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58:咖喱
    “真的是一年不见了。”蔓宁宁反手握上她的手,浅浅笑着,心里却早已经泛起了一丝丝的激动。

    “你们认识?”雯杰迪问道,看了看蔓宁宁,又看向刑远蜜,淡淡说道:“既然,你们认识。那我也就不介绍了。大致的事情蔓宁宁你可以问问刑远蜜。”

    “放心吧,我一定会关照蔓宁宁。”刑远蜜笑的璀璨,咧着嘴巴。

    abigail看着她们,冷冷哼了一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那一声冷哼,雯杰迪听在耳里。斜睨了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因为,心里明白这个女人嫉妒的心里状态。

    “宁宁,那边那个位置是你的。有什么需要的可以告诉我或者刑远蜜。早上,我起的太早了。再去睡一觉。”

    话语落下,雯杰迪转身径直往外面走去。

    蔓宁宁看着那消失不见的身影,目光掺和着兴奋和高兴看向刑远蜜,笑着说道:“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呢?我还一直你在新加坡呢?”

    她们从国中开始就一直是好友,死党。

    只不过,大学毕业后。刑远蜜去了新加坡,一开始有频繁的联系。后来,慢慢的就失去了消息。

    没想到会在这里相遇,真的是开心不已。

    “我在两个月前就回来了,我老爸希望我回来能够帮他一起打理公司。但是,你知道我一直都不喜欢我爸爸来给我安排这个那个。所以,我是偷偷回来的。本来想给你打电话来着,可是回来的时候手机给丢了。”

    刑远蜜耸了耸肩膀,“不过,还好以后我们不仅仅是朋友还是同事,太棒了。”

    “不过,你在这里是做什么的?”蔓宁宁被刑远蜜拉着,坐到位子上之后,好奇的问道。

    “编辑,新来的编辑。”刑远蜜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刚刚新买来的卡通陶瓷杯子,一把将包装拆开,拿出盒子里的杯子递给蔓宁宁,“来,这个杯子就当做我们一年离别后的见面礼吧。”

    “见面礼?”

    蔓宁宁伸手接过,不打算跟这个好友客气什么,莞尔一笑,“你都送我东西了,那我应该送你什么好呢?”

    “额,那就吃饭吧。”

    她也不客气,抓了抓自己的发,打开电脑。

    她的办公桌位子正好跟蔓宁宁是前后,一想到两个人又可以像以前那样聊天说话,开玩笑,想想就开心。

    中午。

    一品杂志公司的楼下正是一处餐厅,大多数来吃饭的都是附近在办公楼上班的工作族。

    刑远蜜和蔓宁宁选择了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正好可以感触到那淡淡的光线照在身上的暖意。

    “你好,请点一下餐吧?”服务员走过来,递过两本菜单。

    “来一份牛排咖喱饭吧。”

    刑远蜜对着服务员说道,蔓宁宁无言一笑。那么多年了还是一成不变,喜欢咖喱味道。

    “你呢?你想吃什么?”刑远蜜看向蔓宁宁,轻声问道。

    蔓宁宁看了她一眼,目光又落在菜单上,:“那我也来一份牛排咖喱饭吧,陪你一起吃咖喱的味道。”

    “两位小姐就是来两份牛排咖喱饭对吗?还需要其他的吗?”服务员确认了一下,又继续问道。

    “那就来两杯珍珠奶茶吧。”刑远蜜将菜单递还给服务员,轻轻一笑,余光处看见的是从餐厅外走进来的两名艳美女子。

    正是雯悠和abigail。

    两个人正原本打算到楼上去,abigail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窗户边的蔓宁宁和刑远蜜,拉了拉雯悠的衣袖,“我们不如坐那边去吧。”

    雯悠看一眼,似乎会意,点了点头,“可以,偶尔换个位子也不错。”

    “雯悠,我告诉你。今天我们办公室来了一个新人,你见过没有。你不知道你哥哥雯杰迪对那个新人不知道有多少的照顾。”

    abigail踏着高跟走到蔓宁宁的前面座位,刚才的话显而是听见了。

    雯悠斜睨了一眼,一脸正经的说道:“那又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哥那个样子,就是典型的花花公子。也许,今天能够受到他的照顾,往后就不知道了。”

    “你哥哥虽然是花花公子,但也不见得喜欢那种货色啊。装的好像很纯洁一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哥的德行,喜欢熟女控的类型。”abigail一边说,一边将身子往后面的沙发靠去,一头橘红色的发被光线淡淡的照着,看起来无比耀眼。

    雯悠捂唇轻笑了一下,“看样子那个女人比较贱吧,贱货一个。”

    刑远蜜和蔓宁宁清晰的听见她们两个人的对话,刑远蜜本来就是冲动型,脸上早已经发黑,气的不行。

    正想站起身跟她们理论,蔓宁宁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摇了摇头。

    “宁宁,你这是干嘛?”刑远蜜凝了一眼拉住自己手腕的那一只素手。

    “刑远蜜,坐下吧。”蔓宁宁又拉了拉刑远蜜的手,轻声说道。她并不是懦弱,并不是因为雯悠是雯杰迪的妹妹。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理论了就可以堵住别人的嘴,就怕一时的冲动会换来不安宁。

    而且,有些事情你越理论代表着你越在意。你越生气,她们就会越得意。对于蔓宁宁而言,那一些无聊的话只是耳边划过的冷风。

    “理论有用吗?”蔓宁宁看着刑远蜜轻笑了一下,“吃饭吧。”

    “可是...”

    刑远蜜轻蹙着眉,狠狠地瞪了一眼abigail。

    abigail坐在她们的前面,那一眼正好落在她的眼中,她只是淡淡的一笑,唇边却是划过一抹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