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75:事实
    英国的雨连续下了几天,阴雨连连,仿佛心情都随之而波动。

    房间的光线淡淡的映着柔和的侧脸,俊云端着杯子,凝着那无边无际的阴云,雨轻轻的打在窗上,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节奏,好像敲着心里的某一处。

    高跟鞋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俊云斜睨了一眼,目光又落向外面,优雅的端着杯子凑在唇边,轻轻的喝了一口。

    “刚才,你为什么不在电话中告诉她事实呢?”潘琴走过来,这一次她没有从身后拥住他,而是站在他的身边,凝了一眼那柔薄的轮廓。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有什么好?都这样去了杨少的别墅,你居然还能够容忍?说不定他们之间早已经发生了什么事情。”潘琴甩了甩波lang的长发,今天的她没有涂抹浓妆,而是一种清新自然的美丽。

    不可否认,她的确很美,带着一种高贵的气息。

    如果不是她在三年前告知俊云的母亲,俊云跟一个女人在一起的话。他就不用受到母亲的威胁而来英国三年。

    他们认识整整也有十年,至少三年前,俊云一直都把她当成很好的朋友。

    但是,时间改变了太多。

    俊云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那件事情,谢谢你。但是,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不要随便的污蔑宁宁。”

    其实,上几天蔓宁宁所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知道。本来,他打算连夜做私人飞机回去。

    最后潘琴打给了苏菲娜,她们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同学,也是好朋友。

    她知道苏菲娜跟杨少的关系,所以,只要苏菲娜去了杨少的别墅,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

    俊云知道蔓宁宁关机不仅仅是害怕他担心,同时也害怕他会误解。所以,他就当做不知道。但心里早已经担心的要命。

    潘琴后退几步,直接倒在床上,长发铺盖在床榻边,如一张美人图。

    她淡淡笑了笑:“爱情真是让人着魔,我为了你,你为了她?不过,你放心吧,这一件事情我不会说出去。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试着喜欢我。”

    俊云转身,看着她诱人的身材,美丽的脸蛋。如果,此刻站在这里的是别的男人,兴许早已经扑了上去。

    试问有那个男人可以无视这样的诱*惑?

    他只是淡笑,玩转着手中的杯子,“感情的事情不是说能试就试,就好比我希望你可以将我放下一样。潘琴,你为什么放着那么多的好男人不要,偏偏喜欢我?你知道我跟你不会有未来。”

    “是嘛!”潘琴坐起身,仰着下巴,妩媚一笑,“那就拭目以待吧。”

    说罢,她起身,往外面走去,随后,是关门的声音。

    俊云无奈的一笑,转身,又望向芒芒的雨丝,丝丝不断。

    当蔓宁宁再次醒来的时候,天空明媚,光线从窗帘细缝中射了进来。

    她下意识的伸了伸懒腰,空气有点凉,忍不住的抖了一下,双手放进被窝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蔓宁宁翻身瞧去,显示的是---雯杰迪。

    接起电话的时候,雯杰迪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啧啧,终于接电话了。宁宁,你这几天是怎么了?听说你生病了,还好吧?”

    “没事,我只是扭伤了脚而已。”

    “什么?扭伤了脚?严重吗?我上几天就想着来看你。”

    “我现在已经没事了。真是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蔓宁宁谢道。

    雯杰迪轻叹了一声,“那你在多继续休息几天吧。”

    “不用了,我今天就能上班。”

    “你不用勉强...”

    “谢谢,我今天就会到公司上班的。”蔓宁宁打断他的话,今天还不上班,那真的是过意不去了。

    “那好吧,到时候公司见了。”雯杰迪淡淡说道。

    挂下的时候,蔓宁宁又钻进了被窝,没想到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接起的刹那,一声大叫:“蔓宁宁,你这几天干嘛去了,你这个死丫头。”

    刑远蜜的声音让蔓宁宁立马将手机拉开距离,随后,听见电话那端再次响起:“你这个死丫头,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蔓宁宁轻轻一笑,心如吃了蜜一般的甜,“对不起啊,刑远蜜。我上几天扭伤了脚,忘记给你打电话了,真是对不起啊。”

    “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吗?不行,我的心灵已经受到了最大的伤害,你要赔偿啊,大大的赔偿。”

    显然,刑远蜜这一次真的生气了。

    蔓宁宁对着手机吐了吐舌头,也知道这一次将手机设置关机状态,对那些关心自己的人有多担心,心里也是真的过意不去。

    “刑远蜜,对不起啊。这一次是我的错,今天我会到公司来上班,到时候要打要骂一切随你。”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没有逼你哦。”刑远蜜说道。

    蔓宁宁应了一声,说道:“我知道,这一次毕竟是我的错,让你担心了。”

    “好,那我在公司等你。”

    挂下电话后,蔓宁宁已经毫无睡意,看了看手表,才7点。

    算了,想了想还是早点起床吧。

    刷牙洗脸之后,蔓宁宁走到窗边,望了望来来往往的车辆,习惯性的抬手,又顺势在玻璃窗上哈了一下,写上“加油”

    字体依旧,带着几丝凌乱。

    赶往公司的路上,车里静静的唱着那一首《樱花爱》大树下,我充满期待。

    樱花开,你还来不来。

    花飘落,你切断下落。

    每一天,重温旧誓言。

    爱就像,樱花开,忘情开。

    樱花为你飘散。

    真心打不败,就因为爱。

    樱花为你,而爱。

    爱就像,樱花开忘情开。

    樱花为你飘散。

    真心打不败,就因为爱。

    樱花为你而,爱。

    .......

    美妙的旋律在车里流淌,蔓宁宁轻轻的哼着,感受着那樱花之美,忘情开,只是为了那一份唯美的爱。

    有时候的爱情,真的如一首淡淡的歌。

    寂静中透着美好!

    车子开到停车场的时候,刑远蜜正等在停车场的不远处,一看到蔓宁宁下车立马的挥手叫道:“宁宁...”

    蔓宁宁望去,轻轻一笑,走了过去,“你怎么那么早啊?平时都看你是迟到的,今天...不会特意是在等我吧?”

    刑远蜜挑了挑眉,拍了拍蔓宁宁的肩膀,“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感动?感动是肯定的。”,蔓宁宁看着刑远蜜,笑道:“不过,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才好呢?”

    “这个简单,请我吃顿饭。”刑远蜜走在前面,正往电梯处走去,转眸看了一眼蔓宁宁,“要不什么时候让我再尝尝你的手艺?”

    “没问题.”蔓宁宁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当两个人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总以为她们会是最早的,没想到宁姐早已经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忙碌。

    “宁姐,你怎么那么早啊。”刑远蜜经过宁姐的办公桌时,嘿嘿一笑,也许有点怪不好意思的,上了好几个月的班,几乎天天迟到。

    今天,想必也是上班以来最早的一天。

    宁姐推了推眼镜,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刑远蜜,“难得看到你那么早来公司。”说完,视线又落在蔓宁宁的身上,“听说你上几天生病了,现在好点了吧。”

    蔓宁宁正放下包,听见宁姐问自己,抬头看去,笑了笑:“谢谢宁姐关心,已经好了。”

    宁姐点了点头,“那就好。”

    刑远蜜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一盒饼干,递给蔓宁宁,“你应该还没有吃过早饭吧,给你。”

    蔓宁宁看了一眼,也不拒绝,伸手接过,“谢谢了。”

    “客气什么?”刑远蜜轻轻一笑,“对了,你老实告诉我。上几天你到底去了哪里?”

    那声调带着一丝神秘,凑着说道。

    蔓宁宁心里一惊,看着刑远蜜,那张漂亮的脸蛋呈现着好奇,“你怎么突然那么问呢?我不是说了吗?我生病了。”

    “恩,那就好。”刑远蜜点了点头。

    蔓宁宁被搞得莫名其妙,嫣然淡笑:“你赶快回自己位子上忙去吧,晚上,我请你去我家吃饭,怎么样?我亲手给你做,感谢你对我的关心。”

    “这可是你说的哦?”刑远蜜挑了挑眉。

    “放心吧,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蔓宁宁拿起桌上的茶杯,走到饮水机面前,看着热水咕噜咕噜的灌入茶杯,腾起一层淡淡的雾气。

    走到办公桌前的时候,苏拉和夏霜正嬉笑着走了进来,看见蔓宁宁的时候,打了一声招呼。

    蔓宁宁礼貌的回着笑容。

    电脑开启的时候,屏幕上显示的文件夹都是未处理过的照片,没想到几天不来已经积压了那么多的事情。

    蔓宁宁喝了一口茶,润顺着喉咙,开始忙碌。

    “呦,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abigail打扮的花枝招展,一看见蔓宁宁的时候,眼中盛满了不屑。

    蔓宁宁顺着声音看去,淡然一笑,“abigail每天都坚持来上班,我自然也要向你学习才是。”

    办公室的人没有几个不知道她曾经是雯杰迪的女友,而且,雯杰迪意图想让abigail去子公司上班,abigail一直不同意,才继续留在这里。

    蔓宁宁的话,言下之意就是这个意思。

    abigail怎么会听不懂呢?

    “学习?那真是不敢当,反而我要向你学习才是。真不知道你用什么狐媚的方式勾住了雯杰迪,想必你的床上肯定一定了得吧?”

    她媚笑了一声,橘红色的长发映着外面的光线看起来有些妖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