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5】来了一个女人
    银色的箭尖冰凉而森寒,那满弓拉弦的手青筋突兀,一双眼睛看着不远处树冠上亲密无间的两个人,双手微颤,薄唇紧抿。

    今日早朝结束,他坐在御书房的窗前,却突然发现他从红叶山移栽到宫里的枫树红了,红彤彤的一小片,却在他眸子里晕染出漫天云霞的色彩。他早就知道了,那个女人回来了,在他以为她死去多少年后,在他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什么牵绊的时候,那个女人回来了,可是身份,还是汝南王妃。

    元邵说,皇上,妙儿我找回来了,但是,那也只是我的妙儿!

    听到这话,他笑了,当初那一场大火是怎么回事如今依然不得而知,但是那一晚在听到柳妙儿葬身大火的消息后,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第二天,提着剑找到了元邵。

    两个人在城郊的荒山大打了一场,最后两败俱伤。原本他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在元邵手下走不到一个回合,只是那一天的战斗,他们不用内力仅凭蛮力,最终,两个人都奄奄一息。

    皇上,你不要忘了,你早已放弃了妙儿!

    放弃,是啊,他早已放弃,在林府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放弃,只是如今,当他听说红叶山的枫叶红了,当他听说柳妙儿回来了的时候,依旧不能忘记,那张在破庙里对着自己笑的比星光还要灿烂的俏脸。

    只是如今,这张笑脸,正依偎在别人的怀里,在自己视线所能到达的地方,和他最忌讳的人相互依偎。他手中的箭已经蓄势待发,他不允许别人破坏他对这一片红色的美好回忆,可最终,他的姿势僵持了一炷香的时间,那支搭在弦上的箭,始终没有射出。

    闭上眼睛,无奈的放手,他知道,他不忍伤害柳妙儿,而他,更不会杀了元邵。因为他明白,在他掌控大夏的道路上,元邵,是不可或缺的助力。

    最终,他选择的,还是权力!

    这就是为什么,元邵会说,他在用玲珑散控制他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皇上?”

    身后的小公公小心翼翼的过来,提醒着天色不早,皇上该回宫了。

    “回宫!”

    元晟收起箭矢和弓,再也没有看那两个人,转身,起驾回宫。

    一阵秋风吹来,红叶山的枫叶,莫名的,落了一地。

    身后的杀气消失,元邵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来,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虽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但是既然他看见了,让他死心更好。如今他早已服用了玲珑散的第一道解药,只要在后羿大会之前服用第二道,这玲珑散,就不会再让他担心自己会伤害柳妙儿了。

    只是妙儿她,似乎有心事?

    元邵垂眸,看着怀里看向远方眼神迷离的柳妙儿,不知道这几日她是怎么了?但是不管她怎么了,他元邵要做的,就是好生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就好。

    将怀里的人抱紧,元邵轻嗅着柳妙儿的芬芳心情舒畅,而柳妙儿因为元邵这一动作回过神来,看着他深情的目光,心中甜蜜,却忍不住的担忧。

    “元邵,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会怎么办?”

    这个问题,柳妙儿问过元璟,当时的元璟坐在墨湖边的石阶上画着春宫图,一听这话,转头就满目凶狠:“如果你敢离开,我就将你画在春宫图上,让你赤身**!然后就去找你,就算是阴曹地府,也要把你找回来狠狠地抽打一翻!”

    元璟离不开她,就像她离不开元璟一样。可元邵呢,他会如何?

    柳妙儿抬眼,水润莹亮的眸子此时带着迷茫之色,定定的看进了元邵的凤眼中,那双凤眼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微微地眯起,却什么都没说。

    一点,都不在意吗?

    柳妙儿有些沮丧,不知道元邵不说话代表着什么,她气恼的要把元邵推开,却被元邵搂的更紧,温热的唇根本不假思索的,就那样印了下来。

    “唔······”

    柳妙儿拍打着元邵的胸口,心中烦闷,想使劲儿把元邵推开,却被元邵搂得紧紧的,灼热的吻滚烫的唇将柳妙儿的怨气含在口中,直到她身子软了才松开。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柳妙儿生气了,看着元邵眼光不善,这一次,元邵看着她嘟着小嘴满脸不满的模样,笑了起来。

    “你还笑!”

    “哈哈哈,自然要笑!王妃今日终于有了点生气,我能不笑吗?妙儿既然你这么在意我的想法,那么就不要一个人闷闷不乐的想心事。说什么离开不离开的话,难道妙儿你这么狠心,打算丢下我和元璟不闻不问?”

    元邵笑了,捏着柳妙儿的鼻头没好气的看着她。柳妙儿没想到自己被人耍了,眸子一瞪就埋首在元邵的怀中发脾气,却听元邵继续道:“妙儿,我不会让你离开。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绝不会再一次让你离开!”

    这个承诺,也是决心,是元邵在这六年的时间内想通了也决定好了的事。柳妙儿听着这话,虽然心中依然担忧,但是她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似乎有元邵在,有元璟在,还有她,一切的事,都是可以战胜的!

    水玲珑是吗?

    就算这是你的身子,就算你突然复苏,我柳妙儿也不会退让了。因为我的身边,我无法割舍,也无法交给别人照看的人!

    这一下柳妙儿算是彻底的想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相信凭借自己一家三口的能力,还不能战胜这么一丁点的困难。在元邵的央求下两个人在红叶林中过了半个时辰的二人世界,等回到山脚,看到的就是元璟黑沉沉的脸。

    但是这时候,柳妙儿已经没有安抚他的心情了,她拉着元邵和元璟回了王府,摒退了所有的人,将这几日心中所想的事告诉了两个人,顺便,将自己不是这里的人的事,告诉了元邵。

    自然,元璟是惜花公子这件事,是她和元璟的秘密,这件事,不管是谁,都不能得知!

    柳妙儿原本以为元邵听到这事会十分惊讶,但是他除了埋怨柳妙儿告诉了元璟没告诉他之外,并没有多说什么。柳妙儿问他原因,他却说,他早就知道柳妙儿不是水玲珑,只是不知道是借尸还魂罢了!

    这一次,换柳妙儿惊诧了,她原本以为元邵就算不怕,也会有些顾忌,但是事实证明,元邵的接受能力非常人所能及,知道柳妙儿借尸还魂后不害怕也就算了,还高兴的感谢了上苍,认为他和柳妙儿,是天注定的姻缘。

    柳妙儿汗颜却心头甜蜜。但是很快,她就后悔了,后悔将水玲珑即将复苏的事说出来,因为她如今不管到哪儿,元邵和元璟一直寸步不离,两个人在那一瞬间化干戈为玉帛,两双眼睛从头到晚的盯着柳妙儿,一见她有什么头疼或者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冲过来,生怕柳妙儿一个转身,就变成了水玲珑。

    “你们,是不是太紧张了?”如此几天后,柳妙儿实在受不了了,因为她居然在锦园的大堂内,看到了一座开了光的玉佛。据元邵的说法,就是压压鬼气!

    鬼气!

    我就是鬼魂附体好吧!

    柳妙儿无语问苍天,元邵不懂也就算了,元璟这个不知道是投胎转世还是借尸还魂的人也跟着参合,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个八卦盘挂在柳妙儿的床头,说是让水玲珑的魂魄被禁锢,好好地被炼化。

    你确定你自己不会被炼化?

    柳妙儿嘴角抽搐,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实在是没办法,不过不知是自己之前多虑了还是两个人的方法真的有效,那种关于水玲珑灵魂的感知很快就消失了,这让几个人彻底的舒了口气。

    但是这口气刚吐出来,麻烦事就接踵而至,因为朝中传来消息,说是北宁公主秦水心不日将抵达秦城,前往大夏和亲。

    传闻中,这位北宁公主高贵典雅,气质脱俗,美的如同一朵圣洁的雪莲,让人不敢亵渎。而北宁的皇上对这位公主十分宠爱,只要是这位公主想要的,谁也不能阻止。

    而这一次,北宁公主前来大夏,目的,却是让许多人目瞪口呆,同时跃跃欲试。

    元邵说,这位公主,是来大夏挑选夫君来了。而太后和皇上,为了两国邦交,居然也同意了,直说大夏人才济济,公主定能在大夏找到如意郎君,而不久之后的后羿大会,在以前,是男子之间能力的较量,在今年,却是争夺驸马的一次大会。

    毕竟,在后羿大会那天,公主会随着皇家狩猎队,前往大会的现场。

    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柳妙儿正在侯爷府逗弄着海棠的儿子,顺便调戏小玉的儿子和女儿,一听南宫宇如此说,柳妙儿的第一反应是,不能让这秦水心看上元邵!

    所以她急匆匆地回了家,看到下朝回来了的元邵,柳妙儿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了他,耳提面命的警告,绝对不能让这位公主看上,最主要的是,他不能看上这位公主。

    “妙儿,你······”

    元邵哭笑不得,但是也知道柳妙儿担心,担心太后耍诈或者秦冥寒有什么阴谋,虽然这一次秦冥寒没有前来,但是不代表他们会掉以轻心。

    因为墨城相亲大会的时候,他和胡烈西摆明了是要和南疆的王子相见,但是看到柳妙儿就忍不住暴露了身份,着实可疑。柳妙儿当然不会认为自己这是自己有吸引力,那秦冥寒贸贸然出现却又那样离开,虽说有元邵的功劳,但是其中的蹊跷,柳妙儿也想不明白。

    所以这一次,对于这个前来和亲的秦水心,柳妙儿丝毫没有好感!

    “放心吧,后羿大会我不会参加,负责接待的是卿玉明和南席君,所以我和公主没有碰面的机会,自然,也不会出什么事。”

    元邵丝毫不担心,就算是这是阴谋,他不想要的人,还没有人敢那样塞给他。所以他很轻松,也让柳妙儿放心不少。

    而一年一度的,能够彰显大夏男子英勇的后羿大会,终于在一个月后的中秋,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