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压迫
    前台少女凝着那消失不见的身影才蓦然发现给杨少的卡给拿错了…

    象牙白的门随着磁卡的感应而自动开了门,里面灯光幽然,弥漫着丝丝缕缕的昏暗。

    杨少反手关门,俊朗的眉目轻轻一蹙,往里面走去。

    女人的芬芳气味混合着酒精的迷香越来越浓,当杨少无意一瞥看到浴池里随意丢在地上的蕾丝内衣和内裤时,心里涌上一层怒气。

    难道,今晚准备的女人就是这种货色?

    按捺着心里的不悦,往内室走去。

    一张奢华宽大的床上正睡躺着一名女子,发丝披散在床榻边,身上盖着被子似乎已经沉睡过去。甚至,西式的长桌上摆放着一瓶已经见了底的红酒。

    杨少看着眼前的一幕,深蓝的眸子更加的深沉。这个女人真是也太大胆了?主人未到,她却自己享用着美酒,甚至还在床上睡觉?

    下意识的拿出手机正欲质问缘由的时候,蔓宁宁轻轻的呻*吟了一下,翻转了身,被子随着动作而滑落在床下,美妙的身躯彻底的暴露在外,雪白的肌肤在灯光下流淌着如玉般的光滑,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地暴露着女人神秘地带。

    手机已经拨通,传来的是手下恭敬的声音。

    杨少看着眼前傲人的身姿,愣了一下,一把按下关机键,彻底地隔离了电话一头的声音,薄薄的唇浮现玩味的笑意。

    或许,这是女人跟他欲擒故纵的手段?

    不管如何,他玩的也不过是一夜*情。

    既然,这个女人乖乖地躺在床上。那么,她会很难忘却今晚的良宵之夜。杨少心里想着,却还是满怀期待这个女人的滋味。

    唇边冷冷的笑了笑,转身往浴室走去,冰凉的水冲在身上的舒意让他心情开怀地看向横躺在地上的黑色蕾丝内衣,晶莹的水珠从脸上流淌而下的兴奋。

    渐渐地,水声关闭。

    杨少拿着浴巾慵懒的擦拭着湿湿的发,动作是洒然,是无意间让别人足够的迷恋。

    杨少赤足走向床边,幽幽的看向床上沉睡的女子,一头黑色秀发散开扑在枕边上,脸上的绯红透着娇媚,睫毛如蝴蝶一般安静的展翅,薄薄的樱桃小嘴轻轻的说着什么,一张一合。

    她此刻的模样如陶瓷娃娃一般的娇美可爱,然而,轻蹙的眉似乎很不开心。

    不开心?

    服侍他的女人,不该有这样的表情?

    脑海中浮现的是一张张美艳的脸孔幸福满足的笑容,记忆当中能够和他有过***的女人基本都会珍惜,希望可以满足他。

    甚至,可以多夜之情。

    而眼前这个女人无视主人也就算了,睡觉了还要无视主人的心情吗?

    心里怒和欲直直燃烧,杨少随意扔下手中的浴巾,赤*裸着完美的身姿跨坐在女子的身上,俯身霸道的吻上那一张樱桃小嘴。

    甜甜的芬芳直袭杨少的唇中,不知道是口腔里搀和着淡淡酒精的缘故还是早已经迫不及待。

    “嗯……”

    身下女子轻轻地呻吟了一下,双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肩。

    “果真是妖精。”

    杨少不屑的一笑,香脆欲滴。

    “俊云……”

    女子无声的溢出一个人的名字,紧抱的手又突然狠狠地推着他。

    杨少不悦,一把用大掌扣住了她的手腕,蓝色的眸子更加的妖治薄凉,手掌用力,女子轻轻地惊呼了一声,一双迷离的双眼微微睁了开来。

    魅惑的容颜近至眼前,薄薄的唇似乎铺天盖地的压住了自己的唇,狂野霸道,带着玩味,蔓宁宁直感觉自己有一种即将窒息的意思。

    为什么会窒息?

    昏沉的脑海里徘徊着这个问题?

    然而,那吻越来越沉,越来越痛。炽热的大掌抚摸着下腹,慢慢地慢慢地游移到女人的私密地带。

    “不行!”

    蔓宁宁惊呼了一声,潜意识的狠狠退离了他,思绪渐渐地变为清晰。

    由于,她的动作太过突然以至于杨少无妨,被推倒至床下,显得狼狈。

    “你这个女人?懂不懂拿钱做事的规矩?”

    杨少沉着一双蓝色的眸子,紧蹙着眉从地上爬起,精赤着身躯,怒瞪着蔓宁宁。

    “什么?我不懂你说什么?”

    蔓宁宁疑惑,看向眼前的男人,显然微微一愣,鬼魅绝伦的脸浮现着不满,深蓝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又似乎在打量。

    随着他的目光,蔓宁宁才垂眸看向自己的身体。

    “啊……”

    惊叫和恐惧在整个房间布满。

    “喂,别叫!”

    杨少用手捂住了蔓宁宁的嘴巴,心里压抑着丝丝缕缕的怒气,唇落在耳边,低沉的说道:“我命令你不许叫!”

    那口气霸道,透着压迫。

    然而,蔓宁宁根本就是无视他的命令,张嘴就是狠狠地咬住他的手。

    “放开!”

    杨少蹙着眉,俊气的脸的更是暗了又暗,怒火更加的盛。

    直至口腔处弥漫了血腥的味道,蔓宁宁才放了嘴,狠狠地盯着他,双手护胸,一副十足的护卫动作。

    “你这个女人有毛病吧?”

    杨少瞥了一眼,捂上手腕,鲜血从指缝处流淌了下来,低落在红色的地毯上,沉没消失。

    “活该。”

    蔓宁宁看着那红色的血液跟肌肤的显寸,眼神闪烁,微微侧了脸。

    “你……”

    杨少冷哼了一声,怒极反笑:“你难道不知道伺候本少爷用这种方式你的后果会很惨?”声音阴冷,沉的发冷。

    “你刚才说什么?伺候本少爷?你把事情搞搞清楚再决定谁的后果会更惨吧?”头撕心裂肺的疼,蔓宁宁甩了甩头,想将那一份疼痛丝丝缕缕的减轻。

    酒果然是催眠的好东西,却也是误事误身的东西!

    “另外,我还想提醒你一句。这个是我的房间,你…滚出去。”蔓宁宁毫不客气的下着指令,幽黄的灯光下脸上呈现着淡淡的红抹,娇嫩美丽,如绚丽的玫瑰。

    然而,他的那种语气那种态度,对于杨少来讲从来都不曾遇到过。

    从小到大,谁会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过话?

    这个女人看来是活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