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5】原来还是熟人
    黑影如飓风一般呼啸而去,迅如闪电,待元晟反应过来朝着那边看过去的时候,柳妙儿和黑影早已不见了踪影。

    “妙儿!”

    元晟心下一凛,想都没想骑马越过小溪青石朝着黑影消失的方向追去,坐骑天青乃西域进贡的汗血宝马,灵性十足,风一般的追过去,可那黑影的速度实在是极快,天青马自然是没办法追上,到头来元晟一人一骑在树林中转悠了大半天,没找到柳妙儿,倒是遇见了同是参加狩猎大会的周易风。

    “皇上,你受伤了!是属下来迟,请皇上恕罪!”

    周易风原本就是感觉到树林里的异常来寻找元晟的,如今看到他心中一喜,策马而来却见元晟衣衫破碎,血迹斑斑,吓的周易风翻身下马立即请罪。

    “罢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去树林里寻找其他的人让人快些回去,朕还需要找一个人。”

    树林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别的参赛者肯定也遇到了这些人,如今狩猎场肯定是一片混乱,他作为皇上应该出去主持公道,可他心中放不下柳妙儿。

    当时如果他上马的时候拉上柳妙儿一起,柳妙儿就不会被那黑影抓走,她一个弱女子保护了他,可他作为九五之尊,居然护不住柳妙儿。

    担忧和不甘在心中纠缠成一团,元晟只想找到柳妙儿。

    找一个人?

    “皇上,现在不是找人的时候,许多参加者都已经受了伤,皇家军队此时已经进入了树林搜查。还请皇上先随微臣出去!皇上,你是皇上,你担负的不只是一个人的命运!皇上不要忘了,皇上曾经的梦想!”

    周易风不知道元晟要找谁,更不知道柳妙儿进了树林,他只知道在这种时候,天子决不能出事。

    周易风不让步,而元晟听到这话,心中也是一颤。

    他的梦想,他的梦想就是让大夏掌握在他的手中,就是报仇让仇人身败名裂生不如死!为了这个他已经好多次好对此放弃了柳妙儿,如今,他还能放弃吗?

    元晟不想放弃,所以让周易风外出禀报说他没事儿继续在树林中寻找,周易风没想到素来理智的元晟如今这么执着,不知元晟找谁,但是还是跟着元晟,在树林里不遗余力的寻找。

    有了帮手事情会轻松很多,但是一路走下来元晟一无所获,直到日头西斜,林中已经露出了傍晚的昏色,他紧捏着缰绳看着这一片密林,忍不住的就想毁了这个地方。

    柳妙儿,你究竟去了哪里!

    元晟心中悲痛,一如当初得知柳妙儿葬身火海的时候。周易风说,这里已经是树林的最边缘处,在深入就是凤凰山的深部,那里荆棘丛生,野兽遍地,决不能进去。

    “皇上,你要找的人,或许,已经不在了。或许,已经被皇家军队带回了狩猎场!”

    寻找的路途中,皇家军队几乎已经将真个树林翻了一遍,周易风觉的如果皇上要找的人在林子里,那么肯定已经带回去了,连同那些可疑的人。

    是了,朕怎么就忘了这一点!

    元晟被周易风提醒,也瞬间明白过来,这样漫无目的的找下去根本不是办法,所以调转马头,元晟心急如焚的奔出山林,远远地看到狩猎场已经被围了起来,皇家军队和御林军将所有从树林中带出来的人扔在了狩猎场上。

    此时,百姓们惊慌失措,而大臣和官眷们更是紧张不已,远远地瞧见皇上出来,都松了口气。但是近了瞧见皇上身上的伤,众人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皇上,你没事吧?来人,传太医!”

    太后此时颤颤巍巍的起来,眼眶泛红看到元晟端的是一副全心全意关切的模样。元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扫了一眼被围起来的人,却没有看到柳妙儿的身影。

    那道黑影,那道黑影恐怕就是野兽,在人的手中柳妙儿或许还能凭借其的伶俐或下拉,可那是野兽,野兽的尖牙从来都是用来撕碎猎物的人,所以从一开始元晟就知道找到柳妙儿的机会微乎其微,可他还是坚持寻找,如今,翻遍了整个树林的皇家军队都没找到人,他还能有希望吗?

    这件事,他必须追查到底!

    以为他什么都不做就是怕了吗?以为他如今,当真没有力量!

    今日的事,他必定会让背后的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扫视了整个狩猎场,元晟面色铁青,浓烈的威压和煞气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他翻身下马,越过一个个的大臣,压抑的怒气让整个狩猎场的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众人没有人敢说话,百姓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元晟身上的伤,就知道事情不简单。

    屏息凝神,众人的目光聚集在元晟的身上,元晟一双星眸黑沉的可怕,不顾身上的伤坐到了属于自己的王座上,扫视着座下的人,唤来了负责皇家军队的统领。

    “将御林军的领头人抓起来,一个都不能少,先每个人鞭笞五十。快速的去京城把刑瑾刑大人召来,胆敢在我皇家猎场闹出这么大的事,这件事,朕要一查到底!至于在场所有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走,朕倒要看看,是谁胆敢在这种地方,触犯我天家的威严!”

    元晟怒火熊熊,一掌拍碎了身边的茶碗,胸前的伤口崩开了流出血来,鲜血和那张修罗般的脸配在一起,十分可怖。众人急忙跪下请罪,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皇家军队抓住了御林军的领队和各个小头目,不管他们是皇亲国戚还是权臣公子,每个人狠狠地鞭笞五十,打的是皮开肉绽,惨叫连连。

    太后看不得这血腥的场面,摆摆手就要离开,见此元晟突然露出一个笑容来,上前扶住太后,让周易风和南席君审问御林军的人,他则扶着太后离开。

    “母后今日受惊了,朕自不会放过这胆敢如此做的人!”

    元晟声音冷冽,冰冻三尺,太后面色一僵,却还是拍了拍元晟的手,安抚道:“皇上,哀家明白。还希望,皇上能找到这个人,还能有办法狠狠地惩罚这个人!”

    温婉一笑,太后慈眉善目看在元晟的眼里无疑是一种讽刺,只是元晟笑了,扶着太后坐上马车,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这样落进了太后的耳朵里。

    “母后,你的儿子,朕怎么会让他白白受苦!母后想要战争,朕会给母后机会!”

    太后面色大变,推开马车车门却见元晟在宫女儿的搀扶下进了马车,脸上再也没有了多余的表情。

    参加后羿大会的人死伤十几个,林子里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让众人草木皆兵。皇家园林早已戒备森然,而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将军文臣,都被皇家军队守住,不能离开这里。

    所有的人,处在惊慌之中,却没发现汝南王一家,早已不在狩猎场中。

    暮色渐深,皓月高悬,明月亮如银盘,用一种圣洁的姿态俯瞰着整座凤凰山。狩猎场中的压抑和慌乱并没有传递到凤凰山的深处,在距离那片树林不远处的山谷中,柳妙儿正拍在一块青石上,看着不远处正努力钻木取火的魁梧大汉,神色复杂。

    当元晟拍马越过小溪的时候,那道黑影疾驰而来,柳妙儿就知道自己完了。在被黑影抓住的时候,柳妙儿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她拔下来头上的金簪寻找着野兽的眼睛,但是当惊鸿一瞥,看清楚那张胡渣满脸的脸和那双铜铃似的大眼睛后,柳妙儿手中的动作顿住,任由那黑影高兴的吼叫着,带着自己来到了这个山谷。

    山谷中,有一个岩洞,洞里有一块巨大而平整的青石,柳妙儿被大汉放在青石上,动作粗鲁,原本准备那根青藤把柳妙儿绑上,可两人照面的那一刻,大汉愣住了。一双铜铃眼盯着柳妙儿的脸,满脸惊讶。然后眼神转向了柳妙儿的肚子,仔细的看了看,然后伸出手摁了摁,顿时大叫了起来。

    蛮汉说什么柳妙儿是听不懂的,但是一看他这个动作,柳妙儿就知道,面前的这个像个野人一般的大汉,就是当初她放走的蛮。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在这里,她居然遇到了蛮,还被他扛到了这山谷里。

    柳妙儿有些脱力,躺在青石上,蛮似乎底柳妙儿很有印象,从一旁石洞的一个小凹陷里拿出几根碎布条来,自己一看,就是当初柳妙儿给蛮汉爆炸伤口撕碎的衣衫。

    蛮指着那布条,又指着柳妙儿,铜铃眼瞪的大大的,似乎在询问柳妙儿是否认识这布条。虽然事情过去了很久,但是柳妙儿到没有忘记蛮,所以点了点头。

    得到肯定,蛮双眼顿时亮如明珠,灼灼闪光。对着柳妙儿笑了笑,就从旁边摘下一匹大叶子从不远处的瀑布下接了水,捧过来递到了柳妙儿的跟前。那模样,倒是跟元邵和元璟讨好她的时候,有异曲同工之妙!

    “谢谢你,蛮!”

    山中遇故知,对柳妙儿来说绝对是好事,感激一下接过水喝了起来。却见蛮听到她说话,猛地抓住了她的手,不住的摇晃着,一双眼睛贼亮贼亮的,似乎听到了什么让他高兴的事。

    “蛮?”

    柳妙儿不解,疑惑发问,就见蛮猛地点头。柳妙儿豁然开朗,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对这个蛮汉说过,从今以后就叫他“蛮”了。

    “这个,你都还记得?”

    柳妙儿笑了,那个时候她为什么救蛮她已经忘记了,却不想过了这么几年,蛮依然记着柳妙儿,并且将她的布条带在身边。扫视了整个山洞一眼,柳妙儿发现洞顶已经被熏黑了,想必蛮已经在这里生活了许久。

    生活在山野中,还真是一个野人。今天之所以会出去,恐怕是感觉到林子里的异动了吧!

    柳妙儿倒在青石上,储存体力,而蛮则在一旁钻木取火,旁边放着几只野鸡,看样子是刚才出去的时候猎到的。

    钻木取火并不容易,可蛮在柳妙儿的注视下毫不气馁,终于,青烟冒起窜出一细细的火苗来,蛮高兴的看向柳妙儿,见柳妙儿惊讶而崇敬的看着自己,顿时心情大好,急忙将火对燃上,空手扒了那几只野鸡在火上烤了起来。

    很远,烤肉的香味飘散开来,柳妙儿饿了一天早就饥肠辘辘,如今看着蛮拿过来的野鸡,也不管味道如何,张口就吃,香喷喷的肉味儿,让柳妙儿顿时心满意足。

    有吃有喝有命在,就是好事儿啊!

    柳妙儿狼吞虎咽,而蛮也在一旁大口吃肉,同时不住打的看着柳妙儿,看到她被噎住了他还摘了大叶子捧了水来,让柳妙儿感动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蛮笑着,看着柳妙儿那张胡子拉碴的脸笑的有些憨厚。柳妙儿看着他这模样抿唇笑着,到让蛮挠了挠后脑,不知道该怎么办。

    吃饱喝足,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柳妙儿看着天边月亮升起,不由得想起了今天的事,也不知道树林中是否已经安全了,也不知道元邵元璟,还有元晟是不是没事儿了,她心中着急,可这时候,也没有办法出去。

    毕竟如果有埋伏,她出去也只是送死!

    朗月清辉,月光如一层薄纱将整个山林笼罩,不远处的小瀑布从山谷的上方倾泻而下,匆匆水声伴着清风过林的声音,一派宁谧安详,除了那些鼓噪的秋蝉,山谷中安静的能听见柴火燃烧的“噼啪”声。

    蛮坐在柳妙儿的身边,似乎感觉到她的焦虑,深处手来捏了捏柳妙儿的手,动作轻柔,似乎怕弄疼了柳妙儿。

    “放心吧,我没事。蛮,你先休息吧。”

    蛮能听懂柳妙儿的话,所以二话不说又摘了叶子捧了水来放到柳妙儿的手里,看着柳妙儿笑着接过去,他才笑了笑,倒在一旁的草堆上闭上了眼睛。只是今天的凤凰山,不如往日一般平静,蛮刚闭上眼睛,就听见不远处的山林中传来一阵虎啸,紧接着就是一个人的惨叫声,“啊”的一声凄厉尖锐,刺破云霄。

    遭了!差点忘了如果树林中多了那么多人,肯定会有人报信。那么树林中的人为了躲避皇家军队和御林军,势必会躲进凤凰山。如今这山谷离那片树林不远,要是被发现了,可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