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26】先下手为强
    北方战事吃紧,北宁兵强马壮准备充分,大夏的人也是骁勇善战毫不畏惧,所以这场战争打了一个多月,却没有任何的输赢之分。大夏的军队强于北宁,却因为地理位置的限制,加上北宁龙盛这个镇国将军的存在,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当元邵这支援军慢悠悠地到了边界时,听闻周易风在两天前刚和龙盛率领的大军交战,双方死伤惨重。

    听说汝南王来了,周易风等大将急忙出南门迎接,然而在看到柳妙儿和秦水心后,众人着实愣了愣。

    “战场重地,怎么可以带上两个女人!”

    军队里有年轻气盛的不服这些从小养尊处优的王族贵胄,看到元邵扶着柳妙儿下车,就忍不住一阵不满。

    “闭嘴!王爷不是你们可以编排的!”

    身边的有资格的大将们谁不知道元邵的厉害,十四岁征战西胡,生擒西胡可汗萨摩多,十七岁只挑南疆,以一人之力,震慑南疆蛮夷,二十岁平乱蜀地,那场长江水上战役,如今还为众人津津乐道,这样的人,说是战神也不为过,岂是他们这些人能比拟的。

    老将压制住了新将,新将虽然不服气却知道这是王爷,倒是周易风看到柳妙儿出现,见她一脸疲惫满脸担忧。而其他人的注意力,全在那北宁公主身上。

    秘密行军一个月,到了边城却突然大张旗鼓起来,北宁公主如今被赐给汝南王的事众所周知,甚至传到了北宁。众人觉的最近北宁的军队似乎夹带着怒气,而那指挥大军的龙盛,看到大夏的军队,眼中掩饰不住的是浓浓的怒火。

    他们不明白,分明是北宁先挑起事端,该怒的,是他大夏的子民!他们如今见不得北宁的人,可元邵却把北宁的公主带来了。

    “王爷,这是?”

    周易风作为统帅,不得不将将士们的疑惑提出来。

    “皇上的意思。”

    元邵漫不经心的回答,却让周易风浑身一震。

    “那么皇上是说,让王爷主战吗?”周易风不知道元晟让元邵带秦水心来做什么,但是既然皇上让他来了,定是有目的的。

    此话一问,众人便紧张的看着元邵,元邵的本事大家都知道,但是没有人希望临阵换帅。

    “军心不可动摇,本王来只是了把北宁公主送回她该去的地方罢了,顺便解决一点私人恩怨,与战争无关。周将军,本王不进军营,只需进城。”元邵没打算参与这场战争,所以他来这里,算是为了执行一个命令。但是要说用一个女人做筹码,是周易风等人不屑做的,但是他的目的,只有龙盛。

    只要能抓到龙盛,找到解决水玲珑的办法,他的妙儿,才能安枕无忧。至于是否利用秦水心,是否卑鄙,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类。

    只要柳妙儿好,其他的人怎么样,与他何干!

    元邵说明白意思,众人也不再多说,将援军收纳,周易风亲自领着元邵等人进城,变成荀城乃是北宁与大夏最重要的通关城池,原本热闹非凡,只是战争一来,城里的人牵走了一半,那些没办法牵走的人,都躲在屋里,没打算出来。

    偌大的城池里很安静,元邵的马车刻意的朴素了,但还是引起了众人的观望,城门上的一切已经有人传出来了,大夏的百姓看着那被军队包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马车,窃窃私语。

    “听说,是北宁的公主。”

    “嗯,好像是的,刚才我家那口子刚从城门回来,说是我们的汝南王带着北宁公主过来了,说是让北宁公主回到她该去的地方!”

    “听说北宁公主美若天仙,真不知道王爷是什么意思。”

    “美若天仙又如何,敌国公主就是敌国公主。”

    有人惋惜,有人不屑,马车中的柳妙儿是听不到的,她现在没什么力气,舟车劳顿加上水玲珑越发浓烈的惊惧,让她虚弱更甚从前。元邵搂着她不住的给她输送真气,心中要生擒龙盛的决心更加强烈了。

    安顿好了一切,秦水心的院子依旧被官兵围住了,元邵还派了暗影过去,不让秦水心逃跑。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不对劲,秦水心一路上嚷嚷着要见元邵,却被元邵一次次的忽视。

    等安顿好了,暮色就开始降临了,柳妙儿和元邵用了晚饭,就偎在元邵的怀里看着军舆图,看着从大夏绵延至北宁的那一片广袤的土地,看着看着,拿着手中的炭笔,轻轻地,将大夏的边界扩大,最终,将整个北宁,划成了大夏的土地。

    “妙儿,军舆图很珍贵,不要胡闹!”

    元邵捉住她的手,紧紧地握着想要驱散她的冰凉。

    “是吗?我想不久后,这片土地就属于大夏了。”柳妙儿放下炭笔,靠在元邵的胸前,一双眼睛落在军舆图上,喃喃自语。

    她忽然记起,走之前收到凤陌灵的来信,说她和眠月生了一个儿子,决定将他培养成墨城一霸,并且告诉柳妙儿,皇上从墨城,拿了一千万两白银,不知做什么。

    不知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

    柳妙儿闭上眼睛,身心疲惫,元邵什么都没说,只是抱着她上床睡觉。然而在她刚睡着的时候,有人来报说是秦水心那边闹出大动静来了,有人夜袭。元邵神色一凛急忙起来,柳妙儿想跟过去,却被元邵阻止。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

    元邵倒没想到北宁的人动作这么快,飞身奔向秦水心的院子,留下几个侍卫和暗影保护柳妙儿。就在柳妙儿眉头紧锁不知该怎么办时,沉寂许久的水玲珑终于说话了。

    “柳妙儿,快走,这是声东击西!你别忘了,龙盛是知道你身边有暗影保护的人!”

    水玲珑声音有些尖锐,让柳妙儿面色一白。听着那边传来的嘈杂的声音,她突然就听见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风刃一袭黑袍飘出,将她护在身前,两个暗影立于身侧,拔出利剑,与那突然出现在院子里的四个黑衣人形成对峙之势。

    而小院的高墙上,一道身影立于夜色中冷冽非常,那双凌厉的眼睛看着柳妙儿,嘴角浮现的,是不可捉摸的笑容。

    龙盛!

    这张脸,她绝不会忘记!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容易就能进了边城,不对,荀城此时防守严密,龙盛是怎么进来的,并且看他的装束,似乎很熟悉,好像是某种盔甲战衣。

    糟了!

    今天在城门迎接我们的军队中,有人穿的不就是这种盔甲,当时元邵还介绍说,这是探查营的人,深入敌国内陆探查情报。难道,龙盛一早就混进了荀城的军队中。所以说,他可以利用探查营的令牌,轻易的进入荀城,并且,给大夏带来错误的消息。

    想到这儿,柳妙儿浑身一凉,看着那龙盛从天而降落在她的面前,她突然意识到,龙盛根本没有回到大夏,周易风等人对龙盛并不熟悉,就是那些老将,在战场上隔那么远看到的那个北宁的主帅,怎么就是龙盛了!

    她就奇怪了,当初那么严密的封锁,龙盛怎么就逃了出去,原来不是逃出去了,而是凭借他自己的本事,硬是插入了大夏的军队。

    不愧是北宁的镇国将军,如此心计谋略常人不能及,只可惜,秦水心是他的软肋,所以原本有大用的暗线在这时候暴露了出来,龙盛也算是聪明,没有直接营救秦水心,而是先下手为强,在元邵利用秦水心威胁他之前,要抓住自己。

    这么聪明的男人,怎么就,爱上了秦水心那样的女人呢?

    柳妙儿靠在风刃身上,抬起眼睑凉凉地看着龙盛,迎面而来的眼神是冰凉中带着杀气的,那种恨之入骨的目光,让柳妙儿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你不是水玲珑!”

    龙盛步步逼近,却在看到柳妙儿的笑容后,斩钉截铁的下了论断。

    真真是一个决定聪明的人,只可惜,栽在了一个不知珍惜的女人手中。柳妙儿微微眯眼,仰起脸,笑的越发灿烂:“龙将军当真好眼力,经过那么多事,我早已,不是水玲珑了!将军你却依旧是那个将军,那个在秦水心面前,卑微的如同尘土的将军!”

    柳妙儿笑的嘲讽,龙盛的眼中实不可驱散的怒火。

    “呵呵,怒了吗?将军,其实你和水玲珑,原本都是可以幸福的普通人,只可惜为了那遥不可及的梦,生生的葬送了你们的一生。将军你应该愤怒的,因为不管你怎么做,秦水心的心中,从不会有你的位置。就像水玲珑一样,不管她怎么做,不管她如何执着,某些结局,早已注定了!”

    经过这么久的时间,柳妙儿也算理清了水玲珑的思绪,她的执着,她的不甘,为的都只是一个人,而那个人,乃是北宁高高在上的太子,如今只等病怏怏的北宁皇上病逝就统领一方的秦冥寒。

    水玲珑的灵魂颤抖了一下,而龙盛看着柳妙儿,手中的剑,握的更紧了。

    这个世上的人,怕的不是达不到目的,而是一瞬间失去了全部的希望。

    “哈哈,果然是个伶牙俐齿的女人,只可惜,今日本将绝不会让你再次逃脱!”龙盛挥手,黑衣人蜂拥而上,侍卫和暗影门被龙盛带来的人牵制,风刃与龙盛缠斗在一起,柳妙儿退出风刃怀抱,看到龙盛眼中一闪而过的兴奋。

    黑夜中,一道伶俐的黑影从一旁的树荫中窜了出来,直奔柳妙儿去,眼看着就要成功,却只见屋内突然窜出以庞大的黑影,咆哮一声如同山间的猛兽,迅速的将那道袭击柳妙儿的黑影扑到,怒吼一声,一拳打下去。

    龙盛显然没想到还有一个人,面色大变挡开风刃的攻击就直奔柳妙儿而去,风刃没有追过去,柳妙儿也只是站在那儿,就在龙盛以为自己快要得手的时候,一道银光闪过,一袭白袍从天而降,灵剑一挑,龙盛手中的武器便被震飞,而那白袍身形一转,就将柳妙儿揽入怀中。然后一剑,抵在了龙盛的眉心。

    明月破云而出,月华当空,龙盛宛若看见天神降世,一出手便定了乾坤。额上一疼,当他看清那人的容颜后,被击晕了过去。

    元邵!

    原来他根本不曾中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