起去会议室。

    会议室的空气有点冷,当蔓宁宁和刑远蜜走进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望了过来,这样的场景可真是不太适应。

    雯杰迪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服,坐在总经理的位子上,一看见蔓宁宁的时候,轻轻的咳嗽了几声,低沉的说道:“既然来了,就坐那个位置吧。”

    蔓宁宁点了点头,沉默的跟刑远蜜坐在最后两个位子上。

    “雯总,蔓宁宁迟到,难道,你就不说点什么吗?你身为总经理应该要给其他的员工做个准备才是。而且,她的迟到还让我们在这里等了那么久的时间。我们都不是什么闲人,忙的晚上连加班都来不及呢。”

    果然,刑远蜜说的对,一进入这个地方立马就有轰炸机炸过来。

    abigail的声音并不是很响亮,语气里也是娇嫩嫩的调。但是,其他的员工都看在眼里,听在眼里。

    尤其是一个公司都会有一定的制度,罚钱是小事,多次迟到就要主动离职!

    雯杰迪一只手握着拳,凑在唇边轻轻的咳嗽了几声,“今天蔓宁宁迟到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而且,昨晚她已经给我打了电话声称请假。由于今天的会议全部人员都要到齐,我就立马给蔓宁宁打了电话,让她抱病也要上班。”

    他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一品杂志的规章制度从成立以来就已经存在,而且,在社会发展中也有不停的修改规章,为的就是人性化,合理化。如今,蔓宁宁抱病生病前来开会只能说明她对工作的一份责任心。”

    说完的时候,雯杰迪阳光般的眸子早已经被覆盖,似有非有的看了蔓宁宁一眼。

    蔓宁宁坐在最后面的位子,当那视线看向自己的时候,下意识的望去,却发现视线早已经落在其他的地方。

    请假,生病!

    蔓宁宁知道那只是雯杰迪为了维护自己的一些说辞,今天,她的确是迟到了。可从来都不敢想象他居然会帮自己说话。

    或者说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雯杰迪认真的样子,看起来还有那么点的严厉。

    abigail坐在第三个位子上,橘红色的长发在会议室崭亮的灯光下显得刺眼,她的目光从雯杰迪的脸上划过,狠狠的盯向蔓宁宁,“雯总,算是蔓宁宁已经请假了。那我只想说一品杂志的摄影师应该要换人才是,各位想想自从她进入一品杂志之后是不是三天两头的请假呢?如果,我们各个员工都是这样的话。那一品杂志不是乱糟糟了吗?”

    “abigail...”雯杰迪正想说什么,只听雯悠的声音淡淡的响起,“我认为abigail说的不错,员工跟员工之间其实最会看榜样了。尤其是刑远蜜...”

    刑远蜜一听自己的名字,整个人都震了一下,看向雯悠,她的目光也正好从蔓宁宁的脸上划过落在刑远蜜的脸上,心里冷笑:“你不用这么惊讶的盯着我看,自从你上班开始我问你,你有正常的按照公司规定的时间到达公司吗?没有?你来一品之后一直处于日日迟到的阶段。而且,你看看你认识的好友兼同学。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学你做榜样还是怎么回事,生病是三天两天的事情。”

    “够了。”雯杰迪低沉的说道。

    雯悠根本就不想搭理,继续说自己的:“还有...”

    “还有什么?”刑远蜜不屑的瞟了她一眼,真是什么人嘛。

    蔓宁宁低垂着眸,不可否认,自从上班之后她真的是三天两天就请假。纵然她们的话一直想针对自己,她也没有任何的话可以抵抗。

    因为,她确实在上班之后出现请假的事情。

    如今,她们的话题引到了刑远蜜的身上。如果说她从来都没有在一品杂志公司出现的话,是不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正犹豫着起身打算解释什么的时候,刑远蜜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看了看abigail和雯悠,淡然一笑:“没错,我是经常迟到,这一点我不可否认。但是,我想请问各位,每一天的工作任务你们可还满意?”

    刑远蜜的心早已经是怒火冲天了,语气也带着一点冲,“既然你们不说话,就是代表默认我的工作能力。不过,我的工作能力我一直很自信。我在一品杂志上班的这几个月大家想必也是有目共睹的事情。”

    她突然一笑,“我至少不会像abigail一样,上班的时间就打扮一个人,好像午夜徘徊之间想干吗去一样。哦,对了。我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abigail怎么说之前也是我们一品杂志未来的少奶奶,打扮的漂亮自然想让总经理回心转意,这一点我能明白。”

    “刑远蜜,你说话给我注意一点。”abigail站起身,手指着刑远蜜,狠狠的瞪着眼睛。

    “你们说够了没有?”雯杰迪轻蹙着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淡淡的扫过,“你们如果还没有说够的话,门就在那边,你们慢慢的说个够。”

    abigail脸上微尴,“我跟她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说罢,坐了下去。

    雯杰迪又轻轻的咳嗽了一声,说道:“今天我让大家都来,就是想跟大家说一个事情。再过三个星期就是圣诞了,这一次的圣诞不管是封面还是里面的画面我希望大家可以早点有所准备。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说错了无妨。”

    许是刚才的一番争吵的缘故,此刻,一片沉默。

    雯杰迪看向宁姐:“宁姐,你不妨先说一说。这一次的圣诞的封面和里面的画面该怎么样才可以显得跟以往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