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8:哭泣
    蔓宁宁斜睨了一眼,歪着头,拉开了一段距离,“小莉,你告诉我,你在哪里?”

    “我就在你家门口呢。”

    小莉低低的哭声又从手机那边传来,蔓宁宁的心微微叹气,不用想也知道,又是一个为感情而伤的女人。有时候,想想自己的爱情,真的是一种幸运。

    “小莉,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了。”

    挂下手机的时候,蔓宁宁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了,我这边有些事情。如果要吃饭的话,下次吧。”

    “喂.......”

    雯杰迪正想说什么,却见她已经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蔓宁宁从电梯出来的时候,正看见小莉蹲在门口哭泣,一看见蔓宁宁的时候,立马站起身,眼中早已经哭的红肿红肿,“宁宁,你终于回来了。”

    声音哽咽着,眼泪又流了下来。

    “小莉,怎么回事?”蔓宁宁走过去,伸手为她擦干眼泪,又低低说道:“先进来吧。”

    走进客厅的时候,小莉立马扑倒在沙发上,一张可爱的脸看起来无比憔悴,蔓宁宁拿着一杯温茶递给她,“来,先喝口茶吧。喘口气。”

    小莉坐起身,伸手接过,轻轻的抿了一口,看向蔓宁宁:“宁宁,我今天看到他了。”

    “谁?是不是跟你一起二年,后来又消失不见的那个男人?”蔓宁宁知道一些关于她的爱情史,三年前跟一个富家少爷谈过两年的恋爱。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没有了联系,手机打不通,去公司找更是说没有回来。

    她试图忘记那个男人,可是,爱情来过不是想要忘却就可以忘却。最主要的是那个男人离开后,小莉有过他的孩子。纵然,那个还是没有留下来。但是,她的伤痕还是在的。

    “你在哪里看见他的?”

    蔓宁宁站起身,也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捂在手心里,感受着隔着薄薄的玻璃散发出来的温度。

    “公司附近,正好我下班的时候。我看见他了,当时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可是,他回头了。虽然,没有看到我。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真的是他。宁宁,你知道两年的爱情也许真的不是天长地久那么长远。可是,你也应该明白那样的爱情,不是说放弃就放弃。”

    她大大灵致的眼睛又雾上了一层珠光,接过蔓宁宁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痕,“我以前总是认为自己很坚强,拿的起就能够放的下。也总是以为靠着亲戚无数次的相亲也可以忘记他,没想到我还是再次遇上他了。”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去找他吗?”

    蔓宁宁挑眉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真的好想见见他,可是.....”

    蔓宁宁一把往沙发上靠去,想了想,说道:“想见就见一见吧。只是,有一个前提我想跟你说,你必须要听我的话。”

    小莉愣了一下,她以为宁宁会反对。

    一直以来她都是说离开了的男人,没有什么可以值得迷恋,不如彻底的放手,这样才能过的更好。

    有时候,心里的忧伤真的比不上好友一句安慰。

    后来,她才渐渐地接受相亲,接受跟别的男人相处,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是很失败,至少已经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说吧!”

    “我希望你见过之后,要当做一次彻底的离开心里准备。你懂吗?”

    “为什么?”

    蔓宁宁一听,心里微微叹气,“不要忘记是他离开你,是他抛弃的。哪怕,一个男人真的有什么无法说明的事情也应该有个表示才可以。而且,你说你见到他回来了。那么,你试想一想。如果,他还爱你的话。那他应该会主动找你。他没有找你,就很明确了什么。”

    “那万一就像你说的那样,她只是有什么无法说清楚的事情呢?”

    她的脸上是一阵迷茫,又似乎很想从好友的口中得到鼓励。或许,心里还是盼望着什么。

    蔓宁宁摇了摇头,浅浅一笑:“爱情是伤人的东西,又是让人感到幸福的东西。我希望你可以想明白,什么是爱。或许,你可以换位想想,你就可以明白一切。只要你成为离开的人,你什么都懂。”

    “成为离开的人?”

    小莉呢喃着,眼中遍布着血丝,淡淡一笑,“谢谢你,宁宁。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

    “恩,你如果能够想明白自然是好。”

    蔓宁宁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浅笑,“你瞧我们两个光顾着说这些,都忘记吃饭碗了。对了,晚上,你别走了,在这里休息吧。明天早上我送你去上班,顺便去谈一下合约的事情。”

    “那我不客气了。”

    小莉回笑,眼中泪水褪去,换上的是一丝浅浅的笑意。

    “叮咚。”

    门铃突然响起,蔓宁宁看了一眼小莉,耸了耸肩膀,“我去看看。”

    打开的瞬间,一股淡淡的香味散发而来,随后,眼前绽开的又是一大束美丽妖娆的红色玫瑰,上面还顶着几个迷你的小熊娃娃,低低又好听的声音在玫瑰后面响起,“宁宁,我好想你啊。”

    蔓宁宁一把拿过玫瑰花,眼中盛着清澈浓浓的流光,白了他一眼,“果真是有钱的富家哥,早上送了还不忘记晚上送,真的太lang费钱了。”

    “傻瓜,这是我每天给你的必需品。希望你每天的笑容就像玫瑰一样又艳又美。没想到你居然说我lang费,看来我的好心啊......”语气有些失落,俊云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你的,我勉强收下吧。”

    蔓宁宁侧过身,让出了一道路,俊云进门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清爽笑道:“难得有客人。”

    小莉虽然跟俊云说不上熟悉,却也有几次见面。

    “宁宁,你瞧看样子我要当电灯泡了。”小莉可爱的吐了吐舌头。

    “无碍。”

    俊云淡淡一笑,看了一眼蔓宁宁,“难得有人陪陪她。”

    “宁宁,你看他多疼你啊,可把我看的嫉妒死了。”

    小莉的目光流出一抹羡慕的眼神,怜爱又可爱。

    “以后,你也会的。对了,俊云你吃过饭了吗?”

    蔓宁宁放下手中的玫瑰,抬头看向他。

    此刻的天空,早已经昏暗一片,星光已经溶照在暗夜之中。

    “果真是一个合格的好男人。”

    小莉坐在桌前,不客气的品尝着俊云的手艺,嚼在嘴里,不停的点头,表示好吃。

    “多谢夸奖。”俊云的侧脸被柔柔的光映出一个美丽的弧度,蔓宁宁夹了菜放在俊云的碗中,甜甜说道:“喏,给你的鼓励哦。连我们小莉同志都表扬你了呢。”

    蔓宁宁笑着看向小莉,又将视线落在俊云的侧脸上,看着他侧脸旁的碎发垂了下来,带着那种迷离。

    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偷偷的感觉乐,兴许这就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