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8】险象丛生
    好死不死,自己闲着没事儿来这山上闲逛什么!

    感觉到那股血腥味儿渐渐逼近,柳妙儿急的满头大汗,虽说这些年跟着风刃也学了不少的功夫,但是那龙盛很明显是个厉害的角色,加上心心念念那个北宁公主,肯定不会放自己离开,所以这一次,她柳妙儿真的倒霉透了。

    心中着急,柳妙儿直朝着山下奔去,凤凰山的皇家园林讲究返璞归真,所以阶梯参差不齐看似天然形成,这让逃命的柳妙儿苦不堪言,毕竟她不会功夫,这逃跑时还必须好好看路,自然很快被龙盛追上。

    还真是逃不了了,幸亏蒙着面,风刃,快出来吧!

    龙盛胸口虽然插着匕首,但是那北宁公主并未刺中要害,所以他功力深厚追上这蒙着面狂奔的女人不成问题。他不能让公主的事暴露,所以他拼了命不顾伤势追上来,眼看着就要抓住这个女人,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从一旁的树林袭来。

    龙盛反应极快,一个侧身闪开,避开了突如其来的攻击。本以为是什么暗器,但是定睛一看才发现,居然是一片树叶。

    遭了,疏忽了,这林子里还有别人!

    龙盛功夫不弱,眼看着又有树叶袭来,躲避的同时奔向了那要冲下山的柳妙儿,却感觉到眼前黑影一晃,一股寒气袭来,一个黑袍人就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睛,一身带着杀气的袍子!

    这就是风刃,从在墨城开始,就一直寸步不离的保护着柳妙儿的风刃,她只听从柳妙儿和元璟的吩咐,所以看到柳妙儿打出手势,她跃身而出,挡住了龙盛的去路。

    好强大的杀气!

    龙盛是北宁的将军,作为北宁的镇国将军他自认除了太子从未怕过任何人,但是眼前的黑袍人一出现,让他面色一沉,也不管那个离去的女子了。

    “你是谁?”

    龙盛问话,只求获得调整气息的时间,只可惜风刃不是常人,没时间和他啰嗦,一伸手拔出剑来就和龙盛动起手来。龙盛俨然没想到这人油盐不进,可他也是绝顶高手,虽然受了伤,却还是反映了过来,和风刃缠斗在了一起。

    “公主,我拖住这个黑袍人,你快去结果了那个女人!”

    既然知道了秘密,就应该斩草除根!龙盛杀意大盛,不知学了什么鸟叫声,林子里出现异动,然后几个魁梧高大的黑衣人闪出来,一见龙盛手上,顿时加入了战斗。

    一时间,风刃被缠住,而秦水心脸色一沉,带着几个黑衣人,直奔柳妙儿而去了。

    柳妙儿这次出来,本想着在皇家园林不会出事,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她意识贪恋这自然风景入了深山,如今看着远处的园林阁楼,真是恨不得插上一对翅膀飞过去。

    风刃功夫很高,并且轻功卓越,虽然那龙盛看起来很厉害,可毕竟受了伤,所以对于风刃柳妙儿并不是很担心,就算是她想担心,现在也没了心情!

    因为她意识松懈一回头,居然发现秦水心带着几个黑衣人追了过来。

    跑!在不远就能惊动皇家侍卫了!

    柳妙儿奋力向前,只可惜没有功夫的她只能靠两条双腿,秦水心和黑衣人定不会放她去报信,所以秦水心冷笑一声,身边的黑衣人就施展轻功,手中暗器打出,直冲柳妙儿的后背。柳妙儿也算是机敏,转过一树干躲了一枚,其他的暗器,均被突然出现的两道黑影挡住。

    黑影对黑影,这一下子还真分不清谁是谁,但是柳妙儿不用想也知道,这突然出现的两道暗影,正是元邵派来保护自己的暗卫。原本加上风刃三个人保护柳妙儿绰绰有余,可谁也没想到,这里会出现这么多人!

    不过所幸的是,风刃缠住了十几个人,而两个暗影也缠住了跟上来的黑衣人,给了柳妙儿喘息之机。但是她可不敢耽搁,毕竟眼看着秦水心这个公主追了过来,并且看步伐还是会功夫的!

    你一个气质超群,堪比雪莲幽兰的公主!没事儿学什么武功!

    柳妙儿心头那个气啊,当初学武的时候元璟说了,她因为雪地生子损失太多精气,不宜练武,但是现在,可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眼看着已经出了山林,可不能在这个地方功亏一篑!只要再近一点,她就能喊救命了!

    只是秦水心,恐怕不会给她机会!只见秦水心高高跃起,手中一根树枝就那样不偏不倚的朝着柳妙儿的后背刺来,柳妙儿这些年也算是练出来了,听到身后的声音不对劲,急忙侧身躲到了一旁的树后,就听见那树枝从肩头滑过,带过一阵血腥味儿。

    嘶 ̄好疼!

    柳妙儿急忙捂住肩头,情急之下也没走那石阶,看着不远处一四米高的石坎下一水池,水池不远处就是一个园子,虽然看起来没有人烟,可柳妙儿此时已经没得选择了,二话没说一个跃身,跳进了水池中。

    “咚”的一声,当初在小明湖中死里逃生的柳妙儿对于水这个东西并不陌生,所以她潜入水底,并没有看到秦水心气急败坏的模样。

    “公主,山上我们的人已经死了,怎么办?这个女人是谁?”

    秦水心身后突然冒出两个宫女来,看着那当着涟漪的水池紧蹙起眉头。

    “不妨事,虽然这女人蒙了面,但是本宫多少知道是谁。这水池连着大夏皇帝的寝园,这女人进去了,恐怕也讨不了好!至于她把我们的事说出来,谁会信呢?”

    说完,秦水心那张明媚的脸上露出阴狠的神色,然后看了连个宫女一眼,银牙一咬,一把匕首拿出来,刺中了自己的肩头。而两个宫女见到这情况,相视一眼均是狠狠地给了自己一掌,突出一口血来扶着秦水心朝着山下走去,边走还一边呼救!

    “救命,救命!”

    从水中冒出来的柳妙儿,隐约的听到了这虚弱的声音,但是她根本无限顾忌,肩上受了伤,虽然很轻但是泡了水足以让她疼的龇牙咧嘴。初秋的天气不热,柳妙儿落入水池就潜水游向远方,等待爬上岸,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此时的她,进入了一个陌生的园子,院子里种着名贵的秋菊,正张丝吐蕊,端是菊花也富贵逼人。园子不小,树木葱郁,回廊曲折,却没有一个人,只是在水池子边上建起了一个楼阁,掩隐在池边的乔木中,十分安静。

    柳妙儿浑身湿透,一阵山风吹来也是瑟瑟发抖,她身子骨经过那么些折磨已经很弱,如今来这么一着,回去了她铁定是要感冒的。

    若是平时,感冒了没什么,有元璟又有元邵她毫不畏惧,可在水玲珑可能复苏的时候,她不允许自己有一丁点的昏沉,就算是病了也不行。谁知道她病了,水玲珑会不会趁机回来!

    所以柳妙儿打着冷战来到了那阁楼钱,伸出手来敲了敲门,但是一想到这里不知道是谁的住处,皇室成员她可不熟悉,保不准一下子敲了门就进入了龙潭虎穴,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柳妙儿没有敲门,只是蹑手蹑脚的窜到了窗户边,看着阁楼的窗户开着,她小心翼翼地的朝里敲了敲,没有发现人,倒是在一屏风上发现了一套衣服,远远地看过去是男装,柳妙儿也不嫌弃,蹲在窗下待了一会儿,确保了园子里面没人才越过窗户,朝着那屏风走去。

    看来这个园子不是别人常来的院子,既然一个下人也没有,应该就是空着的了。这套衣服就先借给我吧,等我用完了之后一定洗干净了拿回来。

    柳妙儿暗自嘀咕,到了屏风下一伸手就拽下了屏风上的衣服,然后根本没怎么理会就转过这足以挡住五六个人的雕花堆锦屏风,解开发髻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好冷!这身子骨还真是不经用了,等后羿大会结束,必须得调理调理!

    柳妙儿动作挺快,很快衣服脱的就只剩下贴身的里衣和亵裤了,因为沾了水,里衣亵裤紧贴着柳妙儿的身裙,映出她自制的三角裤头和上身的胸衣来。

    玲珑婀娜,突兀有致,这便是娇女儿的身姿,绝代尤物不过如是!虽算不上丰满妩媚,但是那曼妙的身姿还是能引人犯罪!

    柳妙儿正欲解下里衣,却突然感觉到什么,一抬头,却撞进了一双带着**与压抑的眸子。

    那双眸子,曾经灿若星辰带着外泄的煞气,如今摇身一变,却突然变的深沉而内敛,可依然掩盖不住,那眼中浓浓的**。配上那只穿着一见宽大松垮的亵衣露出胸膛身体,倒显得他魔魅了起来。

    这里怎么会有人!

    还有,主要的是,这里怎么会有一个酥胸半露的裸男,更主要的是,为何这个裸男,还是她认识的人!

    柳妙儿傻了,此时的她呆呆的看着站在另一扇屏风处的小冷,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而顺着小冷看去,柳妙儿清清楚楚的看到,元晟身后的屏风后,是一个浴池,此时正冒着热气,昭示着刚才它的主人曾在这里沐浴。

    她以为,没有人的!

    堂堂一国之君,洗澡为何不让人伺候!还有,你既然沐浴,也得有点声音啊!

    柳妙儿欲哭无泪,拔腿就跑,因知道元晟不会武功,可刚奔到窗口就被一阵凉意惊醒,她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只穿着里衣亵裤,还因为沾了水紧紧地贴在身上,显露出她的身体曲线来。

    一回身就要去拿自己的衣服,可哪儿还来得及,元晟已经拿起了她的衣服,趁她回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