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3:误会
    杨少放开手腕,任由鲜血在空气中凝固,精赤的身躯缓缓而来,整个人的气息带着一层怒意,散发着,飘荡着,湿润的发滴答着水珠,浅浅的流淌在身上,划过肌肤。

    “刚才最后一句话,你有种再说一次?”

    薄薄性感的唇微微上扬,魅惑而搀和着危险,尤其是那一双蓝色的眸子透着冷冽和怒气,无法逼视。

    “我告诉你,你再上前面一步,我就要报警了。”蔓宁宁护胸的手越来越紧,身子尽量往后挪动着,直到后面根本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报警?”

    他笑,笑的薄凉而玩味。

    “我不开玩笑?”

    蔓宁宁挑了挑眉,轻蹙着眉,发丝披散在背后随着动作轻轻的晃动。

    “我也没有说你是在开玩笑。只是,我看你是不知道你们这一行的潜规则吧?”他步步而来,眼神酷冷。

    潜规则?

    “你……”

    蔓宁正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响起“叮咚”门铃声。

    杨少斜睨了身后一眼,眉宇间是一种不耐烦,目光又冷冷的射向床上的女人,灯光下的她美丽娇艳,却是倔强。

    如果这个女人能够温柔点,想必他们早已经进入了缠绵。

    “叮咚!”

    门铃再次响起,杨少哼了一声捡起地上的浴巾裹住下身,转过身径直往门口开门。

    白色的门打开的时候,射入走廊的明亮光线,斑斑点点的照在墙上。

    蓝色的眸子看向站在门外的两个人时,眼睛微微一眯,沉声问道:“你们半夜三更的做什么?”

    “少爷…我……”

    前台少女低垂着眸,手指紧张的转着圈,声音欲言又止。

    “少爷,对不起。小莉…小莉刚才不小心把房卡给弄错了……”

    前台经理赔笑着,一边用纸巾擦着额上的汗水,。

    “弄错?你们的意思是本少爷睡错了房间?”

    杨少的蓝光更加的深,慢慢的盛着若隐若现的火光瞥了一眼身后的房间,心底的某一处却是一种玩味的笑。

    显然,刚才房间里的那个女人是一场意外。

    只是……

    他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这个没有一点情调的女人?

    “少爷,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大意把房卡拿错了。”小莉的头低的很低,看不清表情,却能够感受到那紧张和害怕。

    “你们干的很好。只是,这种低级的事情你们居然会弄错?真不知道平时你们是怎么吃饭。”

    杨少扬起薄薄的唇,伸手拍了拍小莉的肩膀,盯着前台经理,“明天你们就可以走人了。”

    “少爷……”

    少女泪眼汪汪的盯着,楚楚可怜的样子。

    杨少淡淡的凝了一眼,酷冷一笑,“你们今晚就可以打包走人了。”

    说罢,洒然转身将门彻底的关上。

    幽暗的一室,床上的女人趁着他出去开门的时候,早已经穿上了衣服,坐在沙发上等着他回来。

    醉红的脸,怒意的眸,修长美丽的胴体包裹着一层白色的裙子,长发铺开的散着,美丽性感的女人写真版彻底的展现在杨少的面前,只听蔓宁宁幽幽的开口,“你打算私了还是等待法院通知书?”

    蔓宁宁理直气壮的盯着他瞧,双目相对却各自徘徊着心思。

    通知书不过是一种吓唬,她怎么会傻到真的上法院呢?不然的话,俊云知道了……依据目前的状况只有私了,用合同的方式签订他们之间的误会。

    杨少瞥了一眼手腕处的伤口,举了一举,挑眉:“随你,反正我也是受害者。”

    蔓宁宁随着他的动作,看向那深深地牙印,愣了一下,又故作镇定,“你懂不懂法律?那是自我保护?你知道你这样直接闯入我的房间,睡我的床后果是什么吗?”

    “不知道。我只是知道你当时光着身子睡觉,诱惑我。”

    他轻描淡写的说着,仿佛他才是真的受害者一般。

    “你…你先搞搞清楚。我开的房间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根本就管不着。”蔓宁宁瞟了一眼房间的挂钟,看向杨少,“这样吧,毕竟今晚的事情开端一切都是由你引起,我们谈判谈判,把刚才的事情私了了。”

    “私了?你打算怎么私了?”

    他反问,站起身从裤子里摸出一个奢华的钱包,修长的指腹划过十来张卡,停了停,将其中一张卡抽了出来,金色的卡在光线下折射着淡淡的芒光。

    “这里面至少有50万,当做私了的费用应该够了吧?”

    金色的卡随着手一扬,在低空中划过一个弧度,落在蔓宁宁的脚边。

    蔓宁宁垂眸看向地上金色反光的卡,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私了不就是想要钱吗?”

    他的声音是一种确定,蓝色的眸子魅惑而流转着玩味。

    私了就是想要钱?

    蔓宁宁忍不住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俯身将地上的金卡捡起,“有钱就是好,只是你以为钱是万能?想必你的智商也不低?拿钱砸人对于我来讲还真是无趣?”

    “嫌少?”

    他挑眉,声音魅惑至极。

    蔓宁宁摇头,看着眼前这个如恶魔般妖治的男人,看不懂他到底在想什么?明明已经明确的告知钱不是万能,却还是持着的用钱来私了。

    “这样吧,今晚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了。你…走吧!另外,今晚的一切你要当做没有发生。”蔓宁宁站起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今晚的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好看的眉宇轻佻,举了举已经凝固血液的手腕,意思明了,杨少冷冷一笑,有点lang荡,“这是一个证明,还有……”

    “还有什么?”

    “吻。”

    杨少的简单一个字让蔓宁宁愣了一下,原本绯红的脸色更加的红的离谱,下意识的抬起指缝划过自己的唇,又顺势感觉很恶心很嫌弃一般用手背胡乱的擦着,凌乱无比。

    “你在嫌弃?”

    声音冷酷,一双蓝色如冰封的眸子紧紧地一缩,杨少徒然起身走到蔓宁宁的面前,从上至下的角度正好看到美丽锁骨,随着呼吸而慢慢的起伏。

    “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得着我玩她们呢?你却嫌弃我?”他微微俯身,凑到了蔓宁宁的耳边,发丝垂落在肩膀处溢出的香味荡漾着茉莉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