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10:相信
    “俊云哥哥,没想到真的是你。”少女的清脆声随着推开一道玻璃门而荡动着叮当,发出细脆的动听声。只见一个模样不过才二十岁的女孩穿着一身可爱绿色裙子,搭配着一双细跟,活泼动力。

    “芸芸,你怎么在这里?”

    俊云看向进来的少女,疑惑的问道。

    芸芸看了看蔓宁宁,唇边浮现一缕似有非有的笑意,大大的眼睛又转移到俊云的身上,“俊云哥哥,我还以为你跟谁一起吃饭呢?原来,又是她。”

    “芸芸,别乱说话。”俊云的声音不重,却足以让芸芸感受到语气中的不悦。

    “俊云哥哥.......我......”

    芸芸还想说什么,只见外边又进来了一个女人,年轻高贵,仅仅是穿着一条黑色蕾丝的短裙,黑色时尚的高跟鞋,就让人感觉冷艳。

    一头波lang式的长发存托着精致美丽的容颜,眸子漂亮,眼尾是丝丝缕缕的妩媚,紧紧地盯着蔓宁宁,妖红的唇浮现的是满满的冷色。

    “潘琴姐姐......你怎么也跟过来了呀?”芸芸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潘琴,向俊云吐了吐舌头。

    潘琴睨了一眼芸芸,目光落在俊云的脸上,淡淡的问道:“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认为我没有必要解释的那么多。”一双被映着火光的眸子静静的看着潘琴,俊云白皙的脸色微微有些红,不知道是红酒的缘故还是那西餐桌上的烛光,更加迷离高贵。

    “你就是为了她?”潘琴将手直直的指着蔓宁宁,心有不甘,,倔强的眸子淡淡的雾上一层迷蒙,“伯母特意邀请了我跟芸芸,我还以为你会在家里等我们。可是,你却在这里陪着这个女人?”

    “潘琴,我跟你之间一直都是朋友而已。”

    俊云认真的看着她,脸上没有半点玩笑。

    的确,潘琴何曾不知道自己唱的是独角戏而已。当初,知道他们在一起的消息,她恨的立马告知了俊云的母亲,煽风点火那是必然。

    甚至,事实证明伯母是偏向她。

    一年的出国,一年的协议都不过是障眼法。俊云出国的时候,她立马让自己的父亲安排的手续,一起跟着出国,目的很简单总以为遥远的距离会让他们的爱情变质。

    一年的期间,她一直陪着他。

    可是,他的温柔似乎一直都不属于自己。

    不管怎么样,她潘琴想要的东西必须得到。

    所有的一切,来日方长。

    “潘琴姐姐,我们先走吧。”

    芸芸拉了拉潘琴的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看着眼前的局面忐忑不安。

    潘琴的视线落向蔓宁宁,清澈的眸光让她看的厌恶,冷冷笑道:“既然,你们吃的那么lang漫,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踩着高跟鞋往外边走去。

    “喂,潘琴姐姐,等等我。”芸芸立马追了出去。

    空气顿时冷了下来,蔓宁宁低垂着眸,修长的睫毛如翅膀一般在低垂中绽开,映着光线,动静美丽。

    “宁宁。”

    俊云站起身,走了过来,动作温柔俯身在蔓宁宁的面前,将她白皙干净的脸捧在手心上。蔓宁宁抬眸看见的是俊云脸上的认真跟深情,唇边突然浅浅一笑:“俊云,你不必跟我解释什么。也许,今晚有什么误会。但是,我相信你对我的感情是真,足够了。”

    蔓宁宁双手抱上他的腰,闻着属于他的味道。

    温柔的手拂过她的发,俊云的眼中浅浅的笑意绽开,怜惜的说道:“傻瓜。”

    他的气息很好闻,蔓宁宁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从他怀里抬起头的时候,看着刚才那个拉小提琴的男孩居然愣愣的站在原地,脸上红彤彤的,非常可爱。

    俊云摸了摸那小男孩的脸,回头看向蔓宁宁,浅浅的在鼻尖处吻了一下,轻声说道:“你吃饱了吗?如果没有吃饱,不如在点一些吃的吧!”

    “很饱了,我想回去了。毕竟,你也知道明天我的工作职责又重了一些。我可不想让我的老总失望,另外你可不许为了我跟马总说什么照顾一类的话。不然,我会不高兴哦!”

    “一切都听你。”

    声音存荡在耳边的温柔。

    马路的灯光绚丽的闪烁,俊云看了一眼早已经浅睡的蔓宁宁,心疼的握紧了手心里的手。

    许是那一份力道,蔓宁宁突然醒了过来,眼中还呈现着睡意,“我怎么睡觉了呀!”

    “我看你到家后早点睡觉吧!”

    俊云将她的手放在脸上轻轻的摩擦,温柔笑道。

    “对了,如果伯母知道你没有陪她,而是在陪我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不高兴啊?”这个问题蔓宁宁刚才就很想问了,纵然心里明白一年出国回来后,也未必能够得到老人家的喜欢。

    但是,心里还是顾盼着可以让他母亲喜欢自己。

    “不会。”

    他说的很简答,似乎并不想让她担心。

    当车子停下的时候,俊云侧身拥住了她,幽幽的灯光透过车窗照了进来,将眼前的女人看起来遥远而迷离,他薄薄的唇靠在耳边,轻轻的吻上,“记住,我永远都会跟你在一起。”

    蔓宁宁轻轻的点了点头,唇已经被覆盖上了温度,轻轻的啄了一下那一片柔软,一点一点,慢慢的探入其中,相缠缠绵,炽热的呼吸在鼻尖徘徊,渐渐加重,蔓宁宁紧紧闭着眼睛,只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变得瘫软,仿若在云里雾里,无法挣扎,沉沦其中。

    温柔的吻带着几丝霸道,一只手臂紧紧地揽住她的腰,越收越紧,蔓宁宁伸手环住他的脖颈,感触着离开的唇滑落在自己耳畔,炽热的呼吸那样的清晰。

    “俊云。”

    蔓宁宁的声音就像一只小猫咪一样的叫唤着,心里微微一荡,脸色潮红一片。

    “宁宁。”俊云的脸抚上蔓宁宁的脸,鼻尖对触着鼻尖,轻声说道:“宁宁,你真美!”

    蔓宁宁看着他眼中划过的戏谑,心里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拍他的手,已经远离了距离,装作愤愤的样子,“不理你了,我回家去了。”

    刚要去开车门,手被紧紧的握住,清香的吻落在的唇上,轻轻的啄了一下,“早点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