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28:个性
    求婚的事情,成了热门的话题。

    蔓宁宁离开台上之后,直接去了后台,趁着杨少跟其他人谈话的瞬间,立马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走。

    来到停车场的时候,手腕被人抓住,蔓宁宁转眸对上那一双蓝色的眼睛时,不免心虚了一下。

    “你做什么?”态度并不是很好。

    杨少微微眯眼,将眼前的女人拥入怀里,声息炽/热的扑洒在她的脸上,“你这个小女人,居然敢从我的眼皮底子下逃走?”

    “刚才的一幕,我也很配合的表演完了。难道,留在那里还有什么事情吗?”闻着熟悉的味道,正是从男人的身上流淌出来,蔓宁宁侧了脸,想避开那淡淡的让人迷恋的味道。

    杨少微微凝神,浅笑从唇边噙着,真没有想到这个小女人,居然会那么的无情。

    “就算是表演,你也应该要配合到底才可以。”话语落下之后,杨少俯身将她打横抱起,坐进了车子,直接去了附近的奢华酒店。

    本来,杨少以为这个小女人一定会挣扎。

    没想到,居然任由他抱着来到了酒店,根本就没有的挣扎,吵闹。

    突然之间,他感觉三年来,熟悉的让人感到陌生。不过,既然她已经被他抓到,那么他就不会放手。

    奢华的房间,窗帘半开着,杨少走近之后,正打算将窗帘拉上,却没有想到蔓宁宁笑着说道:“既然想做,就怕什么呢?”

    啧啧,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胆了呢?

    杨少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真的想看看这个女人的脑中,想的到底是什么?还是说,三年的时候,她在这里改变了以为的羞涩?

    蔓宁宁对视着他,自己脱了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滑落在地上,美丽的娇躯渐渐的在杨少的眼中呈现。

    杨少站在窗边,微微眯眼,似乎不敢置信,这个女人,居然真的变得那么的大胆,大胆的真的让他感觉自己要喷血了。

    尤其是身体的某一处,已经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

    正当他要走上前的时候,蔓宁宁已经走了过来,娇媚的身躯只剩下一件半透明的内衣和内裤。

    隐隐的可以看到里面的诱人,真的让男人欲罢不能。

    蔓宁宁走上前,直接环住了杨少的脖颈,踮起脚尖,舌尖划过他的唇,主动的探入了他的唇里。

    感触着女人的火辣,杨少立马拥住了拥住了蔓宁宁的腰,另外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脑,深情的吻着,那么的狂野,炙热,燃烧了两个人的心。

    “恩...”蔓宁宁毫不掩饰的发出呻/吟,那么的放荡,以往的羞涩,早已经不复存在。

    没想到,三年真的让这个小女人改变了很多,以至于杨少的心,再一次的欲罢不能。

    不管她变成了什么样的女人,他都会爱她。以后,不允许她在自己的眼前离开,决不允许。

    吻,如同水深火热一般,让两个人真的沉沦了下去。

    杨少的手抚摸着她的后背,轻佻起她的内衣,慢慢的滑落了下来,露出美丽的酥/胸,在空气还微微颤抖着。

    “啊...啊...”蔓宁宁的呼吸急促了起来,感触着杨少的手火热的抚摸着她的肌肤,每一处划过,都燃烧了起来。

    直到杨少的手往下面探去时,蔓宁宁的舌尖从他的唇中离开,呼吸迷离,凝着那一双蓝色的眼睛,轻轻笑道,“我听说你三年不碰女人,是真的吗?”

    “你说呢?”他对视着,炙热的气息拂过她的脸。

    蔓宁宁再次一笑,说道:“如果这是真的,会让我怀疑你的能力。毕竟,三年...想必你...”

    “现在不就可以试一试吗?”他打横将她抱起,往床上一放,打量着女人的身躯,依旧娇柔美丽,“我要让你知道,纵然我十年不碰女人,我的技术一定会让你很满意。”

    话语落下,杨少的吻落了下去,亲吻在她的脸上,脖颈,酥/胸,每一处,激情更多的欲望。

    蔓宁宁的眸半眯着,呼吸早已经乱了方寸,手抚摸着隔着面料的胸膛,轻轻的解开扣子,露出精赤的胸膛。

    又顺势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慢慢的帮他褪下,可以感触到内裤里面的擎天柱,早已经蠢蠢欲动了起来。

    她的手探入里面,握上炽/热,感受着擎天柱在掌中,变得更加的硬挺,不安的转动着。

    炽/热,在柔软的唇中,呼出,杨少的吻越来越下,越来越热,一边已经脱下了女人的内裤。

    手指抚摸在饱满的双腿之间,轻轻的摩擦了起来,刺激着女人的欲望,那么的深沉,几乎都找不到任何的方向了。

    酥/胸,随着呼吸起起伏伏,杨少的手握手柔软,揉捏,坐着让女人更加敏感的动作,不停的爱抚着。

    蔓宁宁的呼吸急促,双腿不安的动了起来,主动放在了杨少的腰腹上,似乎想有更近的一步。

    随着手指的进入,缓慢的急促着蔓宁宁的兴奋,一波又是一波,那么的舒服。里面,早已经暗水蜜流,蔓宁宁的口中不停的发出娇嗲的呻/吟。

    杨少的手指,带着一丝的邪恶,不停的抽动,随后,慢慢的在女人的花房里面,搅动了起来。

    花瓣由于滋润,而变得更加的娇媚了起来,慢慢的绽放里面的美丽。

    “啊...啊...恩...”呻/吟,一波又是一波,尤其是手指揉捏着花房时,真的让蔓宁宁快受不了了。

    “怎么样?是不是忍不住了?”杨少的唇咬住了她耳珠,轻轻的磨牙一把的tian/弄。

    “我...我要...”蔓宁宁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心里的需求,双腿摩擦着他的腰腹,等待着擎天柱的进去。

    杨少看着她的急切,心里荡漾着欲望,将自己的偌/大顶上女人的花房洞口处,没有完全进去,而是将头部一点一点的推进,摩擦的感觉,搅乱了花房。

    痒痒的感觉,顺着他一点一点的进入,而特么的明显。

    蔓宁宁咬唇,明知道他在戏谑这自己。但是,还是不掩饰自己的需要,主动凑上前去,让偌/大更加的交织在一起。

    杨少的手握着她的腰,另外一只手抬起了她的腿,不再戏谑,而是直接进去,进入这一片娇嫩的地带。

    蜜水,顺着进入而被挤了出来,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杨少缓慢的耸动了起来,感受着摩擦带来的爽感,不停的刺激着两个人的更多的欲望。

    “啊...啊...啊...”蔓宁宁不停的发出呻/吟,迎合着每一次的撞击,一浅一深,让她无法自拔。

    身体,已经彻底的瘫软了下来。

    不管是谁,都不曾想到三年后,两个人再一次的重合在一起。

    精赤的身躯,压在蔓宁宁的身上,吻上她润泽的唇,让她早已经找不到任何的方向感,任由着他将自己一次又一次的进入最美妙的感觉中。

    而且,下身处的湿润,只会将欢爱,变得更加激/荡,硬挺,炽/热,总是让她情乱了起来。

    撞击,一下又一下而来,突然,杨少的手将蔓宁宁的腿曲到自己的胸前,用不同的方式进入,转换着姿势。

    滚热,还有酥麻,在蔓宁宁的身体里荡漾着,并进入了高潮,眼神迷离,只感觉撞击一点一点的被男人所吞噬。

    直到温热的液体,在身体里喷洒而出。

    蔓宁宁急促着呼吸,缓缓的平静了下来,感受到身体的温热缓缓的流淌着,杨少压在她的身上,没有将炽/热的一物退出来。

    三年了,她要补偿他的一切。

    偌/大的一物,轻轻的搅动着,蔓宁宁忍不住的从鼻息里发出呻/吟,脸色潮红,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疲惫,这是三年后的第一次疲惫。

    渐渐的,她在激情过后,浅浅的安睡过去。

    杨少凝着眼前的女人,一阵心疼,吻落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就这样压在她的身上,慢慢的睡去。

    睡梦中,杨少梦见自己跟小女人还在激情,不停的摩擦。但是,耳边去响起一阵尖叫。

    迷蒙的睁开眼睛,正看见蔓宁宁拿着手机,尖叫还在继续。

    杨少立马堵住了她的嘴巴,对视着她惊慌的眼睛,蔓宁宁挣扎着,直到杨少松开了唇,不悦的问道,“出什么事情了?居然让你这样尖叫?”

    “我忘记去接我亲爱的了。”她立马推开一头雾水的杨少,走到床下,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

    “你刚才说什么?你亲爱的?”杨少回味着她刚才的话,眼中闪过黯然,难道这个女人离开他之后,另外已经有了男人?

    怪不得,怪不得现在那么的放荡了起来。

    “你愣着做什么?快点送我去接亲爱的。”蔓宁宁捡起地上的衣服,往杨少的脸上仍去,命令道,“快点。”

    衣服仍在头上,缓缓的滑落,杨少微微眯眼,这个女人到底是在想什么?自己去接亲爱的也就算了,居然还要叫上他。

    不对,他绝对不能让她跟另外一个男人有任何的关系,他要带着她,跟另外一个男人说明关系。

    杨少这样想着,立马穿起了衣服。

    车上,蔓宁宁的脸显得很焦急,总是呢喃着,“完蛋了,我这一次肯定要被亲爱的骂死了。”

    杨少坐在一旁,看着她的样子,心里一阵不悦,怒道:“从今天开始,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不对,从你第一次给了我之后,一直都是我的女人。现在,我不允许你想着另外一个男人。”

    “凭什么?”蔓宁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