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2:相遇
    蔓宁宁揉搓着手臂,看向那眼前的女子,一身火辣辣的黑色蕾丝短裙,配着一双黑色的高跟水晶鞋,短发至耳际旁边,看起来既性感又有个性,简直诱色绝美。

    “你...刚才撞了我,必须要对我道歉。”那性感女人再次开口要求,并上下打量着她。

    周围渐渐的观围了三三两两经过的路人以及员工,看向大厅中央的两名女子。

    蔓宁宁瞥了一眼围看的人,微微蹙眉,“这位小姐,我希望你可以先搞搞状况在指责别人。如果不是你刚才风风火火的进来,又怎么会撞上我呢?”

    “什么风风火火?刚才是你不长眼睛往我身上撞,不赔礼道歉也就算了。居然还这种态度,也不知道你是不是雷蒙集团的员工。如果,你是这里的员工的话,那么,你就等着被开除吧。”.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不是这里的员工。”蔓宁宁挑了挑眉,忍痛一笑,手臂上越来越火辣,眼角轻轻的瞥了一眼,居然发现手臂上已经渗出了血丝。

    那性感女子顺着她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自己跨在肩膀上的金色小包,尖润的拉链上沾许着少少的血,眸子里慢慢的迷上严恶,“你知不知道这个包有多贵啊?”

    蔓宁宁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到底是什么女人嘛!

    明明是她撞上她的,偏偏反过来说她。现在,她明明知道她的包划破了她的手臂,却还是那么理直气壮。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那些都不过是看好戏的人。

    “发生了什么事情?”

    低沉如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围观的人群随着那声音而仓促离去,仿若他们刚才只是经过而已,现在各做各的事情去了。

    “杨杨,你来的正好。这个女人居然弄坏了我的包,你看......”性感女人一见到从身后走来的男子,立马撒娇着走过去,修长曼妙的扭着身姿。

    蔓宁宁轻蹙着眉,明白这个事情已经说不清又理不清,尤其是碰上这样的女人,想了想还是离开吧!

    “站住。”

    怒气中带着嗲音,那性感女人蹬蹬的跑了上来,拦住了打算离开的蔓宁宁,“你难道就想这么逃跑了吗?我的包,我的精神损失费,你打算怎么赔?”

    “亲爱的,到时候我帮你买一个吧。我看这位大婶也赔不起,算了。”如魅的音调邪邪的开口,带着几丝傲然的笑意。

    蔓宁宁愣了一下。

    什么?

    她什么时候变成大婶了?

    心里没来由的一恼,蔓宁宁转身看向刚才说话的男人,冷笑:“大叔,麻烦你说话注意点......”

    后面的话,已经卡在喉咙了,蔓宁宁盯着遥遥一段距离的男人,眼中闪过不可置信,妖治而又俊美的脸,蓝色如魅的眸子,修长俊朗的身姿,优雅高贵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如高高在上的王者。

    居然是他!

    那个晚上差点......

    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在这里遇上他,总以为那个晚上已经成为一个过去式。甚至,自己一直不停的对自己说,那是一场梦,仅仅是一场梦而已。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终究还是见面了。

    “你刚才叫我什么?大叔?”

    男人的唇薄薄一勾,笑意散发着傲冷。

    危险的气息在鼻息间弥漫开来,蔓宁宁感觉自己的心被抽了一下,还是按捺住那狂跳的怒意,“难道不是吗?我怎么看都感觉你长的很大叔。”

    蔓宁宁挑着眉,说着违心的话。

    不可否认,他真的是长的妖孽一枚。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她都被他喊成大婶了。难道,她就不能喊他大叔吗?

    “你这个女人,真的很没有礼貌,你可知道他是谁吗?”那性感女子的口气嗲然而又得意,美丽的手握上杨少的肩膀,冷冷的看着蔓宁宁。

    杨少睨了一眼那一双握在自己手臂的手,不动声色的抽出,微微上前了一步,薄唇一牵,笑道:“难道你见过有我那么帅的大叔吗?”

    他笑,笑的冷然而又魅惑。

    也许,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从那一晚之后,他们可以以这样的方式见面。

    这个女人上次没有能够得到真是一场失策,但是谷雨岛的一幕,他深深的记得。显然,这个女人也不过如此。居然那一晚还装什么清高,无视他的金钱和一切。

    蔓宁宁避开那双蓝色的眸,淡淡开口:“我没有功夫来跟你闲谈这些事情。另外,我希望我以后都不要在看见你。再见。”

    “等等。”

    杨少冷冷的出口,眸子如深如魅,凝着眼前这个一身淡雅白裙的女子,“你刚才说什么?”

    蔓宁宁感触到他逼近的气息,心不由的提高了许多。这个男人总不会有什么暴力吧?这里可是有名的集团,一旦发生暴力想必也会有保安来阻止的吧?

    “你有种把刚才的话重新在说一次。”

    他的炽热的温度无声无息的扑在她的脸上,盯着她铺开来的睫毛,又长又密又黑,如洋娃娃一般的微颤着怜爱。

    外面的雨依旧下着,似乎没有打算停止的意思。

    奢华的灯光照下来的柔色,只是让杨少的脸沉了一沉,这个女人不知道是自以为清高?还是玩的什么阴招?不管怎么说,可从来都没有一个女人敢这么对他说话。

    巴结都是一种奢望,更何况是这样的态度,这样的直白。

    “我刚才说.......我希望永远都不要看见你了。”

    蔓宁宁抬着明洁的下巴,鼓起勇气冷冷的说完,立马转身仓促而逃,雨密密麻麻的落下,她却还是优雅的撑开了雨伞,往雨中走去。

    雨中的风吹动着她白色的裙子,黑色的发,越来越迷离的背影。

    杨少看着消失在雨中的身影,手握的越来越紧。直至被一双柔软的手握住,女子的怒意带着撒娇的意味在旁边溢出,“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啊?居然这么无视我。”

    “哼!”

    性感少女有些愤恼,却又不敢像泼妇一样。

    杨少瞥了性感女子一眼,漆蓝的眸里是嗤血的狂野,“怎么样?”

    “什么?”

    性感少女愣了一下,这一句话完全是没头没闹的一句。

    “没什么?”

    他突然莫名的一笑,这个女人他要定了。

    一定要狠狠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