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宝宝来袭:王妃要相亲 > 【213】太后的想法
    见到刑小玉脸色大变,侯爷府的下人们也是战战兢兢自动闪到一边,心中为自家侯爷默默祈祷。身后,一媚眼如丝的女子跟上来,怀中抱着一孩子,看着刑小玉怒气冲冲的样子,急忙跟上。

    这里面的急忙出来,外面的急忙进去,不一会儿,就在在院子的回廊上遇见。刑小玉眼尖,一眼就看见了走在前面慌慌张张的南宫宇和周易风,迫于三哥在这儿,她沉住了气,快步过去。

    “南宫宇!”

    刑小玉厉喝一声,足以让南宫宇双腿打颤,论起来他此生唯一怕的人也就只有柳妙儿了,只是刑小玉是他心爱的女子,他不能和她硬来。所以揉了揉脸,腆着笑脸上去。

    “小玉,你回来了!连三嫂都来了,那正好,今日侯爷府来了一位客人,想必你们两个见了,都会喜欢。”

    说完,南宫宇就要去拉刑小玉的手,可刑小玉抱着才两岁的女儿牵着四岁的儿子根本不理会他,而是按照下人们说真的,朝着花厅而去。

    柳儿姐说过,捉贼要捉赃,捉奸要捉双!所以在没有见到人的情况下,她还不会胡乱相信苏雨涵的话。然而就在她抱着孩子越过南宫宇和周易风而去的时候,却见面前一个女子的身影款款而来。

    没有华服,没有金银珠钗,那个带着笑容的女子,就那样俏生生地站在那儿,眉眼含笑,顾盼生辉。那张熟悉的容颜,那熟悉的笑容,宛若一切还是昨天。

    “小玉。”

    淡淡的两个字,是淡淡的怀念,也是淡淡的鼓励。可以见出,柳妙儿对于刚才刑小玉的表现,十分满意。至少小玉已经明白,如何才能不吃亏。而这一声,着实的让刑小玉,和刚把孩子放到周易风手中的周夫人浑身一颤。

    “柳儿姐?”

    刑小玉愣住,不可置信,然后回头看了看南宫宇,那眼神好像就是再问:这是真的?

    南宫宇点头,刑小玉满脸惊喜,把手中的孩子交给南宫宇,就走到了柳妙儿的面前,深处玉指,轻轻地戳了她一下。

    “扑哧”一声,是柳妙儿笑了,同时也是周夫人笑了。柳妙儿这才注意道站在三个身边的女人,顺眼看去,却见那张永远烟视媚行的脸此时带着一种奇怪的光晕,正朝着自己款款而来。

    水蛇腰,狐媚脸,那不是海棠又是谁。可与此同时,她爸孩子交给三哥,那么她,难道就是刚生完孩子不久的三嫂!

    “柳妙儿!”

    海棠的声音依旧带着魅惑,只是却多了一丝温婉,而刑小玉认定了柳妙儿是真的,顿时眉开眼笑,一把拉过海棠一把拉过柳妙儿,开心道:“柳儿姐,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我们就是听说了你回到秦城,这才回侯爷府的,没想到你就来了!”

    见到柳妙儿,刑小玉是真的高兴,毕竟曾经懵懂时期的她,也是多亏了柳妙儿才能幸福。而海棠,见到柳妙儿也是满脸笑容,只是她和柳妙儿打招呼的方式,有些不同。

    “柳妙儿,没想到你没死成!”

    “托你的福,我福大命大!不过看你过得有滋有味,我可就不好受了!”

    “是吗?看你好端端的出现,我这心里也不好受呢!”

    “哦,看来我们得好生叙叙旧了。”

    “是要好生叙叙旧,最好把你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彼此彼此!”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好不想让,让不知情况的周易风有些着急,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三个女人就商定好了,要进屋去谈谈,然后决定了就行动,直接把孩子扔给了南宫宇和周易风。

    “夫人,这······”

    周易风想叫住海棠,但是话刚出口被海棠冷眼一扫就急忙闭了嘴,而有海棠和柳妙儿在,南宫宇可是什么话都不敢说,只能看着就拽自己头发的宝贝女儿无可奈何的笑。

    “四弟,妙儿她······”

    “想必三个也看出来了,她们三个,都是认识的。”

    南宫宇没有解释,想这海棠会向周易风说,周易风如今也是惧内,所以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抱着怀里满月不久的孩子,小心的照看着。

    而另一厢,三个女人进了屋,柳妙儿就问起海棠的事来,海棠也不卖关子,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事说了出来。

    其实故事很简单,就是离开了秦城后,海棠并未和柳家的人分开,因为她发现了柳家人的对劲,以及见到了一个柔弱的被称为小姐的女子。海棠疑心跟上,但是因为柳家的人实在是厉害,她一时不察被发现就受了伤,结果被正办事的周易风救了,而周易风认出了她就是海将军的女儿,所以带着她一起,却没想到两个人慢慢地就有了感情,最后还成了夫妻。

    说起来,这是一段传奇的经历,柳妙儿感慨的同时,却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海棠,你跟着柳家的人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

    海棠努力的回想,却只能摇摇头,毕竟柳家的人十分谨慎,得知那个柳小姐还是她无意中听到了,虽然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似乎还听到一个人的名字,而那个人,似乎还是柳小姐喜欢的人。

    可是到底是谁,她想不起来了!不过她可以肯定的是,柳家的人虽然看似朝着西边行进,目标,却是北宁的方向。

    北宁?

    柳妙儿愕然,不知道柳家为何要朝着北宁前进,她的手中还有柳员外所谓的宝藏的开关,从头到尾她都不知道那钥匙的真假,但是她真的很在意柳家的事。

    她有一种直觉,如果找到柳家的人,元璟的身世就会很快明白。只可惜海棠说了,她回京城之后也查了许久,却再也找不到柳家人的踪迹,即便是柳员外那么庞大的身躯,也从没人见过。

    那可真是奇了!

    柳妙儿惊讶,但是也不纠结于此,看了看刑小玉,她比较在意的还是那个苏雨涵的事。虽然她知道有海棠在,刑小玉就算不是悍妇也不会吃苦,可那个女人总归是太后派来的人,小心些总是好的。

    “柳儿姐你放心,海棠姐已经查过了,那个女人其实不过是太后声东击西的棋子罢了!太后给很多的达官贵人都送了女人,看样子似乎是想广布眼线,可皇上也不是傻子,所以我们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太后这么做,意欲何为?”

    成为侯爷夫人,刑小玉的思想就再也不是那个懵懂的小女孩儿了,虽然她有着南宫宇的宠爱,有着柳妙儿的和海棠的维护一直过得不错,但是她从小没有父母,所以也知道许多的事,不是一味的单纯就够了的。

    听刑小玉如此分析,海棠也点了点头,她如今嫁给周易风,海将军也没多说什么。这些日子过的很舒心,但是她和刑小玉一直坚信着柳妙儿会回来,所以对于柳妙儿的事一直不遗余力的调查,如今柳妙儿回来了,她们却不明白,太后给诸位大臣送女人,意味着什么。

    并且,元邵是个什么态度,谁也不知道,如今她和刑小玉都算是嫁夫随夫成了皇上这边的人,那么妙儿······海棠忧心忡忡,但是柳妙儿却让她放心,说是她既然回来了,就有把握不让事情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对于柳妙儿的能力,海棠和刑小玉在听了她的经历后是深信不疑的,所以也不多想,只道是船到桥头自然直。

    但是那个苏雨涵,不能留了!

    “可是不留下她,会不会触怒太后?”

    “太后?小玉,如此明目张胆的给各个大臣送女人,太后不是疯了就是在故布疑阵。我想送女人不是目的,而送女人的同时掩盖什么事才是目的。所以不必担心,找个机会把苏雨涵撵走才是正理,以免她惹出什么事端来!”

    “嗯,我明白!”

    接下来,就是三个女人坐在花厅里,商讨着如何将苏雨涵弄出去的事了,其实对一个人好挺难,但是要陷害一个人谈何容易!所以苏雨涵这个小喽啰柳妙儿不担心,她担心的是,她回来的事会闹出什么样的事来。

    相聚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柳妙儿在侯爷府待了这么长的时间逗弄着刑小玉和海棠的孩子倒十分舒心,可她还没忘记自己有个儿子有个相公,所以告别了刑小玉和海棠,坐上马车回了王府。

    王府里没了那些个莺莺燕燕倒十分安静,元璟用完晚膳就抱着一摞子非正常书籍坐在一边而“学习”,而柳妙儿则和元邵说起了今日在侯爷府遇到的事。

    海棠吗?

    元邵和元璟同时眉梢一挑,对这个跟柳妙儿一样传奇的女人似乎有好感。但是柳妙儿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太后的事。

    细细的将情况说了一遍,柳妙儿等待着两个人的反应,但是元邵只是笑了笑,而元璟看了一眼柳妙儿,让她不比操心这些事。

    “妙儿,太后如今已经被皇上压制,翻不出什么大lang来。解决她是皇上的事,与我们无关。”元邵素来不喜欢麻烦,所以也不会主动的找麻烦,而这一次,素来和元邵不和的元璟,也点了点头:“太后再厉害,不过是一个渐渐丧失权力的女人!据我们所知,皇上已经掌控了主动权,只等着,斩草除根了!毕竟太后勾结了秦冥寒,不是吗?”

    元璟安抚柳妙儿,言语中对那个被元晟一步步逼迫的太后没太多的在意,只是觉的防着点就好。但是柳妙儿总觉的哪儿不对劲,似乎有什么东西她以前是知道的,但是因为忘了,所以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

    是关于,水玲珑的记忆吗?

    柳妙儿不解,可元邵和元璟都说不必太担心,她也就放宽了心。只是在第二天,在元邵和元璟两个人两看两相厌的吃着早饭的时候,太后的懿旨到了。