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167】公主与婢女
    密旨一到,柳妙儿愕然,而那内室前脚刚走,后脚秦水心就被送进了汝南王府。

    锦园不是秦水心能够进去的地方,所以元邵把秦水心安排在当初琳琅院,柳妙儿没想到前几日见过面的,如今,还得再见一次。

    “王妃,其实我们可以不用理会!”

    笼烟如此说,在秦城待了这么久,这个原本看着青魄就会脸红的小姑娘,如今已经明白了掩藏情绪,也看懂了许多的弯弯道道。

    不会理会多好!

    面的那北宁公主惹出什么幺蛾子来。

    笼烟如此想,柳妙儿何尝不想,只是秦水心既然进了王府两天,眼看着明日就要随元邵去边界,柳妙儿的一颗心,是揪着的。

    秋深了,中秋节刚过,柳妙儿却因为身体不适一直昏睡着,让元邵和元璟也没过好中秋节,如今元璟辞别,说是要出去寻找解救柳妙儿方法,而元邵则留下来,每天陪着她,生怕他一个不注意,柳妙儿就不在了。

    了远大师说,挂上佛珠会好一点,所以柳妙儿这几日挂了佛珠整个人轻松了许多,看着小明湖的秋季迎来了漂浮的黄叶,她握着元邵的手,郑重其事的说道:“你放心,我舍不得你们,我不会有事的,所以,你放心去。解决了北宁的事,我们才能安心。”

    柳妙儿苍白的脸有着苍白的笑容,应在元邵的凤眸中脆弱的似乎风一吹就消失了,他紧紧地抱着柳妙儿,想要带她一起,却害怕舟车劳顿,可不带她一起,他无法丢下她离开。

    “妙儿,我把你送到卿玉明府上,你看好吗?或者,去周易风府上,和海棠做伴。”元邵忧心忡忡,但是柳妙儿却不在意。

    “元璟走了,如果连你也不在,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元邵,其实我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尤其是在没有你也没有元璟的时候。所以我跟着你去边界!”说罢,柳妙儿觉的元邵还是没有放心,继续道,“这样一来,我就不担心秦水心半路勾引你了!”

    柳妙儿笑了,元邵却哭笑不得,他如今处在两难的境地,柳妙儿既然想去,他只能顺着她的选择,反正路上已经带上了一个女人,行军无需紧迫,多了一个柳妙儿,也没有什么。

    “好了,我答应你!”

    元邵搂着柳妙儿,温柔应下。

    “嗯,把蛮和风刃都带上!”

    “好!”

    一声温柔,让柳妙儿绽放出笑颜,虽然依旧面色苍白而透明。秋风中元邵将她抱得更紧,问她要不要在此之前去看一看红叶山的枫叶。

    枫叶吗?

    不了吧,我不应该执着于那里的关于那个人的记忆,王妃和皇上,本不应该有交集。

    她和元邵,如今在为了他希望的这张战争,奔波劳碌。

    元邵走了,进宫商量此次行军的细节和护送秦水心的部署,其实他早就有了想法,不过是进宫走个过场罢了。好些天没见着元璟了,柳妙儿让风刃去查查他到了哪儿,逢风刃回来,告诉柳妙儿小世子去了南疆。

    说是一定会想办法把水玲珑的灵魂给消灭掉。

    元璟还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了!

    柳妙儿忍俊不禁,心中担忧他的暗卫却知道无法阻止,她身子虚弱这时候就已经穿上了皮袄,裹着衣衫躺在屋子里的美人榻上,听桑榆汇报的关于琳琅元的情况。

    “王妃,太妃好几次好进去看看北宁公主,但是都被我们挡住了,而北宁公主一直吵着要见你,我们是不是要让她安静些!”

    青魂和青魄如今已经是城中的校尉,虽只是六品却掌握着一方守军,两个人不能跟着元邵做随身侍卫,所以元邵的小厮就变成了桑榆,而桑榆和竹心一样,机灵的很,不仅仅关注了秦水心的动向,还关注了太妃的动向。

    许久没见太妃了,柳妙儿偶然听说太妃现在在诚心礼佛,没想到不过这么一个多月,她还是奈不住寂寞出现了。

    太妃为了赵家的权力,可谓是殚精竭虑,但是她忘了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的元晟能容得下她赵家这一脉的外戚已经很不错了。她若是安分守己倒好,若是动作太大,真不知道会不会牵连元邵。

    想到这儿,柳妙儿拧眉,披上一件披风让桑榆陪着她去琳琅院,桑榆扶着她,穿过几道半月门和抄手游廊,越过荷苑外的小花园,眼看着琳琅院在即,柳妙儿却在院门口遇见了从静心园而来的太妃。

    见到柳妙儿,太妃愣了愣,但是随即走了过来。

    柳妙儿屈伸行礼,太妃急忙扶住了她,看着她苍白憔悴的脸,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

    “王妃身子弱,还是不要出来为好!这北宁公主是皇上赏下来的人,难道王妃你,还要把她也赶走吗?”

    太妃自然不知道皇上的密旨,就连朝堂上,也不过是听说皇上因为汝南王妃病重,把北宁公主赏给了元邵。众人都等着看戏呢,而这看戏的人之中,自然包括眼前这个看似一脸和善的太妃娘娘。

    只可惜,没有人知道事实。

    “赶走到不至于,只是过几天会把人送走而已!一个敌国的公主,我要怎么处置,王爷不会有二话!太妃许是见过公主,知道她美若天仙觉的足以牵制我吧,但是太妃别忘了,王爷是谁,堂堂汝南王若是在一个敌国公主面前连这点定力都没有,怕是早该死了!”

    柳妙儿笑了,言语中似幻似真,不过她说的都是实话,过几天,她的确会把秦水心送走,现在这样说,正好给大家造成一个错觉。

    秦水心的突然消失,不过是因为,她这个妒妇把人暗中处理掉了罢了!

    柳妙儿说的轻松,太妃却脸色大变,她看了柳妙儿一眼想说什么,却被柳妙儿阻止了。

    “来人,送太妃回静心园吧。”轻轻一挥手,旁边走过来两个侍卫,柳妙儿看着太妃有发怒迹象的脸,继续道,“太妃,汝南王府不是你兴风作lang的地方!太妃你是聪明人,为了你自己的性命,为了你百年之后会有一方坟茔安生,太妃你,还是好生礼佛为好!”

    说完,柳妙儿就让两个侍卫护送太妃回去,太妃气的浑身发抖却没办法发飙,绣袍一挥领着那战战兢兢的明姑姑离开了琳琅院。

    终于清静了!

    柳妙儿看着琳琅院,看着不远处熟悉的院墙和影壁,深深地吐了口气,突然想起,就是在这里,她和元邵越走越远,也是在这里,月如钩一袭红袍翩若惊鸿,却被一只羽箭折断了双翼。

    她记得,那时候纷飞的白雪中,他说,他会一直陪着她。

    而他,没有食言!

    成为她的儿子,她觉的,这是上天对她的眷顾,却不知道,是不是他所希望的。

    有些东西,没办法说出口,只能压在心里。很多事她看的清清楚楚,却只能装作糊涂,比如月如钩,比如元晟!

    站在墙下,柳妙儿不由的泪眼婆娑,一旁的桑榆递过手绢来,柳妙儿拭了泪,却听见琳琅院中传来一阵优美的琴声。

    琴声飘渺,宛如晴空一碧下飘动浮云,柔和婉转,将这深秋的肃杀掩盖。柳妙儿看着琳琅院的大门,似乎能看见秦水心那一抹绝色的身影,端坐在一把古琴前,轻拢慢捻,十指纤纤,弹奏着这空灵清雅的琴曲,泠泠淙淙,宛如站在松林中,听风吹过松针的声音。

    只是意境营造的太过刻意,连柳妙儿这种外行都能听出里面暗藏的焦急。

    如此刻意的琴声,又是弹给谁听?

    柳妙儿缓步迈入琳琅院,守门的侍卫依依让开,柳妙儿一脚踏入当先的堂屋内,秦水心的琴声,却戛然而止。

    “怎么是你!”

    话一出口,琴声的目的就完全暴露了。

    秦水心等的,恐怕不是她这个情敌!

    “怎么不能是我?公主殿下在我的府内弹琴,如此美丽的琴声我若不来欣赏一番,岂不是太不懂得附庸风雅了!”柳妙儿笑的灿烂,有些病态的脸上带上了红晕,倒显得分外的娇媚。

    秦水心眸光一沉,却面不改色,看着柳妙儿,笑了:“王妃还能听懂琴声,真真让本宫吃惊!不过王妃,本宫的琴声只需要弹给懂琴的人听,还请王妃你离开。不过我倒是奇怪,怎么王妃最近面色不太好,难道本宫的到来,对王妃来说,真的那么让你担心?”

    秦水心抿唇一笑,清丽无双的脸此时满是讽刺。她得到的消息,同样是皇上把她赐给元邵的消息,所以她不知道事情,只知道她很快就能接近元邵,很快,就能凭借她的才情和美貌,与元邵琴瑟和鸣。

    十年前的那场相见,元邵说她冰肌玉骨,有着雪女之姿。所以她这些年一直朝着他的话发展,只想等着有那么一天,她能够来到大夏,成为那个惊才绝绝的汝南王的女人。

    这是她的梦,如今,梦实现了,却不想,多了一个身份低微的女人。

    可就算她是汝南王妃,却依然改变不了,她曾经卑贱的事实,也改变不了,她回取而代之的事实。

    所以这一次,秦水心看着柳妙儿,居高临下十分怜悯。柳妙儿却只是摇了摇头,知道这女人经不得打击,招呼着桑榆准备回去。

    不过走之前,柳妙儿觉的,自己应该给秦水心一个提醒。

    “公主殿下,难道你,从没想过,有一个名叫龙盛的人,在深深的爱着你吗?”

    柳妙儿声音空灵,似乎想起了那天在皇家园林,龙盛被秦水心刺伤却依旧拼死的护她周全,那满眼的仰慕和情谊,柳妙儿看的清清楚楚。

    那么好的一个男人,为何,秦水心就看不到呢?

    “龙盛!哈哈,一个贱民提升起来的将军,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几分蛮力罢了!有些人始终有云泥之别,就像我和你一样,水玲珑!”

    秦水心嗤笑,柳妙儿却摇了摇头,走出琳琅院,不知秦水心的结果,是否与陈琳琅一样,最终,死无全尸。

    次日,元邵回来,领兵出发,因为是秘密行军,所以柳妙儿只能被蛮抱着悄悄地出了秦城。秦水心也被暗地里送了出去,待出了城郊,柳妙儿才坐上了马车,依偎在元邵的怀里,感觉着身体的异样。

    水玲珑,为何你的灵魂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