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9】白白的受伤
    “皇上,男女授受不清!”

    元晟的手温度很高,抓住柳妙儿的那一瞬间惊的柳妙儿失声尖叫,只是这一叫没有让元晟放开她,反倒是被他一把拽进了怀里。

    “柳妙儿,你也知道男女授受不清?今日是你闯进了朕的园子还妄图在这里勾引朕,你还有什么立场,说出这种话来!”元晟星眸微眯,这六年来高位者的威压让柳妙儿有些喘不过起来,而他的手,此时已经覆在了柳妙儿的胸前,轻轻一拽,就扒开了柳妙儿的衣服。

    胸衣外露,酥胸半裸,柳妙儿急忙捂住胸口,却被元晟抓住了双手。

    “柳妙儿,送上门来的食物,朕不会拒绝,所以你还是老实点吧。”元晟的眼中闪过**,半敞开的胸膛贴在柳妙儿的身前,滚烫的温度惊的柳妙儿的身体一阵战栗,她慌忙的想要推开元晟,却被他一推压在了地上。

    “朕倒要看看,汝南王心心念念的女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能引得那么多人垂青!”

    元晟冷笑一声,话一说完就毫不留情的吻住了柳妙儿的双唇,冰冷的唇冰冷的手,柳妙儿风里挣扎,却因为力量悬殊,无法挣脱。她张口欲咬,可元晟似乎知道她的行为,巧妙而避开,在那张口的一瞬间撬开她的贝齿,更加肆无忌惮。

    “呜呜······元晟,你这个混蛋!”

    柳妙儿惊怒交加,撕扯抓咬无所不用,但是元晟丝毫不顾,撑起身子一把抓住柳妙儿的衣襟,“哧”的元晟连同她的胸衣也给撕开了。

    胸衣破碎,露出胸前一片大好春光,白嫩的皮肤沾着水珠,因为激动带上了嫣红的粉色,让元晟眼中的欲火更甚。那种突如其来的冲击一瞬间击垮了他的理智,他感觉到自己不同以往的情动,这具身体,这个人,不同于那些后宫的嫔妃。脑海中的兴奋突如其来,让他俯身吻了下去。

    柳儿,你是我的,你始终是我的!

    “小冷!”

    柳妙儿胸前一凉,惊怒交加,她浑身湿漉漉的难受,但是元晟却不放过她。在薄唇接触她肌肤的一瞬间,柳妙儿浑身战栗,看着那满眼欲色的男人,狠狠地一个巴掌打了过去。

    “啪”的一声,因柳妙儿用了全力,打的元晟的脸颊高肿。

    一瞬间,屋子里静了下来,柳妙儿大口喘气急忙抓来一件衣服挡住自己的胸口,却掩饰不住手心的颤抖。她不想打他,可如今,却是不得不这样做,而元晟被柳妙儿一巴掌打的偏了头,此时正僵硬着脖子,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他身体的温度降了下来,但是贴着柳妙儿,依然让她觉的燥热无比。

    她看见了,看见元晟眼中浓浓的悲伤与愤怒,但是他凭什么悲伤愤怒!

    “皇上,请你自重!你别忘了,你如今,还不是大夏的掌权人,你也别忘了,你的身后还有什么样的危机!”柳妙儿慌乱之中,也渐渐地镇定了下来,她冷着脸,看着元晟,只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元晟浑身一颤,因为这句话突然回过神来,一把攫住了柳妙儿的下巴,看着她冷冽的眸子,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来“柳妙儿,说的很对!朕疏忽了,忘了你的身份!朕今日放过你,只是被朕看过身子的人,朕可不会那么轻易放弃!别忘了,今日是你主动进入朕的浴室,而不是朕强取豪夺!其实,你这样的女人,朕从不稀罕!”

    说完元晟起身,拿起自己的袍子就越过那扇屏风,穿上了衣袍。而柳妙儿没了桎梏,急忙从地上爬起来,穿上自己能拧出水的衣服,二话没说就要出门。只是在推门而出之前,柳妙儿停住了脚步。

    “皇上,你不稀罕我无所谓,自有人稀罕!只是我也得告诉皇上,我今日之所以会来这里,完全是拜北宁公主秦水心所赐,那个北宁公主是什么人,想必皇上也清楚,还希望皇上你,不要引狼入室!”

    说完,柳妙儿推门而出,冒着风穿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本进了园子里。

    背影仓皇,却无人看到,她湿润的脸庞。

    风从打开的门口吹了进来,凝滞了元晟的动作,他站在屏风后,扣上腰带,一转身来到门口,却只见到柳妙儿蹑手蹑脚的,离开园子的背影。

    湿漉漉的背影有些颤抖,他转头看到了那地上的水渍,看着自己被染湿的浴袍子,忽然的就闭上了眼睛,一拳打在了屏风上,击碎了那屏风上两只镂空飞舞的蝴蝶,留下了斑驳的血迹。

    从不稀罕吗?他还真希望,他说到做到!

    但是,有一个人,他还必须重视。

    秦水心!

    北宁公主是吗?太后,看来你的娘家果真对你不薄,只可惜,朕不是当初那个任你捏扁搓圆的小子,而柳妙儿,终有一天,会恢复记忆!届时,朕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为你的仇恨,付出代价的!

    元晟眼神冰冷,却突然,转头看向了柳妙儿的方向,看到地上的血迹,不由的瞳孔一缩。

    “来人!”

    “属下在!”

    “让王妃安全回去,不得有失。”

    “是。”

    柳妙儿,好好的,你为何要回来!为何要这样,出现在朕的面前!

    柳妙儿此时,早已离开了那座园子,皇家园林里不知为何突然多了好些侍卫,其中有两个看到她湿漉漉的模样,知道她是汝南王妃,十分敬业地带着她朝着汝南王居住的院子走去。

    不对!她浑身湿透,肩上还有伤,十个人都能看出来除了什么事,这两个侍卫怎么会这么心甘情愿的带着自己离开!

    柳妙儿虽然经历连续刺激已经精疲力竭,但是不代表她就傻了,看着两个侍卫心生疑惑,趁其不备准备溜走,却被两个侍卫抓住,二话没说捂住她的嘴带着她就是越墙而去。

    柳妙儿心中惊惧,没想到自己接二连三的遭遇倒霉的事,她脑子飞快的转动思考着策略,可没多久就发现自己到了距离小院子不远处的一花园里。两人轻功卓越,一路上居然没遇到发现他们的人,只是眼看着邻近小院子,不知是不是畏惧元邵,将柳妙儿放了下来。

    “王妃,主子吩咐,让你不要随意走动,否则死了也没人收尸!主子说,”

    两人面无表情,冷冷的说完元晟的话就消失在柳妙儿眼前,柳妙儿微微一愣,却突然意识到,他们的主子,应该就是刚才差点侮辱了她的元晟。

    他害怕她没人收尸吗?是怕她浑身湿透被秦水心的人发现,才让人来保护的吧!

    能想到这点,为何刚才,还做出那样的事来!

    打了他的手掌还在疼,柳妙儿知道,这一巴掌,绝对不轻。

    这是他自找的!

    柳妙儿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想调整一下心态,却早已泪流满面。

    罢了,他是皇上,皇上的事还轮不到她一个王妃来管,她现在要处理的,是秦水心的事,她必须告诉元邵和元璟,注意防患。

    想到这儿,柳妙儿才意识到自己忘记了当务之急,这个园子离元邵的小院子不远,所以她捂着肩头的伤小心地越过守卫,成功地回到了院子里。只是心头纳闷儿,这园林中的侍卫,怎么比刚才多了一半。

    院子里,元邵和元璟正比试剑术,柳妙儿猛地闯进来,就惊的两人住了手。看到柳妙儿浑身湿透肩头上带着血迹,吓的两人面色大变,急忙奔来。

    “妞!”

    “妙儿!”

    “我没事儿!只是你们那个北宁公主有问题!”

    柳妙儿此时顾不得这么多了,她猜想风刃没有回来定是在树林里和龙盛缠斗,所以她除了隐瞒了遇见元晟的事,拉着两个人一五一十的把话说出来,可话说完,元邵和元璟,同时沉默了。

    “怎么了?捉人拿赃,现在去抓住龙盛还来得及!”

    柳妙儿心中着急,她是不关心大夏的安危,可那龙盛和秦水心摆明了有目的前来,若是不阻止,她有一种直觉,倒霉的会是她自己。

    可元邵和元璟相互看了一眼,将刚才才得到的情报依依讲来,而风刃和两个暗影,在这时候也已经各归各位,随时保护。

    “什么!你说秦水心说后山有人行刺,并且她还受了伤?”

    柳妙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可元邵和元璟点了点头,她就明白了,那个北宁公主,早就已经先她一步,抢到了主动权。

    苦肉计,听起来很傻的方法,但是却十分有效。秦水心刺伤了自己取得先机撇开了自己的嫌疑,造成被行刺的假象,所以皇家园林的侍卫才猛地增多了。

    她倒是没想到,这个公主反应这么快!

    只是公主受伤,那么那个龙盛呢?

    柳妙儿询问风刃,风刃却说龙盛已经成了公主的侍卫,在御林军进入山林的时候她已经制服了受伤的龙盛,只可惜御林军突然前来,认定了风刃是黑衣人,没办法她只能离开。

    “这么说,我白白的受了伤?”

    柳妙儿此时已经明白了,所以此时也冷静了下来,那北宁公主也的确了得,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全将她自己的嫌疑摒除了。

    “当然不是!”

    元邵和元璟异口同声,虽然柳妙儿肩上的伤没什么大碍,只是自己心心念念保护的女人被人伤了,还差点回不来,两个人怎么都不会善罢甘休!

    “妙儿,你受了凉,先行歇着。这北宁公主和龙盛自有我们对付。既然他们伤了你,我自然不会让她好过!”

    元邵看着柳妙儿有些苍白的脸,俊脸上阴云不散,他原本打算慢慢调查这北宁公主,如今看来,他的姑息倒是伤害了柳妙儿!

    北宁公主?

    看来交锋的时候到了!

    让柳妙儿喝了姜汤躺下,元邵和元璟就坐在了一旁的书房里,商讨起今日的事。

    而卧室里,柳妙儿躺在床上,不知为何突然间就觉的浑身无力,头昏脑胀。潜意识里她意识到不妙,但是她经过今日的事已经身心疲惫,很快的,就昏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