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4】人生何处不相逢
    元璟的迷药,素来药性很强,加上那只白额吊睛黄斑虎张着大口,所以一下子吸入很多,飞扑的身体倏然落在地上,发出一阵低沉的吼声。一双大元珠似的眼睛带着野兽凶残的气息,此时看着柳妙儿和那个倒在地上的人,凶光毕露。

    而柳妙儿也被那一阵疾风扑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该死的,野兽不愧是野兽,这样都死不了!

    柳妙儿见大虎没有死去,心中的警惕并没有消失,深知这迷药分量太少无法将这大虎制住一盏茶的时间,所以想都没想,扶起那地上明显受伤的人就要走。

    只是一低头,看到的居然是前几天才见过的一张熟悉的脸。而那个人看到她的模样,眼光也是一闪。

    元晟!

    柳妙儿惊讶无比,但是也不多说什么,元晟面色苍白,上好的戎装锦衣已经被大虎撕坏了,露出手臂和胸前的伤口,血肉模糊。白玉脸上有些细小的伤痕,一双马靴也裂了缝沾满了泥土,看模样竟是从林中逃生出来。手中一把鎏金大弓,只是背后的箭袋已经被撕得不成形,里面早就没了箭,倒是那大虎的背后,插着一支羽箭,看标示就是元晟的箭矢。

    难怪会被追赶,感情你伤了这只大虎!

    元晟虽然虚弱,但此时还有意识,如此狼狈的模样被人看见心中有些别扭。可他在林中奔驰许久,还遭到一些黑衣人暗算,此时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见柳妙儿想扶着自己,也就毫不可以的伸过手去,将全身的重量压在柳妙儿的身上。

    鲜血已经变成暗红色,脏了柳妙儿的衣装。元晟伸手环住柳妙儿的肩,本是为了行走平稳,只是看起来竟像是两个人相互依偎,情深意浓的模样。

    柳妙儿不太自在,但是眼见着那大虎低吼着就要站起来,两个人可不敢耽搁,扶着元晟朝着不远处的小溪走去,然后看到了流水,顾不上口渴什么的,顺着小溪的流向行走。两个人此时不敢多说什么,虽然心中都知道今天的事非同寻常,可身后还有一只猛虎,他们可不敢减慢速度。

    也不知走了多久,柳妙儿顺着溪流的方向看去根本看不到头。日头已经渐渐西斜,树林中光影斑驳,柳妙儿几乎担负着元晟的全部重量,走了许久,脚底钻心的疼终是走不动了,扶着元晟坐在了溪流边的一块大石上。

    元晟的伤口依旧流着血,脸色苍白的如同一张没有染墨的宣纸,一双眼睛必备的眯起,却依旧一动不动的盯着柳妙儿。

    “你怎么会在这儿?谁允许你进入狩猎场的!”元晟摁着胸口还在流血的伤口,有气无力的看着柳妙儿,眼神无力,却有一闪而过的责备和关切。

    虽然她救了他,但是他从心底里希望柳妙儿不在这里,毕竟这树林里很不安全。除了猛兽,还有一群被猛兽更灵活更凶残的人。

    柳妙儿愣了愣,倒没想到元晟停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看着他脸上努力掩饰的关切,柳妙儿倒是没什么担忧,努力地笑了笑,道:“看皇上模样,定是被人袭击过了。我来这里也就是为了告诉你和元邵,太后和那北宁公主似乎有阴谋,不过现在不用多说了,皇上已经亲身体会到了!只是我很奇怪的是,我分明告诉过皇上秦水心和龙盛的事,皇上怎么不采取一点行动!”

    对于元晟责备,柳妙儿决定无视,只是原本那日她告诉过她秦水心的事,凭借元晟的能力查到一个公主不正常根本就是小事一桩,可元晟并没有那样做。

    “看来王妃你对朕有怨言。只是相比王妃也看出来了,这树林中的人,不是北宁公主和龙盛的人。”

    元晟没有辩解,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说完倒在青石上,似乎有些脱力。柳妙儿眼看着元晟的伤口裂开,暗红色的血痂上再添鲜血,此时也顾不得说他什么了,急忙让他躺着,她在周围仔细的找找有没有药草。

    脚下钻心的疼,柳妙儿知道最近养尊处优的自己是起了泡了,但是一看元晟苍白虚弱的神色,柳妙儿咬着牙在周围巡视着。因为元晟有伤身上带着血腥味儿,所以柳妙儿也不敢走远,在周围的树林中扒着灌木丛和草丛寻找药草,让元晟在自己视线范围内。

    秋风吹过,日头再度向西边偏了一些,耳边是溪水淙淙的声音,元晟躺在青石上,看着不远一瘸一拐却仔细寻找药草的柳妙儿,嘴角不自觉的,浮现了一抹笑意。眼神落在柳妙儿的后背,仿佛再也离开不了一般。

    这个女人,真是他的梦靥,梦靥久存于梦中,不是她不离去,而是自己,太过执着。当初,他甚至都带着她去看了林府梅园的阁楼不是吗?

    只是梦中人始终是梦中人,当初的一场青书,他看了无数遍,可柳妙儿似乎,从未看过。那日看到她玲珑的身姿,他气血上涌,不是想羞辱于她,只是真的,隐忍不住!

    可在让元邵服用玲珑散的那一日,他就已经做出了选择!既然如此,便不该痴缠,不该执着了!

    元晟笑了,自嘲的笑容带着苦涩,耳边却突然传来柳妙儿的一声惊呼。他眼神一颤撑起身子就要奔过去,却发现只是一条蛇从柳妙儿不远处的草丛中溜过。

    女人,还真是女人!

    一条蛇而已!

    元晟缓缓地躺下,因为刚才的动作肩上的伤口也裂开了,血腥味儿弥漫,素来严明耳聪的他听到了不远处的兽吼,深知这凤凰山的凶险。所以强撑着从青石上下来,蹲在黑边用柳妙儿撕碎的裙角用来止血的碎步清洗伤口和血渍。

    “元晟,你怎么回事!”

    远处的柳妙儿在林子里找到了止血的草药,还找到了能够防止感染的药草,欢天喜地的收起来奔过来,却见元晟蹲在河边清洗伤口,身体摇摇欲坠。吓得她急忙奔过来,毫不商量的扶起元晟让他躺在青石上。

    “好好待着,这些事我来做就好!”

    柳妙儿没好气,拿过碎步就仔细的清理元晟的伤口,然后嚼碎了药草忍住满嘴的苦涩味儿将草药敷上,这才洗了手用帕子小心翼翼地给元晟清理身上的血迹。

    血腥味儿会吸引野兽的事,柳妙儿自然是明白的,所以她清理的时候十分小心,甚至还检查了一下元晟的后背。

    阳光透过溪边的桉树枝叶投射下来,照射在柳妙儿雪白的脖颈上,为她的脸堵上一层模糊的光晕,鬓角的发丝在风中轻轻地摆动着,滑过柳妙儿的脸颊,一切,显的宁谧而自然,看在元晟的眼里,甚至比那些诗书画卷,更让人舒心。而那张认真的脸,此时为的不是别人,是他元晟!

    这一点认知,让元晟心中荡起层层涟漪,伸出手去就要将柳妙儿搂在怀里,却突然感觉到一阵肃杀之气。

    很显然,柳妙儿也感觉到了,她手中的动作一顿,却不动声色继续为元晟清理。

    “妙儿,不用清理了,看样子我们还有一场硬仗!”元晟星眸微眯,方才的惬意和舒心早已消失,换上的是一脸的狠绝。柳妙儿被他身上突然散发的煞气震慑,看着他的模样,似乎还是当初,两个人在十里香碰面的情况。

    那时候,他也是这种模样!

    然后情况已经不能让柳妙儿多想,因为她已经看到树林中走出来的几个黑衣人,每个人手中拿着一柄长剑,在斑驳的树影下银光冷冽,杀气腾腾。

    现在元晟手上,两个人有多不会武功,这些人攻过来,他们只会成为剑下亡魂!

    柳妙儿有些着急,但是面上却没有任何表现,她思考着应对的策略,然而那些人根本不给他们机会,二话没说挥剑而上,让柳妙儿和元晟措手不及。

    曾经的元晟没有武功,如今的元晟武功也不高,所以他只能勉强躲闪开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而柳妙儿虽然没有功夫,但是胜在经历太多的事灵活非常,所以黑衣人杀上来,两个人左右闪躲倒是勉强没有被伤着,两人配合默契,但是身上不免的被剑锋擦伤。

    “你们是什么人?”

    这种时候,除了拖延时间,两个人暂时还真是想不出什么办法。元晟看着这些黑衣人身手敏捷却也不算是高手,觉的奇怪。

    “什么人你们不用废话,我们只是来杀了这个女人而已!”

    黑衣人中的一个说话了,听声音是个女人,而话语里的意思,他们是冲着柳妙儿来的!

    杀我?

    看来我还真是造人讨厌呢!

    柳妙儿面上一阵冷笑,一听这声音就明白了,这树林中感情有三波人,一拨属于太后,都是高手,一拨属于龙盛,而另一波,应该就是秦水心的人。现在来杀自己的人,定是秦水心的人无疑。可看她们的模样,似乎对他们来说,顺道杀了元晟,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心思百转,柳妙儿开口就想拖延时间想办法,但是话未出口,就听的不远处一阵怒吼传来,似兽非兽,山野震动,群鸟高飞,让人胆战心惊。众人的动作,不由得停了下来。

    这声音?

    柳妙儿心神一震,总觉的有些熟悉,但是还未细想,又听得一声怒吼,然后就见一庞大的黑影丛林中呼啸而来,速度极快,带着雷霆之势,气势惊人。而那黑影前,一匹骏马正朝着这边奔驰。

    看那匹马的装束,显然是元晟的黑色汗血宝马,飞奔着朝着元晟而来。那几个黑影日恩显然是被吓着了,看到那马匹和黑影甲摩纳哥闪开。那黑马似是有灵性,快速的奔到了元晟的身边,元晟满眼惊喜翻身上马,感觉到身后那黑影的气势,他情急之下一拍马身骏马飞驰越过小溪,稳稳当当的落在了不远处,没有被那冲过来的黑影伤着。

    然后跃过去了才突然想起,柳妙儿还在对岸,调转马头回头想救柳妙儿,却见柳妙儿早已被那个黑影抱住,头也不回的朝着树林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