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29:宝宝
    杨少将她拥住,不悦的开口,说道:“就凭我是你的男人,还有,我不允许你叫他亲爱的,你听到没有?”

    “难道,你还让我叫你亲爱的吗?”蔓宁宁怒道,“我告诉你,在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比不上他重要,知道吗?”

    “你说什么?”这一次,杨少彻底的怒了。

    这个女人居然将另外一个男人包的那么牢,难道,他在她心里的地位,已经彻底的没有了吗?

    “随便你怎么说...总之,我等下一定会让他好看的。”杨少的眼中划过恨意,既然他已经再次得到她,就不会再次的放手。

    蔓宁宁凝了他一眼,无奈的摇头,“你敢动他的话,你以后就真的见不到我们了。”

    “你....”杨少怒的发抖,却还是将身边的女人拥的更加的紧固,他倒是想看看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车子才开到了某一处的幼儿园中心时,蔓宁宁已经迫不及待的下了车,这让杨少彻底的生气。

    难道,那个男人是这里的老师?

    杨少带着一股恨意下了车,当视线落在蔓宁宁怀里抱着的小孩时,不由得愣住。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是小孩呢?

    难道,他们那么快就已经有了孩子?

    疼痛在心里蔓延,脚步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前面走去,只见,蔓宁宁抱着大致三岁的小男孩走了过来。

    长的超级的萌,还超级的帅。

    最不可忽视的是那一双灵动的蓝眸,很漂亮的眸子。

    那个脸,那个眼睛,怎么看着那么熟悉?还有那个笑容,笑起来真的好像一个人?

    刹那间,杨少突然明白了什么。

    因为,小男孩的笑容,美的有些恶魔的范,那是他小时候的招牌笑容,为什么这个小孩学的有模有样。

    问题是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见过。

    蔓宁宁走了过来,介绍道:“这个就是我亲爱的。”说完时,在孩子的脸上亲亲的亲了一下。

    “妈咪,这位是谁啊?”那语气有点像小大人一般,说着流利的一口中文,目光打量着杨少,“你...又是想要来追我妈咪的男人吗?”

    随着那一句话说出,显然蔓宁宁在这里,追求她的人看样子是比较多的。

    杨少看向蔓宁宁,心里不由得窃喜了起来,“宁宁,你告诉我...他是不是我们的儿子?”

    蔓宁宁浅笑,不语。

    只是,小男孩却不悦了,这个男人居然无视他,立马命令道:“妈咪,这个男人不合格,拉人黑名单。”

    杨少听着,不免要掉了下巴,这个小男孩,怎么比他还要恶魔呢?

    不过,杨少的心里已经有数了。尤其是刚才蔓宁宁的浅笑,就已经知道这个小男孩就是自己的儿子。

    只是,这让他的心内疚了起来。

    三年前,让她离开,却没有发现她已经有了身孕。现在,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还要抚养孩子,真的让他感到心痛。

    “我是你爹地,你难道要让你爹地也拉进黑名单吗?”杨少伸手,要去抱住小男孩。

    却不料,这个小恶魔,这么神奇,用手阻止,眼神居然还带着轻蔑,“妈咪,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没有品位的男人。”

    这一句话一出,蔓宁宁扑哧的笑了出来。而杨少几乎跳脚,没想到自己的种子,那么牛叉,可以说自己的老爸,没有品位。

    “臭小子,你好好看看,我是你的爹地,你居然说我没有品位?”杨少不顾小男孩的挣扎,从蔓宁宁的怀里夺过来。

    本来以为他会挣扎,没想到,他没有挣扎,反而乖巧了起来。

    “你说你是我爹地,那你就先给我去买蛋糕吧。”他命令着,简直人小鬼大。

    杨少一听他要吃蛋糕,立马点头,放下他,手指弹了一下他如同荔枝般的脸,说道:“乖乖,你就等着爹地。”

    很快,杨少买了蛋糕过来,递给小男孩。

    他伸手接过,并且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

    杨少听着,心里窃喜。

    没想到,这么就这个小子,就已经认定他了。

    正当他暗喜欢笑的时候,只见,那个小男孩的脸上划过邪恶的笑容,等杨少反应过来时,脸上突然一冷,一股浓稠的东西已经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蔓宁宁站在一旁,哈哈的笑了起来,看着蛋糕从杨少的脸上滑落了下来,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的狼狈。

    显然,杨少也不曾想过,自己居然会载在自己儿子的手上。

    小男孩笑的更欢,整个人如同小鸟一般,欢愉的跳跃着,“哦也,中了,中了。太棒了。”

    杨少无奈的叹气,抹过脸上的蛋糕,忍不住问道:“宁宁,这三年来,你就是那么过来的?”

    蔓宁宁耸了耸肩膀,走了过来,递上一张纸巾,“没有办法,谁让他是你儿子呢?”

    “好吧,我承认,他比我还要邪恶。”杨少用纸巾擦了擦脸,好笑又可气,突然,目光又冷了下来,看向蔓宁宁,“你刚才怎么不告诉我,你说的亲爱的,就是我们的儿子?”

    “你也没问啊。”蔓宁宁挑眉。

    杨少轻叹,也对,刚才来的时候,他的确没有问她。

    只是,刚才来的时候,他的心乱极了。可是,一看到这样的情景时,真的让他感到开心。

    后来,杨少带他们去了附近的酒店吃饭,饭后直接去了蔓宁宁的住处,小男孩的恶魔捣蛋,真的让杨少很难招架。

    回到家里后,蔓宁宁笑着问道,“你现在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会尖叫了吧?真的想不通,为什么孩子就不能像我多点呢?”

    “如果像你多点的话,难道,你打算让我们的儿子给别人爆菊花吗?”杨少邪恶的一笑。

    蔓宁宁白了他一眼,“不跟你说话了,晚上你就睡客房吧,我要跟儿子一起睡觉。”

    “不行,我们一家三口难得在一起,一定要一起睡觉。”杨少提议到,却没有发现儿子站在身后,狠狠的踢了他一脚,双手抱肩,“叔叔,你有没有搞错,能够让你来我家,就已经很好了。居然还敢跟我妈咪一起睡觉,哼哼!”

    “叫我爹地,不是叔叔。”杨少纠正着,只是已经被儿子华丽丽的无视,直接往主卧走进去,声音稚嫩传来,命令着,“妈咪,睡觉了。我要你给我继续讲故事。”

    蔓宁宁看了看杨少,无奈耸肩,“你就去客房睡觉吧。”

    “宁宁...”杨少喊了一声,只见,小女人都不理他,走进了房间,门被儿子给重重关上。

    他无奈的一叹气,走到了沙发边坐下,茶几上,摆放着好几本相册,封面上是蔓宁宁跟儿子的照片,笑容很大,让杨少突然感觉羡慕。

    三年的时候,他真的有很多的地方不了解这个突然降临的儿子。

    他拿起照片,轻轻的翻阅了起来,一张妖治的脸上,充满了笑容,一点一点的扩散。

    深夜。

    蔓宁宁哄着宝宝睡着后,走出了放门,正看见杨少在沙发上睡着,她轻轻的走了过去,拿起一条薄被,盖在他的身上。

    熟悉的容颜,熟悉的一切,让蔓宁宁感慨很多。

    本来,总以为他们就算是见面了。她也不会原谅他,但是,现在她发现有些事情并不是自己所可以控制的。

    就好比是对他再一次的沦陷。

    而且,她真的不希望宝宝一直都处于单身家庭的状态,她希望可以给宝宝一个良好的坏境。

    淡淡的一笑,蔓宁宁转身时,腰腹被人圈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人横抱在怀里,往客房走去。

    “喂,你有病吧?宝宝还在睡觉呢?”蔓宁宁轻声说道,挣扎着。

    “别动..一会就好。”杨少将她抱进房间,一关上门,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上了蔓宁宁的唇边,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娇/躯。

    火热渐渐的涌涨,蔓宁宁感觉自己已经再次的沦/陷下来,杨少的手抚摸着隔着面料的酥/胸,另外一只手抚摸在她的双/腿之间。

    “恩...不要..宝宝...”蔓宁宁阻止着,可是,杨少的舌尖已经在她的耳边呵着气,一只抚摸在双/腿间的手突然从后面的裤子探入,捏着她性感的臀。

    “啊...啊....”蔓宁宁极力控制着自己,担心发出的呻/吟,会惊醒宝宝,可是,他的抚/摸,真的让她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

    杨少很满意的亲吻着她,眼中有着恶魔的笑容,吻着她迷/人的/双唇,舌尖诱/惑着她更/深的欲/望需求。

    “唔...唔...”从鼻息间发出如猫咪般的呻/吟,蔓宁宁的呼吸变得急促,感受着杨少的手从游/移到了她的双/腿之间,拉开她的裤/子,瞬间滑落了下去,露出修/长的美/腿,手指把玩了起来,从里面已经流/出蜜/水,晶莹透/亮。

    蔓宁宁被杨少吻着,瞬间,发出一种激/荡的呻/吟,尤其是杨少的两根手指进入了私密地带时,轻轻的搅动了起来。

    她不由得夹紧了/双腿,感受着那一种爽/感,在全身上下流/淌着,直到杨少的手指从她的私/密/处拿出后,将她放在了床上,脱去她身上的衣物,连带自己的都脱/落在地上。

    书房的灯,没有开,只能借着外面的光线来看女人的身/躯,眼中有着狼一般的贪/婪,晶莹的肌肤被外面的光线映着,早已经是一种粉色,充满了女性的魅力,还有属于她现在张扬的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