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2: 错认
    蔓宁宁趁机从矮个男子的面前跨了过去,往小莉进入的包厢走去,推开门的刹那,包厢里的男男女女都不由的看向站在门边的那个女子,长发至腰际,修长曼妙的身姿穿着简单的黄色t恤,下面穿着白色的高腰小脚裤,将整个人美妙的身材都表现了出来。

    偌大的包厢,闪烁着黯淡的灯光,光色却五颜六色,混合在一起一时无法分清那个是那个颜色,只感觉那所有的灯只是黯然。

    蔓宁宁看向熟悉的身影,小莉笔直的站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手紧紧抓着男人的袖口,远远看去似乎有眼泪在脸上流淌着,看不真切。

    当正打算走过去的时候,一道伟岸的身影突然站在面前,全身上下穿着都是黑色,仿若是黑暗中突然出现的恶魔。

    只见,蔓宁宁下意识的抬头看去,一张美丽的脸渐渐逼近自己,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拂过自己的长发,然后,听见他说:“原来,那个女的居然是你朋友?”

    语气中是轻蔑,彻底。

    蔓宁宁避开那昏暗中还闪烁的双眼,淡淡的说道:“是又怎么样?”余光落向那个站在人群里面的男子,满脸的不正经,“麻烦杨总说我朋友之前,先看看你朋友的那张臭脸。”

    蔓宁宁有些气恼,越过杨少走到小莉的面前,狠狠的看向那个男人,看起来明明是比较斯文的小白脸,为什么会那么绝情呢?脑海中莫名的想起一些故事当中的绝情郎多半是这种面目。

    “袁生,你在好好想想。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呢?”

    小莉哀求的声音刺耳的划过,一双大大的眼睛不知道是黯淡的光线还是她站在的角度,直直感觉已经雾气曾曾。

    然而,那个叫袁生的男人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冷冷笑道:“这位小姐,你真的认错了。我是叫袁生,但是,我找不女朋友从来都不会那么没有水准。你先看看你这副猪样?你装可爱我兴许还可以多看你。可是,你瞧瞧你现在这个样子。很抱歉,我一点胃口都没有。另外,你能不能把你的手给我放开.......”

    “够了。”

    蔓宁宁走过去,伸手一把将小莉拉到身后,冷冷的抬起下巴,看着那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先不说你是不是小莉的男朋友,纵然是,我也会叫小莉跟你分手。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袁生问道,盯着她的目光却比小莉好了很多。只是那一副面目只会让蔓宁宁感觉很可笑,很可笑。

    “因为...”蔓宁宁欲言又止,轻轻的踮起脚尖,凑近他的耳边,说道:“因为,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只畜生,畜生。”

    原本,她真的不想把话说的那么难听。但是,她真的忍不住。

    “你...”

    袁生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这个女人会这么说他。

    “当初,小莉跟我说她有一个很好的男朋友。那个时候我还在想她的男朋友到底有多好?可是,现在看来...真是....。”

    “现在看来,真是什么?”

    袁生微微蹙眉反问,心里早已经有了怒火。

    “想知道吗?”美丽的脸上呈现着一抹轻蔑,蔓宁宁扫了四周看好戏的男男女女,再次开口,声音冷然:“我其实很想对你说,你也应该先去照照镜子比较好。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说嘛?那是因为你长的太小白脸了,你知道我对你的第一个感觉是什么?那就是你是一个被四十多大妈级包养的小白脸。”

    手紧了紧,蔓宁宁知道是小莉在自己的手上做的小动作,示意自己不要在继续说下去了。

    可是,这一口她真的咽不下去。

    一个男人都可以无情的对待,为什么不懂反抗?不懂得保护自己?难道要伤痕累累了才知道什么是疼痛吗?

    而且,她看不惯的就是这样的男人。

    不是她想多管闲事,而是,这个事情既然一个脚踏了进来。那么,她就要管到底。

    “你刚才说谁是小白脸?”

    袁生的眼中早已经弥漫上了怒气,拳头握着咯咯作响。

    如果,刚才不是看在这个女人还有点姿色的份上。他怎么可以容忍这个女人在那么多人面前数落他呢?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只不过,现在真的是...忍无可忍!

    “我的话难道你不没有听懂吗?我的意思很明白,幸好你不是小莉的男朋友。不然,我真的感觉很恶心.......”

    “你......”

    一只拳头高高抬起,蔓宁宁看着那无形的劲风,心里已经有谱,这一拳必定要受了。

    可是,闭上眼睛承受那沉重的一拳时,却发现等了很久都没有。

    甚至,耳边还响起冷冽的声音,“袁生,你要打她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杨少。”

    袁生质疑,看了蔓宁宁和小莉一眼,目光又落在那一双在昏暗中闪烁的蓝色。

    “我的话你没有听懂吗?还是让我叫人让你从这里滚出去?”

    仿若从地狱传来的阴冷,让围看的人都为之一颤,他的眼神凌厉的盯着袁生,袁生紧握的拳缓缓地松了下来,随着杨少松开的手而垂落在两侧。

    “我派人送你们回去。”

    杨少凝向一脸倔强的女人,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悸动的一抽。

    “不用了,我们自己可以回去。”蔓宁宁拒绝的很快,对视上那一双蓝色的眼睛,还是感谢一笑:“谢谢你。”

    说话,拉着小莉往外面走去。

    “杨总,要不要我......”

    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从人群中走出,轻声问道。

    “不用了。”杨少盯着消失在面前的身影,斜睨了一眼袁生,寒冷的说道:“如果,你想打什么坏主意的话。后果....你要明白。”

    袁生低垂着头,心里虽怒,却还是不敢说个“不”字。

    劲爆的歌随着脚步而越来越远,外面的风冷冷扬起了发,在低空中幽幽的旋飞,又散落。

    短短的小桥两端的灯笼在此刻看起来有些凄凉,尤其是迎动着风而舞。

    蔓宁宁的脚步随之而停下来,轻蹙着眉,转身看向站在后面的小莉,脸上的泪痕明显可见,血丝更加的浓,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却还是问道:“说说你现在的想法吧。”

    “放手!”

    她抬起满脸的泪痕,坚决的说道。

    “好。那么从这一刻开始你要放弃和忘记。”她伸手擦了一下小莉的泪水,轻声说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