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4】水玲珑的复苏?
    懿旨?

    这两个字着实吸引了这一家三口的注意,就连元璟也放下了手中的参考物。

    太后有旨,柳妙儿师叔不乐意接,可既然对方是太后,她也不能就这样把人赶出去。所以打理了一下仪容,和元邵元璟一起,来到了王府的正厅。

    果然不出所料,宣旨的人是宁公公,那宁公公见到柳妙儿和元璟,脸上却没有什么惊异之色,似乎在这几日京城的流言中,已经确定了柳妙儿复活的事实。又或者说,太后根本没有相信过,柳妙儿已死的事。

    不过这些,柳妙儿都已经不在意了,眼前的宁公公可是当初要置她于死地的人,对着她,柳妙儿还真是没什么好脸色。

    “宁公公,有话就说吧!”

    柳妙儿坐在檀木椅上,大大咧咧的不把宁公公放在眼里。

    宁公公眼神一凛,但是在见到柳妙儿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女人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由别人捏扁搓圆的小姑娘了,这一身的气度,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女人。

    但是敢公然藐视太后,实在是不知好歹:“王妃,太后有旨,还不跪下接旨!”

    宁公公面色一沉,沉声一喝倒是让一旁跟来的小太监浑身发抖,但是柳妙儿怎么会怕他,自顾自的倒了杯茶冷笑道:“公公你莫不是忘了,当初下毒害我之事!你说你都那样做了,让我跪你,是不是太强人所难了!你是有太后撑腰没错,但是本妃也犯不着,向一个奴才下跪!有话快说,如果没有最好快走,本妃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这种时候太后有旨,怎么看都不是好事,虽然柳妙儿知道自己迟早要进宫,但是在没有摸清楚秦城的一切之前,进宫的事还需要缓一缓。

    “你!”

    宁公公气极,没有想到柳妙儿会当众这么说,这件事他的确做过,虽然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是也不能给皇上那边留有话柄。所以宁公公忍气吞声,面上的一切情绪在一瞬间被掩盖。

    不愧是在深宫中斗争了这么多年的老狐狸,看来我柳妙儿的本事,还差强人意!

    柳妙儿感叹,而宁公公就开始宣读太后的旨意,懿旨的内容很简单,无非就是说柳妙儿复活一事闹得秦城人心惶惶,太后特地让柳妙儿在半个月之后的后羿节里,随着皇家狩猎军一起出城狩猎。

    狩猎?

    难道太后想在这场后羿大会上做一个猎手?

    那么我,又是什么,诱饵,或者猎物?

    柳妙儿满心疑惑,但是还是笑了:“多谢太后美意,即便是太后不说,后羿节的时候本妃也是要陪着王爷前去的,所以宁公公可以回去复命了。不过在宁公公回去之后,还希望告诉太后,水玲珑,已经死了!”

    说完,挥手送客,宁公公是个老狐狸,先前的气氛早已被压制,如今柳妙儿如此无礼,他也只是收起懿旨,头也不回的离开。

    只是在走出大厅之前,他突然回过头来,看向柳妙儿,一双眼睛犀利的如同野狼:“王妃,一个人想要抹掉过去,那也得看过去的人愿不愿意!王妃你知道的太多,还是好之为之的好!”

    说完,留下一个阴险的笑容,离开了汝南王府。宁公公如此做,自然不会是好心提醒柳妙儿,只是看到元邵在场,抛出的一个烟雾弹罢了!

    上一次柳妙儿葬身大火的真相,他们多少知道一些,如今的柳妙儿虽说是回来了,但是只要被元邵这心思缜密的人怀疑,就绝不会有好日子过。更何况,经过今日这么一出,这柳妙儿不论如何,都是要去后羿大会的。

    只要柳妙儿去了后羿大会,那么一切的事,就好说了!

    太后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响,而柳妙儿经过这么一出,自然知道太后是有意提起后羿大会,但是太后这一次还真是料对了,这后羿大会,她还真得去瞧瞧。

    “妞,既然知道是陷阱,还要往里面跳?”

    “怕什么,不是有你们在吗?更何况,这个陷阱如果不跳,我们如何能得知太后打的什么算盘!整整五年的养精蓄锐,我凭着直觉可以肯定,太后绝对不是这么快偃旗息鼓的人!”

    不知为何,在刚才宁公公临走时的那个眼神中,柳妙儿居然感觉到了水玲珑的气息,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是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脑海,有一个声音在挣扎着,想告诉自己什么事。

    难道真的像宁公公说的,水玲珑曾经,知道了许多不该知道的东西?

    柳妙儿惊疑不定,对于她的话元邵也十分赞同。当初父皇驾崩前一个月,曾见过他,告诉他必须防着婉姬也就是当今的太后,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只可惜当初为了撇清自己和皇位的关系放了婉姬和新皇一马,如今倒真是麻烦了。

    但是想伤害柳妙儿,也得看他元邵是否乐意了!

    元邵握住柳妙儿的手,得来她温柔的一笑,心念一动本想一亲芳泽,却见元璟毫不客气的拉住了柳妙儿的另一只手,“吧唧”一声亲在了她的脸上。然后,又是那种带着挑衅与占有欲的目光,让他越看越讨厌!

    看来他得想个办法,把这个儿子弄走才是!

    元邵和元璟又杠了起来,互相散发着寒气乐此不疲,柳妙儿摇摇头自行思考太后的事去了,心中却隐隐的觉的,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她总觉的今日宁公公临走时的那句话颇有深意,而她可以肯定,那句话绝对不是太后要求转达的。

    那么以前的她,究竟知道些什么?当初在林府的时候,有好些人追杀她。并且刚才那种水玲珑要复苏的感觉似幻似真,让她摸不着头脑。

    其他的事还好说,她比较担心的是水玲珑复苏的事,毕竟现在的她,不想离开元邵和元璟。

    水玲珑,你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柳妙儿愁眉苦脸,一连几天就算是和海棠和小玉见面都是愁眉苦脸的,元邵和元璟看她闷闷不乐,问什么也不说,没了办法两个人撇去对对方的成见,开始商量着如何让柳妙儿开心。到最后还是两个人不计前嫌凑在一起商量,决定带着柳妙儿出去逛逛才让柳妙儿转移了注意力。

    出去玩?

    柳妙儿看着两个人,真不明白这一路上游山玩水的是干嘛去了。她心中有事,本来不太愿意出门,只想着找人谈谈太后**的情况。不过看元邵和元璟一脸期盼的模样,柳妙儿还是答应了。

    毕竟嘛,三个人回来了就各自忙自己的事去了,如今她对水玲珑灵魂的感知越加明显了,所以心情也紧张的很,还不如趁着有时间,出去走走,放松放松。

    见柳妙儿答应,元邵和元璟舒了口气,柳妙儿这几天神情恍惚心头有事又不说,着实让两个人担心了一下,想着趁这次出游的机会让她别那么紧张,顺便好生问问,究竟是因为什么,那宁公公走了之后,柳妙儿就魂不守舍了。

    选定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一行三个人带着竹心和笼烟坐上马车就朝着秦城城郊出发了。初秋时节,这秦城的温度降了下来,秋风习习,清爽怡人。出了城门,柳妙儿掀开车帘看着这慢慢露出金色的田野,心情自然而然的,也开阔了起来。而旁边的元邵和元璟见柳妙儿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也是相视一笑,但是看到对方的笑容顿时沉下了脸,继续两看两相厌。

    这两人的表情柳妙儿可是看在眼里,不过也由得他们,她感觉水玲珑要复苏的事还是还瞒着好,不然这话说出来,这两个人肯定想方设法的要将水玲珑的灵魂掐灭掉,而她,还没告诉元邵自己是个外来人的事呢。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难的今日出来,走走看看也不错!

    柳妙儿敞开胸怀拥抱自然,一行人自然就高兴了起来,马车走走停停的,居然在正午十分,到了秦城的红叶山。

    红叶山依旧是满山红叶如血,红彤彤的一片像是被什么东西尽染过。这时候正值初秋,红叶红的不太厉害,但是此情此情,却不免的让柳妙儿想起了一个人来。

    当初,也就是在红叶山,她和元晟见面。他教她箭法送她箭筒和箭矢,在这极尽奢华的枫林中,撇开一切的情绪和她散步聊天,那嘴角的轻松笑容,她至今都没有忘记。

    而那时候,她同样无忧无虑,那种初来乍到不知所谓的开心她如今是体会不到了,只是记得在这片枫林中,有那么一个人,曾经告诉她,这里的红叶很美!

    小冷。

    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柳妙儿发现,只是两个字,似乎一直在内心深处停留着。对于小冷,她始终无法释怀,不是因为爱情,也不是因为憎恨,只是她知道,他和她从她住进林府开始,就已经背道而驰。

    如今的大夏,只有元晟!

    柳妙儿站在山脚,仰望着那一片枫林眼神迷离,元璟知道柳妙儿以前的事所以没有多说什么,倒是元邵看着柳妙儿的模样,不知道她最近是怎么了。

    回到秦城,会这么不开心吗?

    那么回来,又是为了什么?

    这一次,眼看着元璟去马车里取东西去了,元邵一把揽住柳妙儿的腰,带着她飞进了枫林深处。柳妙儿一身惊呼,一回头感觉到那熟悉而温暖的怀抱,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元邵带着她,落在了一颗大树的树冠上,柳妙儿坐着摇摇晃晃的树冠搂着元邵的脖子,却没有任何的担忧,因为她知道,如今的元邵,绝不会让她受一点点的伤害。只是她不知道,不知道如果水玲珑复苏,会变成什么样?

    柳妙儿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水玲珑,如今看来,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一抬头,看见元邵俊逸的脸,柳妙儿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攀着他的脖子,在他的唇角印下一个浅吻。可好不容易拜托了元璟,元邵哪儿会这么容易放过柳妙儿,捧着她的脸就是一个深吻,直到最后柳妙儿喘不过起来求饶了他才放开。

    “妙儿,不论如何,我都在,知道吗?”

    埋首于柳妙儿的发间,这是元邵做出的最大让步。他可以不问柳妙儿在想什么,但是她必须知道,不管怎么样,他都会护着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让她受伤。

    “嗯,我知道。所以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你们!直到永远!”

    这是柳妙儿的承诺,也是她的决心。不管怎么样,她的夫君和儿子,她绝不会让另外的人抢走,就算那个人,是水玲珑也不行!

    两个人相互依靠着,却不见,在红叶山的半山腰的茅亭内,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正拿着一把鎏金的强弓,手持金箭张弓拉弦,对准两个人,那双寒星眸子里,带着早已被沉淀却死灰复燃的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