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23】进宫面见
    “真的?”

    柳妙儿悲伤之中听到这话,抬起头来,湿漉漉的双眸看在元邵的眼里,又是一阵心疼。

    他不想柳妙儿涉险,但是也不想柳妙儿伤心,也见不得她伤心,他很明白柳妙儿不是那种随意任性的人,所以这一次,他妥协了。

    点了点头,看见笼烟拿了参片端了热汤进来,急忙把柳妙儿扶起来靠在他的身上,拿过热汤来喂柳妙儿:“先吃点东西,你现在身子骨虚,先养好了再说。”

    柳妙儿顺从的张嘴,整个人缓过来以后觉的自己太过于矫情了,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元邵无奈的笑了笑,把她搂进怀里给她输入真气,感觉了一下柳妙儿的气息,只觉的气息越发的微弱了。

    俊眉微蹙,元邵知道,把水玲珑解决的事,势在必行了!

    晚上,等元璟回来,元邵让柳妙儿睡下就找到了元璟,让他仔细瞧瞧。元璟看着柳妙儿苍白透明的小脸,心中也是一疼,坐在床边就和元邵商量。

    “皇宫不比外面,风刃不能进去,你的暗影也不能,不然被人发现百口莫辩。可没人跟着,我们也不能明目张胆的派侍卫过去,妞进了宫,也太危险了!”

    且不说太后和秦水心,就是元晟那个对柳妙儿怀着情愫的皇上,也是一个需要防患的对象。

    最是无情帝王家,谁知道他为了权力,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你的考虑不无道理,可现在妙儿已经被水玲珑拖累成了这样,她之所以会想进宫,想必也是为了让自己恢复,进宫的事不可避免,我们能做的,就是让妙儿把身体养好些!”元邵因为担忧而紧皱的眉头此时皱的更深,手中拿着一支小狼毫,写着需要给柳妙儿补充的药膳。

    身体不好,说什么都是无用的。

    “这么说,我们只能让妞在水玲珑的威胁下进宫?”元璟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被人威胁过,如今一个水玲珑把三个人都弄的不安生,还真是让人恼火!

    千算万算,没算到这水玲珑的灵魂还活着!

    元璟气恼,元邵何尝不是,可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元邵转头看着躺在床上的柳妙儿,轻声道:“只能进宫,暂时没有别的路可走!既然进宫已经成了定局,那么我们还是想想,如何让妙儿在宫里不被伤害。”

    逃避无用,只能面对,元邵和元璟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两人也不多说了,到了书房去商量如何让柳妙儿安全归来的细枝末节。门关上,南窗微动,一阵凉风从窗口吹进来,吹着那笼纱的幔帐柔柔的摇摆着,屋子里只闻柳妙儿的呼吸声与轻柔的风声缠绵。

    柳妙儿睁着眼睛,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调养下好了很多,至少跑进步的能力还是有了,只可惜这只是暂时的,水玲珑一日不走,她就一日不得安生。

    “没想到,元邵对你如此的好!”

    寂静中,水玲珑的声音显的有些嘶哑的哀伤,但是从她的声音能判断,她最近今日,也恢复了许多元气。这一句话说的,却是无比的羡慕。

    “的确,他真的对我很好!还有元璟,我想我离不开他们,所以。”柳妙儿话没说完,但是余下的意思已经很明了,她和水玲珑最近今天进行了好多次对话,水玲珑看着元邵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看着元璟的担忧和其乐融融的场景,十分羡慕。

    听柳妙儿如此说,水玲珑倒是吃吃的笑了起来,紧接着她笑的更大声了,说道:“柳妙儿啊柳妙儿,看来你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如今你威胁不了我,可是我能威胁你。只要办好我的事,我就能给你机会让你如愿,如果想耍花招,别人对付不了你这颗玲珑心,我有的是办法!”

    张狂而狠毒的话水玲珑从不介意多说,那种阴测测的感觉跟秦冥寒如出一辙。柳妙儿知道她说的是事实,所以也不气愤,闭上眼睛养神,希望能快点进入皇宫。水玲珑这个外强中干的灵魂早就很虚弱了,逞强对谁都没有好处。

    经过调养,柳妙儿的身体总算是在表面上恢复了和以往一样的精力,大夏和北宁的局势越发紧张。前些日子还有人来报,说北宁的一小支军队潜入我国,和大夏的不对碰上,双方打了一场,不输不赢,却被北宁的军队把在边界徘徊却找不到回去的路的龙盛将军带了回去。

    一时间,北宁军威大振,大夏义愤填膺更甚,双方的摩肩擦掌,虽然没有上位者的吩咐,但是小型的战役已经开始了。

    一时间,大夏北方的百姓纷纷南迁逃往秦城,都城今日越发嘈杂了起来。朝中更是一片声讨声,都说让皇上和北宁开战。元晟摆摆手,不是他不乐意,只是他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谁不想做个名垂千古的仁义帝王。

    可就在众人着急的时候,一个信使突然来报,说是北宁龙盛回到了北宁,就被任命为大将军,征讨大夏,此时已经和边界的军队开战,周将军迎敌,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传朕命令,只要能打败北宁并且活捉龙盛,朕重重有赏!我大夏举全国之力,也要灭掉北宁的这帮宵小!”

    听到这消息,元晟眸光一亮,大袖一挥当机立断,众人高呼万岁,元晟更是又派了一支五万人的军队出发,朝着边界而去。

    此军队一出,铁蹄银甲,刀戟盾墙,让天地为之一震。整个大夏哗然,没有人能够想到,年纪轻轻的皇上,居然藏着这样一支军队,更没有人知道,这支军队建立的背后,是元邵手中的墨城在用财力支持。

    有如此军队,何愁不军威大振,但是当柳妙儿进了宫,站在元晟的面前看着他努力压抑的兴奋时,她知道,这支军队的目的,不仅仅上战场历练和援助边界守军那么简单。

    元晟在御花园的琉璃亭中批折子,看到柳妙儿进宫,有些诧异和惊喜。抬眼看到她越显单薄的身体和白的透明的脸,放下奏折走了过去。

    “你的身体?”

    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是元晟却很明显的感觉到,柳妙儿精力大不如前。

    难道住在汝南王,她也不好!

    元晟想伸手扶她,但是被柳妙儿不着痕迹的避开,眼神一沉元邵缩回了手,坐到了琉璃亭的石凳上。

    “王妃进宫,可是有什么事?”元晟语气平静,却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恼恨和怨艾。

    “回皇上,臣妾想去福瑞殿,见一见太后和北宁公主!”此时的柳妙儿,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元晟的情绪了,她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目的,希望元晟可以允许。

    “见太后和北宁公主?呵呵,王妃,太后如今卧病在床,北宁公主是北宁的人,你此时与她们见面,恐怕不好。”柳妙儿做什么,元晟都直觉的认定和元邵有关,所以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却不知他在柳妙儿面前没有一点上位者的压迫感。

    “可是皇上,如果臣妾有办法让龙盛打败呢?”就知道元晟不会同意,所以柳妙儿早就想到了办法,而这个办法向水玲珑证实了,却是行之有效。

    一句话,让元晟眉头一动,认真的看着柳妙儿:“王妃可知,这话不能乱说!”

    “皇上,臣妾从不乱说话。只是在此之前,我想见一见太后和北宁公主!”柳妙儿斩钉截铁,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虚。

    如此自信的模样,衬的她的面容越发的精致,元晟的心口跳了跳,却还是不可置否的笑了:“如果行不通呢?”

    “不试试,怎么知道。”

    这是柳妙儿的回答,而元晟现在,确实找不到克胜龙盛的办法,虽然大夏比起北宁地大物博幅员辽阔,可真正能用的将领很少,他不能起用元邵和海将军,所以要战胜龙盛这个军神,还得费一番功夫。

    如果柳妙儿有办法,他何乐而不为呢!

    “既然如此,朕给你这个机会,只希望汝南王妃,不要让朕失望!”

    如此,元晟深深的看了柳妙儿一眼,招手唤来一个小太监,让他带着柳妙儿,前往福瑞殿。

    “皇上,这·····”

    一旁的皇帝内侍苏公公有些担忧,但是元晟却阻止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看着柳妙儿离开的方向,目光深邃的,宛如没有星辰和月色的夜空。

    他一直,都信着她!

    皇宫的高墙大院,抵挡了来着北方的凉风,可柳妙儿站在福瑞殿前,看着里外两层侍卫把守,心中却泛起凉意。福瑞殿位于皇宫的西方偏北的位置,庄严肃穆,据说曾经是太祖皇帝的寝宫,所以富丽堂皇,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转而褪去光芒。

    然而琉璃瓦,红墙下的气氛,却十分阴沉。柳妙儿看着内侍推开福瑞殿的大门,一阵阴风吹来,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柳妙儿,待会儿我说什么,你跟着说一遍,语气语调决不能有丝毫差错!”

    水玲珑的声音响起,柳妙儿点了点头,然后抬脚,迈进了这座软禁了两个北宁女人的宫殿。宫殿内安静无比,柳妙儿的脚步声在殿内回荡着,空旷的让人心惊。而大殿内堂,太后婉姬正斜靠在罗汉床上,一双杏核眼微微眯起,眼神扫过柳妙儿,宛如一阵寒风刮过。

    “臣妾参见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