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21】茅塞顿开
    两个**叫一声急忙奔过去,元邵更是眼疾手快的把柳妙儿抱上了床,急忙给她输入真气,以保证她不会有事。

    “你们·····”

    柳妙儿苍白着小脸,挥开两个人的手想说什么却只能努力地喘着粗气,元邵和元璟对视一眼都扭过头去,目不转睛的看着柳妙儿。

    柳妙儿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突然就这么差了,之前虽然气血不足,但是遇到什么都能扛过来,可现在,她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虽然跟元邵昨天不知节制有关,可她的身子,似乎已经经不起折腾。

    突然想到,水玲珑的灵魂许久没出现了,不知道是因为自己身体虚弱影响了她,还是因为她的虚弱影响了自己,又或者说,则就是水玲珑所谓的同归于尽的本事!

    想到这儿,柳妙儿脸色大变,但是再一看红着眼的元璟和不无担忧的元邵,柳妙儿深吸了口气控制住呼吸,缓缓地闭上眼睛。

    她真的,不想离开他们,所以才会在意元璟的心情,才会明白元邵的辛苦昨日没有拒绝他,如果身体如此虚弱真的是水玲珑搞的鬼,那么现在的她,很明显的意识到了,自己离不开元璟和元邵,而两个人也不会允许她离开。

    一具身体承载着两具灵魂,也难怪,气血不足。

    她在深思,思考着如何和水玲珑谈判,面色阴晴不定,闭上眼睛的模样看在元邵和元璟的眼里,透着满满的失望。见到这情况,两个人不由的握住了柳妙儿的手,可柳妙儿并没有理他们,反而偏过头去想着自己的事。

    是要有命在,元邵和元璟的矛盾才能够解决!

    这是柳妙儿的想法,可看在两个着急的人眼中那就是生气了,元邵本想向柳妙儿求饶,但是一看一旁咬着唇满脸晦涩的元璟,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就将他拎了出去。

    今天,不好好解决这件事,他们以后的生活,就会十分麻烦!

    元璟从未被这样对待过,十分恼怒,但是在屋里顾忌柳妙儿不敢再动手,一出门一个翻身就和元邵打了起来,可元邵从来都深藏不漏,这一次没有藏拙,三五两下就制住了元璟,狠狠地将他扔在地上。

    “小世子!”

    一旁的笼烟想要过来,却被桑榆一把拉住,躲进了屋里,而院子里的人知道元璟的本事,纷纷离开,避开了风暴中心,一面元璟秋后算账。

    元璟站了起来,看着元邵,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王爷难道以为,没了我,你和妞在一起,就会幸福吗?”

    勾唇一笑,那种属于惜花公子的邪气风流在眸子里流转。

    看到这些,元邵面色不变,却一步步的走向元璟,直到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讽刺的声音,就那样响起:“本王只问你一句话,你打算,让妙儿一辈子为谁守寡守节?”

    元邵的声音很轻,可在元璟的头顶响起就宛如惊雷,元璟脸上的笑容僵住,浑身一颤,似乎心里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破裂了,细碎的粉末随风飘进了眼睛,让他忍不住红了眼眶。

    守寡守节!

    闭上眼睛,这四个人在他脑海中盘旋,扯着他的神经微微的疼,那种疼很轻很轻,却宛如蚀骨之蛆,慢慢的浸润到血液中,让他在迷茫之中,豁然,看到了一个他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他不是自欺欺人的人,在胡烈西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了准备。他选择了元邵和他来给柳妙儿幸福,可回到秦城后,他越来越偏离本意,脑海中想的都是如何独占柳妙儿,却忘了他是柳妙儿十月怀胎的孩子,虽然灵魂上没有血缘,可骨血中,却是实实在在的至亲。

    妞是娘!而他,只是个六岁小儿!

    他想着自己能陪妞直到她死他也追随而去,这样下辈子就能在一起了,可他忘了,柳妙儿需要一个宽阔的胸怀,柳妙儿需要儿女承欢膝下,柳妙儿更希望他和元邵都好。

    有些幸福,不是他不想给,而是他,给不了!

    既然他给不了,那么他能阻止别人来给吗?

    他一直希望柳妙儿幸福,所以答案显而易见。元邵很好,抛开所有的成见这个男人足以给予柳妙儿关于爱情和夫妻的一切美好,可他却一直忘了初衷,忘了自己这一味的坚持,忘了自己这样,对于柳妙儿来说,是不是一种煎熬。

    为了他,柳妙儿从不和元邵太过亲密,可他知道,柳妙儿每一次看着元邵的眼神里,都带着歉意,而当自己不高兴时,柳妙儿也是满脸的揪心和担忧,一个人着急的转来转去,不过是因为顾及他和元邵的心情。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他心中疼若至宝的妞,岂不是和那些立了贞节牌坊的人一样,孤独终老!妞不能这样,妞要得到的,是每日笑容满面,每天心满意足,儿女成群,夫妻和睦的幸福生活。而他,不能成为这幸福生活的绊脚石!

    他必须,接受柳妙儿和元邵在一起的事实!

    眼泪成珠落地,元璟流泪的脸在风中显得悲壮而深情,元邵早已回了屋子里照顾柳妙儿,只留他一个人在院子里,好好地思考。

    有多久,有多久没有看到妞发自内心的笑容了!她为了我做了那么多事,就算是让她一辈子不合元邵在一起她都会做,可他呢,又做了什么!

    他当初信誓旦旦许诺的幸福,难道就是让柳妙儿在元邵和自己面前,里外不是人吗?

    元璟蹲了下来,捂住脸像个孩子似的哭泣着,屋内的柳妙儿此时已经缓过来,听到这声音就叫了一声要出来,却被元邵阻止了。只是这一声着急的呼唤,实实在在的在元璟耳边响起,一如当初那漫天大火中,柳妙儿拼了命要让他保住生命的呼唤。

    是他,太自私了!

    只要柳妙儿好,让他做什么都愿意,何况是,让柳妙儿幸福的事。

    陡然站起来,元璟心中一阵空落,但是更多的还是茅塞顿开的喜悦,他的初衷不会改变,会一直追随这柳妙儿让她幸福,但是只要能每天看到她,他就心满意足。

    至少有一点,他是明白的:在柳妙儿的心中,他的地位无可替代!

    如此,就足够了!

    想通了这些事,元璟抹干了眼泪就回了正屋,柳妙儿面色已经缓过来,一看到他进来满目的焦虑与歉意,想说什么,却还是忍住没说。

    她不想让元璟伤心,也不想让元邵伤心,实实在在的,是累了。不然原本有些红润的脸,为何最近几日,如此苍白透明。

    心疼,很心疼!

    元璟奔了过去,就这样抱着柳妙儿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下,柳妙儿明显高兴了起来。只是元璟一个转手,就摸着柳妙儿的手腕,细细的查探起脉象来。

    还好,没什么事儿!

    元璟舒了口气,一抬眼,一双与元邵一模一样的凤眼,此时满眼潋滟,看着柳妙儿,就露出一个邪魅妖娆的笑容来:“妞,爷决定了,爷要搬出去住。堂堂世子,和父亲母亲住在一起,实在是有损爷这个世子的颜面啊!”

    玩笑般的话,却说得斩钉截铁,没有敷衍没有强烈的占有欲,让柳妙儿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更不知刚才那么一点时间,元璟到底做了什么。

    他哭过!

    柳妙儿看的出来,可此时的元璟,却不像是赌气,而是实实在在的,想给她和元邵,一个自由的空间。

    他是,看到她的为难了吗?

    柳妙儿热泪盈眶,一把将元璟抱住,元邵一看这情况,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离开了屋子,让柳妙儿和元璟两个人,好好地说一番话。

    他就知道,元璟会明白,只是多年的相处让他一时没想通罢了!

    元邵避开,而元璟则和柳妙儿一起回忆了曾经好多好多的事,比如在林府的时候,比如在墨城,比如那场大火,比如那场洪灾,比如两个人闲着无聊泡温泉,比如两个人泛舟墨湖把风雨雷电推下水,很多很多的事,一件件的说来,竟让人无比的畅快。

    元璟说,妞,我会让你幸福的!

    柳妙儿什么都没说,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站在院子里的元邵,再看看眉飞色舞真的像个和母亲说话的孩子似的元璟,心中某处的那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

    柳妙儿有些累了,元璟出了门去,看见站在院子里的元邵,他缓步过去,站在了他的身边。

    “就算本少爷离开,可本少爷也不会和你握手言和!”

    是啊,他元璟天生的不喜欢元邵,从当初初次踏入汝南王府的时候,看到这个深不可测的人,他就很不喜欢。

    “是吗?本王倒是没有和你握手言和的兴趣!”

    元邵冷眼一瞥,根本不把元璟放在眼里。

    “如此,正合我意!”

    元璟转头,和元邵的目光不期而遇,两个人依旧毫不相让,两看两相厌,但是心情,却都非同一般的轻松了起来。

    解开了心结,这一晚,三个人在一起吃了一顿温馨的晚膳,元璟和元邵争先恐后的照顾柳妙儿,两人之间剑拔弩张却不再压抑,柳妙儿吃的很开心,而这一晚,应了元璟的要求,和他睡在了一起。

    这是两个人睡在一起的最后一晚,明日元璟就要搬出去,所以这一晚两个人睡的十分安稳,自然睡书房的元邵很不乐意。

    第二天,元璟搬出去了,竹心跟了过去,柳妙儿从府里找来了好几个丫鬟给了元璟,元璟收下了,一切妥当后已经是晚上了,一家三口在元邵的书房内,商量着关于开战的事。

    元璟说,龙盛已经回了北宁,正是成了北宁驻军的统帅,而大夏的朝堂现在也快要达成一致协议,对北宁开战。

    山雨欲来风满楼,战事,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