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7:咔嚓
    的确,他不参与进去,只是想看看蔓宁宁的能力和说服力。

    因为,他太了解那个圈子了。一旦有些红了就感觉自己是高高在上,不愿意任由别人摆动。但是,他才是他们支付酬劳的老板,这个世道总是这样,封面的潮流也是跟随着那一刻的红人而换面。

    这一次他们能够配合,那么下一次呢?

    谁也说不准!

    “可是,那些鞋子......”

    雯杰迪清脆的响了一声,站在摄影棚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恭敬的问道:“少爷,有什么吩咐?”

    “你们看看那些鞋子已经脏了,擦擦。”

    他说完,轻抿了一口红酒,懒懒的靠着沙发,细细的碎发隐隐的遮住他的眼睛,微微闭着。

    蔓宁宁心里一叹,出名的超模果然是不一样。

    思微瞧着自己的性感十足的黑色指甲,眨着眼睛走向雯杰迪,轻轻的在旁边坐下,白皙的手指挑逗的摸了摸他长长的睫毛,媚媚的一笑。

    雯杰迪闭着眼睛,却还是一把抓住了手,唇边轻轻一笑:“你可不能趁着我睡觉,偷袭我。”

    “什么啊!那个算是偷袭吗?”思微抽回手,看向站在窗前,戳了戳雯杰迪的手臂问道:“这个摄影师你是从哪里找到的呢?你们会不会.......”

    眼中的笑意,意思明了。

    雯杰迪斜了她一眼,看向蔓宁宁,只见她静静的站在窗口边,视线定定的望着外面,秋天的落叶带着几丝风旋转着,淡淡的光线懒懒散散的映着她的脸,那么虚幻。

    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看的有些痴了。

    她淡然的面色透着晶莹的色彩,仿若伸手一抓就会消失。

    “喂,你看什么。”

    一双手在他面前摇晃了一下,思微狭促的一笑,“难道,你这个大少爷还真喜欢她?”

    语气带着不屑。

    的确,她很自傲。。

    或者说她有这个资本自傲,她的父亲是某市的局长,再加上她如今的身份.......

    雯杰迪洒然的拂过自己的碎发,声音带着一丝戏谑,“你认为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选女人都比较喜欢胸大的。你瞧她还不够呢,倒是你......。”

    那眼中如电般的魅惑,思微拍了一下他的手,正打算说什么,只听其中一个工作突然说道:“少爷,一切都弄好了。”

    蔓宁宁下意识的看向那鞋子柜,又望向坐在沙发上的思微,浅浅一笑:“思小姐,我们开始吧。”

    “好吧!”

    她起身,性感的身姿慢慢走来。

    “你打算让我做什么姿势呢?”思微挑眉问道,瞥了一眼层层叠叠的鞋子。

    窗户已经被打开,风顺着窗户灌入进来。

    “你自认为最狂野,最为性感的动作就可以。只是一只手搭在鞋子柜。”蔓宁宁调试着摄影机,轻声开口。

    雯杰迪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懒懒的托着下巴,微眯着眼睛,阳光十足,笑看着这个摄影师。

    有时候万事都是一种尝试!

    他不敢打包票她会拍的有多好,只是上次无意看见的照片。

    他...的确很喜欢。

    只是,商场如战场。他不想随便找人来拍,这个纠结直直过了半年才突然想起。

    “对,这个姿势很美,就这样。”

    蔓宁宁对准着镜头,手指轻轻一按,发出清脆的“咔嚓”

    夕阳在天空映着最唯美的余晖,美丽而又遥远。

    车子里轻轻的唱着美妙的歌,雯杰迪一手开车,一手轻拍着节奏,睨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蔓宁宁,“啧啧,今天累坏了吧。不如,靠靠我的肩膀?”

    “谢谢,不过不需要。”

    蔓宁宁看向他,一脸的不正经。

    “啧啧,失望啊。我还以为我这个高富帅可以让美女依靠一下。不过,你别多想我可不没有要吃你豆腐。只是,想看看自己的魅力到底有多大。”

    雯杰迪瞧着蔓宁宁,轻轻笑道,想了想,又继续说道:“对了,你什么时候空了就过来,处理处理照片特效?”

    “可以啊。”

    蔓宁宁点了点头,上手弄着摄影机。

    “喏,给你。这是我的名片,记得要好好收藏。”他将名片递给她,又戏谑的开口,“记得,下一次你过来的话,最好能够一个人来。要么就是带上漂亮的女朋友也是可以的,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很客气,绝对不会亏待你朋友。”

    “我们似乎还不是很了解吧。”

    蔓宁宁睨了他一眼,挑眉说道,直接戳破那一层所谓的关系。

    “有必要说的那么直接嘛,而且,佛主不是说过吗,千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相间。我们能够这样相处一天,你知道要有多少的回眸才可以这样呢。”

    蔓宁宁听着他谈佛,忍不住泛起一层鸡皮疙瘩,“这一句话,想必你说了n多次吧?”

    “看你说的,这种那么有哲理的话,我一般很少拿出来说。只是,我看你跟我一样都是有缘人,才那么说一说。”其实,这一句话只有他心里知道说了多少次数,只是早已经记不清了而已。

    “我家就在前面了,你就在前面帮我停下车吧。”

    蔓宁宁指了指前面的小区,顺势将摄影机放进挎包里,下意识的又甩了发。

    “你也腻不客气了吧,都到你家门口了,你也不邀请一下。”雯杰迪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佛主说的果然没错,无情的人实则是最有情的了。你不说是不好意思,我懂的。”

    “你......”

    蔓宁宁愣了一下,从没有想到这个一品杂志的少爷那么......总以为有一定的傲然或者是尊贵......

    “多余的话,你不用说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做客你不就是想请我吃饭吗,我这个人平常也不怎么挑剔,你就做几道简单的菜给我......”

    手机铃音轻轻的响起,蔓宁宁就像找到了救星一样,连忙翻开包,显示来电是小莉。

    “喂,小莉。”

    “宁宁...”手机的一端响起哭泣的声音,还有几丝浓浓的鼻音。

    “小莉,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在哭啊?”蔓宁宁轻蹙着眉,关心的问道。

    “宁宁,你现在在哪里啊?我想见见你。”

    “要不我来找你吧,你告诉我你在哪里?”

    “你还打算去哪里啊?”雯杰迪凑了过来,俊美的脸上闪过不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