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6】北宁公主
    骏马横刀,锦旗飘飘,后羿大会那天,宫里就已经派人来接元邵三人入宫。因为每一届的后羿大会,都是在皇家的狩猎园举行,而皇家的每个人都必须先入宫,随着皇上和太后一同前去。

    御林军早已准备妥当,宫里的队伍整装待发,柳妙儿来到大夏后第二次进宫,本想低调行事,奈何她赶走姬妾并且死而复生的事太过强悍,当小太监禀报汝南王妃到的时候,殿里的许多皇室女人都不约而同的朝着她看过来。

    果然树大招风,看来以后必须低调行事!

    柳妙儿面色如常,对着众人点了点头就坐下了,高位上太后尚未到来,而宫里的妃子此时正在太后处,所以柳妙儿不用卑躬屈膝,倒也乐得轻松,身边,元璟神情恹恹,对这个后羿大会,实在是一点兴趣也没有。

    柳妙儿和元璟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众人还是看在眼里的,所以这些在权力斗争中摸爬滚打的人也识趣没有上前,但是也有些不懂事的凑上来,被元璟和柳妙儿不动声色的避开。

    等待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可见皇家的办事效率十分不错,不多会儿元邵前来,带着柳妙儿和元璟来到了队伍中属于自己的马车前。

    马车都是自家准备的,而大家也知道马车的准备不能越过权限,所以放眼望去,一行马车除了太后的凤车和皇上的龙驾金碧辉煌以外,其他的都中规中矩,华贵却不张扬,很明白自己的立场。而每个人见了面都是笑眯眯的,似乎双方都是多年不见的朋友,但是一转头,脸上的笑容消失,直到遇到下一个熟人,这才扬起笑脸。

    不管男人女人都是一套虚迎奉承,让柳妙儿有些不太舒服。

    眼看着元邵又送走一个过来和他攀交情的,柳妙儿坐在马车里憋着嘴,心中感叹着这皇室人错综复杂的关系。

    就算声名显赫如元邵,也得笑着与人为善,更何况那些没有实力只有爵位的人!

    柳妙儿的眼神在四处扫射,不经意地,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南席君和刑瑾,两个人因为没有家室所以坐在马上跟随皇上的龙驾,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发现了柳妙儿,只是碍于这么多双眼睛,没有上前说话。

    眼神相对,柳妙儿在刑警的眼中看到了赞扬和欣赏,心中诽议不知刑警赞扬自己什么。而南席君坐下一批黑色宝驹,此时见到柳妙儿看过去,驾着马就朝着这边过来。锦衣飘飘,公子如玉,南席君的翩翩风度自是让不远处的女眷们双眼迷蒙,只是他那双眼睛里,映出的,只有柳妙儿对着自己微笑的脸。

    “南大人!”

    南席君过来,元邵就迎面而上,看着南席君盯着柳妙儿的目光,自是一脸寒霜。南席君被这一唤也回过神来,面色一红看到元邵却丝毫不惧:“王爷,臣下也只是过来打声招呼,到了皇家猎场,还希望能一睹王爷风姿!”

    混迹于官场的人,场面话就是说的漂亮,南席君这一身气度,让元邵也没办法发作。

    “本王如今有妻有子,也不必在后羿大会上做什么事了,倒是南大人你年近三十却未娶妻,令堂和老夫人怕是急了,南大人莫要为了一些不可能实现的东西,毁了自己的大好人生!更何况你愿意毁了自己,我不愿意毁了他人!”如今的元邵,别的什么都可以不在意,但是想觊觎柳妙儿的,就是不行!家里有个儿子争锋相对明里暗里使绊子就够了,这外面的男人,必须清肃干净!

    内部斗争自行解决,外部斗争就必须团结一切一致对外!

    这是元邵和元璟的作战方针!

    听到元邵提到自己的父亲和祖母,南席君面色不好,元邵最后一句话压低了声音,但是很明白的告诉他,不要害了柳妙儿。

    心有不甘,但是却无法做什么,他可以不管元邵,但是无法不理会柳妙儿,深深地看了柳妙儿一眼,却见她对着自己灿然一笑,那张明媚的脸,即便是在墨城也不曾看到。

    妙儿她,是幸福的吧!

    南席君黯然神伤的同时也十分欣慰,驱马越过汝南王府的车驾,轻飘飘地一句话,落进了柳妙儿的耳中:“妙儿,后羿大会,你要小心!”

    柳妙儿心神一凛,却只能看着南席君走远。元邵得知这话,心想着南席君还真是奇怪,众目睽睽之下过来,却留下这么一句话。

    太后的那道懿旨下来,明面上说是让柳妙儿参加后羿大会和众人熟悉,暗里地什么意思他们自然不知。但是目的,是让柳妙儿参加后羿大会毋庸置疑。

    “妞,我们回去吧。”

    元璟可不管什么太后,他素来不喜欢这些皇家的东西。

    “回去?现在来了就不能回去了,其实我想过了,缩在王府一辈子肯定不是个事儿,我心中有事没有解决,我无法不重视太后的一举一动,因为水玲珑和太后一伙,有着很奇怪的关系!”

    柳妙儿岂会不知太后有目的,但是她不会因为危险就不参与,元邵和元璟自然之道柳妙儿唯一在意的就是元璟的身世,对两个人来说这没什么,但是对于柳妙儿来说,不知道自己孩子的父亲是谁,糊里糊涂的会让她心中有愧。

    不用在乎这些俗事的大道理很多人都明白,但是真正能做到又有几人,当初的月如钩,当初的元邵不也是如此,所以两个人握着柳妙儿的手,下定决心护她周全。一家三口坐在马车中温馨无比,当然,元邵和元璟两看两相厌的神情去掉,那就是恩恩爱爱的一家人了!

    终于,所有的人都到齐了,许多大臣的车马驾已经嫁入队伍中,看着蜿蜒到远处的队伍,柳妙儿有些惊讶,不知道就为了这后羿大会,会花费多少银钱!

    正当她心疼银子的时候,小太监来报皇上太后驾到,而跟随着皇后太后而来的,就是那前几日刚到秦城,听说进城那天轰动整个秦城造成万人空巷奇景的北宁公主--秦水心。

    “皇上驾到--”

    “太后驾到--”

    “北宁公主到--”

    小太监尖着嗓子通报,这一下整个车队安静了下来,众人下了马车恭迎皇上太后,却在平身的瞬间,看到了站在皇上身边,蒙着面纱,气质如兰,身姿似柳,眉宇间散发着一股高贵宛如仙人气息的女人。

    冰肌玉骨,说的就是这样的女子!而她此时站在皇上的身边,一言不发却高贵无比,似乎她在这一瞬间,就是那母仪天下的凤后,风华绝代!

    果然是个绝妙的美人儿!

    柳妙儿心中感叹,转头看了看元邵,却见他目露欣赏之色,柳妙儿小嘴一瘪踢了他一脚,元邵急忙收回目光,笑道:“王妃吃醋了?”

    声音很轻,但是足以让柳妙儿听清,柳妙儿老脸一红冷哼一声,却也知道元邵时故意做给她看的,只是见他这模样也是不舒服,一声厉喝带着醋意,倒是让元邵眉开眼笑。

    “喂,你是汝南王,高贵清冷,冷月秋风!笑的跟着傻子似的!”

    元璟看到那公主也是惊讶无比,不过世间美女千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人太多,这北宁公主只是气质超群罢了,放在妙儿身边,也不过半斤八两!

    可这些,柳妙儿自己肯定是不知道的!所以她见到北宁公主这号人物,心中也是羡慕感叹的很。

    美貌和气质,是女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柳妙儿满目欣赏,但是很快,她就感觉到不对,那位公主怎么频频的朝自己这边看?

    难道是因为元邵!

    柳妙儿眼神一冷,但是顺着那公主的目光过来,却发现她看的不是元邵,而是自己!

    四目相对,只是那么一瞬间,却足以让柳妙儿惊讶震颤!因为她居然在秦水心的眼睛里看到了对自己浓厚的恨意和阴冷的煞气。

    我什么时候得罪这女人了?

    心间一颤,柳妙儿突然有些犯晕,晕乎乎的时候,仿佛听见有人在说:“不能和这个女人走的太近,绝对不能!”

    这个声音是?

    水玲珑!

    柳妙儿头脑发昏,意识开始模糊,那个声音越发大声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一种不知名的东西正要汹涌而出,势不可挡,在那一瞬间,柳妙儿却突然感觉到两股暖流从手掌传来,一道凉凉的目光来自远处,心中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却早已浑身冷汗。

    一抬头,却见元晟眼中的关切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事命令群臣的霸气凛然。元邵和元璟察觉到柳妙儿的不对,此时都握着她的手,满脸担忧和恐惧。

    “放心吧,没事儿!”

    皇上宣布起驾,上马车前不经意地看了柳妙儿一眼,而柳妙儿也在元邵和元璟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却在上去之前,看了那北宁公主一眼。

    高贵优雅,气质如兰!

    果真是美丽不可方物的公主!秦水心这时候已经没有再看她,但是刚才那一瞥,已经足以证明,这个女人认识水玲珑,并且与水玲珑时间,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

    不然那满腔的恨意和杀气,在那一瞬间无法释放出来!而水玲珑的声音这一次柳妙儿听的十分真切,清楚地回荡在脑海中,告诉她:不能和这个女人走的太近!绝对不能!

    看来,不仅仅是秦冥寒,这秦水心,也绝对不是善茬!而在这一刻,柳妙儿已经确定了,水玲珑还没有死,她的灵魂还在这个身体里!

    上了马车,看到元邵和元璟急急忙忙套在自己手中的佛珠和挂在脖子上的八卦盘,柳妙儿在两个人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却引来元璟抱怨为何不是先亲他。结果,两个人再度斗了起来,柳妙儿看着一大一小相似的面容努力的让她转移注意力,满腔感动,袖口中的拳头却早已攥紧。

    秦水心,水玲珑!

    不管你们如何,我柳妙儿要的,就是幸福!所以阻挡我幸福的一切,我都要铲除!所以,这一次,我迎接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