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3:合格
    阴沉的天空,雨依然下着,雨刮器轻轻摇曳着,扫落着铺盖而来的雨积。

    路灯已经盏盏亮起,蔓宁宁按捺着心里的狂跳,脑海里回想的是刚才不安的一幕。

    甚至.....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会在哪里遇见那个恶魔,而且还是跟那个女人同流合污,果真应了那么一句“狼狈为奸”。虽然,说的有些过。但是,确实是这么回事。

    蔓宁宁抬眸往昏暗天空看去,不知道这一场雨什么时候会结束。

    回到家的时候,是一阵暖暖的温馨。

    果然,还是家里好啊。

    崭亮的灯开启的瞬间,一双温柔的手抱住了腰腹,好闻的味道扑鼻而来,蔓宁宁心里快速闪过一惊。但是,闻着那熟悉的味道有安了心,睨了一眼身后,装作生气,“你走路怎么也不发出声音来?想直接吓死我吗?”

    “舍不得。”

    语气有些油腔滑调,俊云的脸上神态笑意浓浓,修长白皙的手指划过蔓宁宁发丝上的一滴水珠。

    “难你怎么会突然回来了?难道,你一直都在跟踪我嘛?”

    “因为,你刚才正好从我们公司楼下开过。我想你应该回家来了,我就迫不及待了。”炽热的声息扑在脖颈,麻麻的痒,却呈现着一抹暧昧。

    “对了,今天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

    他松开双手,俯下身将蔓宁宁抱在怀里,顺势关了门,往沙发上走去。

    “不怎么样!”

    蔓宁宁依偎在他的怀里,闻着淡淡的香味。

    “不怎么样?那是怎么样?”俊云将她放下,从浴室里拿过一块浴巾,温柔的擦着蔓宁宁的柔发,寂静的灯光照在俊云的脸上,仿若渡上一层白色月光,有些迷离的漂亮。

    蔓宁宁想了想,实话实说,“由于,我没有提前预约,不让见。所以,我想等过几天预约一下再过去。”

    “为什么不直接打我电话呢?”

    俊云凝着长发微微凌乱的女子,浅浅一笑,“我可不希望你什么事情都太逞强了。对了,刚才我走出公司的时候,我遇见你妈妈了。”

    后来的声音有些低,这是蔓宁宁的一个伤口,不可触及。

    的确,对于蔓宁宁来讲母女的感情在很多前就已经随着岁月而已经沉淀的找不到一丝的亲情。

    妈妈是什么?

    有时候连蔓宁宁都无法去真正的回答,真的如书中所说是一种伟大?还是如一首歌曲一样,世上只有妈妈好?

    可是,她的记忆当中独独是一种离弃,狠心。

    俊云看着她的沉默,清澈的眼中荡着一层若有若无的波离,他握上她的手,慢慢的摩擦,轻声说道:“其实,你妈妈还是很惦记你的。难道,你就没有发现为什么你的家里总是那么干净吗?你妈妈会经常趁你不在家的时候,帮你过来打扫卫生。”

    “那又如何呢?当初,我需要她的时候,她可以那么狠狠的把我丢下。现在,我可以过的很好。她却要......”蔓宁宁轻蹙着眉,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来过家里打扫呢?

    每一次都是趁她出去的时候,包括冰箱里会放一些水果和蔬菜。

    她没有去找她问一些缘由,甚至也没有换了钥匙。

    也许,是她懒的换吧!

    “她这一次是不是又过来了?然后,又买了什么过来?”

    蔓宁宁心里微微一叹。

    俊云放开了她的手,点了点头,“宁宁,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妈妈见到我的时候,一直问我你过的好不好,吃的怎么样?工作怎么样了?”

    “我肚子有些饿了,不妨我们今天在家里烧着吃吧。”

    她转移着不想去碰触的话题,站起身,抚了抚长发,动作带着一种诱惑,俊云也随之起身,眼中是迷恋,是宠爱,“你今天想吃什么?我来做吧!”

    “什么?”蔓宁宁吃惊的看着俊云,脸上是不可置信。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俊云挑了挑好看的眉,如魅的笑脸扬了扬:“出国的一年,我已经学会了烤牛排。我想做点这些菜问题不大吧。”

    蔓宁宁的眼中是质疑,“你行吗?我还害怕你糟蹋了那些菜呢。”

    俊云揉了揉她的发,眯眼而笑,“凡事都有第一次,我只不过是想在你面前可以当一个合格的未来准丈夫。”

    说完,他已经走进了厨房。

    蔓宁宁盯着他俊朗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我家的宁宁最喜欢的是宫保鸡丁和红烧鸡翅了,那么我就来两手,你就在旁边看着你的未来准老公是怎么下厨房的。”他的语气是满足,声音清爽。

    蔓宁宁笑着看着他的忙碌,眼中浮现淡淡雾气。

    她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让一个男人可以付出所有,这么疼她,爱她。更何况他的身份又是尊贵,永远都是饭来张口。可是,他为了她要做菜给她吃。

    眼角的泪水映出珠光,蔓宁宁用手腹慌忙擦了一下,走上前去,“我来给你帮忙吧!或者打打下手。”

    “不用。”他洒然的挥手,又从裤带里摸出手机,翻开,口中轻轻的呢喃着:“鸡腿肉,炸花生米,鸡蛋,大蒜,淀粉,干辣椒,食用油,香油,酱油.....”

    蔓宁宁站在他的身后,踮起脚看向手机,扑哧一笑,“我还以为你都知道呢!”

    “傻丫头,你居然敢嘲笑你未来的准丈夫吗?”俊云的唇性感的牵起弧度,手指弹在蔓宁宁光洁的额头上。

    “哎呦!”

    蔓宁宁捂上额头,白了他一眼,“我可没有嘲笑你,你干嘛总是弹我。要不我也弹你一下怎么样?”

    蔓宁宁狡黠的笑了笑,踮起脚尖,正打算去用手指回弹,让他也知道知道这个滋味。可是,脚尖才刚刚踮起,唇被覆盖了住,温柔而富有温度。

    咫尺的距离,可以看到那一双眸子的戏谑,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

    蔓宁宁盯着那一双眼睛,感觉心跳又加速了,脸红红的,有些烫烫。而且,最重要的是那舌尖已经探了进来,游走在她的口腔,似在吸允,噙住了她的舌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