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0】谈判开始
    柳妙儿睡的很沉,湿润的头发已经被元邵细心地擦干,他和元璟站在床边,看着柳妙儿安睡的脸,心中顿时一片柔软。

    这个世上,有些人,终其一生也不能让她受到一定点的伤害!

    两人对视了一眼,轻轻地为柳妙儿盖上被子就出了房门,凤凰山的郁郁葱葱挡不住夕阳余晖的灿烂,绿色的山峦在一瞬间堵上了金色的边,元邵站在门口,恢复了一度的清冷高贵,一双凤眼,微微眯起。

    “元璟,看来这一次,太后要用北宁公主打开维持了六年的僵局!”

    “这些,我并不关心,我只是不想让妞陷入险境!伤害她的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元璟也眯起了眼睛,嘴角浮上一抹浅笑,让那张与元邵俊秀的小脸,顿时生出许多不同的味道来。

    “如此,我们目标相同。”

    元邵下了定论,一转头,看向了元璟。

    “的确,所以,我乐意与你合作!”

    元璟微笑,那双眸子瞬间潋滟光彩,在夕阳的余晖中,似乎揽括了睥睨天下的霸气。元邵微微睁眼,看到他如此,也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

    他们,只是要守护着自己要守护的东西罢了!

    两个人相视一眼心照不宣,一眨眼已经计谋百转,却不知此时的屋子里,柳妙儿双拳紧握指节泛白,正紧紧地抓着衾被,满头大汗。可饶是如此,她已经双眼紧闭,未曾醒来。她浑身发烫,肩头疼痛,似乎是发烧了十分难受,她咬着牙想要醒来,可最里面的血腥味儿,却将她带入了无尽的深渊。

    “柳妙儿!”

    一个女人的声音,陌生而熟悉,短短的三个字仿佛从灵魂深处喊出来,让她的身体,止不住的战栗。但是她经历大风大lang,很快镇定了下来。她知道,自己暂时无法醒来,所以她不在顽抗,只是静下心来,听着那从远方传来的声音。

    “柳妙儿,柳妙儿,你可知,你占了我的身体,你可知你压迫我这么多年压迫的好苦!”

    声音再度响起,清幽冷冽,带着愤怒与不甘,带着嫉妒与控诉,幽幽叹叹,由远及近。

    不用想,柳妙儿也知道,这声音是谁?

    “你是,水玲珑!”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柳妙儿原本的抗拒消失,留下的只是心平气和。

    那道声音消失了,只是柳妙儿却听见了一阵隐隐的叹息,她知道,她猜对了。

    “你既然活着,为何,会变成如此。水玲珑,既然你出现,那么我想我们应该好生谈谈。”柳妙儿说话了,她字斟句酌的的试探,可水玲珑毕竟曾经是秦冥寒的侍婢,用水莲花的话说,这个女人既然能够帮助秦冥寒坐稳太子之位,定是有别人不能企及的本事。

    所以,水玲珑在此时出现,一定程度上,变成了柳妙儿的强敌。

    只是听到柳妙儿这话,水玲珑却笑了,笑声尖锐而凄怆,一如当初,在雪夜中众叛亲离的柳妙儿。

    “好生谈谈,呵呵,好生谈谈!柳妙儿,既然我复活了,我的身体自是要拿回去!我隐忍挣扎这么久,你觉的我会给你机会让你和我谈判!柳妙儿,你可知道,你不是本尊,除了听从我,你没有资格多说什么!”

    水玲珑犀利地指出,是柳妙儿着一抹幽魂占了她的身体,她是本尊,她夺回来无可厚非。所以这段话说出来,她只是向柳妙儿告别而已,可惜听到那句“除了听从我,你没有资格多说什么”后,柳妙儿也笑了起来。

    这一笑,极尽嘲讽,让水玲珑顿时呼吸沉重。

    “你笑什么!”

    女子的声音与柳妙儿如出一辙,只是现在却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柳妙儿食肉啖血。听她如此气急败坏,柳妙儿心中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是松了。

    “笑什么?水玲珑,现在是你有求于我,如此态度,恐怕不好吧。”

    柳妙儿轻声一笑,十分放松。

    “有求于你?柳妙儿,你看清现实了吗?”水玲珑冷笑一声,可笑中的颤音,出卖了她的畏惧。

    同在一个身体里,柳妙儿能感觉到,水玲珑的虚弱和外强中干,她暗自笑了笑,却知道现在没有时间和水玲珑折腾。

    “你不必否认,你如果有能力夺回身体,还需要在这里与我呈口舌之能?更何况就算你夺回了身体,当元邵和元璟知道我不在了,你觉的你还能存活?水玲珑,你是聪明人,聪明人说话不需要拐弯抹角。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会复苏,在我的意识中还不能理解为何你能灵魂还未散去,但是我很明白,你这句身体,已经不属于你,而我,能够帮助你,完成你想要完成的事!所以,请你好好的考虑考虑,是坦诚相见,还是,你死我活!”

    如今秦水心出现,很明显和秦冥寒有关,而这个水玲珑,就是当初能够周旋于北宁与太后之间的女人,所以柳妙儿知道,水玲珑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是件好事,只是这件好事必须建立在,水玲珑坦诚先见的基础上。

    柳妙儿有一种感觉,水玲珑的灵魂已经支撑不了多久,并且根本不能夺回身体,所以她才会在这种时候选择“复苏”。

    说完后,柳妙儿没有逼迫水玲珑,而是在等,等水玲珑想明白。她知道和这个女人做交易十分冒险,也知道这个女人除了不知道她内心所想在这些时间里已经把她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这种时候,只能利用她自己仅存的优势,让水玲珑合作。

    不然,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的心中,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周围很安静,柳妙儿的耳边是自己和水玲珑浅浅的呼吸,她很有耐心,也相信在这种情况下,水玲珑会选择和自己合作。

    虽然不能保证这个女人说的是真话,但是水玲珑要做的事,必须依靠这句身体,而如今的柳妙儿,才是这句身体的掌控者。

    虽然夺了别人的身体是她不厚道,但是天命如此,她柳妙儿可不会傻到吧身体还回去。怪就怪当初,水玲珑死的太早!

    等待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柳妙儿心平气和,终于在一位水玲珑已经沉寂的时候,听到她深思熟虑后的一个“好”字。

    “我答应和你合作,只是在合作交代出我知道的事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办一件事。只要事情办到,我就没有后顾之忧,到时候,你们大夏太后的秘密,乃至太子殿下的秘密,你都会知晓!”

    水玲珑终究是答应了,只是这个条件,听起来让柳妙儿很是不满。

    “说说吧,要我做什么?”

    虽然不满,可听一听,总没有坏处。

    “秦水心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了一个人,而这一次她来大夏的目的,就是为了俘虏这个人。只可惜她虽然美若天仙有些小聪明,却不堪大用。而她此行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元邵!”

    水玲珑说着,心中对那位公主十分不屑,但是似乎有忌惮着什么,让柳妙儿深刻感受到她的恐惧。

    这位公主,喜欢元邵?

    她怎么没看出来?

    柳妙儿疑惑,水玲珑似乎感觉到了,随即一声冷哼:“这个女人,不过是眼高于顶罢了!她从小被捧得太高,自然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什么。并且她对元邵的喜欢,还夹带着自己的私心,没有浓烈的爱意,所以,你猜无法察觉。”

    “这么说,这秦水心还是冲着我的夫君来的?那么你就直说吧,你想我怎么做?”

    听到有人觊觎元邵,柳妙儿可很是不高兴,她的男人就是她的,别人看上一眼还可以,望向染指,无疑是挑战她的底线!

    她对王府的侍妾的态度,可不是装出来的!

    “果然不愧是大夏第一妒妇!只是这一次,我要你做的事,就是让秦水心在后羿大会上,顺利的嫁给元邵!你可以激烈反对可必须反对失败!只要她嫁入王府,后面就好办了!还有,不要忘了,让龙盛逃跑。”

    嫁入王府!

    柳妙儿眉梢一动,心中很是不满,她一回来就把侍妾赶走,就是为了王府清净,如今让她嫁入王府,不是自找苦吃?龙盛她倒是可以想办法,放他离开。

    柳妙儿很不乐意,毕竟不希望看到元邵娶别人,但是水玲珑却在此时,扔出一个很重的筹码!

    “柳妙儿,想知道元璟是谁的孩子?想知道你这个聪明的反常的孩子是什么血统吗?只要你这样做了,我就会告诉你。还有,记得林府的那个阁楼那具棺材吗?那可是元晟的致命点所在,我想在你心中,除了元邵和元璟,那个元晟,也举足轻重吧!你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元晟不会放过元邵,而你,是不是应该抓住他的弱点,以求保住你心爱的人呢?”

    水玲珑慢悠悠的说着,一句话就抓住了柳妙儿的命门,让她想拒绝,却无法开口。因为她确实需要知道元璟是谁的孩子,为他正名。而小冷,那个曾经倔强冷傲的少年,那林府中的岁月,是她柳妙儿,永远无法打开的心结。

    水玲珑抓的很准,而柳妙儿几经挣扎,发现只是徒劳。元晟的心思向来捉摸不透,但是柳妙儿知道,纵然看起来元邵十分强大,纵然看起来元晟手无缚鸡之力,可真正的力量在没有出手的时候,谁也说不准。

    而水玲珑和她的感觉一样,那座林府,藏着什么秘密。

    看来,她柳妙儿还必须,接受水玲珑的条件了!

    转瞬之间,柳妙儿已经心思百转,到最后,却之余一声叹息。

    “好,我会让秦水心嫁入王府,但愿你,不要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