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30:恶魔
    这样的身躯,真的让人欲/罢/不能,杨少直接压了上去,吻住了她的酥/胸,另外一只手揉/搓着,手指波动着美丽的红色。

    熟/络的技巧,让蔓宁宁忍不住的一荡,呼吸变得激/烈了起来。

    杨少顺着她的酥/胸,一路往下,舌/尖的tian/弄,无声无息的挑/逗着身下的女人,美丽的娇/躯绽放着美丽的色泽。

    “啊...啊...啊....”蔓宁宁咬着唇,感受着杨少的tian/弄,越来越荡/漾,有一股热流,在血液里兴奋了起来。

    杨少的曲起她的双/腿,微微分开,舌/尖火热的摩/擦在花房处,里面的水一直不停的流了出来,一点一点的探了进去。

    “啊...啊...杨...少...我...”声音已经变得含糊不清,蔓宁宁极力的控制着声音,可是,依旧无法抵挡那一种强烈的欲/望。

    甚至,这样的搅动,真的让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很痒,痒的酥/麻,整个人都变得软绵绵了起来,整个人,就好像触电了一样。

    “啊...恩...啊...”蔓宁宁的双/腿被杨少分的更加的开,而她也微微配合着,迎合着火热,让那种刺/激感更加的涌/涨。

    杨少的吻着属于女人的芳香,深深的吸允着,不停的摆动着,进入里面让人销/魂的世界,水流的更加的肆/意起来了。

    “不要了...我....”蔓宁宁话语说到一半,又高/呻了起来,腿/分开,杨少的舌进入的更深,仿佛在填满三年来的虚空,让她的身体变得潮/潮/火/热。

    一种欲/望,已经在她的身上燃/烧了起来,脑中一片空白,身体软的几乎没有任何的力气,就连抬手的本能,都已经做不到了。

    舌尖,搅乱着花房,身体里面的血液/流转着阵阵的酥/麻,蔓宁宁的脸色潮/红,唇变得更加的润/泽/诱/人,双眼迷离。

    “我...我要..我要...”她求着,无法控制的求着。

    最后,杨少放过了她,离开了她的花房,精赤的身躯压在了她的身上,火/热的一物直接进入了她的火/热。

    “恩...啊....”蔓宁宁的身体随着他的进入而颤抖了一下,思想变得更加的迷茫了起来,如同进入了软绵绵的地方。

    “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杨少看着她,低低的笑了起来,“我告诉你,今天我一定要狠狠的要你,偿还三年的欢/爱。”

    “不...”蔓宁宁呼吸急促,胸口起起伏伏,声音含糊不清,“不要,我...当初,是你让我离开的。”

    的确,那一次是他让她离开。但是,还不是因为看见她跟俊云的亲/吻,才会冲动,现在想起来真的让他感到很后悔。

    “可是,你是自己先背叛我的。”杨少抬起她的腿,分的更加开,挺起了腰,狠狠的进/入,低沉开口:“如果,当初你不跟他亲吻,我也不会这样。““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蔓宁宁咬着唇,承受着他的撞击,一次有一次,偌/大的一物在她的身体里变得越来越膨胀了起来。

    甚至,杨少的舌尖不停的在她的耳边呵着气,酥麻的感觉在她身上,如同触电一样,几乎让她颤抖。

    随着那种肉感的撞击,让蔓宁宁的呼吸变得炽/热了起来,声音极力的装作生气,“三年了,我恨你整整三年了,我真的很恨。”

    “小女人,这一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杨少的不停的进入着,让蔓宁宁变得更加的激/荡了起来,索/要的旋律缓缓的动了起来。

    “啊...啊...恩...”蔓宁宁的手环住了杨少的脖颈,感觉自己已经无法控制一般的失去理智,只想要得到更多啊。

    “你知道吗?三年了,我一直都很想你。如果不是那一次,你跟俊云在车上亲吻,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杨少的耸动加快了不少,却也说出了心里的话。

    蔓宁宁在刹那间,明白了一切,闭上眼睛,泪水从眼角流了出来。

    没想到,这样的离开,都不过是因为爱情。

    只有深爱了,才会那么的在乎吧?

    其实,她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至少三年了,这个男人的心一直都在自己的身上,也许,这一切都是值得。

    “你现在终于知道了吧?”杨少的唇摩/擦着她的脸,偌/大的一物,一次又一次的进入,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的诱/人,让人欲/罢/不能。

    “啊...啊...恩...”随着杨少的欲火,蔓宁宁被他带动着,双腿曲起的更加的高了,而他也更加的猛烈进入她的幽/深,水从里面流淌了出来。

    唇变得更加艳红了起来,发出性感,让人蠢/蠢/欲/动的声音,因为耸/动而颤抖着她圆/润的酥/胸,带着情/欲,散发出一种女性的嫣然气息。

    甚至,才不过是几分钟的时候,杨少就已经转换了不少的姿势,映着外面的光线,将女人的身躯变得迷人。

    “我不行了...我...”蔓宁宁感觉自己的已经被送到了九霄云外一般,让他的进/入,变得更加的舒服,更加的爽/感,“宁宁...以后我们就好好在一起,不要在分开了。”他一边占有着,一边轻声开口,酥麻的感觉从私/密/处,流转着,让蔓宁宁发出亢奋的激/荡。

    男人的呼吸变得粗重了起来,喷洒在蔓宁宁的脸上,不知道是不是他带给她的快意,还是因为刚才的话,让蔓宁宁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三年后,这是她真正的哭泣。

    因为,自从离开他之后,她就让自己不要在哭泣。但是,现在,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让外流淌着。

    杨少看着她,心里只会更加的心疼,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深深的贯/穿着她的深处,让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跟他紧紧的融合在一起。

    这样的姿/势持续了几分钟之后,杨少将她轻轻的抱起,坐在了他的跨上,两个人紧紧的拥着,这样的方式,只会让两个人更加的紧贴在一起。

    “舒服吗?”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双手握着蔓宁宁的腰/腹,让她一次又一次的坐下,几乎让蔓宁宁感到疯狂。

    她瘫软的将自己的脸贴上他的肩膀,突然狠狠的咬住,鼻息里全是他的味道,还有薄/薄的汗水气息,透着魅/惑和性感。

    杨少为了两个人更加的舒服,将手托起了她臀,上下的抛动,摩/擦的快感,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此刻,蔓宁宁已经彻底的忘情,牙齿咬着他的肩膀,任由他的进入,动作是熟悉的狂野,越是这样,越是爽/感,不停的发出呓语。

    直到温热的液体的从身体里喷洒而出时,才停止了动作,两个人的呼吸交/织着,房间里荡着激/情的暧/昧,那么的明显。

    两个人很久都没有这样在一起过了,蔓宁宁瘫软的躺在了床上,依偎在他的怀里,就这样,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起了过往。

    渐渐地,在不知不觉中,两个人都熟睡了。

    “坏蛋,举手!”天色才刚刚亮,就被一道声音所惊醒,杨少迷蒙着眼睛,微微眯眼看向闯进来的人。

    只见,小家伙一脸防备的盯着他,手中拿着一把机关枪,向他扫射,一般喊着,“坏蛋,快点举手,放开我妈咪。”

    杨少无奈的笑了起来,推了推身边的熟睡的女人,蔓宁宁轻轻的呻/吟了一声,揉揉眼睛,看向一处时,脸立马红了起来。

    “亲爱的,你怎么会...”蔓宁宁突然不知所措了起来,一脸的抱歉。

    因为,三年来,小宝贝一直都是跟蔓宁宁睡在一起。现在,他的生气也是正常,担心妈咪会被别人抢走。

    “妈咪,我来救你了。”小家伙一脸的正经,目光狠狠的看着杨少,蔓宁宁无奈的开口:“亲爱的,你现在能不能先出去一下,让妈咪处置他吧。”

    “真的吗?”小家伙的眼中是满满的疑惑,想了想开口,声音稚嫩,“那好,妈咪,我就在外面等着你。”

    随后,他转身走了出去。

    蔓宁宁正打算继续闭上眼睛的时候,小家伙又走了进来,一脸的认真,“妈咪,要快点啊。”

    “好...”蔓宁宁应了一声,跟杨少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昨晚,舒服吗?”杨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蔓宁宁白了他一眼,“反正,很累。”

    话语落下之后,她打算站起身,穿衣服。

    可是,杨少圈住了她的腰,问道:“你干嘛?”

    “起床啊。”蔓宁宁下意识的说道,“不然,小家伙又来闹了。”

    “不行,你要先通过我这一关。”杨少抛起被子,亲吻在她的身/体,被子里面弥漫着昨晚两个人的暧/昧去气息。

    “恩..啊...你干嘛?”蔓宁宁的双/腿不安的动了一动,被杨少抓住,从下身处传来潮/湿的感觉。

    “恩...恩...”蔓宁宁无法承受早上的欢/爱,尤其是杨少用舌/尖再次的袭/击着她的花/房,深深的吸/允着里面的蜜/水。

    想必,他自己已经承受不住了吧。

    很快的,压在蔓宁宁的身上,在被窝里进行着一切,欢/爱,耸/动,酥/麻,几乎让蔓宁宁舒/服的要死。

    但是,宝宝还在外面,两个人只能草草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