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20】元璟的悲伤
    经过一天紧急的行程,皇家狩猎队在第二日的早上回到了秦城,不同于出行时的热闹,此次回来,不管是狩猎队还是秦城百姓,都十分沉默,大街山站着许多人,都是得知皇上遇刺,来打探消息的。

    皇上是一国之君,是百姓心中无比高贵的领袖和支柱,皇上倒了,时局一乱,这好好的太平盛世,恐怕就要到头了。

    皇家没有封锁消息,所以很快皇上遇刺的消息传的满城风雨,众人的得知狩猎队归来都出来迎接,人山人海比出行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气愤却全然不一样。让众人翘首以盼,直到皇家狩猎队进城,众人看到皇上坐在马车中一派威严的时候,这才舒了口气。

    皇上平安归朝,百姓十分高兴,但是很快,朝廷上却传来一个消息,说是皇上遇刺,与北宁龙盛将军有关,而汝南王妃,更是被北宁将军挟持,与此同时,北宁的公主与将军有染,居然还来大夏相亲!

    此消息一出,就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秦城的大街小巷,许多人还将柳妙儿在议事厅上的三连问贴了出来,一时间群情激奋,申讨北宁的声音一lang高过一lang,甚至还有人说,要将北宁公主处死以谢天下!

    百姓们怒了,朝堂上更是波谲云诡,一个早朝原本半个时辰结束,可发生了这件事,加上还在疗伤,等元邵寅时初上朝,到了午时才回来。

    “怎么样?事情如何了?”

    柳妙儿听说下朝了就准备好午膳,等元邵一回来就迎着他到了饭厅,给他盛饭的同时还不忘问一问朝堂上的情况。

    那天她之所以会那样所,也是和元邵元璟商量过的,觉的这事儿不能拖下去,宫中的探子回话说,太后在皇上不在的时候调动了宫里的许多人,并且还派人去了皇陵,似乎也有让两国作战的意思。皇上虽然阻止了太后的行动,却只是阻止,完全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国之母和北宁勾结,更不知道太后此举的意思。

    帮助北宁,可据柳妙儿所知,太后和如今病入膏肓的北宁皇上并不熟悉,甚至可以说是敌对的态度。对付皇上和元邵?可为何要去皇陵,并且没了皇上和元邵对她来说没有好处,一国之母已经是大夏女人最尊贵的地位,太后想牝鸡司晨也绝不可能!

    这个女人,不可捉摸,所以他们才商量着,顺着太后的意思发展,倒要看看她能翻出什么大lang来。

    “这招引蛇出洞固然还好,但是我总觉的有什么事儿我们没有想到。”

    柳妙儿用了午膳窝在锦园正屋的罗汉床上,把玩着手中的一柄小巧掐丝法郎鎏金玉如意,秀眉紧蹙。

    总觉的,事情越来越复杂,并且这里面有什么事她只差一点点就能看到真相,而在这种时候,柳妙儿呼唤水玲珑,水玲珑却没有给予任何的回音,只在回到王府的时候,告诉她可以去林府看看。

    林府?

    那不是元晟的地盘吗?

    柳妙儿想仔细问问,可水玲珑明显虚弱了不少,所以柳妙儿只能皱着眉头,在这里冥思苦想,却始终不得其解。

    一旁的元邵放下手中的书,看着斜靠在罗汉床上小脸皱成一包子的柳妙儿,不由的笑了笑凑了过去。

    “好了,妙儿,这件事有我和元晟,你也不必太担心!今日元璟出去散播谣言去了,我们应该抓紧机会才是!”元邵顺势躺在罗汉床上,一把将柳妙儿搂在怀里。

    那熟悉的味道将柳妙儿包裹,打断了她的思路,睁大了一双水眸瞪着元邵:“没正经的!我是担心着你!怕太后弄出什么事来!”

    水眸氤氲,带着江南特有的婉约气息,只是柳妙儿这一瞪眼,到显出几分娇俏和明媚来,白瓷般的肌肤嫣红的小嘴儿,让元邵原本想安慰柳妙儿的话顿时化为了行动,一个翻身将她压倒吻了上去。

    原本只是浅尝则止,可一旦开始,元邵就发现自己着了魔似的停不下来!

    “妙儿,妙儿!”

    灼热的气息迎面扑来,柳妙儿浑身一僵就要推开元邵,只是被他搂住不得力,只能象征性的拍打几下。元邵热吻深入,品尝着久违的甜蜜味道,心中那股压抑许久的燥热此时突然爆发,侵袭全身,让他眼神黑沉,一双手游离于柳妙儿的后背胸前,上下其手。

    柳妙儿被吻的喘不过起来,嘤咛一声,让元邵瞬间身体紧绷,无法控制。

    “妙儿,元璟不在,我可不会放过你了!”

    放开柳妙儿的唇,元邵听着她娇喘连连,伸手就解开了她衣带。柳妙儿面色通红想挡住元邵的手,俏脸通红不知是怒是羞,却让元邵眼中的**更加浓烈。

    “元邵,你····不要,这是在书房,青天白日!”

    柳妙儿感觉到元邵的异常,急忙警告,可元邵咬着她的耳朵,笑道:“窗户和门都关上了,你以为谁敢这么不识趣吗?”

    低沉的嗓音灼热的气息让柳妙儿浑身一颤,元邵的一双手在她身上游离让她浑身发热,本想反驳元邵却封住了她的嘴,用实际行动将柳妙儿的僵硬软化成一滩春水,浓烈的男性气息让柳妙儿又羞又怒的同时却还是忍不住靠近。柔嫩的小脸因为**带上了媚色,让元邵后更加把持不住,扯过一旁午睡用的小被子,努力耕耘。

    初秋的风很柔和,轻轻地拍打着书房的窗扉,屋内柳妙儿压抑的娇喘声让锦园的侍卫退避三舍,而青魂青魄则是红着脸离开了锦园,不想听到这羞人的声音。

    小世子,你可别现在回来!

    众人默默祈祷,而这一次,元璟像是听见了到了晚上也没回来,只是让身边的人给柳妙儿送了封信,说是自己手中的酒楼见过龙盛的踪迹,还出了点账目上纰漏,所以要留在那儿,第二天再回来。

    报信的是暗影,而听信的是柳妙儿。不知是不是忍得太久,元邵这一下足足折腾了柳妙儿一个下午,暗影来时,元邵正搂着柳妙儿躺在床上,看着她酡红的小脸和身上的痕迹,笑的满足。

    “你还笑!”

    柳妙儿没好气,天知道锦园里处处是暗卫,她刚才,刚才还忍不住叫出了声。还有,元邵的那个什么能力,也太强了些!

    “怎么,王妃不喜欢?”元邵吃饱喝足,解了多年的饥渴心情大好,搂着柳妙儿笑的戏谑,轻柔的搂着柳妙儿,如同珍宝一般的搂着。

    柳妙儿没有说话,元邵就当她喜欢了,捧着她的脸就吻了上去,急的柳妙儿眸子圆瞪,却怎么也气不起来。

    她腰酸背痛,整个人的站不稳,他倒好,还不知节制!

    “王妃,元璟好不容易不在,本王可不想lang费这么好的机会!”

    夜色渐深,两人回到床上依旧是被翻红lang,水ru交融,相爱这么久两人第一次如今贴近,让人满心欢喜。

    第二日醒来,柳妙儿已经被折腾的没了力气,元邵陪着她连早朝都没有去上,锦园的人看到柳妙儿和元邵皆避开眼神,笼烟和桑榆看到柳妙儿就满脸通红,低着头服侍她净了身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元邵笑的好不得意,而柳妙儿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真的不知道,如果元璟回来,她该怎么办。要知道,元璟历经风月,她昨天做过什么,肯定一眼就看出来了!

    柳妙儿十分担心,可元邵却给她端来一碗银耳汤,笑道:“管他做什么,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要和王妃行鱼水之欢,他能有意见!”

    元邵不甚在意,知道元璟迟早都得接受这个事实,这个道理柳妙儿明白,但当元璟回来用午膳的时候,柳妙儿就一个忍不住,躲在了元邵的身后。

    “你······你们······”

    元璟原本高高兴兴地回来,查到了龙盛的踪迹,却不料一进门就感觉到气氛不对。等进了饭厅看到元邵一脸笑意,柳妙儿一脸羞涩紧张的模样,再看看柳妙儿衣襟中隐隐露出的痕迹,心头一疼,仿佛被什么东西噬咬这,疼得他眼睛发酸。

    他是风月场中的老手,只用一眼,就能看出发生了什么!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但是突如其来之后,他还是被打击了。

    他早就知道这种事会发生,可一旦发生了,他却很不高兴!

    柳妙儿的紧张和担忧他看在眼里,知道在她心中他很重要,连房事都要顾虑他的感受,他知道委屈柳妙儿,但是心头还是很疼,疼得他有些喘不过起来。

    眼泪就那么落了下来,一滴滴的宛如鲛人垂泪,惊的柳妙儿急忙奔过来,可是只能手足无措的给元璟擦泪,感觉说什么都是错。转头给了元邵一个眼神,却发现他正面色不愉的看着元璟。

    “元璟,我····我······”

    柳妙儿着急不已,见元璟始终不说话,急的也快掉眼泪了。元璟看着她这模样,不知为何心头一酸,一把推开她就跑了出去,嘴里还喊着不要你管之类的事!

    如此孩子气的模样,让柳妙儿愣住,而元邵面色一沉,一个跃身追上去,一把抓住了元璟,一下子把他扔在了正屋的地上。

    笼烟和桑榆急忙退了出去,青魂青魄也很有眼色的守在了院子里。元璟正再伤心处,被元邵这一粗鲁的动作一激,一个翻身起来,看着元邵就满目仇恨。所以他二话不说攻了过去,而元邵此时也不客气,挺身相迎,两个人居然就在屋子里打了起来。

    “你们快住手!”

    柳妙儿心中着急,一起不查整个人都有些晕乎,跌坐在罗汉床上不停地喘气,可元璟双目通红,元邵也是一脸铁青,两个人没发现柳妙儿的异状,斗的你死我活,还招招凌厉,直逼对方命门。

    只是元邵毕竟活了这么多年,很快压制住了元璟。只是元璟根本没打算放弃。

    这哪儿是打架,只是拼命啊!

    柳妙儿慌了,一起身就要去阻止两个人,但是昨天元邵没节制消耗太多体力,她一抬脚踩空了就摔在了地上,“咚”的一声,惊动了元邵和元璟。

    “妙儿!”

    “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