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25】以人为质
    见秦冥寒?

    柳妙儿愣住,水玲珑分明听到秦冥寒的名字都会一阵哆嗦,此时居然要见他?

    “为什么?”

    这是柳妙儿的疑问,她如今多少也猜到一些水玲珑的曾经,却还是希望水玲珑毫不隐瞒的告诉她。

    可是水玲珑给她的回答,永远都是一阵沉默。瞪了许久,柳妙儿没有感觉到水玲珑的存在,却觉的自己更加虚弱的时候,她也不能再在皇宫待下去了,召来那个一直跟着她的小太监,让他禀报皇上,说自己见了北宁公主,要出宫。

    小太监站在身后,听了柳妙儿的吩咐道:“王妃,皇上吩咐奴才,等你从福瑞殿出来就请你去琉璃亭,王妃如果体力不支,奴才这就去禀报皇上。”

    小太监中规中矩,柳妙儿听他这么说也不好多说什么,元晟找她,或许是为了刚才她说的有办法克制龙盛的事吧,示意他带路前往琉璃亭。

    小太监领命,走在柳妙儿身侧略后,让柳妙儿注意身体,不必着急。柳妙儿回头,看着小太监恭敬的没有丝毫逾越的模样,心中一叹。

    如今,她已经虚弱道别人都能看出来的地步了!

    水玲珑啊水玲珑,难道你的执念,就是和秦冥寒见上一面吗?

    柳妙儿不清楚,刚才抢夺秦水心簪子的时候耗费了大力气,此时走几步歇一下,原本一盏茶就能到的琉璃亭,她硬是走了一炷香的时间。

    琉璃亭内,元晟的奏折似乎已经批阅完了,此时正在贴身内侍的服侍下喝着茶,看到柳妙儿过来,嘴角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来。

    笑容轻柔,却不带一丝感情。

    “看来,王妃已经见过北宁公主了,那么朕是不是应该问问,王妃你见北宁公主为了什么?”

    如今两国交战,看起来与秦水心毫无交情的柳妙儿此时进宫见她,怎么想,都不是什么正常的事。

    元晟会这么问,柳妙儿早就想到了。但是抬眼看着他满脸怀疑似乎毫不知情的样子,柳妙儿笑了,看了一旁的内侍一眼。

    元晟心神领会,让周围的人全部下去,然后亲自给柳妙儿倒了茶,还拿了糕点放在她面前。

    “皇上,臣妾惶恐!”

    柳妙儿急忙起身,发现站在远处的内室宫女儿们都当没看见,元晟却是一把扶住了柳妙儿的手,强行让她坐下了:“妙儿,难道朕与你,连亲近都不能了吗?”

    当然不能!

    “皇上说笑了,能亲近皇上是臣妾的荣幸,只是臣妾乃汝南王妃,还请皇上,给臣妾一个体面。”绕来绕去的话,柳妙儿不是不说,只是不喜欢说,她不畏惧任何流言,可却不能不谨慎小心。

    体面?

    听到这话,元晟不着痕迹的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捏的柳妙儿胳膊生疼,见柳妙儿吃痛面色一白,元晟这才放开了手,回到自己的位置,居高临下道:“既然如此,王妃就向朕说说,你今日进宫的目的吧,如果说不出个好歹来,朕就有理由怀疑,你汝南王府与北宁的关系!”

    元晟不急不缓,看着低眉顺眼的柳妙儿却平添一丝恼怒,自从狩猎场回来之后,柳妙儿每次见他都毕恭毕敬,那神情,跟对待一个陌生人没有区别。

    可是他,就这样成了一个陌生人了吗?在林子里她还不遗余力的帮他疗伤寻药,如今回来了,倒是愈加疏远了。

    元晟恼了,而柳妙儿听到这话,急忙抬起头来,看着元晟,似乎要从他深邃黑沉的眸子里,看出什么东西来。

    “皇上,臣妾不过是和老朋友叙叙旧而已,皇上你,真的不知臣妾以前是什么身份吗?”绕了这么多圈子,柳妙儿已经没了耐心。水玲珑当初既然是和太后合作,元晟作为太后的儿子,怎么会不知道水玲珑这个人,他没说,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太后防着他,可看他的能力,怎么能防得住!

    有些事,不需要水玲珑说,她也能够猜到。

    果然,听到这话,元晟面色一沉,看着柳妙儿的眼神顿时宛如探照灯般让人无所遁形:“你倒是想的明白!只是妙儿,你不是水玲珑!”

    不是水玲珑!

    柳妙儿浑身一震,在元晟看透一切的眼神中满脸震惊。

    原来,不是不知道,只是早就发现了!难怪当初他会说,让她好好的做自己,不要背负别人的包袱。

    可是,不是水玲珑就能躲开一切吗?如今水玲珑灵魂未灭,她占了水玲珑的身体,那么水玲珑的一切都要她的背负。

    这是她获得幸福的代价,所以她没办法逃避。想必元晟也多少明白一些,所以让她见了秦水心,同时打算在她的身上寻找突破口。既然他什么都知道,为何什么都没说,甚至还留着太后和秦水心,让这场战争扩大化。

    难道,和太后一样,这场战争,也是元晟所希望的!

    难道他,打算······想到这儿,柳妙儿突然一个激灵,看着元晟意味不明,却还是叹了口气:“皇上,既然你什么都知道。那么我们就不用兜圈子了,皇上想知道的,无非就是如何击退龙盛吧。”也是见到太后和秦水心之后,柳妙儿才意识到元晟也是水玲珑身份的知情人,如今既然他了解了大部分的事,她也不想废话。

    她现在,连说话都必须强撑了!

    元晟没有回答,但是那神情就是告诉柳妙儿,但说无妨。

    “皇上,这个方法或许卑劣一点,只是却十分有效。北宁将军龙盛,深爱北宁公主秦水心,如果能用秦水心牵制龙盛,我们才能找到方法出其不意克敌制胜。”

    说白了,就是以人为质,而这个人质,自然就是秦水心!

    “妙儿认为,一个女人,就能影响一个大将的心情?”元晟放下茶盏,看着柳妙儿,咄咄逼人。

    “为何不能,爱这个东西,一旦染上,便深入骨髓,只是皇上没有喜欢的人罢了!更何况就算龙盛不为所动,一个曾经被北宁百姓奉为仙女的公主被推向战场,也能给北宁的人不小的冲击吧,不管他们是对自己大将无法保护公主而心寒,还是为了公主也群情激奋攻打大夏,两种情况,都是皇上喜闻乐见的,不是吗?”

    柳妙儿说着,眼睛却从未离开过元晟,直到她说道只要是开战就是皇上所喜闻乐见的情况的时候,元晟终于面色一动,看着柳妙儿,目光深邃了起来。

    “果然,汝南王的女人很聪明!不过这件事,朕还需要考虑。”元晟目光透着赞赏,却携带着阴寒,让柳妙儿浑身不适。

    “既然如此,就请皇上好生斟酌,臣妾身体不适,就此告辞!”不知为何,当听到元晟说她聪明的话,柳妙儿的心突然就凉了,元晟如此说,就是证实了她的猜测,这场战争,也是元晟所希望的,那么狩猎场上的那场戏,说不定和元晟也脱不了关系。

    太后再强,有人报信的情况下山林中依旧藏了那么多的人,除了元晟的姑息,还有事儿能做到!

    难怪元邵说,狩猎场的事,还是不要追究到底的好!

    还是她,太天真了!

    柳妙儿屈膝行礼,再也不看元晟的脸,元晟没有留她,让那个一直领着柳妙儿的小太监带着柳妙儿到了宫门口,看着柳妙儿的马车驶过来,那个小太监却突然在柳妙儿身后说了一句话。

    “王妃,任何人都能不支持皇上,可是,你不行!”

    柳妙儿浑身一震,回过头来小太监已经离开,留给柳妙儿一个不急不缓的背影,柳妙儿就那么看着小太监消失,一旁送她进宫的青魄却赶着马车过来了。

    好累!

    坐上马车,柳妙儿靠在车壁上,闭上了眼睛。

    水玲珑,你的要求还真是让我为难啊!

    宫里的琉璃亭里,元晟正看着手中的茶杯出身,官窑的青花瓷盖口茶杯,韵味儿十足,可喝进嘴里的茶,却是没有了之前的清香雅致。

    脑海中,想起的都是柳妙儿那时候的话。

    爱这个东西,一旦染上,便深入骨髓,只是皇上没有喜欢的人罢了!

    只是皇上,没有喜欢的人罢了!

    没有喜欢的人!

    如果他真的没有喜欢的人,那该多好,他就能无所顾忌的利用她曾经的身份,只可惜,他不能,因为他发现柳妙儿说的对,爱这个东西,一旦染上,就深入骨髓!

    然而他喜欢的人,怕是从不知道,他喜欢她。

    不过这以人为质的事,他得好好想想。

    “来人,请卿大人进宫。”

    秋深了,秦城的秋风已经带上了寒意,柳妙儿病恹恹的回到王府,迎接她的就是元邵和元璟担忧的面庞,她把今日进宫的事挑拣着说了一遍,强调了元晟对这场战争的推动作用,让元邵小心,然后拿出那枚簪子来,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作用。

    “妙儿,你先休息一阵,不管水玲珑和皇上要做什么,我都会护着你!”

    元邵安慰着柳妙儿,看着她苍白的脸心中很是心疼,柳妙儿也不多说什么,躺在床上就沉沉的睡去,留下元邵和元璟坐在那儿,眉头深锁。

    元晟的用意,他们何尝不知,只是想要阻止,就得付出代价。所以两个人商量了一阵才决定,随了元晟的心愿,让整个战事扩大下去。大夏和北宁的恩怨,这时候也该解决了!同时,他这个权倾朝野的汝南王,也应该准备脱身了。

    就在元邵着手准备脱身,柳妙儿浑浑噩噩睡了两天终于醒来的时候,一道密旨到了王府,圣旨说,让元邵带着一支军队支援边界,同时,带着北宁公主秦水心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