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74:回家
    当苏菲娜坐上车,关上车门的时候,对着蔓宁宁轻轻一笑,“我们不如先去吃点午餐吧?下午就打算逛街?”

    蔓宁宁不好意思的看向苏菲娜,轻声说道:“苏菲娜小姐,对不起。我现在有点不舒服,能不能先送我回家?”

    “不舒服?”苏菲娜轻蹙了眉,关心的问道:“怎么会这样呢?要不要上医院看看呢?”

    蔓宁宁摇了摇头,“不用,我只想回家睡一觉就好。”

    “真的可以吗?”苏菲娜反问。

    “放心吧,真的没事。”蔓宁宁淡淡一笑。

    苏菲娜对着司机说道:“开车吧,先把蔓宁宁小姐送回去吧。”

    车子缓缓开启,茂密的树叶从上面晃过。

    杨少站在蔓宁宁睡过的房间,望着窗口,蓝眸映着淡然的光线而变得冷戾而寒冷。

    蔓宁宁看着车窗外忽闪而过的梅花树,下意识的看向苏菲娜,透明的肌肤,长长微卷的睫毛,娃娃般的容颜,脑海间突然想起杨少。

    真不明白他明明有如此可爱的未婚妻,为什么还...

    “苏菲娜小姐,谢谢你。”蔓宁宁由衷的感谢,如果不是她的突然出现,她无法想象此刻是不是已经在他的胯下。

    苏菲娜愣了一下,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谢我?还有,以后你别叫我苏菲娜小姐,就直接叫我苏菲娜吧。”

    “好啊,那你以后也别叫我蔓宁宁小姐,直接就叫蔓宁宁,或者宁宁都是可以。”蔓宁宁轻轻笑着,杨氏别墅区离她的小区并不是很远,车子停下来的时候,蔓宁宁邀请苏菲娜上去坐一坐。苏菲娜轻摇了头,“以后有空我就会来看你,你好好休息吧。”

    “那好,有机会我请你吃饭。”蔓宁宁拿起挎包,淡笑了一声,打开车门的时候,苏菲娜突然叫道。

    蔓宁宁愣了一下,挑眉看向苏菲娜,只见苏菲娜露着可爱的笑容,说道:“没什么,记得要好好休息,再见。”

    “恩。”

    蔓宁宁点了点头,关上车门,看向熟悉的高层。

    拿着包,走了进去。

    当蔓宁宁拿出钥匙开门进去的时候,愣了一下,站在门边看着那道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弯着腰擦着地板。

    许是感觉到来人,弯腰的身影渐渐的抬起头,颇有些尴尬的盯着蔓宁宁,随后,拿着抹布慢慢的起身,不自然的笑了笑:“宁宁,你回来啦?”

    蔓宁宁低垂了眸,舌尖是一片苦涩,“以后,你不要在来了。”

    她径直走到沙发处,扔下包,头都不抬,淡淡说道:“还有,麻烦你不要趁我上班的时候,来我家帮我打扫,我受不起。”

    “宁宁。”声音中有点苍老,盯着蔓宁宁,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蔓宁宁轻叹了一口气,看向站在茶几边的中年妇女,虽然,早已经有了沧桑的年纪,却包养甚好,看的出这些年确实过的不错。

    可那又怎么样呢?

    当她在艰难,最痛苦的时候,她在哪里呢?

    想必正是她享福快乐的时候吧?

    那个时候为什么不想想她还有个女儿?为什么不想想她的女儿正在干吗?

    黑暗中的哭泣早已经习惯,如今能够独立生活的时候。

    她为什么偏偏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我想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我希望你以后都不要自作主张的来我家,拜托了。”那声音是淡漠,疏离。

    “宁宁。”她微微蹙了眉,似乎想解释什么,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蔓宁宁,轻声说道:“宁宁,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你还不想原谅我吗?”

    原谅?

    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雾气淡然,“如太太,你说这样的话何必呢?当您无情的离开那一刻开始,我们真的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当然,也包括未来。我想你心里应该明白这一点,而且,你现在是有家庭的人。不要因为我这个外人而让你难堪。”

    “我知道,一直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那么忍心的扔下你一个人不管,可妈妈真的是迫于无奈...”

    “迫于无奈?”蔓宁宁冷哼了一声,“如太太,什么叫迫于无奈?当初你要走的时候,难道有人放了刀在你脖子上吗?还是说你是为了保护我?”

    “我...”她欲言又止,那种盛着深情,“宁宁,是不是我如今说什么你都不会原谅我?”

    蔓宁宁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这几天她真的很累了。

    她真的没有这个力气继续说什么。

    “不管怎么样?我们只能成为陌生人。”蔓宁宁说完之后,转身走进房间,顺势将门关上。

    如太太看着那紧闭的门,心里一阵的失落。

    蔓宁宁走进房间后,立马往自己的床上扑去,闻着属于自己的香味。

    很累了。

    她真的感觉很累。

    窗外还残留着淡淡的光线,映着她的脸,双眼颤抖着闭上,脑海中一片空白。

    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醒来的时候,外面是璀璨的灯光,她揉着太阳穴,看了看时间,才晚上11点。

    没想到一睡就是大半天,蔓宁宁感觉有点渴,起身下了床,打开房门的时候早已经不见如太太的身影。

    桌上,放着几道丰富的菜。

    那都是蔓宁宁最喜欢的宫保鸡丁,红烧鸡翅,番茄骨头煲的汤。

    蔓宁宁走过去,拿起桌上的纸条,写着:“饭还在电饭锅里面,醒来的时候,记得一定要吃。”

    熟悉的字迹真的很多年不见,心里涌上一阵阵的苦涩。

    如果,当年爸爸没有死。那么,她会不会很幸福呢?

    这样的问题想过太多次,可每一次都没有答应,这一生也不会有任何的答案。

    时间不会倒流,悲剧发生的刹那,只是黑暗!

    蔓宁宁将手中的纸条柔成了一团,扔进了纸篓里,包还随意的放在沙发上,突然想起了什么。蔓宁宁走过去,翻开包,拿出手机。

    那天之后,她就一直将手机陷入关机状态。

    当指腹按下键盘的时候,是手机无法控制的颤抖,无数条的信息,无数条的电话留言,无数条的威信。

    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但真的不想让俊云为她担心。

    突然,熟悉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来电显示----love俊云。

    蔓宁宁深吸了一口气,接起电话的时候,是俊云担心的态语,“宁宁,是你吗?宁宁,你这几天到底去哪里了?电话也不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俊云...”蔓宁宁打断,捏着手机,眼神闪烁了一下:“对不起,俊云。”

    “傻丫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几天都不开机呢?你知不知道真的吓死我了。”那声音有点颤抖,温柔中带着几丝怒气。

    的确,这几天他打了无数了电话,发了无数条信息,包括,威信---明明知道她很少上,也不免留言了很多。

    如果不是英国这边的事态严重,他早就赶回来了。

    自从,拨打蔓宁宁的手机一直陷入关机状态后。他真的没有睡过安稳的觉,害怕担心她出什么事情。

    也许,那一刻他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带着宁宁一起来英国?

    或者说应该陪在她的身边。

    “俊云,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不过,我没事情。你放心吧。”蔓宁宁浮现一丝笑容,轻声说道。

    然而,眼中已有薄薄的雾水。

    她不知道是俊云对自己的担心而感动?还是.....桌上那熟悉的味道?

    “宁宁,你现在在哪里?”俊云问道。

    “我在家里,你放心吧。”

    “为什么上几天不开机呢?傻丫头?”温柔中搀和着小小的埋怨。

    蔓宁宁抬起手,轻轻的擦了一下流淌下来的泪水,“你也知道我换了工作,需要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我忙碌着忘记开机了。”

    “对不起,俊云。让你担心了。”

    “你现在没事就好。”俊云似乎松了一口气,“从现在开始,你要给我24小时都开机,你懂吗?”

    “恩。”蔓宁宁宁轻声应道,“放心吧,从现在开始我24小时开机,你随打随接,绝不让你担心。”

    俊云的笑声从彼端传来,“后天,我就回来了。这一次我真的要好好惩罚你一下,害的我这几天一直都吃不好,睡不好。”

    “看来这一次我真的是大错特错了,害的俊云都吃不好,睡不好。既然如此,等你这一次回来我就乖乖受罚吧!”

    “你有自知之明就好。”俊云听着蔓宁宁的语调,声音变得柔和,淡淡一笑:“记住,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要太累。不然,我一定找雯杰迪算账。”

    蔓宁宁一听,心里有点慌乱,立马笑道:“放心吧,这几天我不会那么忙了。你不是后天回来吗?那我就在家等你回来,顺便给你做一顿好吃的,怎么样?”

    “这还差不多。”俊云淡淡笑了一声,“早点睡觉吧,你们应该是半夜了吧。”

    “恩,那好。我们就后天见。”蔓宁宁挂下电话的时候,心虚的按着胸口,心跳狂乱。甚至,还有点愧疚。

    其实,她真的不想骗俊云。

    但是,她不希望他有任何的误会。

    还好她也回来了,一切总会过去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