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6:刺眼
    深轮的天边,横挂着太阳。

    淡淡的光线折射在菱形的水池边上,中间的几道喷泉洋溢出五颜六色的彩虹。

    水池边站着一名紫色女子,秋风暖暖拂过的刹那,吹起女子的长发以及裙摆,悠悠扬起。

    “一年了,改变好多。”

    蔓宁宁轻声呢喃着,伸出白皙的手划过彩虹的虚像,隔开了喷出来的水。此刻的心里如那彩虹的颜色,期待着幸福,洋溢着兴奋。依稀记得一年前临别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水池。

    如今,旧地重游却改变了好多。

    “宁宁……”

    身后突兀的响起熟悉的呼唤,那声音清朗,带着磁性,异常好听。

    水面上浮现着若隐若现的俊颜,尽管,蔓宁宁想过一年后的重逢,想过n多次见面的场景。如今,一切都是想象之外。明明知晓他会在这里随时随地的出现。

    可似乎无法控制心里涌上来的兴奋。

    慢慢的,她转过身。

    阳光有些刺眼,淡淡的光渡在眼前修长男子的身上,他只仅仅穿着一套韩式休闲西装,却显得优雅而高贵。他的脸是一种毫无瑕疵的美丽,薄薄的唇渗着一丝笑意,深深的凝着眼前的女子。

    “宁宁,一年不见了。”

    俊云的眼里是满满的笑意,语气是毫不掩饰的激动,修长白皙的手拂过蔓宁宁滑落在脸侧上的发丝。

    蔓宁宁随着他的动作而有些红了脸,他们之间的爱情一直都是像水晶一般的透明,不过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都能够感受到心底的某一处微微的颤抖。

    “昨晚,对不起……本来想着能够早点见到你。可是……”

    “没关系。”

    蔓宁宁望着那熟悉而美丽的俊容,轻轻地摇了摇头,“只要你能够回来,我已经很开心了。”

    “我也是。一年了,真的很想你。”

    那清宁的声音落下的时候,蔓宁宁整个人突兀的被拥入了宽阔的怀里,熟悉的味道扑鼻而来。俊云的动作是一贯的温柔,声音在耳边再次响起:“其实,我很后悔。我以为一年会很短暂,可是我想错了,一年真的很遥远。”

    蔓宁宁颤颤的伸出手围上他的腰,笑道:“俊云,至少一年的付出。可以让你妈妈得到我们的认可,难道不是吗?”

    一年前的出国,不过是为了达成一种协议。

    如果,一年之后还是相爱。俊云的妈妈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在一起。

    “对了,俊云。你回来的事情阿姨知道吗?”蔓宁宁从他的怀里抬起了头,凝着那漆黑的干净的双眼,微微倒影出那一张属于自己的小脸。

    “我已经叫郭叔先回去了,今天我就只想陪着你。”俊云的声音轻柔而沉,薄薄的唇边荡着快乐,干净清爽。

    蔓宁宁幸福的眯眼一笑,转眸看向一处,“那我们老规矩,一样不漏。”

    “没问题,只要过山车的时候,你别哭鼻子就可以。”池面迎上来的风轻轻的吹起俊云额前的发丝,一双好看的眉,白皙的脸寸映的更加美丽。

    蔓宁宁看的有些入迷,痴痴一笑,语气里搀和着倔强,“你看着吧,我已经不会那么容易哭鼻子了。”

    不远处,一辆银灰阿斯顿·马丁正稳稳停下。

    “杨少,怎么停下来了?”

    副驾驶上的柔媚女子看向身边的俊美男人,疑惑的问道。

    杨少斜睨了一眼,没有回答,那一双狭长的蓝眸紧紧地落在五米之外的一处,不知不觉间唇边扬起一抹狠戾,漫不经心。

    真没想到一夜之后,这个女人居然投怀到别的男人怀里。

    真不知道那是她原来的本性?还是……

    女人真是很会善用-----欲擒故纵。

    不过,那男子背对着自己,看不真切。

    可是,她的笑颜如花却是真实存在,有些刺痛。

    “宝贝,晚上想去哪里?”

    杨少收回了目光,手臂一伸已经将副驾驶座上的女子拥进自己的怀里,邪魅的含上女子的耳珠,翻咬着,动作带着一味戏谑。

    “恩……别…别在这里……”

    柔媚女子轻推了一下杨少的胸膛,却舍不得他突然而来的暧昧,如火如茶,难以抵挡。

    他邪肆一笑,放开了怀里的女子,目光淡淡的从一处谅过,那原本相拥的男女早已经消失不见。

    “啊…我的裙子都湿透了呢!”

    蔓宁宁从海盗船走下来之后,无奈的看了一身早已经湿嗒嗒的裙子,抖了抖细小的水珠,看向站在身边的俊云,漆黑的眸子里满是笑意。

    “宁宁,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老规矩。”

    俊云提了提手上的外套,水珠顺下而落,滴在地上,顺势拂了拂已经湿了的发,那无意间的动作尽是优雅。

    游乐场里人来人往,一些少女都不自觉的看向那浑身湿透的年轻男子。

    尽管,看起来有那么点狼狈。

    可是,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一种赤裸裸的迷惑。

    一如梦幻中总想着能够在游乐场遇上白马王子一般。

    可是,当一些少女看到他的笑容只给那紫衣女子的时候,都免不了一阵失望。

    “那我们等下玩什么呢?不如玩……”

    蔓宁宁正思考着玩什么,手已经被大掌牢牢的握住,被眼前的男子牵引着往一处走出。

    “喂…俊云…”

    前面正是出口区,难道他那么快就想出去了?

    俊云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她,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你这个丫头,还想着玩。你瞧瞧你的裙子都已经湿了,现在已经是秋季了,万一你着凉了怎么办?”

    蔓宁宁揉了揉额头,嘟了一下红唇,“我不怕生病。因为,有你陪我。”

    “可是我会心疼。”

    四目相对,俊云的眸光那么深,那么温柔,柔的整个人都想要瘫软。

    蔓宁宁下意识的紧握了被牵住的手,“你生病了,我也一样会心疼。”

    夕阳淡淡的辉洒进来,攀沿着紫色的天花板,懒懒散散在整个客厅镀上一层光芒。

    “我先去帮你拿一件干净的衬衫吧。”

    蔓宁宁顺着那裙子的寒意而忍不住的一抖,揉了揉手臂。

    “不急,你先进去换一套吧。”俊云有些心疼的说着。

    蔓宁宁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