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8】感情发展
    柳妙儿惊奇的看了元邵一眼,本以为他早已处理好了,可看元邵的模样,似乎早就有过安排,却不知自己回来为何会让那小太监大呼小叫。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小太监是元晟身边的人。

    几个人面上的惊讶只是一闪而过,很快恢复了正常,很快那个奔跑着离开的小太监又回来了,说是皇上已经着急了众大臣在园林的议事大厅内,让汝南王也块块前去。还说大臣们得知汝南王一家失踪,此时正惊疑不定,等着汝南王前去呢。

    失踪!

    在这个时候失踪,在明眼人看来恐怕都是有猫腻吧,大臣们惊疑不定,难道怀疑是元邵暗中做的手脚。

    三个人顿时想到了这个可能,却不动声色。柳妙儿看了一眼真个皇家园林戒备森严的样子,让小太监护送元璟回去,而她握住了元邵的手,决定和他一同前去。

    这被怀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个处理不好,元邵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虽然他不怕,但是柳妙儿不能不担心。

    元璟明白这点,倒没有什么异议,睁大了眼睛怯生生地看了整个园林一眼,又看了看元邵和柳妙儿,稚嫩的童颜对着小太监奶声奶气的道:“小公公,我要回小院子!你找人送我。”

    此声一出,小太监立马点头哈腰,在众人的眼中元璟就是个小孩子,可身份尊贵。所以不敢怠慢。

    “是,奴才这就去办,只是王妃不用回去吗?”

    小太监看着柳妙儿,似乎觉的女人去议政大厅不太好,再看汝南王妃虽然清理的很干净,可还是妆容狼狈,这样过去,岂不是丢人。

    “不用了,你派人把小世子送回去就可,本妃自有主张。今日的事,本妃可是实实在在的受害人”柳妙儿知道小太监在想什么,可她不打算让步。这话一出一旁就上来一个侍卫,说是原意护送小世子回小院儿。

    有人送自然高兴,可元璟当小孩儿上瘾了,抱着柳妙儿嘟着小嘴儿道:“娘,那你要快些回来,璟儿在院子里等着娘亲和爹爹,璟儿不会害怕的,可璟儿要亲亲!”

    元璟自顾自的说话在外人看来就是懂事乖巧,可看在元邵和柳妙儿的眼里就是趁机占便宜,不过柳妙儿又不是没亲过他,抱起他来在脸上亲了一下,乐的元璟眯起了眼睛,只可惜偷鸡不成蚀把米,柳妙儿居然把元璟交给元邵抱了一下,还让他亲他一下。

    元邵嘴角一抽,很不习惯的用嘴碰了碰元璟的脸颊,他还好说,虽然不太习惯但是知道这是自己儿子还是个孩子,除了太过于早熟其他的可以接受。可元璟不一样,被元邵一切胃里顿时一阵翻腾,却还要笑眯眯的表演一家三口亲密无间的模样。

    “好了,小世子这么乖巧,先回小院儿,王爷和王妃很快就会回来的!”小太监看元璟一脸不舍,看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心中很是艳羡,不过正事儿不能耽搁,所以急忙唤来了刚才的那个侍卫,让他护送小世子。

    侍卫领命,带走了元璟,临走前元璟和柳妙儿元邵交换了一下眼神,嘴角浮起一抹笑容来。孩子走了,元邵也就拉着柳妙儿的手,让小公公带路朝议事厅而去。

    虽然来了许久,这皇家园林也不曾仔细看过,柳妙儿这时候倒是有心情四处看看,发现这园林花鸟虫鱼,四季松柏应有尽有,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今日的事让气氛压抑,倒是挺不错的休闲场所。

    “妙儿,若是喜欢,我为你建一个。”见她四处瞧着,元邵贴近她的耳廓,低沉着嗓音来了这么一句。灼热的呼吸,脉脉深情,到让柳妙儿老脸一红,回瞪了元邵一眼。

    “说什么糊涂话。我看锦园就不错了,你别起那些心思,现在还是想想待会儿怎么办吧。”虽然口头上这么说,但是元邵那种千金难买红颜笑的心思,还是让柳妙儿沉重的心情缓和了许多。

    虽然今日发生的事错综复杂,但是有人在身边就好!

    “怎么就是糊涂话,你喜欢就好。今日的事既然皇上已经知道了,他自己会处理,你还不相信你的夫君有本事脱身吗?”

    元邵握着柳妙儿的手,知道她明明了解真相却还是担心自己,不由的有些雀跃,如今每次都有元璟在一旁挡着,他和柳妙儿之间,许久没这么亲密的说过话。

    有个孩子,还真是不好,看来他是不是应该好好想想,汝南王府就元璟一个就够了!

    元邵打着小算盘,轻柔地捏着柳妙儿的手,大手包裹着柳妙儿的小手,一双凤眼不在清冷高贵,只是那样看着她,眼底眉梢尽是无限的柔情。柳妙儿看着元邵,心里想着今日回来路上他说的话。

    “元邵,你怎么会进入凤凰山的深林了?”

    “还能为什么,来找你。”

    “可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怎么知道我还活着!”

    “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只是相信我能找到你,曾今的我找了五年都能找到你,如今我并不担心找不到,而我也知道,你在找我,我不能让你找不到我,我也无法让你一个人在黑夜中摸索。”

    皎洁的月光下,元邵的眸子闪动着柔和的光,那种发自内心的神情和宠溺,让坐在马背上的柳妙儿眼眶湿润,耳边风过处,吹落了柳妙儿的泪珠儿,被元邵一一的吻去。

    没有山盟海誓,没有烈火燃情,但是他爱着她,并且相信她也爱着他,如此,也就够了。

    想到这儿,柳妙儿扫了一眼整个园林,趁人不备在元邵的嘴角轻轻地吻了一下,如羽毛般轻柔的动作,然后急忙闪开,看着元邵一脸偷袭成功的奸笑。

    “等今日的事完了,我会加倍的讨回来!”

    元邵揽住柳妙儿的腰,故作凶狠的掐了一下,嘴角,却是掩盖不住的笑意。

    这是柳妙儿回来后,第一次,恢复了当初的调皮,也是第一次,主动的亲近他。他很高兴,十分的高兴!

    因为心情太好,当元邵迈入议事大厅时,众人看到的,就是他满面春风的表情,而一旁有些狼狈的柳妙儿也是笑意盈盈,似乎并没有把今天的事放在眼里。

    看到这笑容,众大臣脸色不好,而元晟坐在高位上,面色阴晴不定,但细心的人也发现了,在汝南王和王妃进来的那一瞬间,皇上菲薄的唇紧紧地抿起,似乎在压抑着心中的怒气。

    的确,元晟是愤怒的,他拍了好些人去树林中寻找,却没有找到柳妙儿的踪迹,如今,元邵带着柳妙儿回来了,虽然柳妙儿衣衫破碎身形狼狈,但是那一脸笑容看在元晟的眼中,分外的刺眼。

    他找了她整整一个下午,为何,到最后还是落在了元邵之后!

    元晟愤怒,而元邵却是满面春风,一旁的一位大臣显然不喜元邵,立刻站出来指责:“汝南王,你可知今日发生了什么,还能笑的出来!”

    是啊,这位大臣很愤怒,毕竟他的宝贝儿子乃是御林军的领头人,今日皇上一怒打了御林军中所有管事的,包括他的儿子。

    “就是,王爷笑的如此高兴,难不成看到这情况,还能让王爷心情愉悦不成!”这次说话的是卿玉明,一派正直的脸刚正不阿的语气,让柳妙儿顿时敛住了笑容规规矩矩的站好,紧接着迎来的就是卿玉明无奈却关切的笑容,还有南席君周易风心疼担忧的目光。

    她给了几个人一个眼神,说自己没事。而元邵被卿玉明这么一说,笑容也敛住了,看了他一眼,领着柳妙儿向元晟行了礼。

    “既然王爷没事儿,那是最好。只是王爷能不能解释解释,今**们一家三人消失了去了哪里!”

    元晟是不能动元邵的,整个大夏,没有人会和元邵为敌,但是在皇上遇刺,原本嫌疑最大得利最多的汝南王却不见了,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而回到园林看看皇家的人的时候,发现不只汝南王,连王妃和小世子都不见了,让人不由得联想到一个词:畏罪潜逃。

    可位高权重的汝南王,需要畏罪潜逃?

    这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所以众人等着元邵的回答。

    这一次,元邵没有说话,倒是柳妙儿看着座上的元晟,对着他跪了下来:“皇上,不必怀疑了,今日臣妾会消失,完全是因为被人挟持。那些人把我和小世子带进树林,就是为了威胁王爷帮他们做事,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些人没想到树林中还有埋伏,双方斗了起来,王爷才带着臣妾和小世子一路躲避,所以到现在才回来!臣妾不知道狩猎场发生了什么,但是只想问问皇上,为何堂堂皇家园林,在我被劫走呼救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理会!”

    说到这儿,柳妙儿抬起头来,一双美目满是怒火和痛心,看着元晟,带着浓浓的指责和失望。

    一句话,既解释了一家三口消失的事,也说明了自己也是受害者的事实,更是从侧面表示,元邵不是这幕后主使。

    “放肆,你一介妇人怎可和皇上这样说话!”

    她这模样,在外人看来就是指责皇上,让一旁元晟的人跳了起来。但是元晟却从柳妙儿的眼里,读出了浓浓的失望。

    是的,她是失望的,在元晟的坐骑奔来的那一瞬间,在蛮冲过来之前,元晟原本能带着她上马,可就那么一念之差,元晟越过小溪安全了,而她,被蛮带走。

    虽然,她没有损失什么反而遇上了蛮,可如果那黑影不是蛮而是野兽,她如今,还能站在这里说话吗?

    元晟面色一变,唇抿的紧紧地什么也没说,他想告诉她他在树林中寻找了她整整一个下午,想告诉她他当时只是顺手一拍马儿为了护主就飞了过去,他怎么不想带着柳妙儿离开,可是,他没本事罢了!

    元晟心痛,面色发白,看在众人的眼里就是气极的表现,其中一个大臣还想再说什么,可柳妙儿已经起身了,扫了一眼整个大厅,突然的就笑了。

    既然皇上都遇刺了,有些话,也不能再藏着掖着了,“呵呵,真是可笑!整个大夏的栋梁之才都在这里,难道连一个敌国的将军都挡不住吗?皇上,臣妾并无怨言,只是想请皇上主持公道,挟持臣妾的人不是别人,而是北宁国的大将,千里飞骑龙盛龙将军!”

    “皇上,让别国的将军在我们的国土上肆掠,难道不让人气愤吗?”

    柳妙儿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一语既出,满堂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