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9】挑起事端
    什么!

    北宁将军龙盛!

    众人看着柳妙儿目瞪口呆,柳妙儿并不知道龙盛的名头有多大,现在一见这满朝大臣的反应,才发现这位龙盛将军,似乎威名赫赫,在大夏也是有些名声的。

    听到这话,元邵面色如常,只是元晟,心头却咯噔了一下,不是因为不知道龙盛的到来,只是不知道,柳妙儿在这时候,说出这话的意义。

    如果龙盛出现在皇家园林,那么这一次的围猎刺杀,将不再是查案那么简单,而是会延伸成两国矛盾。秦冥寒屯兵边界,虽然秘密但是他也查探到了,而元邵默许柳妙儿的行为,就表示元邵在这件事上,认为把事情闹大才是好事。

    这种想法,与他不谋而合,太后已经被他的人守住,而他现在差的就是一个挑起事端的理由,他无法直说,元邵也不行,其他的大臣保持中庸之道就算看出一些门道也什么都不会说,如此一来,让柳妙儿此时说出这话来,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他的忍耐,早已到了极限,不给个事情让她展示自己的实力,这大夏的皇位,他怕是坐不稳的。

    元晟眯了眯眼睛,看着柳妙儿义愤填膺的模样,此时已经没有了那些儿女情长的心思,他眸光一沉,厉声道:“汝南王妃,你一个妇道人家,在议事厅说三道四已经不成体统,如今你说帝国将军在皇家园林,可有证据!”

    皇上不愧是皇上,很快抓住了重点。柳妙儿看着元晟铁青的脸,早已没了当初倔强中带着煞气的光芒,此时的他,是一个皇上,一个上位者以上位者的姿态在处理事关江山社稷的事。

    他这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的确很睿智,只是,为何她的心中,没有一丝丝高兴。

    似乎,那个曾和她已经逃命的小冷,早已经消失了。

    柳妙儿有些恍惚,看着元晟的目光渐渐露出哀伤的表情身边的元邵急忙抓住了她的手,她略微回神,才知道现在不是感叹的时候,重新收拾了心情看向元晟,一张美丽的脸满是坚决:“皇上,臣妾从未说谎!这次掳走臣妾的,的确是北宁的龙盛将军,原本臣妾一个妇道人家不知道那人的身份,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刺客,直到他和北宁公主见面后,才得知的他的身份!臣妾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弄错!”

    说到这儿,柳妙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间害怕了起来,忍不住就向着元邵的方向缩了缩:“皇上,臣妾直到臣妾的话不可信,臣妾也没有证据,可臣妾差点就没了性命,所以还请皇上做主还臣妾一个公道!”

    说着,柳妙儿的身体就有些颤抖,眼泪扑扑的往下掉,纵然知道是假的,元邵和元晟还是忍不住的心疼,更不用一旁的周易风和南席君等人担忧溢于言表的模样。

    卿玉明见到她这副模样,不着痕迹的警告她一翻,只是眼中流露的,却是欣赏的情绪。

    柳妙儿自然是感觉到了,所以受到鼓舞般,哭的更是声泪俱下,还差点跪了下来:“皇上,臣妾是否撒谎,皇上查一查就知道了。那龙盛说要掳走臣妾和小世子的目的,皇上想必也明白几分。虽然后来树林中又来了一批人引起了骚乱让我们逃了出来,可臣妾还是忍不住一阵后怕。皇上,难道我堂堂大夏,还要被一个北宁的公主和将军踩在脚下吗?皇上,难道堂堂大夏,连为一位命妇和稚子讨回公道的能力都没有吗?皇上,难道我大夏是怕了它北宁,连让北宁交出一个将军的要求都不敢提吗?”

    柳妙儿铿锵有力的问句,把议事厅内所有的人都镇住了。没有人能够想到,一介女子居然能如此直言不讳,并且说的句句在理,句句义愤填膺,句句都直击心底,激起人内心深处的血性!

    而元邵和元晟也震惊了,他们都差点被柳妙儿这句话挑的怒火熊熊拍案而起了,他们更是没想到,柳妙儿居然这么会说话,并且,还这么能煽动人心!

    她,实在是厉害!

    元邵心中欣喜,因为柳妙儿在他面桥乖巧过,蛮横过,甚至深沉忧郁过,处理商业的事的时候。但是不管什么时候柳妙儿骨子里透出的都是一种万事不急的从容大度,但是从没见过,柳妙儿这汇总慷慨激昂的模样。

    他的王妃,还真是一个深藏不漏的人!

    元邵惊讶的同时十分欣喜,而元晟却看着柳妙儿目光深邃如同一池深潭,藏着数不尽的心思。而柳妙儿此时已经没打算停下来。

    “皇上,臣妾不过是一介女子,不知道什么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臣妾只知道,如果汝南王府有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胡作非为,把臣妾当猴耍,臣妾一定不会轻饶!”

    以身喻人,柳妙儿这话中的意思十分明确,她一个弱女子尚且知道威严不容冒犯,更何况堂堂大夏王朝,近年来虽然内忧外患,但是天威不可冒犯。

    柳妙儿这么一说,厅内许多武将就已经请命要给北宁一个教训,元晟知道柳妙儿的话十分有煽动作用,但是北宁公主尚在园林,太后也是北宁国人,此时打仗道理不在他们这边,不过准备准备总是没错。

    “既然如此,王妃先行下去吧,国家大事,你一个女人也不能参与!”

    见柳妙儿双眼红肿,知道她是卖力的演了戏,帮了自己,如今目的已经达到,群情激奋,他要做什么已经很顺手,自然不能让柳妙儿再待下去。

    柳妙儿领命而去,元邵留了下来,然后她在一个小太监的护送下离开议事厅,却见不远处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消失在树荫后。

    看身材,是个宫女。

    看来,太后的人还真是遍布各地,难怪可以随意地在这里安插眼线奸细。

    柳妙儿没有耽搁,国家大事她没有兴趣关心,大夏能人众多不需要她在这里指点,所以她很快回了小院,却见青魂青魄慌慌张张的过来了。

    “王妃,你怎么样?”

    青魄一直都关心着柳妙儿,所以柳妙儿一回来,他就关切地看了过来。知道确认没事儿,才急忙禀报道:“小世子回来了,带着一个昏迷的小太监,说是等你!”

    青魄说着,开了门让柳妙儿进去,柳妙儿撕下敲了敲,青魄立即意会:“没有人发现,是小少爷迷晕了让我们亲自去一僻静的园子带回来的。”

    柳妙儿点头,进了院子就见园子正屋大门敞着,就见元璟侧躺在屋子里的罗汉床上,眉眼带媚那拈着一葡萄品尝着,整个人慵懒悠闲,似乎根本不大今日的事放在心上。

    只是在树林中看到的那一瞬间,元璟扑过来时的颤抖她分明感觉到了。所以笑了笑走了进去,顺手拿过葡萄也吃了起来。

    “是太后的人?”

    柳妙儿开门见山,自然是问那个小太监。

    “是,据我推测是太后安排在皇上身边的人,只走了送我的侍卫想把我弄晕了带走,只是不知道我也是会武功的。”

    元璟丝毫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就算是元邵和元晟,在他面前也不一定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所以对于太后的意图,元璟很明白,因为明白才决定自己一个人回来,落单了才好下手。

    在外人的眼中,他始终还是个孩子。

    “看来太后还没有死心呢?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去见见她?”

    柳妙儿想着,总觉得太后这样做,无非就是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带走了小世子藏了起来,用来离间元晟和元邵,只是如此漏洞百出的计划,可不像是太后这样的人想出来的,这个浮浮沉沉这么多年的女人精心策划了这场狩猎刺杀的事,难道,会这样栽了跟头。

    太后婉姬,会这样认输?

    总觉的有什么事她疏忽了,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哪儿疏忽了!

    柳妙儿怀疑,可元璟却笑道:“你是被她吓怕了吧。放心吧,有爷在,谁也别想动你一根毫毛!”

    元璟满脸寒霜,想必是想起了在树林中发生的事,他这么一说柳妙儿就压下了心中忧虑,笑盈盈的和元璟一起说话,两人吃着葡萄说这话,倒是十分悠闲。直到天大亮,那些在议事厅商量的人散去了,元晟发话,班师回朝,放出话去,说是是北宁的大将军喜欢北宁公主秦水心,却得知秦水心要借给大夏人而心生不满,才会引起此事。

    听到这消息,众人哗然,百姓们义愤填膺的同时却担心起打仗的事来,而皇家狩猎队,在第二天便收拾妥当,启程回朝。

    皇上受伤,回去的路上自然倍加小心,秦水心的马车被皇家军队围的水泄不通,留下一个她贴身的宫女儿服侍,其他的人全部被遣走。

    “公主,奴婢查到了,是水玲珑在大献上告发了你,小公公说,没有证据却让大家群情激奋,更何况有卿御史和南大人周大人的帮助,现在你和龙将军的事恐怕已经天下皆知!”

    宫女儿素兰是秦水心最贴心的人,此时正一脸担忧的汇报情况。

    “你说,是水玲珑!这个女人向来诡计多端,本以为她没有证据,没想到她越来越有手段了!想必太子知道了,心情会很好吧!挑起战争,不就是太子和太后最希望的事吗?”

    秦水心嘲讽的笑着,却是气急败坏,毕竟被大夏的人软禁,她身边少了一个侍卫的事大夏的人很快查到了,她现在根本没办法脱身。

    “那汝南王,水玲珑是谁,他会不知道?挑起战争,不是什么好事吧!”秦水心对柳妙儿赶到气氛,同时却想到了元邵,那个男人在十年前惊鸿一瞥的时候已经俊逸非凡睿智无双,如今再见,更胜当年。

    所以她要嫁给元邵,不管为了什么,她觉的只有元邵才是配的上她的人。却不想让水玲珑捷足先登。

    见她如此,素兰叹了口气,将那日看到元邵和水玲珑在路上亲亲热热的表心啊说了出来。秦水心顿时脸色铁青,全身散发着寒气,让素兰都不敢靠近。

    水玲珑!

    又是水玲珑!

    没想到当初的一个小小的婢女,如今却又如此本事!好,很好!既然你投靠了元邵,那么我就告诉秦冥寒,让这个你最怕的人,来和你好生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