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霸道首席进错房 > 231:婚礼
    穿了衣服,蔓宁宁走出去的时候,宝宝正坐在电视机前,认真的看着电视,一看见蔓宁宁从房间出来时,立马从地上坐起来,跑到蔓宁宁的面前,问道:“妈妈,里面那个坏人,你把他给干了吗?”

    “干了,干的累死我了。”回答的不是蔓宁宁,而是杨少。

    他已经穿好衣服,从里面走出来。

    蔓宁宁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先看着孩子,我给你们去做早餐。”说完直接,走到了厨房。

    客厅里,只剩下一大一小的男人。

    当蔓宁宁做好早餐,来叫他们的时候,只见他们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玩在了一起。以前,有不少男人追求过蔓宁宁。

    同时,也有不少的男人总是先从她的儿子下手。但是,宝宝每次都很讨厌这样的男人。

    但是,这一次不同,兴许这就是亲情吧。

    “好了,好了。你们的游戏该结束了。”蔓宁宁走上来,笑颜如花。

    宝宝看了一眼,立马站起身,走到杨少的后面,“你...背我去吃饭。”这是命令的口气,但是,杨少也是情愿的。

    三个人,难得在一起吃早餐,总感觉那是一种幸福,简简单单的幸福。

    “我想不如今天带孩子去见见我爸妈吧,自从电视上的播放之后,他们早已经打了很多次的电话了。”

    声音低低响起,杨少端着一杯牛奶喝了一口。

    蔓宁宁看了宝宝一眼,想了想,点头说道:“也好,反正迟早都是要见面的。”

    “你放心,以后我会对你,对孩子,都会很好的。”杨少的声音变得认真了起来,连带那一张美丽的脸,都是认真。

    “如果,你对我们不好的话。我跟宝宝一定会再次消失在你的面前,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这是实话,她不想爱情,总是受到伤害。

    吃了早餐之后,杨少带着蔓宁宁和宝宝去了一处私人别墅,显然,杨爸爸和杨妈妈已经知道他们会来的消息,已经在外面等着他们。

    蔓宁宁见过杨少的母亲,是一个很亲和的女人,却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不过,他的父亲是英国人,有着混血的面容,看起来比较严肃,却也不凡随和。

    车子在门口停下,司机开了车门,宝宝第一个急着下车,杨妈妈一看见宝宝的时候,脸上笑开了花。

    “伯母,伯父。”蔓宁宁下车后,礼貌的喊了一声。

    杨爸爸看了看蔓宁宁,满意的点头,“好好,不错,杨少这小子有眼光。当初我就听杨少的母亲说起你。没想到,这一见居然要等三年,真是把我们等的有点急了。”

    “不过,看到现在孙子都一起来看我了,我也算是开心了一把。”杨爸爸的说话方式,比较风趣,有着英国人的一种lang漫气息。

    据说,杨少的祖父也是英国人,祖母是中国人。所以,到了他父亲那一辈的时候,看起来比较混血。

    不过,杨少这一带的时候,混血的感觉就少了一点。只是,那一双蓝色的眼睛,依旧散发着不同的味道。

    杨少走到蔓宁宁的身边,牵起了她的手,笑着说道:“爸爸,妈妈,这一次我跟宁宁回来,是打算举办婚礼。”

    “很好,是该办一场婚礼,这个事情我早就跟你父亲说过。”杨妈妈很开心的走上前来,拉住了蔓宁宁的手。

    “放开...”宝宝走了上来,有点吃醋的样子。

    杨爸爸和杨妈妈看了一眼,笑了起来,立马走上前去,逗起了宝宝。但是,宝宝不是省油的灯,总是逗得他们开心不已。

    纵然是破坏,他们都感觉是高兴的。

    一个下午,几乎是欢乐浓浓的气息,让蔓宁宁感慨的感觉,其实,她这一次的路,走的是对的。

    至少,宝宝是很开心的。

    晚饭的时候,宝宝有点挑食,杨妈妈很细心的跟在他的身边喂着她。其实,蔓宁宁是知道,那不过是宝宝戏耍着他们,却没有恶意。

    直到晚饭过后,聊了会天,就彼此上楼休息。原本,蔓宁宁打算让宝宝跟自己睡觉。

    但是,杨妈妈希望宝宝可以跟她睡觉。后来,蔓宁宁也就随宝宝的意思,主要是一天的接触,让他们有了深厚的感情。

    而且,宝宝也是感觉新鲜,就跟杨妈妈一起睡觉去了。

    杨少拉着蔓宁宁回到房间后,两个人随意的洗了个澡,杨少看着小女人的身躯,又已经蠢/蠢/欲/动了起来。

    甚至,在浴池里,两个人就已经暧昧了起来。

    杨少吻着她潮/湿的身/躯,让蔓宁宁发出一声意/乱/情//迷的呻/吟,唇在灯光下很性//感诱/人,尤其是杨少的唇含住了她的蓓/蕾,让她的心慢慢的火/热了起来。

    只是,浴缸里面的水,是冷的,有一种火/热/缠/绕的感觉。

    “我...我们回房吧...”蔓宁宁急促着呼吸,直接被杨少抬起了双/腿,进入了花/房/深/处,随着动作而溢出浴缸里面的水。

    “怎么这里不好吗?”杨少轻声问道,一边缓/缓的耸动着,冰/冷的水,搀和着炽/热,只会让人更加的沦/陷下去。

    “我...我...我想要...“蔓宁宁直接承认自己的需要,而且,她已经没有这个必要去掩饰心里的渴/望。

    杨少轻笑,享受着女人身体里面的火/热,紧紧的包裹着他,一边亲在她的耳边,“叫..叫我老公,我就加快。”

    “老...老公...啊...”老公喊出声的时候,杨少加快了速度,不停的耸/动着,水花四溅,几乎让蔓宁宁找不到方向感,感受着身体里的鲜/嫩/不停的被摩/擦着,进入了人生中的高端。

    “舒服吗?”杨少低沉问道,声音暧昧,目光打量着女人因为高潮而起伏的酥/胸,随着动作,而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恩..舒服...”蔓宁宁昂头靠在浴缸的边沿,呼吸渐渐的困难了起来,而杨少听到那一句话的时候,已经低头含上了颤抖的酥/胸,让蔓宁宁发出嘤/呓声。

    水波不停的往外面溢出,蔓宁宁的发悠悠荡荡的漂浮在水面上,两个人的欢爱当杨少在蔓宁宁的身/体里喷洒温热的液/体之后,才离开。

    澡洗的也差不多了,杨少将女人抱起,用浴巾为她擦了身后,把她放在了床上,暧昧的光线下,女人的肌肤晶莹透亮。

    看着女人的性/感身/躯,让杨少无法抵挡,在蔓宁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杨少翻转了身,而他站在床边,直接从后面进来。

    “混蛋...“蔓宁宁突然骂了一声,毕竟,刚才已经把她给累坏了。现在,连休息的机会都不给她,又在继续。

    但是,身后的撞/击,却让蔓宁宁立马咬着唇,感受着激/荡,一次又一次,一阵又一阵,在女人的花房里,肆/意的纠/缠着。

    “恩...啊...”杨少听着蔓宁宁性/感的呻/吟,从后面握上了蔓宁宁的酥/胸,揉捏着,身子也慢慢的耸/动,一点一点抽/动了起来。

    蔓宁宁的手抓着被单,**的声音在交合时不停的发出,每一次的进入摩/擦出春/色绵/绵。而杨少的手不停的抚/摸着女人娇躯。

    “恩..啊..啊..啊..”蔓宁宁配合着身后的男人,摆动着臀,脸色已经变得更加潮红了起来,承受着撞击。

    这样的持续不知道已经有多少时间了,蔓宁宁急促着呼吸,声音含/糊,“杨...杨少..我不...不行了。”

    “你准备那么快就投降吗?”杨少的呼吸粗重,感受着自己的炽/热一物,不停的被紧致所包裹住。

    “老公...老公...我快不行了...”蔓宁宁投降了起来,渐/渐的耸/动缓慢了起来,感受到一股温热再次流淌在身体里面。

    当杨少的炽/热从她的身体里拿出来的时候,蔓宁宁整个人几乎都被瘫软的不行,软绵绵的趴在了床上。

    精/赤的身躯从后面覆盖上来,压在女人的身躯上,紧紧的抱着她,进入睡梦当中。

    第二天蔓宁宁起床下楼的时候,发现一夜的功夫,宝宝跟杨妈妈和杨爸爸的关系居然已经很好了。

    这是蔓宁宁感到惊讶,同时也感到开心的事情。

    只是,宝宝偶尔也会邪恶的调皮。不过这是孩子的本性,没有恶意。

    吃饭的时候,杨少正从楼下下来,杨妈妈看见他的时候,居然说起了他们的婚礼,而杨少只是感觉,只要蔓宁宁喜欢就好。

    一对恋人结婚,婚礼虽然重要。但是,最主要的是两个人的心,一定要互相的信任。

    三年前,就是因为不够信任,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蔓宁宁最终还是让婚庆公司办理,这样只是省事,方便。

    一个月后,雯杰迪和刑远蜜等人,特意从中国赶到英国来参加她的婚礼,当刑远蜜看见蔓宁宁穿婚纱的样子时,一直赞叹她的美丽。

    的确,新娘在结婚的那一天,真的很美。

    而且,那一天让蔓宁宁感到意外的是,如太太居然也来了。显然,那是杨少特意让人接过来的。

    如太太跟蔓宁宁说了很多的话,直到婚礼要开始的时候,蔓宁宁才含泪看了一眼如太太,拥住她,喊了一声“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