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24】女人之间
    “臣妾参见太后!”

    偌大的宫殿内,柳妙儿的声音清晰可闻,她微微福身,礼数周全。

    太后睁眼,顺着声音望去,眼光在柳妙儿身上来回逡巡,打量着柳妙儿,似乎第一次见到她。

    然后,太后笑了,柳妙儿秀眉微蹙,抬眼一瞥,发现虽然被软禁,但太后依旧盛装打扮,鬓角斜插一朵墨色牡丹绢花,身上穿着团锦莺飞蝶舞的长袍,若不是整张脸看起来憔悴衰老,眼角的皱纹隔这么远也能看到,柳妙儿只会惊呼,这是谁家的姑娘,如此明媚动人!

    太后她,曾经也是个美人吧!

    柳妙儿看着太后,太后此时也看着柳妙儿,身边的宁公公过来请示太后什么,但是太后摆了摆手,继续看着柳妙儿,当看到她那张越发精致的脸时,太后笑了。

    “水玲珑!”

    短短的三个字,让柳妙儿浑身一震。而体内的水玲珑此时也清醒过来,告诉柳妙儿按照她说的话来做。

    “水玲珑,哀家没有想到,你会吃里扒外到如此的地步!哀家更没有想到,你会放弃北宁太子妃的位置,安心地做汝南王妃!”

    太后声音很平缓,但是一说话强大的阴寒之气迎面扑来,柳妙儿自然不怕,但是她却感觉到水玲珑战栗了一下,但是随即,就是一声冷笑。

    “水玲珑?太后娘娘,看来您真的是老了,臣妾是汝南王妃柳妙儿。”

    柳妙儿照着水玲珑的话时候,连语气和神情都表现的倨傲讽刺。然而太后似乎早料到柳妙儿的否认,轻笑一声,眼神陡然锋利:“水玲珑,你以为你不承认呢,哀家就拿你没办法,你以为有元邵护着,哀家就不能惩治你!你当初口口声声说为了北宁太子不顾一切,如今,倒是急忙撇清关系!”

    太后笑着,看到柳妙儿不动神色,脸色柔和了起来,可只是一句话,就让水玲珑胆寒。

    “水玲珑,你对秦冥寒的心,终究是假的吗?”

    “不是!”

    这是水玲珑下意识的回答,一说出口就沉默了,但是也只有柳妙儿能听到,心中惊讶的同时,柳妙儿看着太后,看着她自以为明白一切的神情,勾起一个明媚的笑容来:“太后说的是什么话,秦冥寒?秦冥寒不是北宁太子吗?现在两国开战,太后最好不要提这个名字,太后自己不想活了自己解决就好,臣妾,还想儿孙满堂,幸福一辈子呢!”

    柳妙儿如此说,旨在给水玲珑缓冲的时间,今日她是来见秦水心的,可不是和太后周旋,但是听了水玲珑的话,太后突然的眼神一亮。

    “你说什么?两国开战了!”

    没有恐惧没有慌乱,太后豁然起身一双眼睛锃亮的如一柄利剑,那从眸子里迸发出的惊喜,让柳妙儿忍不住头退了一步。

    怎么两国开战,太后会如此高兴?

    还没等柳妙儿回过神来,太后就已经笑了,一旁的宁公公也是满脸笑意,而太后更是一转身绕过大殿冲进了内堂,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开战了!开战了!没想到哀家还没出手,倒是开战了!秦冥寒,你做很好,很好!”

    太后放肆的笑声传了过来,让柳妙儿惊异不定,似乎这场战争是太后最愿意看到的事。询问水玲珑是怎么回事,水玲珑也不知道。

    “柳妙儿,我只知道太后一直在帮助太子,并且一直在掏空大夏的权力,其他的,我一概不知!不过我可以肯定,军队中有太后的人,并且还是一员大将,说不定现在已经去了边界,如果太后想要战争,不知道会让那号称无用将军的人怎么做。”

    太后的笑声让水玲珑回过神来,这不在预料之内的情况让两个人陷入了沉思,柳妙儿不知道太后这样做的目的,但是既然军中有太后的人,这场仗恐怕要赢恐怕不那么容易。

    毕竟秦冥寒,似乎和太后关系匪浅!

    “你怎么不早说!”

    柳妙儿觉的自己有必要提醒元晟,毕竟军队里可是有自己的两个哥哥,但是水玲珑却让她先见秦水心。

    “我也是现在才想起来,柳妙儿不要天真,你去说没人会信,临阵换帅可是兵家大忌!”

    是啊,忘了这个事儿了!

    柳妙儿停下脚步,内堂太后高兴的笑声没有停下,水玲珑已经整理好心情,让柳妙儿去见秦水心。

    至于太后的事,她还得回去和元邵元璟好生商议。

    沿着大殿的侧门回廊而去,就是一栋小阁楼,阁楼前一汪水池,原本荷花亭亭,如今却颓败了。刚才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小太监领着柳妙儿到了阁楼前,轻轻地叩响了大门,出来的是之前一直跟在秦水心身边的宫女素兰。

    看到柳妙儿,素兰愣了愣,却什么都没问,领着柳妙儿进了阁楼的大堂。

    这里,原本是先祖给最喜欢的宠妃设置的小憩休息室,做一里面的陈设装潢都带着女儿家最喜欢的轻纱幔帐,璎珞青花等物品。阁楼的气息很柔和,迎面的一张美人榻上,端坐着一个女人,素面朝天,冷若冰霜,宛如冰雪中走出来的雪女,美的让人窒息。

    只可惜,如此美的一个女人,是敌人!还是一个她柳妙儿不得不算计,以求保住自己最大利益的敌人。

    而这个女人,自然也不是那任人揉捏的人。

    送人来的小太监退出了门外,门却没有带上,秦水心看着柳妙儿妍丽的容颜,周中的指甲,忍不住嵌入了手心。她不招呼柳妙儿,柳妙儿就自己招呼自己,随便找了一个锦凳坐下,好整以暇的看着秦水心。

    看到这些,秦水心原本阴晴不定的脸突然就绽放出一个笑容来,美眸微眯,看着柳妙儿:“没想到,当初一个小小的侍婢,居然能够走到今天,看来你也是花了不少心思!只是可惜啊,纵然你说出龙盛,让大夏的皇帝囚禁了我,你怎么做,却都逃不出秦冥寒的手掌心!”

    秦冥寒三个字,永远都是水玲珑的梦靥,但是经过刚才太后那么一说,水玲珑纵然恐惧也缓和许多。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是谁笑到最后了!公主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知道我们这些人的想法,只可惜,公主喜欢了十年的男人,如今,心里眼里,装着的,都是我这个小小的侍婢!”

    柳妙儿的声音极尽讽刺,看着秦水心的眼神,也充满了同情。

    同情!

    这样怜悯的目光让秦水心大为光火,但是却还是忍住了没有动气,倒是柳妙儿感觉到了她的压抑,冷哼了一声:“怎么,当年将我踩在脚下,自认为高贵无比的公主,如今成了阶下囚,也知道忍气吞声了!”

    柳妙儿刺激秦水心的神经,让她原本的沉静从容的伪装瞬间一扫而空,她看着柳妙儿,眼光似刃,满目仇恨。

    “水玲珑!看来你还记得当初的事,你不要忘了,当初你被太子送给皇上,陷害本公主的时候,本宫告诉你的话。”说着,秦水心像是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吃吃的笑了几声才继续道,“你根本就是被秦冥寒送给父皇的女人,你以为,你蛊惑了父皇让他立了秦冥寒为太子,一切都万事大吉了!水玲珑,婢女永远是婢女,说起来你也是个有本事的,只可惜,只是个工具,是个被秦冥寒糟蹋之后又继续哄骗的工具!”

    送给皇上?

    北宁的皇上?

    柳妙儿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样的消息,她以为跟水玲珑有关的男人不过就是秦冥寒和元邵,如今看来,居然还有现在不至死没死的北宁皇帝。

    水玲珑发怒了,柳妙儿能感觉到她怒不可遏的情绪,所以对于秦水心这段话,柳妙儿没办法怀疑。

    秦水心看到柳妙儿的震惊,眉头皱了皱,不知道为什么会是震惊。而水玲珑愤怒之后,很快的找到了反驳的由头。

    “可我如今,过得很好!但是,你呢?”

    这句话,是水玲珑说给秦水心听的,也是水玲珑说给柳妙儿听的。她再告诉柳妙儿,她现在过的很好,以前的事,与她无关。

    那些陈旧而黑暗的过往,她一个人承担就好。那个在她生命中无法抹去的男人,她一个人记着就好。她来见秦水心,不是为了翻旧账,而是为了拿一个东西。

    “柳妙儿,我们不能磨蹭,趁她发怒,去拿秦水心头上的金簪!”

    金簪?

    柳妙儿看过去,发现秦水心的头上的确有一支不太显眼的金簪,心念一转,看着秦水心脸色铁青的模样,掩嘴一笑。

    “公主殿下,我不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但是我唯一知道的是,我如今和元邵在一起,昨天,元邵还说了,为了我,他愿意做任何的事。我问起你,他却说,他对你这样的女人,不感兴趣!”

    这样一句话,果然让秦水心怒了,她拍案而起走过来就要给柳妙儿一个巴掌,却被柳妙儿躲开,还一把抓住了秦水心的头发,将她头上的那支金簪扯了下来。

    “水玲珑,你做什么!”

    秦水心面色一变,没想到柳妙儿会这么做,伸手想把那金簪夺回来,只可惜柳妙儿已经在水玲珑指示下跑到了门口,秦水心扑了出来,却被门口的小太监拦住,而柳妙儿趁此机会,将近咱塞进怀里就跑了出去,秦水心在身后大叫,柳妙儿只当充耳不闻。

    但是回头看去,看到那原本如冰如雪的女人此时一脸紧张疯狂的模样,柳妙儿停下了脚步,随后看着秦水心被突然冒出来的侍卫扔进阁楼内关上了门,不知为何,柳妙儿并不高兴。

    她不知道,这枚簪子对秦水心来说,意味着什么。

    “水玲珑,怎么回事?”

    水玲珑没有说话,等了好久柳妙儿等不到答案,感觉到自己身体虚弱不敢耽搁,离开了福瑞殿。殿内太后的笑声依然还在,宁公公站在门口看着她依旧一派慈眉善目的阴险,直到柳妙儿出了福瑞殿,来到御花园,水玲珑的声音才弱弱的响起。

    “柳妙儿,这个簪子,是我给你的福利,我快不行了,只是在我死之前,我要见秦冥寒,一定要见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