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71:代替
    这里是一处黄金海岸,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不远处碧绿的颜色,听到波lang的声响,黑暗的空中还有星星繁华,闪烁着暗夜中的美丽。

    奢华的总统套房全是以金色为主,所有的家具边缘都有不深不浅的金色镶边,墙面映着灯光折射出淡淡的柔和,杨少凝了一眼那碧绿的海,拿过放在一旁的红酒,轻抿了一口。

    浴室里传来流水的声音,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曼妙的身躯,雾气淡淡的腾然,长发撩人的轻甩着水珠。

    每一个动作都太过容易勾起男人的欲望,杨少的眸瞳紧缩了一下,放下杯子,唇勾起如惑的弧度,修长的手指轻解着扣子,露出精赤的身躯。

    浴室的门被打开,如盼盼睨了一眼,还是撩人的搓洗着每一处的肌肤,柔滑而白皙,水从上而下,划过她每一寸的肌肤,残留着水珠。

    杨少走到如盼盼的身后,贴着女人光滑的背,大掌握住她纤细的腰身。

    如盼盼微微抬手,拂过着眼前的水珠,侧眸看去,双手放在他的掌上,妩媚的一笑,转身双手勾上杨少的脖颈,抬着下巴,那一双眼睛映着是自己的美颜。

    心里不知不觉间是一片明媚,看来今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如盼盼踮起脚尖,吻了上去,封住那性感的唇,如果可以真的,真的想独自占有。

    杨少凝着近在咫尺的清澈灵动,心里欲望渐渐攀升,大掌从腰腹处游移到美丽高耸的胸,指腹勾画着,如盼盼感触着那挑逗,凝脂的肌肤已经是一种淡粉色,脸色早已经潮红,深情的盯着朦胧的绝美容颜,有时候她无法想象一个男人居然会长的如此美丽。

    对,那是一种美丽。

    妖治般的美丽...

    如盼盼的唇又轻轻的吻上杨少的胸膛,唇边沾上的是从上而下流淌下来的湿润,慢慢的一路而下,勾起男人下腹的熊熊欲火,杨少双眼微眯,一把将如盼盼提了起来,将她靠上后面的黑色瓷砖。

    水不停的顺着背留下,杨少蓝眸沉沉,那么一刻他恍惚的以为眼前的就是蔓宁宁,只是那一双眼睛让他亟不可待。

    大掌无情抬起如盼盼的一条腿,身躯一挺,将炽热的一物进入了她私密的地带。

    “啊...恩...”如盼盼娇媚的呻吟起来,半咬着唇,双手勾在杨少的脖颈处,清晰的感受那下身传来的抽动,不停的刺激着她。

    那种情潮欢爱不停的攀升,如盼盼无法知道自己登上了多高的云端,人早已经瘫软任由他抬着如盼盼的腿进入摩擦。

    果真是情场高手,一次的欢爱早已经让她深入骨髓。

    纵然他身价高的无法估计,他的高贵真的是让人无法想象。但是,他的容颜和那熟络的欢爱真的让一个女人无法忘记。

    而且,今晚的一夜让她更加的无法控制自己,随着下身的抽动而发出娇柔的动灵之声,似乎也刺激着杨少,让他更加的狂野,而另外一只手继续挑逗着她的嫣红。

    如盼盼气喘吁吁的盯着他,眼神早已经迷离,每一寸都带着那火热的潮情,整个人瘫软的无力,挂在他的身上。

    渐渐地,他的抽离停留在外面,盯着她媚艳,一把将她抱起,往大床上走去,扔上去的刹那,他再次压了上来。

    刚才的热水同时也淋湿了他,白皙如魅的胸膛滴淌着水珠,落在如盼盼的身上。

    他的手再次分开了她的双腿,火热的一物抵了进去,而那炽热的一物在如盼盼的身体狂野的滑动,刺激着她再次沉沦。

    第二天,阳光淡淡的从窗帘缝隙照射了进来,蔓宁宁感受着那一道光线,迷蒙的睁开了双眼,当目光对上陌生的房间时,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蔓宁宁坐起身的时候,按捺着心里的跳动。

    还好,昨晚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门也好好的关着,她双手撑着床,脚轻轻的落地,右脚还有点隐隐作疼,至少比昨天好了许多。

    蔓宁宁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光线照亮了一室,融合着房间的灯光,显得柔和。

    茂密的树叶在眼前展开,还有那一排排的梅花,绽开的美丽随着风而轻轻的吹动。

    “咚咚...”

    敲门的声音突然响起。

    蔓宁宁问道:“是谁?”

    “小姐,早点已经准备好了。”女佣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恭敬的语态。

    “我知道了。”她淡然的说着,拉上窗帘,走到了浴室。

    昨夜,下楼吃饭的时候,浴室早已经被佣人们整理干净。

    蔓宁宁站在镜子前,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有些轻叹,伸手拿过牙膏,沾在指腹上在镜子上写了两个字,“混蛋”

    开门的时候,一名女佣正站在门边,看见蔓宁宁出来的时候,微带笑脸:“小姐,我扶您下楼吧。”

    “谢谢。”她应了一声。

    走到楼下的时候,桌前没有他的身影,只有她的位置上摆放着早点。

    佣人搀扶着蔓宁宁坐下的时候,吴姐走了过来,她的身上穿着还是千篇一律的风格,黑色的套装西服。

    “蔓小姐,少爷昨晚来过电话。他说今早不能陪你一起用早点了,让您好好享用。”吴姐淡淡说道。

    昨晚打来?

    看样子他从昨晚出去之后,一直都没有回来吧?

    不过,这样也好。

    刚才提起来的心也随着那一句话而慢慢的放下。

    “蔓小姐,少爷说让我为你准备清淡一点的早餐。所以,我今早特意煮了药膳的粥,也不知道符合不符合你的口味。”

    吴姐俯身,打开堡盖,一股淡淡雾气弥漫着清香普扑鼻而来。

    很香,一闻到那个味道就有想吃的冲动。

    蔓宁宁拿起放在旁边的勺子,搅拌了一下,轻闻着,“真的很香,谢谢你吴姐。”

    “蔓小姐,不用那么客气。我们也只是按照少爷的吩咐做事而已。”吴姐凝了蔓宁宁,淡淡一笑,说道:“不过,我来杨家那么多年,少爷还是第一次带女人回来,您是第一个?”

    “什么?”

    蔓宁宁正吃了一口,停着吴姐的话不由得愣住。

    这个男人只带她一个女人进来?

    国际玩笑吧?

    蔓宁宁抬眸盯着吴姐,口腔里弥漫着清香浓郁的味道,轻轻一笑,“你家少爷是什么德行,想必你比我还了解吧?但是,你说我是他第一个带来的女人,我真的无法相信。”

    算是相信,又能怎么样呢?

    如今,她希望能够早点离开这里。

    可以的话,蔓宁宁真的不想再见到杨少,总感觉他的出现好像在打乱自己的生活。

    而且,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是实话。

    吴姐点了点头,“蔓小姐说的对,少爷在外面做的事情我不可否认。但是,少爷从来都不随便把女人带回家,这是事实。”

    “吴姐,可能你对我有所误会。我和你家少爷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你不用在我的面前说他任何的事情。”

    她真的不想知道他那么多的事情,算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似乎,跟她没有任何的关系吧。

    蔓宁宁吃了一口粥,看向吴姐:“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吴姐可以派人把我送回家。”

    “蔓小姐,这个我做不到。”吴姐直接拒绝。

    “为什么?”

    吴姐轻笑,“没有得到少爷的允许,我不会自作主张。所以,还请蔓小姐能够谅解。”

    “我明白了。”蔓宁宁淡淡一笑。

    她提出的要求都是要经过他的同意,她明白。

    只是,她讨厌的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自作主张的带她回家。而蔓宁宁担心的是如果这一件事情让俊云知道了怎么办?

    一直以来蔓宁宁都在担心和害怕,担心的是俊云会知道她一直都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

    纵然,一直以来彼此都互相信任。

    但是,她真的不想让他们之间的爱情有任何的瑕疵。

    吃完早餐的时候,蔓宁宁不想去房间,女佣搀扶着她在花园处散步。草地上的绿色早已经被金色所覆盖。

    不过,空气中弥漫着梅花的味道和桂花的香味。

    偌大的花园正中是一座人工的水池,喷洒着细小的水珠,不远处是一座亭子,这样的处境反而让蔓宁宁感觉自己进入了皇家别院。

    走了没有几步就看见一架秋千,正轻轻的摇曳。

    蔓宁宁走了上去,阳光照在秋千上,折射着淡淡的光芒,秋千以淡白色为主,看起来还非常崭新。

    她抚摸了一下,对着女佣说道:“你不用扶着我了,我在秋千上坐一会儿吧。”

    女佣点了点头,搀扶她坐上秋千,退到一侧。

    双腿拖动着草地,秋千而随之摇动,蔓宁宁双手握着秋千的铁链,感受着凉凉风吹来扬起的发丝。

    暖暖的温度在脸上流淌着,她轻闭着眼,睫毛修长。

    突然,脚步声在寂静的风中响起,蔓宁宁睁开眼睛看去,阳光下一名年轻绝美男子正缓缓走来,光芒折射在他的身上,似乎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光度。

    “我还以为你会吵着回去,没想到你居然安静的坐在这里。”杨少微眯盯着蔓宁宁,甩了甩手示意一旁的女佣可以退下去了。

    蔓宁宁看了一眼,“看你的样子,好像很失望?”

    杨少耸了耸肩膀,走上前,如魅的说道:“你认为呢?”

    那双眼...

    莫名的,杨少想起昨夜的缠*绵,就是因为那一双清澈美丽的眼睛。

    不自觉的感到可笑。

    什么时候为了一个女人而有心跳的感觉?

    可能...就是因为没有得到的缘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