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7】窥视秘密
    皇家狩猎场位于秦城东部,依山傍水,因为连着绵延千里的凤凰山,所以整个狩猎场三方被围,而另一方,自然是一片原始森林状态的凤凰山。

    凤凰山上,皇家园林依山而建,虽比不得西番国番木格的气势恢宏,却因为亭台楼阁,雕梁画栋隐藏于山野林间,别有一番神秘古朴的韵味。此时正值初秋,天气转凉,山间许多乔木泛出黄色,金黄金黄的颜色参差于那些翠绿的树林中,杂乱的同时却显的野趣,一道溪流从凤凰山的深处蜿蜒而出,流水淙淙,引入皇家园林汇成荷塘流水,与那山雾浮云相映成趣。

    柳妙儿住进了一个小院子里,除了她一家三口,自然还有青魂和青魄两个人。皇家园林再大,那也只是个园子,所以随身的人不能多,而除了皇室成员和有爵位的侯爷,其他的大臣,一概在园林外搭建帐篷,所以当柳妙儿看到这小巧的院子后,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园林的丫鬟小厮们收拾好了一切,元璟就开始着手于他的春宫图的绘制,说是最近见到的美女公子都是绝好的素材,柳妙儿示意他注意分寸不要毁人名声,但是元璟说了,赚了钱算他的,出了事就交给元邵!

    元邵自然不知道元璟在做什么,听到这话为了在柳妙儿面前表现,也点头应允:“出了事就算我的,毕竟我怎么不喜欢他他也是我儿子!”

    儿子两个字被咬的极重,元璟小脸一冷就要反唇相讥,也亏的柳妙儿眼尖,拉着元邵出了门,示意元璟继续创作。

    “元璟,加油哦,我等着看你的成本给你参考参考。”

    元璟的春宫图一般都是孤本,所以一旦画出,售价极高,加之如今这油画般的画法只此一家,许多大家公子或者老爷夫人,为了传宗接代或者别的什么兴趣,甚至有出到万两黄金的价格。得到这种甜头,先天有画春宫图并且在猎艳方面经验丰富的元璟怎么会错过。

    赚钱的事,柳妙儿是支持的,毕竟这春宫图虽然上不得台面,却是每个家庭传宗接代最看重的东西,她记得当初初到墨城,在一家医馆拿点草药去火,却听的一对夫妇十年未生子,看了许多大夫也不知什么毛病。夫妇都是恩爱的,不会改嫁活着再娶,结果经过元璟一眼,就知道那个妇人还是个处子,原来两个人不懂房事,家里的人也没有春宫图之类的传授,导致十年未孕。

    当然,发现问题后两夫妻自然有了孩子,而柳妙儿和元璟,对视一眼就知道这是个来钱的法子。所以两个人的第一桶金,就来自这个春宫图。

    元邵是知道这事儿的,所以现在也明白元璟在做什么了。听柳妙儿这么说,忍不住就要说几句:“妙儿,元璟还是个孩子,你这样·····更何况,那些姿势,我们是不是需要试验了,才能·······”

    元邵眉梢一动,话未说完柳妙儿已经是红了脸。嗔怪一声低头出门,却听的元邵在身后说什么不能误人子弟之类的话。

    “堂堂王爷,这话也说得出口!”

    柳妙儿面色不善,只是脸上红晕未消。

    “我的王妃和儿子都能画了,我连说都不行!妙儿,这几天元璟埋首春宫图的事,不如我们趁机,给他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如何?”元邵死皮赖脸的凑上来,那一脸的期盼看的柳妙儿俏脸通红。

    “说什么呢!如今元璟在,你想单独和我睡都难,还谈什么小弟弟小妹妹!”

    “哦,如此说,其实王妃也有此意,只是碍于元璟?如此好办,元璟功夫再好也抵不过我,我这就去收拾了他!”

    说完元邵转身就向里走,柳妙儿急的一把拉住他就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你有本事就去,小心哪天他发火直接带我走了!”

    这话果然有威慑力,元邵没有进屋,而是回身抱住了柳妙儿,垂手在她耳边笑道:“我不会如此鲁莽,这忍了六年了,还怕这一会儿?元璟的事慢慢来,我和你过的是一辈子,有的是耐心!只怕到时候我老了,力不从心啊!”

    元邵装模作样的感叹,惹得柳妙儿好一阵白眼,听他画里调侃的意思一把推开他奔出去,迎面却在门口撞上了一个人。

    唔·····鼻子!

    柳妙儿捂着鼻头还未抬头,迎面就是一个大掌袭来,猛地一下拍在后脑勺上,疼的柳妙儿龇牙咧嘴。

    “看看你现在的模样,没有一个王妃该有的样子!汝南王不要脸面不懂规矩也就罢了,你是我卿玉明的小妹,也如此不懂规矩!都是孩子娘了就不应该这么横冲直撞的,下次再见了,就罚你抄写《女训》三遍!”

    不用抬头,能够如此正气凛然教训柳妙儿,并且连带着将元邵也教训了的人,正是柳妙儿许久不见的大哥卿玉明。原本应该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被这一打倒显的几个人从未离开过一样,柳妙儿一听这话哪儿敢造次,急忙敛住本想笑眯眯的打招呼的神情,一本正经的低着头行了礼。

    “小妹见过大哥!”

    虽然她是王妃,但是在卿玉明面前,柳妙儿丝毫不敢造次。天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怕他。

    “嗯,下次注意,不要坏了规矩!我和汝南王有话要说,你还是先进屋吧。”说完,卿玉明就看向了元邵,柳妙儿抬眼一瞥发现元邵也是一脸无可奈何,这才相信元璟的话。

    看来大哥真的是元邵的师兄,难怪当初见到元邵他丝毫不动容!

    柳妙儿暗自感叹,而元邵此时也恢复了一本正经冷月清高的模样,微微一笑就和卿玉明迈出了小院子。经过柳妙儿身边时,卿玉明告诉她不要胡乱走动,这才出了门,留下柳妙儿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

    这个大哥,还真是······可爱!

    抿唇一笑,柳妙儿眼中闪过温暖的神色,从初见面开始,她柳妙儿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大哥,看似古板固执的文人,却对她极好。打过骂过罚过,可柳妙儿却知道,大哥也是把她当亲妹子一样的疼爱,不然,也不会当着她的面说这些话。

    她记得,大哥似乎是要和自家在秦城的绸缎铺子合作来着,看样子从狩猎场回去,她可以去安排安排。

    柳妙儿这几天过的十分舒心,当然前提是没有哪位北宁公主和水玲珑灵魂的出现。不过看着今日天朗气清,碧空如洗,柳妙儿一个人待在院子里也是耐不住,出了院门就一个人在这皇家园林里逛了起来。

    秋风凉爽,夏季的闷热已经渐渐远去,虽然秋老虎不可忽视,但是凉意却是已经来了。柳妙儿让青魂青魄不要跟着,一个人在这偌大的皇家园林走动,却谨遵青魄的话,不去皇上和太后住的地方。

    但是,青魄叮嘱的时候,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柳妙儿从未来过皇家园林,根本不知太后和皇上住在哪儿。而她的意识中,只要是守卫多的地方就不能乱闯,没人的地方倒是可以瞧瞧。

    所以柳妙儿肆无忌惮的行走,慢慢的进了凤凰山,山上石阶直上,沿途设有小凉亭。柳妙儿拾级而上,眼看着看不到园林檐角了,这才准备回去。只是刚迈动脚步,就听到树林中传来争吵声,听声音,还是个女人?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快跑!

    柳妙儿理智作出判断,但是好奇心已经先行一步的控制了她的身体,她猫着腰踩着落叶过去,透过一荆棘丛,却看见了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北宁公主秦水心!

    她在这里做什么?

    还有,那个跟她拉拉扯扯的男人是谁?

    柳妙儿瞪大了眼睛,还未等她回神,那一身粗布衣打扮却魁梧高大的男人就一把将秦水心抱进了怀里。

    “公主,末将喜欢公主,请公主不要一意孤行!太子殿下不会害了公主啊!”

    男人面对着自己,柳妙儿可以看到他满脸的疲惫和心疼,甚至,还有眼泪。

    这个人,是北宁的将军,并且,似乎秦水心和秦冥寒不合?

    柳妙儿脸色大变,不知这是什么事,而那秦水心被这大男人一把抱住,显然恼羞成怒,一挥手一个耳光扇过去,“啪”的一声,十分响亮。

    “龙盛!在本公主的眼里,你什么都不是!所以请你离开!太子殿下,呵呵,秦冥寒根本不是我们的太子!我这一次,是为了北宁而来,而你既然跟着秦冥寒做事,本公主又岂会与你有瓜葛!更何况,痴心妄想的人,永远不会有好下场!”

    秦水心疾言厉色,那一身优雅如兰的气度早已不再。那叫龙盛的人听到这话满脸震惊,但是他却一把拉住了秦水心的手,坚决道:“不论如何,末将今日都会带着公主离开!公主,得罪了!”

    说完,那龙盛就一把抱住了秦水心作势要走,只是刚一跃而起,他整个人就如同断翅的鹰一般倒在了地上。虽然如此,他还是护着秦水心没让她受伤,但是秦水心却一脚踢开了龙盛,站了起来。

    “龙盛,本公主做事,从来没有人能够干扰!至于秦冥寒将我选配给你的事,你不要痴心妄想,我要嫁的人,在十年前就已经决定好了!至于你想死,本公主现在就成全了你!”

    说完,秦水心转身离开,而柳妙儿却目瞪口呆,因为她看见,那龙盛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匕首上一颗绿宝石,在鲜血中那么刺眼。

    “公主!”

    龙盛哀叫一声,但是却不敢大声,秦水心头也不回的离开,似乎不管那个男人的死活。柳妙儿很清楚的看到,那龙盛眼中浓浓的哀伤。

    怎么会,如此狠心!

    柳妙儿对秦水心极度不满,不过眼看着秦水心朝着自己走过来,她才意识到要被发现了。眼睛一转柳妙儿急忙深深藏入灌木丛中,只是这一列席的动作,却被倒在地上的龙盛看到。

    “公主,灌木丛中有人,小心!”

    龙盛一声大吼,柳妙儿暗叹糟糕,原本以为受伤的龙盛不会发现自己,或者这龙盛怨恨秦水心不会注意,没想到轻微的动静逃不过高手的眼睛。柳妙儿情急之下扯下衣袖捂住了脸,二话没说拔腿就跑,却听见身后传来秦水心的厉喝声。

    血腥味儿!

    柳妙儿知道,是龙盛追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