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1】不谋而合
    昏昏沉沉地不知道睡了多久,当柳妙儿醒来时,看到的只有轻纱幔帐,锦被鸳鸯。她摸了摸额头,烧已经退了,坐起身来发现阳光斜照进来,肉眼可见细小的尘埃。她靠在床上,脑海中回响的,是自己答应水玲珑的事。

    “好,我会让秦水心嫁入王府,但愿你,不要食言!”

    这是她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但是水玲珑却告诉她,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元邵和元璟。

    “水玲珑,我不想欺骗他们。更何况让秦水心嫁入汝南王府,必须要元邵和元璟支持才行。”柳妙儿从墨城回来,就已经打定主意不会再和元邵有嫌隙,她早就声明自己不喜欢别的女人待在王府,所以元邵才任由她把送上来的女人赶走。而如今,让元邵娶了秦水心,他会不会娶不好说,柳妙儿不想让元邵伤心。

    毕竟,谁原意听见自己心爱的人说,你去娶别人吧。

    “柳妙儿,这件事你必须答应!你应该很清楚,如果元邵知道我的灵魂还在,会是什么态度。不管我能够帮你什么,他都会想方设法的弄死我。汝南王在大夏的人脉和实力,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才是!届时我死了,有些东西就彻底的成为秘密!”

    水玲珑提到元邵,还有些害怕,毕竟在大夏,乃至整个中原,汝南王的名声早已响彻大地,没有人会质疑元邵的实力。

    说完这话,水玲珑似乎累了,让柳妙儿好生考虑再做决定。柳妙儿睡了一觉醒来,却不知这件事,究竟如何做,才是对的。

    水玲珑说,有些事的真相,除了当事人,只有她知道。

    水玲珑还说,柳妙儿,我时日无多不想害你,但是作为这句身体的本尊,我还是有本事在我魂飞魄散的时候,连带着你一起带走。多死一个人,对我来说无所谓。

    柳妙儿,我早已看透了人情,生无可恋,需要的不过是解决我心中最后一个疑惑。而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你死了,你的夫君你的儿子会如何,想必你比我更加清楚!

    柳妙儿,给你一天的时间,好好想想。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因为当一个人心有不甘的时候,什么都做得出来!

    水玲珑的威胁犹言在耳,而她实实在在的,抓住了柳妙儿的弱点所在。

    柳妙儿毫不怀疑,如果元邵和元璟有一个不在了,她会万念俱灰。而如果她不在了,元邵和元璟会怎么样,她不敢想象。水玲珑的灵魂很虚弱,柳妙儿其实不相信她能毁了自己,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柳妙儿无法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因为她,舍不得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

    虽然水玲珑给了她一天的时间考虑,结果早已显而易见。

    可她要如何,才能让元邵娶了秦水心,还不会对自己失望呢?

    秀眉紧蹙,柳妙儿感觉到太阳穴突突的疼,不知道是不是睡久了的缘故,柳妙儿掀开被子起身,门却被推开了。

    “妙儿!你醒了!”

    “妞,你没事吧?”

    两张相似的脸一脸欣喜的奔过来,扶着柳妙儿让她继续躺着。

    “放心吧,我没事。”柳妙儿微微一笑,避开两个人眼中的关切,压住了心底的心虚。

    “真的没事?你发烧昏睡了一夜,现在还好吗?”元邵见柳妙儿醒了,坐在床上将她搂进怀里,看到如此亲密的动作元璟嘴角抽了抽条件反射的就要推开元邵,却感觉到柳妙儿有些心不在焉。

    心中一跳,元璟素来与柳妙儿心有灵犀,感觉到有什么事发生了。

    “妞?”

    元璟眉头紧皱,握住了柳妙儿的手指,眼中闪过探究的意味。柳妙儿哪儿不知道他已经察觉到不对劲,捏了捏他的手,笑道:“放心吧,没事的,就是睡梦中和水玲珑的谈了谈,只可惜她灵魂虚弱,什么都没说继续沉睡了。”

    水玲珑!

    听到这名字元邵不由的将柳妙儿抱紧了,而元璟二话没说从枕头下拿出一八卦盘来。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为了你们,我怎么都不会有事!”

    看到元邵和元璟如此紧张,柳妙儿心头甜蜜的同时也知道水玲珑说的不假,三个人已经成了一家人,少了谁,对其他的两个人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所以她,如今已经没了选择的余地。只是将水玲珑还活着事说了出来,给元邵和元璟一个心理准备的时间。凭两个人的聪明,在自己提出让秦水心进入王府的时候,也不会太怪罪自己,更不会心寒。

    柳妙儿的保证让两个人顿时舒了口气,也不敢太放松。他们对视一眼就知道柳妙儿有难言之隐,心念一转没有多问,只是扶着柳妙儿,让她好好躺着。柳妙儿看了两人一眼,看到了两人眼中的担忧和理解,心头的一块石头落地了。虽然她有事儿不能说,但是只要两个人能明白就好。

    三人心照不宣,生活与之前一眼,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连那些皇室成员听说柳妙儿病了前来探望,柳妙儿也笑眯眯的迎接了,毕竟人家是好意,她总不能不领情。只是这些好意的人里面,总有那么一两个,心中存着一些异想天开的心思。

    比如现在,柳妙儿坐在主位的美人榻上,看着一旁拿着一幅画请元邵鉴赏的女人,忍不住的就想翻一个白眼,也亏的元璟及时发现,制止了她。

    “王爷,晴儿画工拙劣,还请王爷点评一二。”

    小姑娘眉目如画,目光含情,那水盈盈的一眼,看的柳妙儿和元璟的心都要揉碎了,只可惜总有一个人不解风情。

    “画工的确拙劣,风小姐可以请教御史卿玉明大人,或许会有所长进。”

    元邵一句话回的不痛不痒,柳妙儿眼睁睁的看着那晴儿小姐满脸的情谊瞬间崩塌,小脸瞬间苍白,一双眼睛眼看着就要滴下水来。

    当真是我见尤怜!

    但是肇事者丝毫没有觉悟,柳妙儿本想安慰一句,却见那晴儿小姐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然后泪水断线珠,捂着脸跑了出去。

    瞪我?关我什么事?

    柳妙儿无言以对,元邵却只是邀功的朝着她笑了笑,好像在说,看吧这是我解决的第八个女人,所以王妃在我的心中还是第一的。

    柳妙儿轻咳一声,心中说不出的愉悦,但是想了想自己不能如此不厚道。所以让青魂青魄守住院子,不要让那些莫名其妙的千金小姐进来了。而走到元邵身边,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当然,同时的,她心中却在想着秦水心要嫁给元邵的事。

    因为在此之前,元璟派去调查的人回来了,说是这一次,秦水心选婿,目标只可能是两个人,一个是元邵,而另一个就是皇上。所以元璟和元邵在柳妙儿昏迷的时候已经打好商量,要让秦水心嫁入汝南王府,然后用这个女人牵制龙盛。

    龙盛对秦水心的情谊,真正有过情感体会的人,看过一眼便十分清楚。那种无法割舍的爱恋,如果不是因为是敌人,柳妙儿一定会大加赞扬。

    要知道,龙盛这个人,是秦冥寒最得力的属下!而元邵的探子也带来了消息,北宁发生巨变,北宁皇帝奄奄一息生不如死,太子秦冥寒监国,刚掌权便迫不及待的扩充军队,在北宁和大夏的边界处屯兵。

    当然这一切都在秘密的进行,大夏与北宁邦交并不友善,知道的人很少。若不是元邵的探子遍布中原,怕是也不会这么容易得到消息。

    战事,一触即发,而柳妙儿也敏锐地感觉到,当水玲珑听到秦冥寒这个名字是,来自灵魂的战栗和愤怒。

    元邵和元璟自然不知道水玲珑让柳妙儿不要阻止秦水心嫁入王府的事,连个人商量了许久,当最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想啊告诉柳妙儿,希望她不要阻止秦水心嫁入汝南王府。

    听到这个消息,柳妙儿当场愣住,面无表情的她着实吓坏了元邵,慌忙的解释却得来的是柳妙儿傻愣愣的回了一声“好”。

    元邵慌了,以为柳妙儿说气话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听到两个人的目的,柳妙儿呆愣的脸色总算好转了。虽然她自己也有这种打算,但是自己说和元邵说就是两种不同的心情,然而得知了原因之后,柳妙儿心中的惊讶和不舒服,也被压了下来。

    不谋而合,对她来说最好不过!

    果然一家人就是一家人,她还什么都没说,元邵和元璟就已经把话说出来了!

    所以柳妙儿大度的笑了,表示只要秦水心原意嫁入汝南王府她不会介意。而水玲珑听说这事后,没有任何反应。

    解决了一件事,三个人都舒了口气,三人坐在小院子里,眼看着夕阳落下,天边的云霞如火,心中都期待着,明天后羿大会的到来。

    而终于,休整了两天后,柳妙儿被喧天的锣鼓声敲醒,她揉了揉晃眼,却见元邵一张俊脸看着自己,脸上带着笑意。而她坐在元邵的怀里,此时正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中,耳边,是节奏分明的鼓声。

    掀开车帘,只见皇家狩猎场锦旗飘飘,碧绿的草坪暂时没有被秋色浸染,苍翠的草色映着蓝天,清新美丽。皇家园林在不远处的山脚静静地伫立,似乎在远远的遥望这一片土地。

    马车停下,柳妙儿下车,在小太监的引领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此时,那些参加后羿大会的平民百姓也已经来了,整个狩猎场人山人海,喧声不绝,十分热闹。

    刚坐定,柳妙儿就见到了对面的秦水心对自己意味深长的笑了。柳妙儿面色不变,回了秦水心一个微笑,眼角的余光一扫,瞥到了站在秦水心身后的龙盛。

    将军与公主,当真是绝配!

    这个秦水心,恐怕是知道那天是我了,不看她的模样,似乎对我知道这件事不以为意。

    这女人在想什么?

    那抹挂在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容,到让柳妙儿略微的不安。

    不过很快,太后皇上驾到,柳妙儿转移了注意力,没有看到秦水心眼中一闪而过的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